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八十一章 海鹘

三郎瘫在船上,已经被这惊人的一幕吓傻了。
狄光远如今初来乍到,正需要展现一下他的实力。
“快走!”
觉明厉声道:“闭嘴,不要在这里呱噪。”
狄光远为人木讷,做事情又有些优柔寡断。
可这并不代表他愚蠢!杨守文的话里,明显有隐瞒,他还是能够听得出来。不过,这几日和杨守文接触下来,也让狄光远对杨守文的性子有了一些了解。他知道,杨守文不说,一定有他的原因。因为他能感觉出来,杨守文并不是那种功名欲望特别强烈的人。
现在神慧死了,这线索也就中断了!
随着双方的距离拉近,就听得那海鹘船上传来一连串的喝令声,紧跟着一团火焰从船上飞来,蓬的就落在渔船的正前方。湖水一下子变得荡漾起来,波涛汹涌,险些把渔船掀翻。也亏得觉明操舟技术不差,努力把船只稳住。不过这样一来,两艘走舸从渔船两侧迂回冲过,把拦住了渔船的去路。而剩下几艘走舸也迅速逼近,把渔船团团包围。
杨守文带着吕程志和杨茉莉两人在岸边等候,当那艘海鹘船靠岸后,他连忙迎上前去。
只是他却忽视了这个时代,人们对官府的畏惧。
“阿郎,他还没死!”
“县尊老爷,草民冤枉。”
神慧的思绪已经完全乱了,甚至没有听清楚觉明的叫喊声。
为巩固海防,从李世民开始,一直在着手加强水军的建设,至今已形成强大的战力。
当然,以唐王朝的国力,少有敌人能够从海和图书上威胁。
“长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狄光远则微微一撇嘴,刚准备命手下登船抓捕神慧,却见神慧突然间一头栽倒在船上。
而神慧此刻却冷静下来,看着周围的渔船,他探手从腰间摸出一物,投进口中。
说着,他做出束手就缚的姿态。
死了?
“推测?”
“死了?”
“可是……”
回到太湖岸边,天已经蒙蒙亮,快到卯时。
他正要说话,却听到吕程志在他身边低声道:“阿郎,不要表现出来,只管救治。”
……
不过,当杨守文推断,神慧若逃离包山,很可能会前往乌程,并且让狄光远在此守候。狄光远不清楚杨守文是如何知道对方的路径,但见杨守文说的肯定,而且做事也非常懂得进退,令他心生好感不说,更信了杨守文的这一番安排。
狄光远原本还想趁此机会,从神慧身上再找到毒杀王元楷的真凶。
这种船头低尾高,前大后小,外形好像一只海鸟,故而得海鹘之名。
杨守文愣了一下,旋即醒悟。
觉明也慌了手脚,大声叫喊。
杨守文听罢也是一怔,旋即露出苦笑。
狄光远脸色铁青,点点头道:“抓到了……不过,这妖僧服毒自尽,本县虽想要阻拦,但却来不及了。青之,这次是本县的疏忽,没想到这妖僧好生的果决。”
自唐王朝建立以来,与海外的交流越来越频繁。
从一开始,那杨守文和狄光远就没打算真的封锁太湖。想想也是,太湖面积hetushu.com那么大,要全面封锁,天晓得要动用多少人马?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放风出去,把他从包山引出来。不过,他们怎么知道自己藏在包山?又如何知道,自己要去蓬莱?
他连忙走过去,蹲下身来查看。
我忘了这些人不泛死士,事前未能提醒县尊……不过,总算是抓到了人,也算是没有白走一遭。”
只见那神慧的尸体已经僵硬,脸上还残留着污血,分明已经死透了。
慢慢从船上站起来,神慧看着海鹘船上的狄光远,笑呵呵道:“狄县尊,摆出这么大的场面,只为老僧一人,着实让老僧有些受宠若惊呢。”
觉明那还敢再反抗,忙不得松开浆,双手高举过头顶,噗通就跪在了甲板上。
从芦苇荡里冲出的这艘海船,全名叫做铁壁铧嘴平面海鹘战船,也就是后世常说的海鹘船。
长十丈,宽一丈八,深约八尺五寸,可容纳一百名士兵,并配备有各种攻击武器。
神慧大声呼喊,可是那渔夫却好像被吓傻了一样,竟不敢动作。
吕程志脱下身上的衣服,盖在神慧的身上。
杨守文笑道:“不过是推测而已,没想到竟然猜中了。”
“长老,咱们怎么办?”
“把这两个人抓起来,随本县回去。”
就在杨守文和狄光远说话的时候,吕程志却拦住了神慧的尸体,示意把神慧的尸体放下。
这种时候,杨守文可不打算去抢狄光远的风头,倒不如老老实实呆在这县衙里。
“县尊不必如此愧疚,此事也是和图书我的疏忽。
他吓了一跳,连忙示意手下快手登船。
说着话,他扭头向神慧看去,见神慧也没有了先前的沉稳,露出了惊慌之色。
“县尊,小僧冤枉,小僧冤枉啊!”
与此同时,从芦苇荡里更冲出二十余艘走舸,朝着渔船飞速行来……
觉明连声呼喊,那三郎也醒悟过来,忙大声喊冤。
如果换一个人的话,说不定会因为这件事,心中产生芥蒂。不过,也正是因为了解狄光远,杨守文才这么做。同样的,换一个人的话,他未必愿意与之合作。
他招手示意医工过来,两人蹲在神慧的身边,认认真真检查了一番后,忽然由吕程志喊出声来。
狄光远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他倒是知道,在距离长洲不远海盐县,的确是驻扎着一支水军,里面更配有这种海鹘战船。可是这战船何时调来?难道说,狄光远把海盐的水军都调过来了?
至于这些战船,说来也巧,是因为海盐的水军正好路过,所以就借了过来。狄光远毕竟是狄仁杰的儿子!虽然狄仁杰今年以来因为身体的原因,很少在过问朝政,却依旧是武则天身边最为信赖的人。这个面子,总要给的!所以狄光远一说,水军也就答应。
狄光远没想到,神慧竟然如此果决,服毒自尽。
这时候,那艘海鹘船也全力行驶,向渔船逼近。
“青之,怎么回事?真还活着吗?”
他心里顿时一沉!
这也就是狄光远,性子本来就有些偏软。
神慧坐在船上,脸色铁青和*图*书
渔船贴着湖面飞速行进,可是身后的那些走舸却穷追不舍,而且距离渔船越来越近。
想必,青之有他的考究吧!
觉明见此情况,上前一把将三郎推开,抢过了双桨。
狄光远顿时慌了,忙示意手下人把神慧送到船上。
至于杨守文,今天并没有过来。
目光阴沉的扫过那渔船上的觉明和三郎,这两人此刻也懵了。
走舸上的水军,架起了弓弩,对准了渔船。
那意思分明是告诉狄光远:没救了!
狄光远笑了!
杨守文和狄光远正在说话,听闻吕程志的喊声,顿时大吃一惊。
只是,不知是他太过激动,还是有些慌乱,那衣服盖在了神慧的脸上,旁人根本无法看清楚状况。两个衙役上前抬起神慧,把他放在一张门板上。吕程志则拉着那个医工,随着差役匆匆离去,只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人,显得不明所以。
那快手从走舸上跳到渔船上,来到神慧的身边,把他身体翻过来,就见这老和尚七窍流血,已经气绝身亡。
他心中是懊悔不迭,而杨守文的目光从神慧的尸体上,转移到了被押解下来的渔夫与觉明身上。
“休要放箭,休要放箭,贫僧投降。”
三郎一开始帮他们,没想到会有官府牵扯其中。可现在……看这架势,就知道事情不小。此时他已经被吓傻了,别说划船,连那双桨都有些拿捏不稳。
本想着借此机会,抓出神慧身后的人。可是现在他死了,岂不是说要前功尽弃?
神慧笑道:“县尊说得哪里话?贫www•hetushu•com僧不过一方外之人,又岂敢对抗朝廷天威?”
不过即便如此,唐王朝却从未停止过对水军的建设。也许从重要性而言,水军不似陆军那么重要。但唐王朝还是建造了排水量达百吨的战船,称雄于海疆之中。
他瞬间明白了吕程志的意思,忙起身拦住了狄光远,大声道:“赶快把他送到县衙,抓紧抢救。”
“哦,是送神慧的人……对了,本县还没有问你,你又怎知道他们会走乌程呢?”
“县尊,可抓到那神慧?”
杨守文拉着狄光远向马车走去,一边走一边道:“死了……不过就算是死了,也能有大用处。县尊,回县衙之后,请你立刻传出消息:神慧企图服毒自尽,已被我们救下。”
神慧看清楚海鹘的模样,不由得吓了一跳。
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就见一艘走舸靠上来,船上的差役厉声喝骂,两人忙老老实实的登上走舸,然后被一拥而上的差役绳捆索绑起来。
“县尊,这两人是谁?”
“什么?”
“再不投降,格杀勿论。”
今天的行动,是他和杨守文联手谋划。
“喏!”
这狄光远竟然把海鹘船给调了过来?
“三郎,快划船啊。”
船上有医工,已经等候多时,见神慧上船后,忙走上前,探查了一番之后,冲狄光远摇了摇头。
“县尊,神慧服毒了。”
“神慧,你普会寺蓄养武僧,企图暗杀朝廷命官,更与前任普会寺住持长老的死有关联。本官奉司刑寺之命,特将你缉捕捉拿,若聪明的话,就不要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