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七十二章 揣测

周利贞闻听,立刻道:“何以见得?”
来到县衙后,两人在门外下马,自有仆从把两人的马匹牵走。杨守文跟随薛崇简直奔前衙大堂,还没等他走进大堂,就听到那大堂之上,一阵喧哗和吵闹声。
他向周围看了两眼,沉声道:“崔刺史还有别的吩咐吗?”
不过,那普会寺住持神慧却闻讯逃走,本官只得将这些僧人拿下。”
杨守文此刻也听清楚了情况,眉头不由得微微一蹙。
而在狄光远的下首,则坐着周利贞和裴光庭。三班衙役站在两边,手持水火棍肃穆而立。
他连忙道谢,又向其他人行礼问好,之后才在狄光远的安排下,在裴光庭身边坐好。
在大堂上,跪着一排僧人。
他想到了白水塘伏击,想到了在洛阳时得到的那张示警的纸条,对李隆基随即就增添了许多警惕。
法慧大声喊道:“贫僧等人不过是寺中挂职,那管得长老去向?长老去了何处,我等确实不知,还请杨评事明鉴。”
“哦?”
狄光远一拍惊堂木,厉声喝道:“都与本官闭嘴,乱乱哄哄,吵吵闹闹,休怪本官治尔等咆哮公堂的罪名。全都不许说话,本官问你们,你们再一一与本官回答。”
“不知这些妖僧,可曾问出口供?”
此前,他叮嘱杨茉莉,让他到了长洲后,找王海宾围困普会寺。可现在王海宾出现在这里,也就是说那包围普会寺的官军另有指派,也可能是根本没有行动。
想到这里,杨守文忍不住笑了。
当天夜里,我亲眼看到有人在普会寺被杀。
大堂上,狄光远等人纷纷起身,杨守文则迈步走进堂内。
狄仁杰入上阳宫,苦苦恳求,武则天才赦免了狄光昭的死罪和-图-书
“日间早课时,曾见长老。
“我昨日包围普会寺,本想拿下神慧,严刑逼供,却不想被苏威苏员外的事情乱了方寸。想来,那神慧也有些害怕,所以才会在今天做出这等露出马脚的举措。
杨守文预计,用不得一年,狄仁杰就会设法让狄光远返回神都,入三省六部就职。
他朝那些僧人扫了一眼,而后上前躬身一揖,“县尊今日抵达长洲,下官因故未能前去迎接,反而给县尊惹来麻烦,还请县尊恕罪。”
“杨评事,冤枉!”
杨守文厉声喝道:“今在公堂之上,县尊未曾让你开口,尔何以敢大声喊叫?”
“县尊明鉴,我等确实不知神慧长老的去向啊,贫僧冤枉。”
原本我以为是苏威被害,故而才急忙返回吴县,调动兵马前来抓捕神慧……可惜,苏威没有死。我方才见苏威的时候,也与他言明此事。我不知道那个被杀的人是否是苏威,但我却相信,这普会寺绝不是什么佛门净地。另外,昨天晚上义庄被人纵火焚烧,守护义庄的老人也被杀害……下官以为,怕与神慧也有牵连。”
狄光远面色铁青,一言不发。
王海宾忙领命而去,杨守文则再次上马。
薛崇简答应一声,领着杨守文直奔县衙。
“那崔刺史派何人包围普会寺?”
“请县尊明鉴!”
狄县令?
谁都知道,这皇泰宝藏一旦起出,就是大功一件。
只要狄光远能够安分守己,保证长洲不出乱子。
官道上戒备森严,巡逻的民壮更是往来频繁。
狄光远显得很热情,倒是让杨守文感到有些吃惊。
为首两个,对杨守文而言倒也不陌生,正是昨日在普会http://www.hetushu.com寺山门外和他打过交道的普会寺知客僧法言。法言身边,是戒律僧法慧。而两人身后,还有十余名武僧跪在堂上。
狄光远听到这里,眼睛不由得一亮!
“喏!”
可如此一来,狄家只剩下一个狄光嗣,难免实力单薄。此次赴苏州寻找皇泰宝藏,又恰逢王元楷被害,狄仁杰就想要趁机把狄光远推上去,以增强狄家的实力。
说着话,他起身向狄光远一揖,“此等妖僧,不知朝廷律法,胆大包天。为正公堂威严,还请县尊予以责罚,当掌嘴二十。”
“前日,我抵达长洲后,曾听本地人说,普会寺外曾发现了几个丐儿的尸体……呵呵,那天我亲自前往义庄查探,结果却发现,那几个丐儿都是死于尸毒。”
李隆基没想到,杨守文会突然对他发问,以至于当场就愣住了。
斜阳,夕照!
申时,那应该是在他遇伏前后的事情,当时他还没有到达苏家园林。按道理说,伏击的刺客全都死在那里,不可能有人逃走。毕竟,杨守文手里还有一只海东青在空中警戒。如果有漏网之鱼的话,大玉一定会觉察,怎可能任他逃走?
狄光远道:“法言,你刚才说你不知道神慧的去向。
未曾想这长洲竟混乱如斯,光天化日之下,有人胆敢袭击朝廷命官,真是罪不容恕。青之,你可还好?方才本官听闻你遭遇袭击,也着实是被吓了一跳呢。”
杨守文这才坐下,朝狄光远拱了拱手,便不再言语。
狄光远闻听,立刻道:“正当如此,来人,掌嘴。”
没有漏网之鱼,那神慧又怎知伏击失败,及时逃走呢?
杨守文眸光一凝,旋即看了薛崇简一眼。
hetushu•com守文再次向狄光远道谢,目光旋即落在了法言和法慧两人身上。
杨守文突然道:“法言,本官问你。
不等法言回答,周利贞蹙眉道:“征事郎,这似乎是两件事。”
但联想到那纸条上的‘提防三郎’,杨守文心里就有些发堵。
“县尊,杨评事回来了!”
“呵呵,只怕未必。”
在他的上首,则端坐高戬、崔玄暐和李隆基三人。
再加上其他人的协助,万一狄光远能够侦破王元楷被杀的案子,也就是锦上添花。
杨守文愣了一下,轻声道:“二郎,哪个狄县令?”
杨守文感到有些吃惊,不过很快的,他就想通了这其中的玄机。
“前天夜里,是我潜入普会寺,莫非周司直以为,是本官偷走了佛骨舍利吗?”
两个差役上前,其中一人把那法慧死死抱住,另一个差役则手持竹板,上前啪啪啪一阵抽打,打得那法慧满脸是血,惨不忍睹。行刑之后,差役退下,法慧倒在地上发出痛苦呻吟。而在他身边,知客僧法言则面色如纸,身体瑟瑟发抖。
神慧,跑了?
“这个……”
原来,这支兵马候在这里,是等杨守文前来。
杨守文点点头,“那刺客的尸体呢?”
不过,看到王海宾在,杨守文却蹙起眉头。
后来长老在禅堂念经,大约在申时左右,长老突然叫了几个人,驾船离去,并未与小僧交代。以前,长老也常驾舟访友,故而小僧也没去询问,所以不知他去向。”
狄光远反复询问法言等僧人,可这些僧人却是一口咬定,不知道神慧的下落。
那本官问你,今天可曾见到过神慧?”
狄仁杰有三个儿子,长子狄光嗣在年初以户部员外郎行淄州刺史,也是狄www.hetushu.com仁杰诸子之中,能力最为出众的一人。不过,除了狄光嗣之外,他另外两个儿子……
“那倒是没有,只说若见到征事郎,务必要保护征事郎安全返回长洲县。”
“啊,青之回来了?”
不仅是法言,还有其他的僧人也都面无人色。
想到这里,杨守文在不经意间,扫了一眼李隆基。
“已经被送往县衙。”
王海宾连忙躬身行礼,“征事郎,我是奉刺史之命,在此守卫。”
大堂上,灯火通明。
就见薛崇简朝他点点头,迈步走进了大堂。
昨日神慧说,前天晚上普会寺遭遇贼人袭击,抢走了佛骨舍利,可当真吗?”
杨守文在洛阳的时候,就听说狄仁杰的小儿子狄光昭在魏州惹得天怒人怨,当地人甚至因为他,把当年为狄仁杰建立的生祠都给毁掉,可见狄光昭惹下了何等麻烦。据说,奉宸卫大将军李元芳奉旨亲自前往魏州,把那狄光昭给捉拿归案。
应该不会是他……李隆基若想害他的性命,有许多手段,半途伏击绝不是明智之举。
狄光远道:“征事郎哪里话,本官也是才得了圣人旨意。
薛崇简笑道:“当然是狄国老二公子,崔刺史早已得到密旨,在狄县令抵达之后便传旨与他。圣人有旨,命狄县令行长洲县令之职,并且敕令他就地组建武骑团,拜苏州团练使一职。”
“青之,本官得到你遇袭的消息后,立刻请崔刺史派遣兵马,包围了普会寺。
杨守文冷冷看了周利贞一眼,对高戬等人道:“下官在离开洛阳之前,姑姑曾告诉我,当日自广化寺逃走的无畏禅师,应该就是逃往江南东道……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长洲县。下官秘密抵达长洲之后,自然会怀疑那无畏禅师会http://www.hetushu.com躲在普会寺中。
他策马上前,“十七郎,你怎在这里设立关卡?”
他没有见过狄仁杰,可是从这件事情上,他还是能够感受到,狄仁杰身上的烟火气息。终究是逃不过家人亲情……狄仁杰身体不好,所以才会如此为狄光远谋划。
“哦?”
不过,他反应很快,旋即笑道:“昨日征事郎也与我说起此事,当时我就想在今日去查看义庄。不想那时候,义庄着火……如今想来,征事郎的猜测不无道理。”
三郎,你以为如何?”
杨守文下了马,站在路中央。
他当下点头,“既然如此,二郎前面带路。”
“啊?”
王海宾一愣,摇摇头道:“这个末将就不清楚了……末将只知道,刺史传令命我率本部兵马在这条路上警戒。其余事情,非末将所能知晓,还请征事郎勿怪罪。”
“大胆!”
“啊?”
那样的话,他日狄仁杰就算归西,狄家内有狄光远,外有狄光嗣,也能够撑起一片天空。
一行人很快来到长洲县城外,不等他们进城,就见薛崇简纵马飞驰而来,在杨守文面前勒住了战马,而后在马上微微欠身道:“征事郎,崔刺史、高舍人以及狄县令命我在此等候,言征事郎若回来时,请你立刻前去县衙,他们在县衙等候。”
“如此,立刻召集兵马,随我回县城。”
杨守文在抵达遭遇伏击的地方时,发现那些武僧的尸体已经被人拉走,但仍有官军守在道路中央。负责巡查的官军军官,杨守文也不陌生,正是那个王海宾。
“是啊,贫僧不过是戒律僧,怎可能管得住法师去向?他走的时候,更没有与贫僧知晓。”
李隆基眉头微微一蹙,看了杨守文一眼;高戬和崔玄暐则保持沉默,面色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