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八十七章 背后的人

狄光远大吃一惊,忙走上前来。
“阿郎,大事不好!”吕程志脸色苍白,表情非常难看。他几乎是踉跄着跑进来,走到杨守文和狄光远身边后,他压低声音,轻声道:“那六个俘虏,全都死了!”
我得知消息后,就故意做出在码头上发现法师还活着的假象,为的就是引长老前来。不过我没想到,长老手中居然还有这么大的能量,居然着人佯攻县衙。”
“法师在前日已经圆寂。”
可他是哪里人?他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杨守文看着无畏禅师,突然一摆手。在他身后的杨茉莉和杨丑儿两人立刻从门廊上窜下去,和杨守文成品字形状,把无畏禅师包围在中间,一个个虎视眈眈。
“我非唐人,所为者不过家国。
他言语中,流露出敬意。
县尊不知法师如此刚烈,竟抢救不及。
“说起来,我真的是感到奇怪。
放心,恩师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也不想因为我自己的事情,令恩师数十载修行功亏一篑。且容我向神都方向叩首,向恩师忏悔,而后便随你处置,你看如何?”
眼前这个人,能一下子叫出他的身份,显然是对他有所了解。
狄光远也看到了无畏禅师,以及无畏禅师胸口的那口断刀。
杨守文愣了一下,但旋即点点头,挥手示意众人退后。
“久闻无畏长老之名,却一直无缘得见。
我这次从神都逃过来,也是他不吝伸出援手,把我收容。
只是,狄光远并没有把无畏禅师m.hetushu.com和神慧联系在一起。现在无畏禅师在这里出现,岂不是说明,那神慧也是他的同伙?亦或者说,神慧和尚也被卷入皇泰宝藏的事件中。
“贼人已经被消灭,杀死十七人,活捉六人……你这边怎么样?”
无畏禅师恍若未闻,站在那里呆呆发愣。
杨守文笑道:“怕不是太好……法师因长老的缘故,导致禅心不稳,修为也变得差了很多。我听说,过些日子会有一场法会,到时候会有几位大德高僧联名举荐一位高僧与法师说法。弄个不好,法师大德之名难保,只因为长老肆意妄为。
那头上的戒疤清晰可见,也足以表明他的身份。
几条本来没有任何联系的线索,在瞬间汇聚在一起。
我此生负她太多,只愿来世能够偿还……洞庭乡,游仙观……权作我的谢礼吧。”
狄光远一愣,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想到这里,无畏反倒轻松下来。
如果不是敌对,杨守文甚至想要请他吃酒呢。
他看着杨守文,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杨守文也不着急,耐心看着他道:“法师倒是个有决断的,在被抓之前就服了毒药。
噗通,他头叩在地上,身体依旧保持着跪拜的姿势。
远处,县衙里的喊杀声越来越小,想必已进入尾声。
“青之,青之你这边情况如何?”
无畏禅师,清醒过来,展颜而笑。
可我自由来到大唐,家国早已模糊……我不知道我所做这一切究竟http://www.hetushu•com是为了什么,大唐养育我长大成人,但是家国却使我无法抛弃。这样也好,与我也是一个……”
就在这时,花园外传来了一阵喧哗。
长老,你是聪明人。
而知道他底细的人,更少之又少。最近一段时间,杨守文听从吕程志的劝说,就已经很少再抛头露面。但凡有什么事情,都让狄光远出面,他则隐藏在后面。
他纵身上前,哪知道无畏禅师却在此时,将手中断刀一转,狠狠扎进了自己的胸口。
火光中,他的笑容多少有些难看,却给人以真挚的感受。
计老实已经发现不妙,招呼大家撤退呢。
这无畏倒是个有情义的家伙!
从他不惜冒险前来解救神慧的举动来看,这家伙的内心里,颇有一些豪侠之气。
在唐代,并非所有的寺院都会给僧人点戒疤。嵩山少林,有此规矩;而广化寺,同样也有这样的规矩。看到无畏头上的戒疤,杨守文就越发能肯定他的身份。
只是……
长洲县城里,能够认得他杨守文的人并不多。
无畏禅师既然已经落网,杨守文想了想,决定如实回答。
“什么?”
无畏沉声道:“人道杨郎文采飞扬,是谪仙人下凡。没想到,这算计也如此厉害,便是贫僧也栽了进来。征事郎,我有一事不明,不知道能不能为我解惑呢?”
杨守文闻听,突然抬起头。
他向神都方向三拜九叩,神态庄重……可不知为什么,杨守文心里却生出和_图_书一种不祥的预感。
杨守文不禁露出了苦笑,看起来无畏禅师背后的人,还真是不一般呢。
无畏瞪着杨守文,怎能听不出杨守文的威胁之意。他甚至能猜出来,若那跋陀罗之所以面临如今的窘况,怕也是因为杨守文吧。不过,他并没有恨杨守文。大家各为其主,彼此敌对。既然是敌对的关系,那么不管用什么招数都在情理之中。
如果长老尚有感恩之心,当放下兵器,束手就缚。
不过,吕程志却反应过来,忙转身往外走。
听闻若那跋陀罗因为他的缘故而受到牵连,这心里又怎能平静?
宝珠死得决断,神慧死得干脆,还有这无畏禅师,也是如此!这也让杨守文的心中,产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
他话未说完,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从身后响起。
这些人都是死士,又怎可能轻易就缚?从之前的种种迹象来看,服毒自尽似乎是他们的传统。宁可死也不愿落入敌手!这些人的来历,恐怕比想象中更复杂。
话说完,那无畏禅师头一歪,便气绝身亡。
狄光远在吕程志和费富贵的陪同下,带着人从外面闯进来。
无畏禅师倒在杨守文的怀中,声音低弱。
“征事郎,好算计。”
杨守文笑了,沉声道:“莫非是广化寺的无畏禅师?”
“啊?”
他从小跟随若那跋陀罗,恩若父子。
狄光远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轻声道:“如此说来,这神慧和尚……”
无畏禅师深吸一口气,屈膝跪在和图书地上。
若非如此,又怎会是这样的结果?
此前,我曾在广化寺拜见若那跋陀罗长老,言语中谈及长老的名字,可是推崇的紧呢。”
“宝珠乃我红颜知己,为了我更不惜潜入铜马陌,以期拿到我所需要的东西。可是,功亏一篑,她更身死铜马陌。以前我很恨你,但现在,却已烟消云散。
可是因为我的莽撞,令他身陷囹圄,我心中甚是愧疚。不知法师如今可好?我能否见他一面?”
杨守文枪法过人,杀法凶悍,他非敌手;那个傻大个神力惊人,却身法灵活,他同样不是对手。还有那个矮子,招数极其诡异。如果单对单,无畏有把握在三招之内取他性命。可现在,一旁杨守文和傻大个不会坐视不理,更不要说花园里,那些手持短弓的差役。无畏心里很清楚,他想要杀出重围,难上加难。
“征事郎,烦劳你把我的尸体与宝珠合葬。
无畏禅师,沉默了!
你,神慧法师,还有之前的宝珠……一个个都不畏生死,到底求得什么?你应该明白,就算你们找到了皇泰宝藏,也没命享用。朝廷不会放过你们,而你们背后的人,也不会让你们活着。财帛动人心,更何况是价值四千万贯的黄金呢?
无畏禅师的目光,扫过花园。
他有些不太明白杨守文的意思,怎地这好端端,说什么服毒自尽?
杨守文嘴角微微一翘,轻声道:“长老莫非想问神慧法师?”
杨守文上前把他翻过来,只见那口断刀已经完全没入了他www•hetushu•com的胸口。
杨守文把无畏禅师的尸体放在地上,缓缓站起身来,“县尊,此人法号无畏,是神都龙门山广化寺僧人,师从若那跋陀罗法师。此人之前,因为铜马陌的案子被牵连进来,未等上官姑姑动手,就先逃离广化寺,更杀了不少上官姑姑的手下。”
“师父可还好吗?”
可是无畏却知道,他逃不了。
无畏把蒙在头上的黑巾一把扯掉,露出牛山濯濯。
他不是唐人,他的家国早已模糊……杨守文想起了明秀给他的资料:非我族类。
无畏点点头道:“我与神慧相识多年。当年他在广化寺修行,曾给与我许多关照。
耳边传来鸣镝声响,三支火箭在空中出现。那火箭上帮着爆竹,在空中炸出绚烂烟花。
杨守文不由得懵了,他没想到这无畏禅师也是如此的果决。
“县尊,快回去查看,莫要被那些人服毒自尽。”
“长老,且住。”
那口戒刀,只剩下半截,可是在他手中,却让人不敢掉以轻心。
听到若那跋陀罗的名字,无畏禅师的手不由得一紧。
若你说出你身后之人,我可以向圣人求情,免你死罪,不知你意下如何?”
否则的话,他日如果因长老的缘故连累到了法师,到时候就算是我,也不好求情。”
“征事郎,贫僧之所以要杀你,是因为宝珠。”
杨守文说的这件事情,他也听到过一些风声。
“啊?”
他哪还能不明白,自己上了杨守文的当呢?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