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五十四章 长洲(二)

“周司直、连城,你们呢?”
“我是说,青之此次擅自行动,虽然有他的原因,可是我等却必须要呈报朝廷。”
“杨寺人,请随我来。”
“你不用问,杨青之想要做什么人,你只管保持沉默就是。必要的时候,你还要帮他掩饰则个。朕要你关注的,是高戬、周利贞和三郎,你可明白朕的意思?”
“青之无碍吧。”
杨守文摆摆手,轻声道:“杨寺人,这里没有外人。
高戬,背后是太平公主,同时又有太子李显的影子。
“如果对方是冲我来的,大可以把箭射在床上。我相信,一个敢来行刺的刺客,箭术就算再差,也不至于……”说着话,杨守文指了指床栏上的箭痕道:“这说明对方并不想射杀我,其真实的目的,只是想给我一个警告,或者说想提醒我什么。”
听武则天的意思,这六个人当中,真真正正被武则天信任的人,除了他,只有杨守文。
在驿站大门外,裴旻已经牵着马等候多时。
“青之,发生了什么事?”
裴旻和杨思勖也上了马,三人二话不说,便催马离去。
杨思勖紧跟在杨守文身后走进房间,不过在他进房之后,却把两个小太监留在了外面。
这一句话,可说的杨思勖激动起来。
高戬等人从县城里返回驿站,就得到了杨守文遇刺的消息。
“这样啊!”
他们本身是五体不全,以至于被许多人嘲笑。
杨守文摇摇头,轻声道:“我不是很清楚,但我感觉得出来,对方似乎并无恶意。”
杨思勖看完了之后,不禁也露出了愕然之色,扭头向杨守文看去。
“啊?”
夜色,已经深了。
杨守文朝吕程志点点头,吕程志立刻躬身退出了房间。
杨思勖没想到,杨守文找他来居然是询问这件事情。
李隆基顿时紧张起来,连忙开口询问。
“泰伯,是周文王姬昌的伯父。当时周国首领古公亶父欲传位三子季历,但是季历还有两个哥m.hetushu.com哥,一个叫做泰伯,一个叫做仲雍。泰伯和仲雍得知消息后,为了不让古公亶父难做,于是两人携手出逃荆蛮,建立了吴国,也是吴国的始祖。”
“哦?”
杨思勖非常爽快,二话不说便转身出去。
只是,吕先生可知道,他去长洲,到底是干什么?”
吴县,是我们要前往的首站;长洲,更是我们的目的地。我刚才和吕先生商量了一下,以为这箭书上所说的泰伯祠,很可能就是长洲泰伯祠。”
……
“这个……”裴光庭露出不太情愿的表情。不过,他在犹豫片刻后,还是应承了此事。因为他发现,李隆基在一旁正看着他,那目光中似乎蕴含着一些古怪。
一直跟在杨守文身后的吕程志走上前,递给了杨思勖一张纸条,“这是对方射来的箭书。”
从龙山吹来的夜风,带着一丝丝山中的凉意,驱散了暮夏时节的酷热。
咱们进入苏州之后,首站便是吴县。对方大可以到时候与我联系,而后谋求见面。但对方却用箭书传信,必然是有别的用意。我思来想去,觉得他们是想我去长洲见面,同时又不希望太多人知晓。还有,他用箭书传讯的另一个用意,是想要告诉我,咱们这一趟前往苏州会非常危险,必须要时时刻刻小心提防。”
“哦……六郎包涵,我刚才在想其他的事情,以至于没有听清楚六郎所言。你刚才说得什么?”
他回到房间,摆好了纸笔,准备提笔写下奏疏。却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
高戬看罢了书信,不由得大惊失色。
裴光庭一怔,忙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高戬听罢,目光在在座众人身上扫过。
不一会儿的功夫,杨思勖也换装出来。他一身管家打扮,还牵着一匹健壮的骡子。
而杨守文则唤来了大玉,好生安抚一阵后,把它交给了杨茉莉。
这箭书里的泰伯,我想应该是指泰伯祠。http://m.hetushu.com当年泰伯建立了吴国,乃至于汉代时期,江南各地开始兴建泰伯祠。刚才我和吕先生还在讨论,箭书上的泰伯祠是哪里的泰伯祠。吕先生以为,它很可能是指坐落于苏州的泰伯祠。不过,苏州共有五座县城。常熟、华亭、吴县、长洲和嘉兴……据我所知,这五座县城里都有泰伯祠,所以我想要请教杨寺人,你以为箭书上的泰伯祠,坐落于哪个县城?”
“那这封奏疏,就拜托连城?”
那骡子上,背着行囊。
至于箭书的事情,他没有在信里说明,吕程志也没有告诉高戬等人。在高戬看来,杨守文是在行‘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策。但对于杨守文的目的,他也不是非常清楚。
“啊?”
“吕先生。”
吕程志沉声道:“阿郎说,请高舍人设法帮他隐藏行迹,切不可被外人知道,他已经不在使团之中。毕竟,咱们现在身处江南,一举一动都被人关注。阿郎说,高舍人只管前往吴县,他会在长洲恭候诸君大驾。如果他在长洲遇险,就说明奸细是在咱们身边。总之,阿郎说请诸君不必担心,他此次前往长洲不会有危险。”
他说着,把书信转交给了李隆基,而后看着吕程志道:“青之可有什么话交代吗?”
“这也是我找杨寺人来的原因。”
库狄氏是裴行俭续弦的妻子,也是裴光庭的生母,更是武则天的心腹,官拜御正,封华阳夫人。
二百府兵以驿站为中心,在方圆十里内搜了一个遍,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不过库狄氏的这个御正,并非中书省所属,而是武则天封她的职务,相当于女官,和上官婉儿的身份颇为相似。也正是因为库狄氏的存在,河东裴氏一直没有遭受太严重的打压。裴光庭更因为这样一个关系,得到了武则天的宠信……
字体非常漂亮,带着一种飘然若仙的韵味。
杨思勖大吃一惊,眼中露出凝重之色。
杨守m.hetushu.com文伸手,指着床头的木栏杆上,那上面有一个清晰可见的箭痕。
杨思勖没有驳斥杨守文的分析,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杨守文问道。
杨守文的书信里,只说他遭遇刺杀,准备前往长洲打探情况。
屋子里,只剩下杨守文和杨思勖两人。
“连城,你此次南下,无需关注杨青之。”
“何以不是吴县泰伯祠?”
却见杨守文朝他点了点头,于是把箭书打开来,就着屋中的烛光看去,见那箭书上只写了两个字:泰伯。
杨守文的‘杨’代表着什么?
“我是想问,这箭书上的泰伯二字,是什么意思?”
“连城,连城?”
这阉人,其实最重颜面。
“三郎,你怎么看?”
“你看,这支箭射中了床栏。”
他连忙道:“蒙征事郎看重,不嫌弃咱家是个废人,咱心里感激的很。
“现在就走吗?”
裴光庭被高戬的呼唤声惊醒,忙抬起头来。
杨思勖,沉默了!
周利贞这时候,显得格外老实,没有任何意见。
裴光庭答应下来,和高戬三人又讨论了一会儿,便各自散去。
杨守文顿时笑了,“若是吴县泰伯祠,何必用这种方式提醒?
“刚才我所说的话,你可听到了?”
“我不准备带吕先生和杨茉莉他们过去,包括大玉,我都会留下来。只你我二人……此外再算上裴旻。咱们三人悄然前往长洲,一方面是会一会对方,另一方面我也想打探一下情况。不过,这会很危险,不知道杨寺人可敢与我前往呢?”
杨思勖闻听,顿时笑了。
奴婢以为,这箭书上的‘泰伯’,应该是吴县和长洲两地之一的泰伯祠才对。”
杨思勖睁大了眼睛,愕然看着杨守文。
吕程志道:“阿郎没有交代清楚,只说是得了消息,要去长洲打探。”
杨守文微微一笑道:“时不待我,越快越好。”
吕程志等人站在驿站门口,目送杨守文三人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不禁长出一口气。
所谓箭和-图-书书,其实就是把书信缠在箭竿上,射给收信方。
杨守文说着话,转身回到了客房里。
那是弘农杨氏的杨,是关中豪族。
“呃……这是自然。”
那天晚上,裴光庭的母亲库狄氏带着他来到了上阳宫。
大玉谁都不亲近,除了杨守文和吉达之外,也只有杨茉莉与它相对亲近一些。不仅是大玉,包括大金,杨守文也留了下来。他提着枪,拎着包从驿站里出来。
“提醒什么?”
他把骡子的缰绳拴在马鞍桥上,然后笑着道:“这样一来,征事郎更像是出门游历的富家公子。”
此次出行前,上官姑娘曾对奴婢吩咐过,要我听从征事郎的差遣。征事郎若有吩咐,只管说就是。咱家只要能做到,绝不会有推辞。”
这御正,原本是北周天官府大冢宰所属。
“是什么人,如此大胆?”
他眉头颦蹙,沉吟良久之后,轻声说道:“常熟、嘉兴,一南一北,可以不必考虑。华亭坐落于昆山东南,应该没有太大关系。咱们此次南下的目的地,是苏州;咱们的任务,除了要找到元文都的那笔宝藏之外,还有就是要找出杀死王元楷的凶手。
哪怕杨守文已经被杨氏逐出,可是在杨思勖看来,杨守文始终都是四知堂的子弟。世家豪门最终血统,也正是这种血统论,使得贵胄子弟在普通人眼中,有着非同寻常的地位。
如果按照李林甫编纂的唐六典解释,御正就相当于中书舍人的职务。
“连城可睡下了?”
“杨寺人所言,与吕先生的推测颇为吻合。
李隆基的背后是相王;而周利贞的背后则是武三思……裴光庭当然能明白武则天的意思。很明显,不管是太平公主、太子、相王还是武三思,武则天都不放心。
“青之这样做,太莽撞了吧。”
“那奴婢这就去准备。”
“什么?”
月光下,只见李隆基站在门外,笑盈盈看着裴光庭道:“连城,我有话要与你说。”
杨思勖道:“吕先生,咱家知hetushu.com道泰伯是何许人也。”
“照实说明就是。”
杨思勖接过了箭书,诧异向杨守文看去。
“陛下,这是为什么?”
“啊?”
“只是,这奏疏该如何写呢?”
裴光庭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他这次前来,说是幕僚,实际上是奉了武则天和武三思两人的命令,行监察之责。杨守文今天的举动有点突然,但裴光庭并不担心。他坐在一旁,默默不作声,脑海中却浮现出了离开洛阳前的一个晚上。
李隆基露出了犹豫之色,他朝高戬看了一眼,半晌后轻声道:“如此,那咱们可要好生配合。”
杨守文笑了笑,翻身上马。
杨守文眯起了眼睛,手指轻轻叩击床栏。
“征事郎休要激我,既然征事郎吩咐,奴婢必舍命相随。”
“喏!”
吕程志则示意李隆基,让他把屋中的闲杂人等赶出去,这才把杨守文的书信交给高戬。
“很好,这里有一封书信,是我写给高舍人与三郎的。我会让吕先生转交给他们,咱们马上动身。”
杨守文沉声道:“刚才我睡觉的时候,有人向我屋中射了一箭。”
“这个……”
良久,他抬起头,看着杨守文道:“那征事郎打算如何行事?”
李隆基咳嗽了一声,轻声道:“青之孤身冒险,勇气可嘉。
但是却不知道,杨守文和武则天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杨寺人,我姓杨,你也姓杨。虽然说咱们不是同宗,可俗话说得好,一笔写不出来两个‘杨’字。而且,你是姑姑派来的人,我自然会把你视作自己人。”
留守在驿站里的杨思勖闻讯赶来,就看到杨守文手里拿着一支箭,站在门廊上。
“我想邀杨寺人随我同往长洲。”
裴光庭笑着点头,没有反对。
不少人表面上敬重,可私下里难免会看不起他们。而杨守文对杨思勖,却一直很客气,也让杨思勖非常感动。如今,杨守文更以姓氏拉近两人的关系,也让杨思勖感到惶恐。
吕程志忙向杨思勖解释这泰伯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