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六十七章 苏威(二)

这家伙,又怎知我会前往秋风亭?
杨守文想了想,摇头笑道:“没什么,只是有些好奇……好了,你继续打扫,我就不耽搁你了。”
脑海中,突然回响起了明秀的邀请:今日酉时,苏家园林秋风亭,不见不散……
小人这一大早就带人前来打扫,毕竟这房间的确是有些不太干净。”
不过,这好像应该是三月的事情……那天县尊看这根房梁的漆脱落了,非常难看,于是就找人重新上了一次。嗯,就是三月二十七日,小人记得非常清楚。”
在他疑惑的目光中,杨守文也不废话,沿着梯子蹭蹭蹭爬上去,很快就爬到了梯子的顶部。他站在梯子上,目视头顶的房梁。片刻后沉声道:“富贵,给我一把刀子。”
从前,杨守文浑浑噩噩,心思简单,入定并不困难。
吕程志也不推辞,躬身告辞,退出了房间。
屋子里,寂静无声。
而今他清醒过来,再想要入定就不似从前那么容易。不过杨守文自有办法,每次默念金刚经,总能很快入定。杨茉莉的鼾声消失了,杨守文整个人就好像失去了意识。从小就刻苦修炼的金蟾引导术也在这种无意识的状态中,自行运行起来。
“哦,县衙房舍的修整,一直都m.hetushu.com是城北李大全李瘸子做的活计。那李瘸子虽然腿脚不是很方便,可是手艺却是一等一。县尊对他也很满意,似这类的活计都是找他来做。
就在这时,屋外脚步声传来。
他在房梁上蹲了一会儿,然后跳下来,迈步就走出了房间。
“阿郎,要出去吗?”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显得很乱。想必是崔玄暐等人已经回来了,正在前衙商议对策。按道理说,杨守文应该接到通知才是,可是却不见有人找他前去商议。
杨守文看去,就见杨茉莉倒在角落里的那张小床上,已经鼾声如雷。
门外,费富贵端着洗漱用具过来,看到杨守文出来,忙把洗漱用具放下,躬身问道。
杨守文接过来,在那房梁上刮了两下,然后又用手指抹了一下,放在鼻尖闻了闻。
他睡得很香甜,鼾声的间隙,还会不时发出吧唧嘴的声响,让杨守文忍不住笑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扛着一个木梯,气喘吁吁跑进来,“征事郎,梯子放在哪里?”
说完,他转身就走,留下一头雾水的姚三郎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茫然不知所措。
费富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忙不迭跟着杨守文,hetushu.com沿着曲折小径,很快就来到了后花园的那间书房。姚三郎正带着人在打扫房间,见到杨守文过来,忙上前行礼。
姚三郎说着话,便跑了出去。
“如此,八郎先去休息吧,让茉莉留下来陪我就好。”
相比之下,似乎也只有杨思勖单纯一些,愿意和杨守文一起合作。
杨守文松了口气,正要纵身从房梁上跳下去,却突然间心里一动,露出若有所思之态。
回到县衙不久,天就蒙蒙亮了。
“梯子?”
“崔刺史说,钦差来了,要把房间打扫干净。
那双颇有英气的眉毛挑动两下,杨守文嘴角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
“喏!”
“对了,狄二郎何时抵达?”
回到房间,杨茉莉已经醒了。
这一入定,也不知过去了多久。
杨守文看了看已经发白的窗纸,对吕程志说道。
杨守文心里有事,所以朝费富贵点点头,“随我来。”
当杨守文醒来时,天已经大亮。
而且,杨守文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考虑。
杨守文用手一指围榻的旁边,沉声道:“就放在这里。”
杨守文看着那张憨厚的大饼脸,突然有一种想要吐槽的冲动:也不知凌晨那会儿,是谁打呼噜打得震天响。
只是这种完全蒙在m•hetushu.com鼓里,一举一动都被明秀所控制的感觉,实在是不舒服。若非他是明秀,如果他不是江宁明氏子弟,杨守文一定不会这么乖乖配合他的安排。
原来,是屋顶的一块瓦破裂,水珠是从那瓦的缝隙滴落下来。
从围榻上拿起一条毯子,走到杨茉莉身边,把毯子盖在他身上。
“阿郎,我觉得你不必太担心这件事。”
说着话,目光在地面上扫了一眼。
就在这时,一滴水滴落在了杨守文的鼻尖上。他抬起头,就看到在头顶的横梁上,有水珠低落。这水从何而来?杨守文愣了一下,呼的长身而起,纵身便跃上了房梁。
杨守文靠在围榻上,从桌上拿起那本《吴中杂俎》。
“对方既然约你相见,想来一定会有妥善安排,咱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待。”
只是这家伙的鼾声实在是太过响亮,使得杨守文也没心情继续看下去,于是便盘坐在围榻上,在心中默念金刚经,很快就进入了一种空灵恍惚的状态。祖父杨大方曾说过,金蟾引导术原本是那武当山上炼气士的修炼法门,有着极为玄妙的效用。
此前,杨守文可能还会感到奇怪。
好在,杨守文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虽然崔玄暐这些人把他排除在外,他m•hetushu.com却并不感到失落。事实上,没有人留意他最好,这样子的话,他的行动就能更加自由。
所有人,都好像在为狄光远的到来而忙碌着。不过杨守文并不在意这个,而是迈步走进了书房,同时对姚三郎道:“你在这里正好,快去找人给我拿一个梯子。”
“阿郎不睡,杨茉莉也不睡!”
杨守文听罢,愣了一下。
“这是干什么?”
“杨茉莉,要是还觉得困,就回屋去睡吧。”
“请征事郎稍等,小人这就去拿梯子。”
“从乌墩寨出发,走得快也要半日。我约摸着,狄光远他们抵达长洲,当在午后。”
姚三郎愣了一下,露出疑惑之色。
不过,他毕竟是曾经服侍过王元楷的人,很清楚在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去多嘴询问。
这一夜,对所有人而言,都很辛苦。杨守文是个习武之人,底子深厚,倒是不太在乎。可吕程志是读书人,是他的智囊。这么熬着,对吕程志并非一件好事。
费富贵连忙爬上梯子,从腰间拔出一口匕首。
他纵身从梯子上跳下来,沉声道:“三郎,这房梁上的漆好像是新涂抹上去的,是怎么回事?”
“阿郎,你去哪里了?”
但是和吕程志一番交谈后,让他觉察到在这支队伍里,所有人都好像藏着www.hetushu.com秘密。高戬如是,周利贞如是,李隆基如是,甚至包括裴光庭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突然,一阵鼾声响起。
他正从床上坐起来,揉着眼睛,一脸迷糊的表情。
崔玄暐、高戬、李隆基等人,在不经意间已经把他排除在外,或者说将他边缘化了!
看到杨守文走进来,杨茉莉咧开嘴笑了。
是啊,现在似乎只能等待,且看那明秀会怎么安排吧。
杨守文想了想,展颜而笑。
“哦?”
“好!”
“让我去见苏威?”
李隆基满面笑容的走进屋中,看到杨守文就说道:“青之,你在这里正好……我这里有一张请柬,是苏威派人送来,要请我们前去赴宴。只是我们都脱不开身,所以就只好烦劳你辛苦一趟。正好青之你昨日……不如亲自去试探一下,也免得心怀疑虑。”
姚三郎忙道:“回禀征事郎,这根梁的确是重新上过漆。
等待!
阳光从窗户照进了屋中,也使得这房间里显得格外温暖。
这个明秀,还真是扯淡!你也不想想,他现在的情况,怎么可能前去苏家园林呢?
姚三郎二话不说走上前,把梯子摆放好。
“是谁找的漆匠?”
……
明秀约他午后酉时在苏家园林的秋风亭相见,他该怎样前往才是?
征事郎,有什么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