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七十三章 李瘸子

院门紧闭,里面的房门同样关着。
李隆基更坚定表示站在杨守文的一边,高戬等人则沉默不语,看着杨守文表情复杂。
他示意费富贵把糕饼给杨茉莉他们拿去一些,然后又吃了一口肉羹。
姚三郎带着杨守文两人,来到一条狭窄的巷弄口,指着小巷的尽头道。他一边说,一边在前面带路。也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飘下淅淅沥沥的小雨。巷陌里一家宅院的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女人。她站在院子里收衣服,目光越过低矮的院墙,正看到姚三郎三人,于是笑着问道:“三郎,莫不是要找李瘸子吗?”
“是啊,我也没想到对方会出此下招。
“正是。”
在他面前站着的,赫然正是幼娘。
法言和法慧最终是什么也没招认,连带着其他僧人,也都表示不知道神慧的去向。
吕程志给杨守文到了一碗水,笑着说道:“我接到茉莉的传信,还真吓了一跳呢。”
看杨守文站在门外,他把水盆放下,又把猪鬃牙刷和青盐摆好,对杨守文道:“寅时吕先生带着杨茉莉和费富贵出门了。当时阿郎还在休息,所以未曾禀报。”
“这个……”
费富贵领命而去,杨丑儿和杨茉莉则在屋外警戒。
李隆基在这件事里究竟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亦或者说,相王府在充当什么角色?
天阴沉沉的,路上的行人也是行色匆匆。
这些僧人嘴很硬,而且狄光远初来乍到,并不清楚状况,也无法拿定主意。
哪知道,幼娘脸上的笑容却突然不见,手中出现了一口长剑,紧跟着剑光飞起,朝着杨守文狠狠刺来。
吕程志是他的人,但是面对如今的局势,他还是决定不做回答。
把一切都安排好,他这才躺下。
“杨丑儿,你一会儿到后园找一下姚三郎,我待会儿要出门,你们两人随我一起。”
该死,怎么又是这种古怪的梦?
这一耽搁,差不多有小半个时辰……等周和*图*书司直和裴连城赶到普会寺的时候,神慧已经逃走。”
“幼娘!”
只是,不等他话说完,杨守文已经健步上前,一脚踹开了院门。
可是,杨守文的心里却更增添了几分警惕。
吕程志也很聪明,见杨守文不说话,便知道了杨守文的心意,于是没有再追问下去。
三人就这样,从县衙的侧门走出,沿着小巷很快来到了大街上。
杨守文说着话,迈步从门廊上走下来。
“三郎,你昨天说,王县尊书房里那几根大梁,是城北李瘸子上的漆?”
杨守文又把杨茉莉和费富贵找来,叮嘱费富贵保护好吕程志,更让杨茉莉寸步不离。
杨守文想到这里,双手用力搓揉着面颊,而后从围榻上站起身。
杨守文告辞回到自己的住处,就见吕程志和杨茉莉等人都在屋中等候。见杨守文进来,吕程志才算是松了口气。他上前向杨守文躬身一揖,轻声道:“阿郎,辛苦了。”
“是,我也这么想。”
这时候费富贵从伙房取来了一笸箩用糯米做成的糕饼,还有一大盆肉羹。
这时候,三人已经到了巷陌尽头。
杨守文点点头,并没有接吕程志的话。
就在这时,杨丑儿端着水走来。
由于吕程志有任务,所以就告辞离去,先回房休息了。
可现在……
城北的坊市,名为官塘坊,因毗邻官塘河而命名。
杨守文听到这里,不由得眉头颦蹙。
杨守文想起了李隆基,他曾说过,愿意帮忙寻找。
里面,没有人回答。
和杨守文又说了一阵子话,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子时。
上官婉儿曾说过,那梅娘子的丈夫公孙奕,与河东裴氏的关系很好。这一路上,杨守文也曾旁敲侧击的询问过裴光庭,只是裴光庭一个读书人,似乎对这江湖中人不是特别了解。杨守文感觉着,裴光庭恐怕也不清楚那梅娘子的下落。
另外,我不是让你找王海宾去包围普会寺,他hetushu.com为何会跑去官道上设卡戒严呢?”
那妇人和姚三郎说笑两句,便抱着衣服回屋去了。
要知道,那些豪门望族大都收拢有出色的匠人。而那些在大家族里做活的匠人拉出去,都可算是出类拔萃。
马大嫂家的男人名叫胡二郎,也是这附近有名的漆匠。呵呵,李瘸子没来之前,他可是一等一的手艺人。”
“好像,有臭味。”
“哦?”
晨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里,天已经亮了。
杨守文拿起糕饼咬了一口,香软酥糯。
杨守文笑了,接过水,喝了一口。
乍一看,李隆基把王海宾派去接应杨守文,是对杨守文的关心。可是,当时的情况,杨守文已经安全,又何必那么着急?让王海宾包围普会寺,而后再调拨兵马前去接应杨守文也来得及。可是李隆基这么一阻拦,却耽搁了小半个时辰。
“是啊,大嫂,我来找李瘸子。”
她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一如当年在昌平时一般,粉雕玉琢,如同洋瓷娃娃般可爱。
“那你知道他的住处吗?”
李隆基侃侃而谈,言语间更流露出为杨守文开脱之意。
小半个时辰,就是快一个小时。
杨丑儿闻听,立刻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李瘸子就住在这尽头的一个小院里,越过低矮院墙,可以看到庭院中摆放着杂乱的物品。
“这一片,都是手艺人。
杨守文窜进院子里,而杨丑儿已经来到了那房门口。他在门口抽了两下鼻子,而后猱身就撞开了房门。
杨守文直言他亲眼看到有人被杀,并且明言那苏威真假难辨。
吕程志二话不说,躬身领命。
梅娘子依旧是音讯全无,幼娘更没有任何消息……杨守文推开门,走出了房间。
……
……
吕程志倒吸一口凉气,半晌后道:“如果他是假苏威的话,那就说明,他们是早有预谋。”
杨守文有些拿捏不太清楚,也无法辨别谁是敌人,谁是朋hetushu.com友。
杨守文看了吕程志一眼,犹豫一下,没有回答。
“明日一早,苏威要前往吴县,说是苏娘子相召。
姚三郎一边领路,一边回答:“李瘸子好像是从岭南迁来长洲……不过,他说的一口道地苏州话,以至于征事郎不说,我都要忘了他是外来户。但他手艺确实好,王县尊曾说过,李瘸子的手艺哪怕是放在他族中,也绝对算得上是出众。”
姚三郎在前面带路,杨守文跟在他的身后,三人穿过两个坊市,便来到了城北。
杨守文连忙伸出手,想要去抱住幼娘。
“哦,我知道了。”
再加上他途中遇袭,神慧法师消失无踪,一下子令杨守文把局面扳了回来。
“兕子哥哥,兕子哥哥!”
杨守文坐在围榻上,喘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我已经和他说过了,会派人和他同行。八郎,我想请你辛苦一趟,带上富贵和茉莉一起去吴县。你的心思比我细腻,眼睛也比我毒。和他走一遭,说不定能看出破绽。”
“呃,不是!”
但现在的局势,李隆基恐怕……求人不如求己,杨守文决定,还是要自己去想办法。
杨守文接过牙刷,蘸了青盐洗漱起来。
杨守文咬了一口糕饼,想了想道:“很沉着,也非常精明。
明秀传讯:提防三郎!
说着话,他不等杨守文开口,噌的窜上前,手搭院墙唰的便越墙而过。
姚三郎闻听,顿时笑了,“征事郎这话说的,李瘸子的住处我当然知道!怎么,征事郎要找他吗?”
“是啊。”
若是有什么活计,可以关照一下我家阿郎嘛……论手艺,我家阿郎不必李瘸子差。”
他再次转过身,向屋中看去,眼中眸光也不由得凝滞……
姚三郎道:“征事郎差遣,小人从命。”
我不知道他的真假,但是那天晚上在普会寺被杀的人,和他一模一样。而且,他在我面前表现的很正常……你知道我说的正常是和-图-书什么意思?就是那种他是真苏威,而非假冒的苏威。我现在也有些困惑了,如果他是真苏威,那前天晚上被杀的,又是什么人?”
裴光庭不知道,那又该找谁呢?
本来,昨日众人已认定杨守文是莽撞行事,听信谣言才包围了普会寺。结果苏威没死,使得官府颜面尽失,更令得杨守文在众人里的威信,一下子消失殆尽。
总之,从现在开始,他必须要更加小心。莫看长洲如今已经重归朝廷掌控之中,狄光远更走马上任,使得长洲重又有了县令。可是,杨守文却觉得,局面似乎变得更加复杂。
王元楷是太原王氏子弟,他这么说,倒也证明了李瘸子手艺的确不错。
“幼娘!”
幼娘怎可能会对他出手?
“这个人……”
不一会儿的功夫,杨丑儿带着姚三郎来了。
吕程志回答道:“我得到消息,就立刻禀报了崔刺史。
杨守文走进屋中,把鸦九剑放在书桌上。
天亮了,但有些阴沉,好像要下雨一样。
“八郎莫客气,坐吧。”
“那阿郎可见到了明老四?”
杨守文这时候,也正好来到房门口,没等他站稳脚跟,就见屋中嗡的飞出一群蚊蝇,并伴随着一股尸臭扑面而来。杨守文连忙侧身一闪,撩衣袖捂住了口鼻。
杨守文呼的惊醒,额头上冷汗淋淋。
不过,对于习惯了北方口味的杨守文而言,肉羹虽然鲜美,却比不得婶娘做得可口。
“竟然有这种事?”
杨守文揉了揉鼻子,正要开口,却见一旁的杨丑儿脸色突然一变,轻声道:“阿郎,有问题。”
崔玄暐本打算为狄光远接风洗尘,可是看天色已晚,只好作罢。
姚三郎吓了一跳,连忙扭头道:“征事郎……”
崔刺史本来也是准备听从我的主意,但却被世子所阻拦,说是要先去接应阿郎。他让王海宾率部前往官道设卡,而后才又调拨兵马,前去普会寺捉拿那神慧。
“我今天见了苏威。”
“没hetushu•com想到,这贼人自己跳出来,倒是解了阿郎的困局。”
那熟悉的笑容,令杨守文激灵灵一个寒蝉,呼的坐起身。
杨守文站在门廊上,看着寂静的庭院。
从榻桌上顺手拿起了那本《吴中杂俎》,杨守文心不在焉的翻阅,眼皮子越来越重。
“李瘸子已经好几天没见了,也不知在不在家。
杨守文本没有在意那马大嫂,不过听到姚三郎说‘李瘸子搬来之前’以后,心里一动,忙问道:“李瘸子不是长洲人?”
“阿郎,那李瘸子就住在水门巷的尽头。”
一阵轻柔的呼唤声,在耳边响起。
说到这里,杨守文摇了摇头,似乎想要把脑海中的困惑甩出去。
不过,那神慧绝非那种无脑之人,从昨日他在普会寺山门外的表现来看,此人极为稳重。这样一个稳重之人,却做出如此无脑之事,恐怕里面还有一些蹊跷。
姚三郎上前拍击柴门,大声喊道:“李瘸子,李瘸子在不在?”
这肉羹,用猪肉作料调制,很清淡,颇有苏州本地的特点。
“什么?”
“你随我一起去,顺便也能帮我翻译一下……呵呵,你们苏州的方言若没人与我解释,我是真听不太懂。”
“兕子哥哥,你为什么不来找幼娘呢?幼娘,好想你啊!”
吕程志虽然没说什么,但话里话外,都流露出了对李隆基的怀疑。
“富贵,去找些吃食来,我今日奔波,到现在只吃了些酒水和果子,也着实饿了。”
待一切都安排妥当,已经快到半夜。
杨守文则洗漱完毕,把毛巾扔进水盆,而后返回屋中。
“阿郎,可要洗漱?”
杨守文睁开眼,就看到眼前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正娇憨的看着他笑。
无奈之下,狄光远和崔玄暐等人商议之后,决定暂时将法言法慧等僧人关押在大牢之中。同时,他又向崔玄暐借调了一支兵马,继续驻扎在那普会寺之中。
杨守文已穿戴整齐,从桌上抄起鸦九剑,迈步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