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六十九章 苏威(四)

可你倒好,竟然为了一个女人……”
他想了想,轻轻点头道:“去诃陵国也好,不过在那之前,你和我先回家乡……父亲和母亲一直很牵挂你,如果能够看到你的话,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很开心。”
“我是说,杨青之这个人虽有文采,但是还不足以让你对他如此重视。他之所以能够过来,据说完全是得了他老子的便宜。据神都传来的消息,杨承烈原本是奉宸卫,和那女人认识,故而才得了重用。而且,杨青之对我们似乎有敌意,我觉得请他前来,也没有什么意义……所以,我想知道真人先生的真实意图。”
如今阳光复又普照大地,却又平添了一种孱弱之美,令人不禁顿生联系。坐在秋风亭内,远眺太湖烟波浩渺,会让人产生一种别样的情绪。是喜是悲?是伤感亦或者怅然,总之说不清楚,道不明白,但又在心中凭添一种复杂的感受。
“是!”
苏威面颊抽搐了一下,再次看向了计老实。
不过,他走了两步,又停下来。
苏威愣了一下,看着计老实道:“宝珠是谁?”
“老实,为什么不说话?”
“宝珠?”
而计老实则看了无畏禅师一眼,长出一口气道:“真浪先生和宝珠曾有一段情愫。”
这样的话,他也可以有一个回旋的www•hetushu•com余地……如果杨守文没死,那可真就麻烦了!
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准走出地宫……如果杨守文死了还好说,如果他没死的话,地宫那边立刻停止动作,等候我的消息。真浪,女人如衣服,你不要再糊涂了。”
名义上,河内鲸大使是为了修补当年白江口之战,我们和大唐所产生的裂痕。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秘密把你们这些人送来唐国,学习他们更为先进的文化。
“哥哥,我错了!”
“嗯?”
苏威呼的一下子站起身来,迈步就往秋风亭外走。
他在凉亭外来回走动,大约一刻钟的光景,才停下了脚步,看着无畏禅师道:“从现在开始,你不许离开地宫半步。同时把那些人看好,却不可被人看出破绽。
苏威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他已经感觉到,计老实和无畏禅师瞒着他做了什么事情。
你送来的永徽律令以及之后修改的载初律,令天皇非常高兴。今年初,天皇还下诏整理你送来的那些资料,准备编撰属于我们的律令,甚至名字都已经想好,叫做大宝律令;此外,这些年你抄录编撰的各种经典,也给予天皇极大启发。
那僧人赫然就是广化寺的无畏禅师,他看了苏威一眼,沉声道:“兄长还能怀m.hetushu.com念家乡的景色,可是我已经记不得家乡是什么样子。如此说来,岂不是更加难过?”
苏威看着他的背影,那双残眉挑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凶光。
无畏禅师匍匐在苏威的面前,身体颤抖不已。
无畏禅师的脸色有些难看,低着头不说话。
“真浪,老实,你们到底瞒着我做了什么?”
无畏禅师颤声道:“哥哥,我知道了。”
“老实,你怎么不说话?”
这时候,无畏禅师也抬起了头,迎着苏威的目光,眼睛一眨不眨。
苏威看着无畏禅师,柔声说道。
天皇甚至决定取消冠位制,制定新的官位制,并且从去年开始,逐渐效仿唐人的制度……可你要明白,我们的家乡太小了!我们要学习唐人的学识,但同时也要拓展我们的生存空间。为此,当年河内鲸大使不计荣辱,以遣唐使的身份前往长安,经历了很多的波折和危险,也受到了许多的羞辱和敌视……
“所以真浪先生向神慧长老借了十名武僧埋伏在长洲到这里的路上,估计这时候……”
那男子,正是计老实。
不过,此刻的计老实,全然没有之前在八仙客栈外卖艺的把戏人模样。只见他一身华丽锦袍,好像个富家翁一样的坐在那里,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心事。hetushu.com听到苏威的问话,他才抬起头。看了看无畏禅师,又看了看苏威,表情显得很纠结。
“我明白!”
心里,没由来一紧,那双三角眼中,闪过一抹戾色。
“那么,你去吧。”
这样一个人,怎能让我小觑?我必须要尽量化解他对我的敌意,这样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才好继续……这就是我为什么要请他来的原因!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而苏威则站在了凉亭口,慢慢转过身,看着无畏禅师。
“每次看这景色,总会让我产生一种家乡樱花盛开时才有的伤感。”
苏威,跪坐在秋风亭内,久久长叹一声。
“真人先生,你今天邀请那杨青之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无畏禅师低着头仍一言不发,只是那壮硕的身体,却在轻轻颤抖。
他的语调很轻柔,只是配合他那胖乎乎的容颜,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颇为怪异。
无畏禅师没有拒绝,只是沉默坐在那里,半晌后点头答应。
希望,那杨守文不堪一击,最好死在路上。
苏威的眸光一凝,向无畏禅师看了一眼。
苏威突然扭头,笑看着那一身世俗打扮的男子道:“平时你的话最多,今天怎么一言不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计老实已经说了,他现在再去阻止已经来不及,那么也就没有前m•hetushu.com去阻止的必要。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间相视无语。
他沉吟片刻之后,轻声道:“老实,烦劳你立刻前往普会寺,请神慧长老做出应对之策……如果他没有死,并且追查到神慧长老身上,恐怕会坏了我们的大事。你转告长老,一旦杨守文没有死,请他自行决断,但是绝不能暴露我们的意图。”
苏威闻听,那张胖乎乎的圆脸上,浮现出一抹青色。
“这个……”
正午时的暴雨,把个秋风亭周遭的花草打得东倒西歪。
“宝珠,就是此前在神都配合我在铜马陌行动的搭档。
无畏禅师起身,匆匆离去。
不过她一直没有找到开启机关的钥匙,以至于我撤离神都之后,她仍旧留在铜马陌,最终被杨守文看出了破绽,死在了铜马陌,真浪先生也不得不逃离广化寺。”
“顺便,把杜三郎找来。”
他身材魁梧,长着一双好像狐狸一样的眼睛,配合那一部虬髯,感觉有些不太协调。
苏威的脸色铁青,不过看着无畏禅师的模样,实在不忍再对他斥责。
“所以……”
计老实站起身,匆匆离去。
苏威沉声道:“我之所以邀请杨青之,是想要让他放松警惕,不再继续纠缠我们。
计老实说着话,抬头看了一眼天色。
他看了看计老实,又看了一眼坐在www.hetushu.com一旁,面色古怪的无畏禅师,突然道:“你们,可是瞒着我什么事情?”
在苏威的下首,还端坐着两人,一僧一俗。
不过,那凶光旋即隐去,他轻轻叹了口气。早知道无畏禅师还有这么一段过往的话,那他绝不会把他留下来。之前当无畏禅师从神都逃过来之后,就应该送他离开这里。
“真浪,等这次任务结束,你随我一起回家吧。”
想到这里,苏威闭上了眼睛。
苏威的脸上,露出一抹悲色。
无畏禅师苦笑着,良久叹了口气。
他颤声说道:“请你惩罚我吧。”
“回去又能做什么?我从记事开始,就生活在大唐的土地上,吃的是大唐的粮食,喝得是大唐的泉水,说的是大唐的话语……家乡于我,一点记忆都没有,回去又能做什么?能够知道父亲和母亲安好,我已经非常满足。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准备前往诃陵国。至少,我还能听懂那边的话,说不定会更加的安全。”
许久,苏威道:“真浪,一直以来,你都做得非常出色。
这个人不简单,敢一个人跑去普会寺探查消息,说明他的胆子很大;能够从普会寺杀出一条血路,说明他勇力非凡;能够当天从吴县借兵过来,说明他行事果决。别忘了,那天晚上有两个人,而且熟悉普会寺路径,说明他在长洲也有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