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五十六章 长洲(四)

再说了,我们不去八仙客栈,就永远不会知道对方是谁,到底是什么用意,是敌是友?”
到目前为止,他不知道那箭书是何人射出,也不知道对方这样做,究竟是什么目的。
杨守文咬着嘴唇,突然间苦笑一声。
幸亏杨守文的手语不差,看懂了庙祝的意思。
可是那老人却头也不回,没入祠庙之中。
杨思勖闻听,不禁大惊失色,连忙劝阻。
杨守文三人来到泰伯祠的时候,祠庙已经开门。说起来,这祠庙看上去的确是残破不堪,甚至不带有半分香火气息。与之沿途见到的佛寺道观想必,这座泰伯祠庙只能用破败两字来形容。
庙祝比划完,便伸出手来。
在他看来,对方神神秘秘,未必就存了好心思。这样子一头扎进了八仙客栈,天晓得会不会是一个陷阱。如果是陷阱的话,凭他们三个人,恐怕真的很危险。
泰伯祠,也没有躲过这种信仰的更迭。
他拿着鱼符,走到长明灯前,就着上面的灯火把火漆化开,然后取出了里面的信瓤。
一座残破的牌坊,一座孤零零的庙宇,就这样矗立在阊门岭下。
“庙祝。”
裴旻勒住马,翻身从马上下来,回头向杨守文看过来。
这种好像没头苍蝇一样的感觉,让他很憋屈。
长洲的泰伯祠,兴建于东汉永兴年间,由会稽郡郡守麋豹督建。
杨守文也从马上下来,站在牌坊下,向四处眺望。
禅房的床榻上,躺着一具尸体,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里,那尸体的脸色苍白如纸。
杨思勖沉吟半晌后,摇了摇头,“阿郎,咱们这样被牵着鼻子走,恐怕不是好事。”
他眉头紧蹙,在神像前站定,仰头打量泰伯神像。
杨思勖深吸一口气,不再和图书阻拦。
不过……
裴旻纵马在前面走,杨守文和杨思勖行在他身后。
杨守文微微一笑,又取出一陌铜钱,交给了庙祝。
杨守文想了想,向杨思勖看去。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两天前他路过这里,第二天晚上我们就抵达曲阿。这说明,对方算准了我回过来,也算准了我能找到这个泰伯祠庙。只是,我不喜欢这种好像牵线木偶一样的感觉。八仙客栈……我倒是很想看一看,这八仙客栈之中,又有什么玄机。”
“阿郎,怎么了?”
中古时期的人们,信奉鬼神。
那泰伯祠,大门洞开,依旧冷冷清清。
杨守文真的有些怒了,他弄不清楚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
“两天前,有一位居士路过这里,给了我一封信,说是如果有一位从洛阳而来的杨居士在这里驻足,让我把信给他。”
裴旻也道:“老杨,我也觉得,应该去八仙客栈。”
“咱们进去看看。”
“老杨,不用看了,那不是他杀,应该是自然死亡。”
“我们去八仙客栈。”
床上的尸体,和之前他们在祠庙里见过的庙祝一模一样。但是杨守文在简单的检查了一遍之后,就发现这庙祝至少已经死了三天。在这个季节里,尸体停放三天,已经有些发臭。不过由于祠庙里那劣质的香味,令杨守文刚才没有觉察。
“老杨,那人给咱们留言,让咱们去长洲县城鱼市的八仙客栈。”
那庙祝也还了一礼,然后一瘸一拐的转回内间。
香,应该是那种比较廉价的香,香味不是特别好闻。
“哦?”
对方这是什么意思?假冒庙祝,把书信交给他……庙祝看得出,是正常死亡,不像www.hetushu•com是他杀。那么也就是说,对方只是单纯的想要和他开玩笑?对,就是开玩笑!
三人结了账,就离开客栈,行出村落。
他行动似乎有些不太方便,扫地的时候一瘸一拐,老态龙钟,看不出半点神气。
杨思勖在收拾行囊,而裴旻也准备妥当。
远处,是成片的翠绿竹林。从长洲苑吹来的风,拂动竹林摇曳,沙沙作响。
一个须发灰白的老人,正在祠庙台阶上打扫。
杨守文点点头,把信瓤打开。
“阿郎,这就是泰伯祠了。”
“一个很了解我的人。”
杨守文正蹲在尸体旁边检查,见杨思勖进来,他也跟着站起身来。
“可如果不去,万一错过了,又如何是好?”
“那居士有没有别的交代?”
杨思勖也有些乱了分寸,看着杨守文问道。
庙祝笑了,连连作揖感谢。
这时候,庙祝却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杨守文身边,伸出手扯了一下杨守文的衣袖。
“阿郎,你忘了,我昨日打听过,他们说这庙祝又聋又哑,你喊他他根本听不到。”
“那咱们去八仙客栈吗?”
“居士从洛阳来?”
杨守文冲进泰伯祠之后,向左右看了两眼,然后便绕过神像,直奔祠庙的后堂而去。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去八仙客栈。”
一旁裴旻则露出一抹怒色,轻声道:“阿郎,这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连面都不露?”
杨守文扭头向他看去,庙祝飞快向他打起了手势。
说着话,庙祝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了杨守文。
一匹小红马从后面飞驰而来,与杨守文三人擦肩而过。那红马上的骑士,在从杨守文身边过去的一刹那,还扭头朝他看了一眼。他身穿一件白色的长袍,头戴一m.hetushu.com顶帷帽,看不清楚长相。只是当杨守文看到他背影的一刹那,却突然间勒住了马。
“小裴,跟我来。”
杨守文诧异看着那庙祝,伸手从他手中接过了鱼符,“两天前?那人长什么样子?”
三人很快就来到了阊门岭下,远远的,杨守文就看到了那泰伯祠高耸的牌坊,在晨光中显出破败的气息。
“阿郎,那下一步该怎么办?”
“阿郎,等等我。”
“居士说,你看过信自然会明白。”
杨守文一旁观察此人,但是却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庙祝已经死了三天,那岂不是说,刚才和他说话的人,就是那个传信的人吗?
“高高大大,非常帅气的年轻人。”
杨守文抹了一把脸,然后从禅房里走出来。
“嗯?”
两人来到牌楼下,翻身上马。
危险与否,我们都要走一遭。若不然想要找到那皇泰宝藏,恐怕会更加的麻烦。
裴旻和杨思勖相视一眼后,忙不迭催马跟上。三人三骑外加一头骡子,沿着原路返回泰伯祠。杨守文在泰伯祠门前跳下马,快步走上台阶,来到泰伯祠门前。
“那泰伯祠,在那边。”
那信上的字迹很漂亮,和箭书上的字迹一模一样。内容呢,也非常简单,只写了‘长洲、鱼市、八仙客栈’八个字。和箭书一样,没有抬头,没有落看,更没有什么线索。杨守文拿着书信,反反复复看了几遍之后,才把书信折好放进挎兜。
听到杨思勖询问,他几乎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去八仙客栈,我倒要会会这个人。”
“正是。”
“老人家!”
杨思勖眉头一蹙,但是却没有开口。
裴旻连忙把缰绳丢给杨思勖,一路小跑追上杨守文。
是啊,如果不去八仙客栈hetushu•com,万一错过了线索,岂不是麻烦?
说着话,他便迈步向祠庙里走去。
这一路上,三人都没有再说话,思索着应对之策。杨守文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
再次看了庙祝两眼,杨守文稽首行礼道谢。
两人走进祠庙,就见这祠庙内的面积其实并不大。
杨思勖这时候也有些发懵了,跟着杨守文从禅房里走出来,两人在神像前站定。
杨思勖紧随杨守文身后走进了祠庙。
他的确是忘了这件事,昨天晚上裴旻还专门和他说过呢。
天还不亮,杨守文就走出了房间。
但来到泰伯祠后该找什么人,做什么事?他丝毫不知。
杨守文高声喊道。
香炉里的香烛已经燃尽,空气中弥漫着那略有些刺鼻的香味。
现在,他已经来到了泰伯祠,那下一步该做什么呢?杨守文咬着嘴唇,沉吟半晌后,把缰绳递给了杨思勖,而后手提鸦九剑,迈步向泰伯祠庙走去。
杨守文想了想,突然间拨转马头,“回泰伯祠。”
的确,此去八仙客栈是有危险,但同样也是一个机会。至少,他们可以弄清楚对方的意图,不然这样子猜来猜去,连觉都睡不安稳,绝对不是一个长久之计。
吴太伯作为吴国的创立者,再加上民间的种种传说,于是人们把他封为吴国的神灵。可惜,在经过东西两晋南北朝之后,佛教传入中原,道教也渐渐形成了体系,极大程度压缩了传统的鬼神信仰。于是,南朝四百八十寺,尽在楼台烟雨中……而传统的宗祠庙宇,渐渐失去了生存的土壤,也变得越来越不为人知。
不过,当他走进祠庙后,下意识抽动了两下鼻子,然后脸色随之大变,跑向后堂。
“阿郎,这是谁?”
“阿郎,三思啊。”
杨守文hetushu.com朝裴旻笑了笑,就走出泰伯祠庙。
杨守文说着话,催马往前走。
杨守文沉声道:“已经到了这一步,容不得我们再退缩。
“我们进城。”
“阿郎,什么情况?”
“可是姓杨吗?”
杨守文眸光一凝,握紧了手中鸦九剑,轻轻点头。
老人正从内间出来,看到杨守文两人后,那浑浊的眸光一闪,从一旁取了香烛走上前,递给杨守文两人。那意思是让杨守文和裴旻给泰伯上香。有道是见庙烧香,杨守文对此倒是不太抗拒。他接过香烛,在油灯前点燃,而后朝神像拜了三拜,把香插在香炉里。另一边,裴旻从怀中取出了一陌铜钱,放在庙祝手中。
杨守文顿时露出恍然之色,脸上露出赧然。
“啊?”
这是一个鱼符,用两片鱼形的竹简夹住信瓤,外面有一层火漆。
难道说,那箭书是一个玩笑吗?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不过十二阶的石阶缓缓来到泰伯祠庙的大门前,就看到那清扫的老人正拖着扫帚,一瘸一拐向里面走。
“我真是该死,那人刚才就在我眼前,我居然没有发现。”
分为前后两间,前间是泰伯的神像,一张香案上摆放着烛台和香炉,香炉里插着三炷香。
清晨时的一场小雨,非但没有驱散暮夏时节的暑气,反而让天气变得更加闷热。
“那就由你带路。”
杨守文的眼中,流露出了迷茫色彩。
这是要钱?
裴旻手指西南面,对杨守文道:“咱们骑马走,大约一炷香左右就能看到泰伯祠。”
箭书上说,让他来泰伯祠。
杨守文闭上眼,脑海中思绪飞转。
说着话,他打马扬鞭就走。
泰伯祠的后堂,是一间禅房,应该是庙祝平日里居住的地方。
身上灰色的道袍,因为洗了又洗,已经泛出了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