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五十五章 长洲(三)

在他看来,这时代的苏州话,就犹如后世的外语一样,根本听不太明白。
按照唐代对县城的等级划分,长洲县属于下下县,和昌平的等级持平。
原以为,不会和苏家产生交集,可现在看来,这吴县苏氏恐怕是难以绕过……
在唐代,华夏的航海技术堪称世界第一,所以海外贸易极为发达。
裴旻这番话的意思是说,王元楷在长洲并无太大影响力。可他做官这么久,从长洲设立开始,就担任长洲县令,竟然依旧不被本地人接纳?这似乎有些古怪。
“嗯?”
其中,裴光庭的父亲裴行俭,就是苏定方一手提拔起来……
说完,杨守文催马就走。
“长洲本是吴县治下,万岁通天元年,圣人下旨把长洲分离出来,单独设县。但是,长洲人大都还是会以吴县人自居,所以长洲县令的影响力,也不是很大。”
只是由于高凉地处岭南,对于中原世家来说,算不得什么,根本不会看在眼中。
裴旻口中的‘武丘’,也就是后世人熟知的虎丘山。
虽然这一路上,他阅读了不少关于长洲的卷宗。
杨守文瞪了裴旻一眼,裴旻立刻醒悟过来,连连点头。
若非诚敬夫人,只怕如今的岭南,依旧是动荡不止吧。”
两人退出房间,轻轻把房门合上。
这苏定方,名叫苏烈,是冀州武邑人。
苏家和朝中不少勋贵关系密切,似卫国公李靖、河东裴氏,与苏家都有密切交往。这样一个人物,就算是武则天也很尊敬。乃至于武则天登基之后,曾专门下旨:苏氏所食实封,并依旧给。意思是说,苏定方所享用的一切待遇,都按照旧时配给。
说起来,裴家和苏家的关系也非常密切,毕竟当年裴行俭就是苏定方一手提拔。
此一战,彻底奠定了苏定方悍勇之名。
虎吞横在身前,他席地盘坐,吹熄油灯。
河东裴氏,是中原大族。但这并不代表,裴氏子弟所迎娶的都是名门望族子女。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裴旻一支在河东裴氏的地位并不是很高,甚至处于边缘地带。
从广州回到河东,每每与人谈及冼家,那些族中子弟或是茫然不知,或是露出不屑之色,这也让他感到非常难过。现在,终于有人认可当年冼家在广州的贡献,也使得裴旻对杨守文的好感倍增。他看杨守文的目光,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杨守文则走过去,把门闩落下,而后把被褥从床上hetushu.com拿起来,铺在床后的角落里。
“苏定方?”
冼夫人世代南越首领,占居山洞,部署十万余家。冼夫人谋略过人,且行兵布阵无人可比,在当时可谓镇服百越。后来,冼夫人嫁给了高凉太守冯宝,于是举家迁至高凉。那冯宝,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高力士的先人,是当时岭南霸主。
长洲泰伯祠,就建在长洲县外,长洲苑之畔。那里有一座土山,名叫阊门岭,可眺望武丘。泰伯祠就在阊门岭脚下,咱们若走快一些,天黑前差不多就能抵达。”
裴旻的父母,以及很多冼家子弟在这场疫病中丧生,冼家也随之元气大伤。
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在微风中,那白色的芦花在湖中起伏,远远看去好像一片雪原。
“阿郎,我已经打听清楚了,那泰伯祠如今有些荒凉,在平日里也没什么香火,早已经破败。如今,泰伯祠里只有一个庙祝,又聋又哑,是土生土长的长洲人。”
一时间,杨守文的思绪变得有些混乱!
裴旻愣了一下,旋即点点头,“未曾想征事郎也知诚敬夫人。”
杨思勖给杨守文满上一碗当地特产的浆果果汁,便坐在房门口,一边聆听,一边监视外面的动静。
其人十五岁时,以骁悍多力,胆气绝伦的气魄追随父亲作战,先登陷阵。隋朝末年,他先后投奔窦建德、刘黑闼,屡建功勋。贞观初年,他归顺李唐,随历经北伐突厥,夜袭阴山,以先锋官率先攻破颉利可汗的牙帐。至唐高宗时期,苏定方得李治重用,征讨西突厥,平定葱岭,攻打百济,征伐高句丽,先后灭掉三国,把大唐的国土向西开拓至中亚,向东扩展至朝鲜半岛,立下了不世功勋。
不过阿郎也知道,他毕竟是太原王氏族人,并非苏州本地人氏,难免会受到排斥。我刚才打听了一下,这里的人对王元楷的印象不错,但言语中并无尊敬之意。”
杨守文眼睛一亮,这可是一个熟悉的名字。
“怪不得我听你口音不太纯正,原来你从小是在岭南长大。”
裴旻笑了,“其实,阿郎来长洲是正确的。
裴旻点点头,“我舅父曾担任过广州市舶使帐下录事,我小时候一直跟随舅父,在岭南生活。六年前,舅父告老还乡,带着我从这里路过,所以我多少了解一些。”
杨守文忍不住问道。
杨思勖突然开口,沉声说道。
所有的信息http://www•hetushu•com在刹那间汇聚在一起,在杨守文的脑海中萦绕。他隐隐约约感觉到,在这些凌乱的线索背后,似乎有看不见的线。只要找到了那条线,所有的谜团都会迎刃而解。
裴旻眼中,顿时闪过一抹自豪的神采。
“这长洲,主要是以水陆码头为主,进行货物的中转运送。
于是,裴旻就随舅父前往广州,并且在广州生活了差不多十年。武则天登基之后,裴旻的舅父感觉身体不是很好,再加上当时岭南的局势有些动荡,于是就带着裴旻从广州千里迢迢返回河东。不管怎样,裴旻是裴氏子弟。在回到河东之后,也得到了裴家的关照。可是在内心里,裴旻始终认为,他是一个广州人。
“哦?”
长洲,位于吴县东,因长洲苑而得名,本属于吴县所治。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消息?”
差不多在天黑之前,杨守文一行三人抵达长洲县城外。
……
是夜,杨守文和杨思勖吃罢了晚饭,回到房间。
裴旻苦笑道:“说起来容易,可那苏家在苏州,已有二百余年,根基极为牢固。他们并非士族出身,世代经商,不仅在江南东道颇有影响力,甚至在闽州、泉州也有产业。自太宗登基以来,苏家又靠上了武邑苏庄公,谁又敢轻易去得罪呢?”
“王元楷的官声不差,在任也非常勤勉。
对于裴旻打探来的消息,杨守文并没有感到失望。对方把他从曲阿约来泰伯祠,一定会出现。所以泰伯祠的情况他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长洲县城的情况。
就算是杨守文再聪明,也不可能把苏州话学会。
杨守文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三人在村舍里一座简陋的客栈住下,杨守文就让裴旻去打听情况。
“苏庄公是谁?”
吴县其实没有泰伯祠,因为这长洲原本就是吴县治下,当时的泰伯祠就建在长洲苑的边上。阿郎往那边看,咱们绕过前面的河湾,就应该能看到长洲县所在。
杨守文也不禁品蹙眉头,没想到这小小的长洲,居然隐藏着如此人物,的确是出乎他意料。
泰伯祠,是一定要去的。
“苏定方还活着?”
杨守文在一旁突然开口,言语中流露出好奇之意。
“那里,就是长洲苑。”
早年间,他因为在家中犯了过错,被发配到了高凉,成为高凉司马。只是当时,广东人对中原人还是有些排斥。裴旻头上的‘裴家子弟’和_图_书光环,根本没有用处。
倒是裴旻能说一口流利的苏州话,这还是因为他少年时在广州,跟随舅父接触过不少来自江南的商人。虽然也带着一些口音,可是和本地人交流却不成问题。
没办法,他和杨思勖都不会说那吴侬软语,虽然这一路上,杨守文专门找人学了一些,可那吴侬软语自成一个体系,与现今所流行的中原官话,完全不一样。
这市舶使,也就是宋代市舶司的前身……
杨守文发现,这种地域观念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主流思想。
可长大后,他才知道什么罗成不过是虚构出来的人物,苏定方才是一个真正的英豪。
杨思勖笑问道,催马走到裴旻身边。
显庆六年,也就是公元661年,唐高宗鉴于日益兴盛的海外贸易,于是在广州创设市舶使一职,总管海路邦交外贸。市舶使的职责是:征收关税,代表宫廷采购舶来品以及珍惜货物,管理商人向朝廷进贡的物品,对市舶贸易进行管理和监督。
裴旻也打听清楚了状况,来向杨守文禀报。
裴旻道:“正是……这长洲百姓,有三成以上是仰仗苏氏鼻息,又有三成需要依靠苏氏的人脉。王元楷到任之后,首先就针对苏家在长洲的地方势力,想要削弱苏家的影响力。这自然令苏家不满,明里暗里打压王元楷,令其政令难以推行。”
长洲的情况,必须要亲自打探一下才能了解。单靠着卷宗上的记载,也不会有太大的收获。要知道,连长洲县令王元楷都能被神不知鬼不觉的毒杀,足以说明这长洲县城内的复杂状况。如果不弄清楚长洲的情况,恐怕会非常麻烦。
杨思勖忍不住感叹一声,话锋随即一转,沉声问道:“那小裴你可知道长洲泰伯祠?”
杨思勖闻听,不由得一怔,好奇问道:“小裴,你舅父是谁?”
杨思勖和裴旻闻听,立刻躬身应命。
这里除了能连通常熟和嘉兴之外,还可以通过松江,进入太湖,而后连通湖州、常州和杭州三地。而长洲治下的官塘码头,原本是吴县苏家所有。长洲从吴县被分离出来后,苏家依旧掌握着长洲的控制权,其影响力甚至大过了官府。”
杨守文眉头一蹙,向杨思勖看去。
“小裴,说过多少次,咱们现在主仆相称,不可以唤我征事郎。”
长洲苑是春秋时吴国的皇家园林,不过现在看去,丝毫看不出当年的皇家气派。
“说!”
和*图*书窗外竹影摇曳,沙沙作响,透出难言的静谧之气。杨守文靠着墙,手持鸦九剑,闭上了眼睛。
不过,他们并没有立刻进城,而是在长洲县外的一个村舍里住下。这里是江南东道,规矩不似洛阳那么大。县城里入夜之后,就会关闭城门实行夜禁,但是在县城外的村舍里,虽然入夜之后也会关闭坊门,但却不像县城里那样的严格。
裴旻的父亲与冼娘子成亲后,借冼家在广州的声望,倒也做的是风生水起,后来还有了裴旻。可就在他春风得意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疫病,在高凉蔓延开来。
月光,透过窗子照进了房间,仿佛在地上铺上一层轻纱。
它坐落于官塘河与松江交汇处,水上交通极为便利。
这也是杨守文为什么要带裴旻的一个重要原因!
暮夏时节,烈日当空。
行进在略显狭窄的官道上,裴旻突然勒马,手指远处的芦苇荡,扭头对杨守文道。
“我当然知道。”
“小裴来过苏州?”
王元楷、无畏禅师、苏家还有皇泰宝藏。
“冼?可是诚敬夫人的冼吗?”
原本,他以为这一次来长洲不会太麻烦。
万岁通天元年,武则天下诏把吴县一分为二,把长洲苑从吴县分离,设置长洲县。
明日一早,咱们去泰伯祠,而后进入长洲。”
远处一片湖泊,芦苇繁茂。
而杨守文则站在窗口,警惕的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杨思勖和裴旻两人则紧跟在他身后,那头健骡虽然背负着重重的包裹,但速度依旧惊人。
长洲由于是从吴县分离出来的一部分,所以人口只有一千二百多户,约万人左右。
而且,他不但骁勇善战,能行兵布阵,而且还提拔了许多人才。
“诚敬夫人大名,我焉能不知?
可现在看来,事情远远要比他想象的复杂,王元楷的死会不会与那苏家有关系?
原来,已经死了啊!
杨思勖突然道:“可是因为苏家?”
没办法,掌握一门语言,总是会有一些优势。
苏定方死后,苏氏后继无人,其子孙多为散阶,很少担任职事官。
“哦……苏都督在乾封二年就已经过世了。”
地域排斥,又是地域排斥。
时至今日,朝代更迭,如今的冼家早已不是当年雄霸广州的冼家。
杨守文倒是不清楚那吴县只有一座泰伯祠,听到了裴旻所说,也不禁感到幸运。
“如此,咱们就快马加鞭吧。”
杨守文小时候,对苏定方是恨之入骨,因http://m.hetushu.com为他杀死了罗成。
裴旻道:“关于长洲,我倒是也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杨思勖眉头颦蹙,听到杨守文询问,便苦笑答道:“阿郎可听说过苏烈苏定方吗?”
不过,一般而言,市舶使大都是由宦官担任。
可不要以为这样,就小看了苏家。
这诚敬夫人,也就是后世人口中的冼夫人。
杨守文想到这里,便话锋一转,“那有没有打听一下,关于那王元楷的消息?”
“既然如此,何不将苏家铲平。”
大家今晚小心一点,咱们如今身在长洲,恐怕已经进入到贼人的势力范围,必须要谨慎。
可惜,如此英雄人物,到了后世不知为什么就变成了反派。说唐中的罗成,就是死在苏定方的手里。明明是汉家儿郎,也不知是那个混蛋,把他算作了高句丽人。
不过由于李渊的祖父名叫李虎,故而为了避讳,改成了武丘山。
“吴县苏氏,靠上了武邑苏家?”
裴旻感到非常诧异,因为他从岭南返回河东之后,所遇到的人当中,知道冼家的人并不是很多。说起诚敬夫人、谯国夫人,倒是不少人知道。可实际上,很多人对诚敬夫人亦或者谯国夫人的名字根本不清楚,更不要说所谓的高凉大族冼家。
不过,他却得到了冼家娘子的青睐,也就是后来裴旻的生母。
不过,他此来是为了皇泰宝藏,和苏家也不会有什么冲突。
向北,沿官塘河直抵无锡;向南,顺官塘河而下,能到达嘉兴。向东,顺松江入海,向西则可以遁入太湖。这里水道纵横交错,犹如蜘蛛网一般,地势颇为复杂。
而他最具传奇色彩的一战,莫过于征讨西突厥时,以五百锐士破阵的故事。
冼家在高凉,堪称大族。
“家舅父姓冼,是广州高凉人氏,非是中原大族。”
“昔年吴王阖闾曾在此游猎,可惜如今却变成了如此模样。”
永徽六年,苏定方从葱山道行军大总管程知节,也就是后世鼎鼎大名的程咬金征讨西突厥,被任命为前军总管。时双方在达鹰娑川决战,西突厥的分支,鼠尼施部率两万骑兵增援。苏定方所部当时正在休整,见敌军逼近,于是率领五百精锐翻山越岭,指导鼠尼施中军,大败鼠尼施,并追击二十里,斩杀一千五百余人。
裴旻的父亲,是裴氏一个微不足道的边缘子弟。
吴县苏氏!
裴旻闻听,也吃了一惊,目光旋即闪过担忧之色。
“天不早了,老杨小裴,赶快去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