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六十一章 兵分两路

就在杨守文思忖之时,明秀突然起身。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苏威?”
良久,杨守文抬起头,向明秀看去。
“再过一会儿,肯定会有路过的渔船,咱们到时候就可以离开这里。”
杨守文点点头,拔起鸦九剑,递给了明秀。
杨守文沉声道:“你知道我说的并非此事,我是说,苏威一死,我们当如何行动?”
杨守文看着明秀,而明秀则眸光清澈的看着杨守文。
其实,他也不希望有人知道江宁明氏,亦或者说明秀的存在。
幸亏这是在暮夏时节,如果换做是春秋之际,肯定会瑟瑟发抖。明秀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站起身来,举目向远处眺望。片刻后,他沉声道:“这里应该距离包山不远,至少里岸边有二十里左右。咱们想要离开这里,恐怕会有一些麻烦。”
杨守文狼狈不堪的爬上岸,就见明秀也正从水里走出来,踉踉跄跄,一屁股坐在岸上。
“还有一件事。”
“这是哪里http://www•hetushu.com?”
明秀想了想,沉声道:“咱们现在,最好是兵分两路。”
风徐徐而来,拂动波光粼粼。
明秀轻声道:“左游仙当年在苏州,声名响亮,号有道大德。
“等!”
毕竟现在朝堂上的形式的确复杂,对于明家而言,过早暴露出来绝不是一件好事。
明秀的主意倒是不错,如今的局面,也确实不是依靠个人的力量能够解决。之前,杨守文孤身前来,是为了设法打探消息。而今,情况发生了变化,他也不需要在继续隐瞒身份。有明秀在暗中帮助,相信要比他独自去打探消息,更加方便。
你我一个明,一个暗,联手调查,你以为如何?”
“怎地!”
“行动?”
“好!”
“什么意思?”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这普会寺里,显然是藏有玄机。原本,杨守文以为最大的怀疑对象应该是那位苏威苏员外。可没想到,苏威竟然被和图书杀了,而且是死得那么突然,让人感到心惊。
“这个你放心,在长洲我想要隐藏几个人,并非一件难事。不过,你要给我一个可以证明,否则他们也不会听从我的差遣。”
“有船来了!”
这多亏了明秀熟悉地形,也多亏了后半夜乌云遮月。
这是一座湖心岛,放眼看去,只见烟波浩渺的太湖之水。
昨夜他和明秀从普会寺逃走,为了躲避对方的追捕,两个人就好像丧家之犬一样,在湖中一会儿潜泳,一会儿躲进芦苇荡,足足绕了大半夜才甩掉了那些追兵。
自武则天以‘弥勒转世’而执掌天下以来,僧人的地位越来越高,甚至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洛阳京兆,天子脚下,那些大德们还有所收敛。可是距离京师越远,和尚们就越发张狂。这一路上,杨守文见过不少寺庙侵占贫民土地的事情。可是不管怎样,都不似昨日那么惊讶。那些和尚的胆子,还真是够大的啊!
不过,这个问题似乎还有www.hetushu.com些遥远,并非迫在眉睫。
杨守文听罢明秀的话,不禁陷入了沉思。
我有一个推断:苏威可能知道皇泰宝藏的下落,计老实和神慧逼问他,然后双方没有谈拢,结果就杀了苏威。这件事,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尽快解决。”
良久,杨守文突然坐起来,“明秀,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你立刻前往吴县,和大队人马汇合,尽快返回长洲;我会回转长洲,在暗地里调查此事。我毕竟在这里多年,多多少少有一些门路,但这些门路上不得台面。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长洲的事情……苏威死了,你说那些秃驴接下来想做什么?”
杨守文用一个后世标准的网络语作为回答,而后仰面朝天就躺在了岸上。
“我和你的关系,只有你自己知道,我不想任何人知道我的存在,更不希望有人知道明家的存在。”
“你都二十四了?”
对于明秀心里的想法,杨守文大概齐能够猜到。说穿了,他是不http://www.hetushu•com希望有人知道明家和武则天之间的关系。或者说,这也是明家的意思,他们也要准备后路。
“啊?”
明秀没好气答道:“我在长洲六年,十八岁随我父亲搬来这里,二十岁开始执掌八仙客栈。这些年来,我和苏威见过多次,还一起吃过酒,我怎可能认错人呢?”
明秀沉吟片刻,看着杨守文道:“青之,这里的情况显然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复杂,也更加麻烦……我以为,咱们必须要求援,以朝廷的名义捉拿普会寺僧人,而后彻查此事。这件事,总不会超出皇泰宝藏的范畴,说不定还能够得到线索。”
“你有什么主意?”
只是,在辅公佑失败之后,左游仙就销声匿迹,再无半点线索。计老实是奔着那皇泰宝藏而来,他和神慧等人在一起,又杀了苏威,恐怕也是为了这件事情。
就见烟波浩渺的太湖上,一艘渔船正从远处缓缓驶来……
明秀懒洋洋的,一动不动。
天快亮了,东方已露出了鱼肚白的光芒。
hetushu.com你说。”
总之,两个人在水里泡了大半夜,总算是逃出了生天。此刻,两人是又累又饿,坐在岸边大口喘息。
好半天,他才慢慢坐起来,轻声道:“这些秃驴如今越来越无法无天,再放任下去,早晚出事。普会寺那些和尚,平日里也不劳作,却占居了大量的土地,同时从善男信女手里收取供奉。一直以为,这些家伙只是敛财,没想到竟然敢杀人。”
杨守文也坐下来,把手中的鸦九剑往地上一插,扭头看着明秀问道。
“呵呵。”
“哦?”
明秀苦笑一声:“你问我,我又该去问谁呢?”
“明秀,你确定那是苏威,没有认错人吗?”
明秀说着,扭头向杨守文看过来,“我觉得,你应该向圣人奏疏此事。”
明秀也累了,和杨守文并排,四仰八叉躺着,仰望着蒙蒙的天空。两人谁也没说话,就这么静静躺着,耳边听着波浪声响,整个人都好像变得特别通透……
包山,是太湖中的一座湖中岛。
“可我两个手下,可都在长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