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七十六章 曲览

……
说完,掌柜笑了笑,便转身走了!
“第一件事,县令久居中枢,见识广博,认识的人也多,可曾听说过曲览这个人呢?”
废话,我也知道太湖的景色不差……慢着,他这话里好像有话,难道说……
“青之,这么晚找我,有事吗?”
长洲县城,说大不大。
这种情况,凭借一本元文都笔记,怎么破?
清晨,杨守文手持油纸伞,带着杨丑儿从后衙走出。
这江南的夜雨最是缠人,没个休止,令人心生烦躁。
杨守文眼睛一眯,把纸条顺势放进了挎兜里。这时候,那掌柜则走过来,笑呵呵问道:“客人,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啊。”
“曲览?”
苏威已经去了吴县三天,仍没有返回。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神慧的下落,杨守文也不会轻举妄动。虽然狄光远已经就任,但还没有完全掌控长洲。杨守文之所以跑来找明秀打听消息,而不是指派民壮和捕班快手,也是出于对长洲县衙的不信任。毕竟,那神慧也有些根底hetushu.com呢。
吃完了饭,杨守文结了账,带着杨丑儿离开。
他沉思片刻,突然一拍大腿,“曲览,青之说的可是那安南都护府大都护曲览曲光佑吗?”
如果神慧想离开的话,实在是太方便了!
声音突然变小,“可有神慧的下落?”
高戬和周利贞整日忙碌,寻找那皇泰宝藏的下落。
杨守文眸光一闪,若无其事的吃了口馄饨,然后把那纸条打开。
只是,依旧没有线索!
不过,杨守文赌神慧还在长洲,没有离开……皇泰宝藏这么大的局,他已经经营了这么久,又怎会轻易离开呢?所以,他还在长洲,一定就躲在某个隐秘之处。
但毕竟已过去了一甲子的光阴,当年左游仙留下来的印记早已消失在岁月的长河。很多人都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但是根据元文都留下的笔记,左游仙最后出现,就在这长洲。之后,他和辅公佑联手起兵,辅公佑死后,左游仙就再无音讯。
狄光远关上了房和图书门,请杨守文坐下,然后给他倒了一杯水。
别说是高戬和周利贞了,就连杨守文也觉得毫无头绪。
虽然下着雨,可鱼市依旧喧嚣忙碌。远远的,他就看到了八仙客栈的幌子耷拉着,大门敞开,人来人往显得非常热闹。杨守文迈步走进了八仙客栈,里面的格局却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个掌柜,有气无力的坐在柜台里,好像在打盹儿。
是夜,细雨靡靡。
在路过柜台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道:“掌柜,太湖浩淼,不知有什么推荐呢?”
辅公佑之乱中,左游仙究竟是生是死?
屋内,黑漆漆,传来了隐隐的鼾声。
装,你接着装!
但是杨守文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他自然不好发作。更何况,他现在需要依仗杨守文的地方很多,所以摆手笑道:“青之客气了!不过,不知你要说什么事情?”
已经是暮夏时节,眼见着就要进入秋天。
我就知道那明老四肯定有消息,果不其然!
县衙里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已经休息。http://m.hetushu.com杨守文趁黑从屋中走出,悄悄来到了狄光远的住处。
再加上长洲是一个码头,每天过往的船只和人员无数。
“哈,那可就多了!”掌柜有意无意道:“不过要说特色,恐怕莫过于是包山夕照,宝塔晨钟吧。”
对于杨守文的判断,狄光远举双手赞成。
几个伙计在招呼客人,不过看上去也不是很热情。
他笑着道:“是啊,我从神都来。”
狄光远愣了一下,露出疑惑之色。
杨守文发现,明秀的手下,一个个都是演戏的好手。
比如说,他把长洲民壮和捕班快手都交由杨守文指挥。
说实话,狄光远本来是有些不太高兴。
“深夜来访,有两件事与县令知晓……本来,日间我就该告诉县令,可是考虑到县令初来乍到,对长洲尚不熟悉,所以怕走漏了风声,只得这么晚来打搅县令。”
杨守文眼珠子一转,脸上旋即泛起了笑容。他拿起一块糕饼,咬了一口,心里已经有了算计。
吕程志那边也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www.hetushu.com连带着李隆基,在抵达吴县后,也不见回来。
“狄县令,我是杨守文,有要事与你商议。”
所以,他表面上是尽力配合高戬和周利贞,私下里还是把更多希望放在杨守文身上。
呼唤了几声,屋内有了动静。就见火光一闪,紧跟着烛光照亮窗纸。紧跟着,房门打开,狄光远披衣站在门内,探头向外看来。杨守文连忙闪身进了卧室,轻声道:“狄县令,不要声张。”
所以,他的关注点,一直在王元楷被杀的案子上。
“狄县令,我是杨守文。”
杨守文走进来后,径自在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
“神都?那可是好地方……不过我们这苏州的景色也不差,这时节若泛舟太湖,也是别有风味呢。”
没有人知道,反正是人间蒸发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熟悉的字迹,只有四个字:曲览何人?
王元楷一定觉察到了什么,但是又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而李固被害,更显示出这件事的不同寻常。他相信,只要找到那个和*图*书神慧和尚,就一定能够找到线索。
杨守文见左右无人,于是轻轻叩响了窗棱。
他点了两碗小馄饨,又要了几盘糕饼。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一个伙计端着托盘走过来,在摆放食物的时候,趁人不注意,把一张纸条偷偷塞到了杨守文手中。
“……”
包山夕照,宝塔晨钟?
不过,杨守文一直就不太同意高戬把注意力放在那本笔记上。笔记是死的,人才是活的。而且过去那么多年,一本七八十年前的笔记,又能够有多大的用处?
一千两百户的人口,总人数不超过一万。可就是这么一个弹丸之地,想找一个人并不容易。别的不说,那烟波浩渺的太湖里,星罗密布无数湖中岛。很多岛屿都荒着,林木繁茂,杂草丛生。如果遁入其中,没几千人根本别想发现踪迹。
长洲的天气,突然一改之前的明媚,连着数日,每天都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没完没了。
嗯?
“这个名字有些耳熟,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杨守文带着杨丑儿,沿着湿漉漉的长街,走进了鱼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