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九十七章 明家有英雌(二)

他常年在太湖上生活,说实话对明家的依靠并不算太多。不过,当明家一声召唤,他还是毫不犹豫的赶来。这个年月,人们对家族的归属感之强,非后人能够理解。
“公子是我家阿郎的朋友,明信为公子效力,也在情理之中。”
他倒是不太清楚倭国的天皇更迭,对于倭国内部的历史,说实话也不是非常清楚。
就算大刑伺候,他随便编造一些口供,我们也无法判断真假。这个人虽是倭人,却自幼在我朝生活。而且他又在衙门里做过事情,想要撬开他的嘴,恐怕很难。
天,渐渐亮了。
山背大兄的死,也代表着圣德太子一支彻底消失。
那些安南人,是一条真浪介绍来,说是要一起合作。至于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头,小民确实不知。后来小人跟了王县尊,被他们逼迫,不得已做了他们的耳目。
“安南人?”
狄光远点头,表示知道这里面的轻重。
狄光远偷偷看了吕程志一眼,忍不住在内心里嘀咕起来。
苏我三郎摇摇头,沉声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从吕程志处理事情的手法上来看,他对衙门里的条条框框很熟悉,甚至比他还要老道。杨青之从哪里找来的这么http://m•hetushu•com一个帮手?还真是好运气,令人羡慕的紧呢。
“苏我三郎,那些安南人又是怎么回事?”
也就是说,苏我三郎和无畏禅师并非一起潜伏大唐国。
“半个时辰足矣。”
说着话,就见渔夫用力划桨。
杨守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湖水的尽头,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座岛屿。
“明信,这次多谢你了。”
吕程志轻轻揉着太阳穴,也感到头疼。
说起来,这狄光远也真够辛苦。昨天晚上赶去了吴县,今天又赶回来。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又匆匆前往吴县。也亏得长洲和吴县距离不远,否则这来回的折腾,足以让狄光远累得吐血。没办法,谁让他现如今,摊上了这档子事情!
只是当年苏我入鹿杀得非常干净,只得把当年山背大兄身边的臣子加以封赏……
如果杨守文出了意外,到时候狄光远也脱不得关系。
……
“呵呵,公子客气!”船夫名叫明信,和明十九一样,也是明家的家生子。
太湖湖面上的风浪不小,在天亮之前,更达到了顶峰。杨守文坐在船上,随着波浪颠簸,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萎靡。他倒是没有晕船的毛hetushu•com病,可是风浪太大,船又小,在风浪里穿行,着实令人难受。幸好,船夫的技术很好,这一路上虽然颠簸,可终究还是挺了过来。到天快亮的时候,湖面上的风浪,终于减小了。
“公子,前面就是三山岛了!”
狄光远沉吟片刻道:“要不,咱们大刑伺候?”
费富贵立刻走上前,压着苏我三郎出去。
但当时的权臣苏我虾夷违背了推古天皇遗言,拥立敏达天皇的孙子田村皇子为天皇,也就是历史上的舒明天皇。后来,苏我入鹿又改立宝皇女为皇极天皇,并且在公元643年,率部攻入山背大兄皇子一族,皇子一行在斑鸠寺自尽而亡。
他走到门口,又突然停下了脚步。
思忖片刻,狄光远话锋一转,沉声道:“那无畏禅师是怎么回事?”
吕程志闻听,顿时笑了。
这种关乎国体的事情,还是交给朝堂上的老大人们处置为好,他最好不要过问太多。
当然了,他也知道,事发突然,容不得杨守文与他商议。
这家伙很老道啊!
苏我三郎道:“无畏原本叫做一条真浪,是圣德太子之子山背大兄王的臣下。山背大兄王死于家祖之手,家祖死后,天智天皇为表彰一条真www.hetushu.com浪的祖先,于是就封赏了一条家族的后人。至于他为何会来到大唐国,我也不清楚,是他主动与我联系。”
此人在你我手中,万一有个意外,到时候县尊都难辞其咎,倒不如尽快的脱身。”
狄光远扭头道:“吕先生,你相信此人的话吗?”
“还有多久才能上岸?”
两人又商议了一下,狄光远便连夜动身,再次赶赴吴县。
小船在波涛起伏的湖面上,好像一支离弦的箭,在湖面上破开一道水线,飞快行进。
“哦?”
山背大兄王,是苏我马子的外孙,法起寺的开基者。
昨日事情有些突然,更何况杨寺人和裴旻都还陷在那边,他更不敢耽搁。三山岛那边凶险,但阿郎更不是那种莽撞之人。只要咱们能尽快行动起来,相信在短期之内,不会遇到麻烦。只是,县尊这边要多多费心,若耽搁久了,恐有危险。”
苏我三郎连忙道:“县尊,到这时候我怎敢再隐瞒?
不过,他旋即把手放在身后轻轻搓揉,这榻桌太硬了,硬的这一巴掌拍下去,手掌生疼。
“大胆,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隐瞒?”
至于这个苏我三郎,还是交给府君处置吧。
与其和他在这里耗着,倒不如我m.hetushu.com们自己行动。
那裸露在外的古铜色臂膀,肌肉虬结,透出一种强烈的阳刚之美。
嗯,大体上就是如此!
“这种人,嘴硬的很,也非常狡猾。
明信一边说着话,一边划桨。
狄光远啪的一巴掌拍在桌上,厉声喝道。
“就比如他的同党,比如那些安南人的来历……
他一身渔夫的打扮,敞着怀。
“如此,本县立刻动身,前往吴县拜会府君。”
船夫是个中年男子,由于常年在水上讨生活,皮肤黝黑,呈现出一种古铜色的光泽。
再到后来,天智天皇干掉了苏我入鹿,为了拉拢人心,就寻找山背大兄一族的人。
公元628年,推古天皇死后,指定山背大兄王继位。
我不相信他只有无畏禅师一个同党,更不会相信,他对那些安南人一点没有了解。”
杨守文坐在船上,却有些紧张。
狄光远觉得,再问下去似乎意义不大。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的亮光,只是依旧是阴沉沉的,不见太阳。
吕程志嘴角微微一翘,冷笑道:“或许有些话不假,但他肯定还隐瞒了一些事情。”
下邦小民久居上国,早已把自己视作上国臣民。小人甚至没有见过倭国的山水,哪里会心向故国呢?只是,那无畏知道和*图*书我的身份,找到我之后更加以威胁。
阿郎现在怕是已经快到了三山岛,咱们这边也必须要加紧行动才是,莫要耽搁了大事。
只是,小人陷入的太深,以至于当王县尊发现了线索时,不得已才将他毒杀……”
苏我三郎大声呼喊,露出慌张的表情。
吕程志犹豫一下,苦笑道:“阿郎行事,素来决断。
狄光远和吕程志相视一眼,而后招手示意费富贵上前。
对于杨守文这种根本不与他商议,便擅自行动的做法,狄光远内心里还是有些不满。
小民还想在这里生活,只得相从,绝无半点隐瞒。
谁也不知道,那三山岛上究竟是什么状况。明秀便笺上的谜语,杨守文已经解开。准确的说,这谜语是一副地图。可那岛上有多少人,‘苏威’究竟躲在何处,还需要仔细查找。当然了,他现在的第一个任务,是上岛之后,和明十三汇合。
“把他关起来,严加守卫,不得任何人与之接触,更不得害他性命。”
狄光远说着话,便站起身来。
“吕先生,青之一个人前往三山岛,不会出事吧。”
他伸手抓住了放在身边的枪囊,目光凝重。
可他毕竟是长洲县令,杨守文行事有些过于随意,也让他体会到了高戬等人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