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零七章 游仙宫(六)

不知为什么,当听到明十三说完这一番话之后,杨守文心里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眼前的明十三,似乎有些陌生!虽然他们本来就不是很熟悉,但是杨守文却觉得,明十三的身外似乎笼罩着一层烟霭,令他再也无法看清楚对方……
一个中年人冲杨守文两人高声喊喝。
她一招手,一道银光回旋,落入她手中。
银刀一端,系着一根透明的丝线,就是之前明十三对付甘春堂那个随从所用的丝线。
游仙地宫分内外两层,或者说是上下两层。
她说完,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
明十三连忙想为杨守文开脱,哪知道甘春堂却后退一步,警惕得看着杨守文和明十三。
与此同时,其余二十三座雕像旁边,也各自围了许多人。矮胖男子在丈量完毕之后,一招手,把各个雕像前的领头人叫过去,叽里呱啦的和他们说着什么话。
“怎么打开?”
杨守文到现在还不清楚,那甘春堂是怎么看出了他的身份。
而明十三显然是被甘春堂那凄惨的死状给恶心到了,一双修饰过的浓眉紧蹙一起。
溶洞里,奇石参差,犹如一座石林。洞内弥漫着一股寒气,从洞顶奇形怪状的石钟乳上,不是会有水滴落下,也使得地面湿滑泥泞,行走其上更要打起精神。
穿过石林,再往前走,是一条幽深的甬道。
杨守文愣了一下,疑惑抬头,看了一眼身前的雕像。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露出了破绽?”
“你们两个,过来帮忙。”
事实上,明十三已经是第二次使出这种武器。之前在山谷外对付计老实http://www.hetushu.com的时候,她就曾用过。这玩意,神出鬼没,阴毒至极。之前杨守文并没有看到庐山真面目,此刻当那银光落入明十三手中之后,他才算是把这件武器看得一个真切。
那雕像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想当年,五斗米道雄霸江左,其势力甚至渗透进无数门阀世族的家中。靠着这些世族信徒的供奉,五斗米道财力雄厚,未必逊色于当时的朝廷。也正是靠着如此庞大的财力和人力,孙恩才可以建造如此规模的地宫,实在是令人感叹。
这溶洞里,有不少流民打扮的工人,正在一群手持兵器的安南人指挥下劳作不停。
不过,他们并没有露出什么惊奇之色,甚至没有人上前阻拦盘问,各自忙碌不停。
当杨守文和明十三出现的时候,那些人也看到了。
就在明十三出手的刹那,杨守文手中的大枪扑棱探出,一式龙吸水,呼的便刺向甘春堂。不过,甘春堂身边的另一个随从却抢先一步横在甘春堂身前,手中大刀仓啷出鞘,狠狠斩向杨守文。刀枪交击的一刹那,杨守文的枪却突然向后一缩。
石门两侧,排列着二十四座巨大的雕像。
杨守文心里一咯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杨守文下意识握紧了虎吞大枪,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身边的明十三。
怎么办?
杨守文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杨守文顿时紧张起来,嘴巴张了张,想要装聋作哑蒙混过去,哪知道一旁的明十三突然闪身窜出,厉声喝道:“还装什么,露馅了……快刀斩乱麻,hetushu.com一个别留。”
不过,这件事也给他提了个醒。这些安南人藏在这三山岛上这么久,却没有人觉察到他们的存在,说明这帮人里有能人。他们可以布局长洲,可以和倭人合作,绝不是一帮子简单的人物。和这些人接触,不但要胆大,更要小心再小心!
所以落入普通人的眼里,很可能会认为明十三有驭刀之术。
且不说地宫深处地下,但是这扇石门,就不知道耗费了几多财力。
“好像是要转动这二十四都功。”
石林好似一座大阵,里面的道路崎岖蜿蜒,如果不小心就可能会迷路。
不过,杨守文的撒手锏虽然快,却比不过一道寒光飞出。
掌握一门外语的重要性,不仅仅是后世的说法,在这个时代,同样是非常适用。
这只是一个意外,杨守文并没有放在心上。
就比如现在,如果自己会安南语,何至于到如今的地步?
甘春堂也没想到,战斗会这么快结束。等他反应过来是,两个随从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吓得他大叫一声,扭头就走。这时候,杨守文又怎可能放他离开。手中大枪滴溜溜一转,他旋身跟进,反手从背上取出熟铜锏,唰的就飞出去,快如闪电。
一群人正站在石门外,为首是一个低矮的胖子,好像在丈量着什么,不时和周围的人进行交谈。
“明十三,待会儿我该做什么?”
她身形奇快,犹如一只灵猴,唰的就到了甘春堂一个随从身前。
“他们在做什么?”
明十三收回银刀后,反手就放到了背后的兜囊里。她看了杨守文一眼,轻声道:“现在咱http://www•hetushu•com们没了向导,只能自己摸索着往里面走。不过刚才这个甘春堂说,那劳什子一条真人在里面开启地宫大门……咱们顺着这条路继续走,肯定能找到对方。”
杨守文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所以依旧如先前那样,由明十三出面应对。只是,当明十三应对完毕后,甘春堂却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来,看了杨守文一眼。
一路上,杨守文发现了好几具尸体。
杨守文见状,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明十三看上去很平静,紧跟在甘春堂三人身后。似乎感受到了杨守文的目光,她扭头看了杨守文一眼,但是并没有给予杨守文什么提醒,只默默的往前面走。
虽然深藏地下百余载,却没有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
“杨守文,待会儿要小心。”
后世冯梦龙曾写过一篇《李谪仙醉草吓蛮书》,虽然其中不泛有虚构的成分在里面,但也能够看出来,能够掌握一门外语,在某些时候,的确是能有大用处。
它们分列石门两侧,好像两排守卫,拱卫这扇巨大的石门。
明十三苦笑道:“只能说这家伙不算太笨,你一直不开口,于是引起了他的怀疑。
杨守文走进溶洞后,一路上不断观察周围的环境。
“他就是苏威。”
其实不用明十三吩咐,杨守文已经走上前去。
“一群蛮夷,妄图用旁门左道开启天门……哼,却不知天师密法,又岂是他们这些旁门左道的小术能够破解?你自己小心,一旦发现异常,就赶快躲藏起来。”
杨守文看到那矮胖男子,心里不由得一惊。
光线很暗,有一种阴森的气息。
m•hetushu.com大约有一百多米的长度,向地下延伸。甬道两边的石壁上,点着两排油灯,约有二三十盏的模样。这些油灯,光线虽然不是很好,却足以照亮这甬道里的石阶。
一扇巨大的宫门出现在杨守文的面前,那宫门是用石头制成,高约有七八米,上面会有一个巨大的九宫八卦图案。只看这扇门,杨守文就不得不感叹这古人的智慧。
撒手锏!
杨守文跟在明十三的身后,忍不住轻声询问。
一条真人?
杨守文听罢,点了点头。
“把尸体藏起来,莫要被人发现。”
说时迟,那时快。
“见机行事,你跟着我就是。”
杨守文懵了!
“你为什么不说话?”
一个巨大地下广场出现在杨守文的面前。
杨守文压低声音,在明十三耳边说道。
很明显,甘春堂已经生了疑窦。
那寒光回旋着从甘春堂的身前掠过,紧跟着熟铜锏也紧随而至,啪的就打在了甘春堂的头上。杨守文这一记撒手锏是势在必得,更使出了全力。甘春堂的脑袋被砸的粉碎,鲜血混着脑浆流淌一地,尸体倒在地上后,更是没了半点声息。
明十三忙走上前,躬身道:“我们是奉甘春堂阁下所差,前来听候调遣。”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甘春堂派来的人,你们两个过去,和他们一起推这雕像,听我号令,而后再行动。”
只是,现在想这些都没有用。正如明十三所言:见机行事,到时候只能随机应变。
“待会儿过去后,你们两个要听从一条真人先生的指挥,听明白没有?”
他不知道这‘都功’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他能够看出来,明http://m•hetushu.com十三似乎非常熟悉。
甘春堂在前面说着话,没有回头。
“是。”
那广场足有数千平方米的面积,空空荡荡。
“你们两个看上去很眼生,叫什么名字?跟哪个队正?”
只是光线太暗,他也无法看得太清楚……
明十三眼中,流露出森冷寒意。
“小心什么?”
“好!”
他把甘春堂三人的尸体丢进两根石钟乳的缝隙里,如果不仔细查找,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
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丝线的存在。
……
外层在石头岭的山体内,是一个面积足有三四千平方米的巨大溶洞。
但他还是不够聪明……换做我,一定会带你进去之后,再拆穿你的身份。”
走出甬道,眼前豁然开朗。
手中出现了一根透明的丝线,诡异的绕在了那随从的脖子上,两手一绞……那随从的身体腾空而起,啪的就摔在地上。身体落地的一刹那,脖子上出现了一道细若游丝般的血痕。他身体抽搐两下,就再没有任何动静。
明十三和杨守文各自干掉对手,不过一两息的功夫。
明十三依旧是一口安南话,不过对方显然没有在意他们的身份。
那是一支好像弯月形状的银刀,长大约一尺左右,没有刀柄。
他根本不知道那甘春堂在说什么,更不要说回答他的问题。
明十三瞄了他一眼,轻声回答:“他们没有开启大门的钥匙,所以试图用别的方法打开石门。”
那口大刀好像劈在了空气里,而虎吞大枪则趁虚而入,噗的一声,就没入那随从的哽嗓咽喉。
“二十四都功?”
“那咱们快点走吧。”
他站在一尊雕像前,身后还跟着几十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