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零四章 游仙宫(三)

“刚才那一下,是替桃花打得……还记得平棘县城里,被你杀害的桃花和赵一念吗?”
没等计老实反应过来,就见那人抬手掷枪。
“我……”
他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虎吼,双拳化作虎爪,狠狠就拍在了计老实的胸前。
“我叫杨守文,你忘了,那天在平棘,就是我让出的房间……可我没想到,却成了你杀害桃花的现场。”
“从我第一次见小杜,就觉得他有问题。”
“你……”
“计老实,还认得我吗?”
可是当他听到桃花的名字时,眼睛蓦地睁大。
计老实轻声道:“虽然他已经努力在隐藏,可身上那股子贵公子的气息,却瞒不过我。安南地处偏荒,又能有什么世家大族?就算是有,也不过是一帮子土鳖,怎可能会有那种气质?嘿嘿,我计文读书不多,但走南闯北,这双招子可亮的很。”
可是现在面对四个人的联手夹击,虽然裴旻身法灵活,也渐渐抵挡不住。
裴旻这时候,已经和*图*书认出把计老实打飞的那人,正是杨守文。
说时迟,那时快!
那四个包围他的男子,其中有一个他认识,是甘娘子手下的一名悍将,名叫甘黎。此人身材不高,四肢粗壮,体格壮硕。他手持一支熟铜锏,重达三十斤。裴旻曾亲眼看到,甘黎用这熟铜锏一下子打断了一棵碗口粗细的毛竹,神力惊人。
如果是一对一,裴旻倒是不惧任何人。
甘黎闻听,低吼一声,轮熟铜锏就扑向了裴旻。
“不懂?”
“散步?”
甘黎忙抽身反手封挡,就听叮的一声轻响,银光倒卷而去,紧跟着一道身影从树后窜出,几乎是贴着甘黎的身体掠过。那甘黎发出一声惨叫,手中熟铜锏当啷落在地上,身体旋即便扑倒在地上。而那道人影,速度奇快。从甘黎身边掠过之后,一抬手……空中那一道银光再次飞旋过来,狠狠没入一名打手的胸口。
计老实笑了。
而裴旻则坐在地上,看着杨守文和和_图_书明十三,如释重负般长出一口气后,轻声道:“征事郎,你终于来了!”
而另外三个人,则是计老实的手下。
裴旻心中暗道一声不妙,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被计老实看在了眼里。
与此同时,另一道人影也拦住了计老实。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就拿下你,交给甘娘子处置,看你还能嘴硬到几时……”
裴旻心知,自己有麻烦了!
他深吸一口气,脚尖用力往土里戳,同时横剑身前道:“计先生你在说什么?我一点都不懂。”
剩下那个计老实的手下扭头向跑,却被那大枪一下子击中,身体被狠狠钉在了树上,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
“征事郎,你来了?”
计老实向前走了一步,探手从腰间拔出宝剑,厉声道:“说,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刚才你给谁发信号?”
大枪破空飞出,快如闪电。
就见裴旻身形突然一矮,剑光一转,身形如同灵猴般从那和图书人身边掠过。紧跟着一蓬血光崩现,那人的脖子上喷出一蓬血雾,便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如果是在平时,他说不定还会留计老实一命,问他的口供。可是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把计老实杀死。所以,当明十三的声音落下,杨守文手上一用力,生生掐碎了计老实的喉咙。那计老实发出‘嗬嗬’的声音,身体抽搐两下,便没了动静。
他沉声道:“既然是散步,你带那么多的火把干什么?还有,你刚才在树上,又在做什么?”
计老实忙举剑相迎,只听铛的一声响。当枪剑交击的一刹那,计老实发现那人的大枪在刺来的同时,枪身竟诡异的旋转,以至于那大枪上带着一股螺旋劲力。
计老实的手下举刀相迎,刀剑交击的刹那,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裴旻的剑法陡然一变,如同疯虎一般扑向计老实。不过,那计老实也很聪明,错步向后一退,甘黎猛然横在他身前,熟铜锏泰山压顶,便恶狠狠砸向了裴旻和*图*书
他手一麻,长剑就脱手飞出。
说完,他用剑一指裴旻,厉声道:“给我拿下此人。”
“杨青之,和他啰嗦什么,赶快解决了他,我们还有要事。”
说着话,他把手里的火把丢在地上。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计老实被掐的说不出话。
这一下,力道惊人。
那支熟铜锏破空发出‘呼’的一声闷响,眼看着就要打在裴旻的身上,眼前突然尘土飞扬,更伴随着一片腐烂的落叶挡住了他的视线。趁着甘黎身形一动,裴旻手中长剑扬起,身随剑走,躲过了甘黎之后,长剑划出一道奇亮的弧光……
“小裴,现在投降,饶你性命。”
“这一拳,是为一月打得……还记得桃花的女儿吗?就是被你丢弃在路边的女婴。”
“猛虎硬爬山!”
他站起身,朝裴旻看去。
来人说话间,手中大枪扑棱刺出。
明十三那清冷的声音在杨守文耳边响起,也使得杨守文终于平静下来。
计老实脸上的笑容隐去,取而hetushu.com代之的是一抹狰狞。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从一旁一棵大树后飞出一道银光,射向了甘黎。
明十三疑惑看了杨守文一眼,“你认得他?”
计老实被打得喷出一口鲜血,蓬的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杨守文没有回应,而是如同一头猛虎般扑向计老实,而后把他压在了地上,一只手掐住了计老实的脖子。
计老实瞪大了眼睛。
他握紧手中宝剑,眸光闪闪,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杨守文二话不说,一拳就打在他的脸上,打得计老实满脸是血。
计老实眸光一闪,厉声道:“好剑法。”
而来人大枪脱手后,身形却丝毫不减。
“这荒山野岭,你跑出来散步?”
说着话,他猱身而上,手中长剑刷刷刷飞起一道道剑影,就把裴旻拦住。
那火把的一段,已经被浸湿,不可能再使用。
与此同时,甘黎和另外两个人也冲上前来。
虽然叫不出对方的名字,但裴旻却知道,这三个人各有所长,是计老实的得力爱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