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九十九章 乔装

“当然是准备登岛……也不知明老四那家伙是不是傻了,怎么选了你登岛。你说说看,你这模样那像渔夫?我还要给你化妆!那岛上的人,可都是精明的很呢。”
“你到底干什么?”
杨守文疑惑看着明十三,任由她摆弄着。
“干什么?”
他走出厥妃殿,在庭院里把衣服脱下来,只剩下一件内衣。
“会划船吗?”
不少人甚至都打着光脚,你要是愿意,可以不穿鞋……衣服如果不合适,你凑合着穿。”
杨守文转身,看着明十三。
“什么?”
杨守文点点头,表示懂得。
脱光了!”
而后,他担起了扁担,跟在明十三身后,从厥妃观中走出。
两人沿着湖岸行走,很快就来到了一个码头上。就见有一艘渔船停靠在那里。
“你坐下来。”
“嗯,还是不像。”
好吧,算你狠!
就见她又从包裹里取来一支笔,在一个盛满黑黝黝液体的瓶子里蘸了一下,在杨守文脸上轻轻画过。感觉……有点凉!然后就什么感觉都没了,也没有任何不适。
明十三啪的一巴掌拍m•hetushu•com在杨守文的脑袋上,惹得杨守文大怒。
明十三冷笑一声,“稀罕!”
明十三则打开包裹,就见里面瓶瓶罐罐,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东西。明十三打开一个瓶子,从里面到处一种好像浆糊的物体,然后涂抹在手心。
那铜镜里,映出一张古铜色的面庞。
走到杨守文身边,把斗笠递给他,指着门口的两个竹筐,沉声道:“把竹筐带上。”
他把扁担放下,抄起了竹竿,撑船离岸。明十三则站在船头,指明了方向,便负手而立。
杨守文今年十八,难道说这女冠……
明十三依旧是一脸的冷漠之色,淡然道:“这里是厥妃殿,你到外面换衣服吧。
“会有点不舒服,忍一下就好。”
杨守文瞪大眼睛,一脸茫然。
好吧,明十三这个理由很强大,杨守文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这三山岛上人口不多,生活也不太好。
不过,他旋即冷静下来,哼了一声,没有理睬明十三,而是举起铜镜照了一下。
“知道还说话?”
“你见过有你这么干净的和图书渔夫吗?
他用力晃了晃脑袋,结结巴巴道:“你,是明十三?”
“嗯。”
大概有二十分钟的时间,那奇痒的感觉渐渐消失。
明十三的声音,在杨守文耳边响起。
杨守文对穿着并不讲究。
说着话,明十三蹲下来,伸出双手便拍在了杨守文的脸上。
杨守文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明十三是明秀的姑姑?
她指了指地面,“抓点土。”
这一路上,他倒是猜测过明十三的来历。
他当下打开包裹,见里面是一身打着补丁的渔夫装束。一双看上去很旧的草鞋,也不知道明十三是从何处找来,有没有人穿过?杨守文咧开了嘴,抬头向明十三看去。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明十三在整他!没错,就是故意在整他……
要知道,明秀已经二十多了,而年前这个看上去比自己还小的女冠,是他姑姑?
正要把渔夫装套上,明十三走出来,冷声道:“你什么时候见过这时候渔夫会穿内衣?
眉毛变得粗了很多,鼻孔张开,嘴巴也变大了,全然没有之前杨守文那清秀的模样和_图_书
“不要动,忍一下就过去了。”
她就是明十三?
明十三道:“待会儿我们要上岛采药!三山岛人烟稀少,一旦有陌生面孔出现,很容易被对方察觉。你现在换上衣服,扮作我的随从,这样也可以掩人耳目。”
荥阳有一座洞林湖,杨守文曾在那里学过划船。
可眼前的女冠,看年纪和杨守文似乎相差不大,甚至还要小一些。
说完,她又走进厥妃殿。
明十三从里面走出来,上上下下打量了杨守文两眼,蛾眉微蹙,示意杨守文走上来。
杨守文知道,明十三说的恐怕是实情。
杨守文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子有些不够用了。
杨守文飞快脱掉了身上的内衣,把那件带着鱼腥味的衣服套在身上。
“快把衣服换上。”
用土在脖子上,脸上还有手上抹一抹。还有,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说话,装作哑巴。”
可能比不得明信那么熟练,但是驾舟而行,倒是没有问题。
明十三也把包裹收起来,递给杨守文一面铜镜,“从现在开始,你叫殷九,是厥山岛上殷连山的侄子。我记和图书得明老四说过,你以前有一个哑巴义兄,想必也懂得手语……待会儿上岛之后,要听从我的指挥,否则发生变故,我可不会管你。”
在明十三的威逼下,杨守文席地而坐。
杨守文长大了嘴巴,脑袋有些发懵。
这衣服有点小,但尚可将就。只是那草鞋不太合脚,杨守文想了想,把鞋头撕开,露出脚趾头。这样子倒是舒服了一些,杨守文点点头,便收起脱下来的衣服,转过身来。
“我换好了!”
明十三拎起包裹,回到了厥妃殿。
“我知道!”
她把包裹挎在身上,头戴帷帽,手里还拎着一个斗笠。
说完,明十三便回到了厥妃殿里。
八仙客栈的掌柜名叫明十九,是个家生子。所以在杨守文想来,明十三应该也是个家生子,而且年纪要比明十九大。所以,他一直以为,明十三最少也是个中年人才对。
也罢,记得来的时候看明信的装束,的确里面是光着的。杨守文咬咬牙,把内衣脱下来。不过他旋即感觉到不太对劲,扭头对明十三道:“你难道要看我更衣?”
她和杨守文的距和_图_书离很近,近到杨守文可以闻到从她身上的少女体香。很清新,也很好闻。不过,他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因为明十三在他脸上揉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感到了一种奇痒。那痒的感觉非常突然,好像无数只蚂蚁在他脸上噬咬。
“换衣服做什么?”
明十三道:“你若再磨磨蹭蹭,只怕要耽搁了大事。”
“那明老四……”
明十三跳上船,示意杨守文跟上。
杨守文没有反驳,而是上前把竹筐挂在扁担上。
片刻后,她走出来,手里又换了一个包裹。
片刻后就见她拎着一根粗大的扁担从里面走出来,在杨守文面前把扁担一拧,变成了两截。那扁担里是空的,她指了指杨守文的虎吞枪,示意他把枪放进扁担里。
“好了,咱们出发。”
她说完,便转身走进了大殿中。
“更衣?”
她又围着杨守文转了两圈,摇摇头自言自语。
又过了一会儿,她再次走出来时,手里却多了一个包裹。
“明秀?他要称我一声姑姑。”
但是让他穿别人穿过的衣服,这心里总有些不舒服。
他冲着厥妃殿里高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