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一十三章 追寻明十三

手,无意识的从冰凉的扶手上掠过,落在了那扶手一段的龙头雕像上。
一个花季少女,却甘愿守着寂寞,一个人住在这荒岛上。
“征事郎,此话怎讲?”
我明家曾有祖训,牝鸡司晨,日月当空。日月为明,当空为兴……也就是说,我明家只有追随圣人,才有兴旺的可能……后来,叔祖在一部典籍中,发现了游仙宫的存在。从那时候起,我明家上下,就一直在寻找开启游仙宫的方法。”
杨守文慢慢转过身,看着明秀。
可是,她在这里驻足,又是为了什么?
杨守文不敢在这暗河里耽搁,一手持枪在身前轻轻拨动,而后沿着河道游了过去。
此刻,明秀一身渔夫的装束,不过脸上的妆已经不见了踪迹。他又恢复到之前杨守文第一次和他在八仙客栈相遇时的模样,看上去懒洋洋的,有点玩世不恭。
杨守文不敢再耽搁,扭头便冲了下去。
杨守文不由得眯起了眼睛,盯着明秀。
那龙头竟然缩了回去,紧跟着就听到丹陛一侧,传来隆隆的声响。
只是我刚开始以为,背后支持安南人的应该是苏家,毕竟苏家是苏州的地头蛇。
唯一的原因,是因为这岛上有她必须要得到的东西,所以才不得不一个人坚守。
他睁开眼,刚要坐起来,却见一抹寒光掠过,紧跟着一口短剑就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拜托,你下次再耍这样的把戏,先把你的香囊丢掉。
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在这里停留,因为她要尽快离开地宫。否则,杨守文就在外面,一旦他开启了地宫,明十三想要从容撤离,自然也不太可能。这丫头应该是觉得不好意思了……否则她大可不必这样子匆匆离去,甚至连道别都没有。
出口!
杨守文没有再开口,而是静静看着明秀。
可问题是,如果明家大兴土木,势必会引起别人的关注,到时候反而会更加麻烦。如果这么细想来,明秀在长洲开店,在太湖中渔猎,恐怕都是为了关照明十三。
杨守文道:“就在刚才,特和_图_书别是当明十三……对了,她真叫明十三吗?女孩子家家的,叫这么个名字真难听。倒是临溪子这个名字听上去不错,可惜是个道号。”
明十三在这里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驻足,因为从凌乱的脚印,可以看出一个端倪。
不过我不信,所以在这里等着你……堂堂征事郎,谪仙人,小小的机关岂能瞒过你的眼睛?”
“所以,你让他们杀了苏威,又拉上我,就是迫使他们加快速度,对吗?”
大约游了半个小时,杨守文发现暗河的水,已经快要没过头顶。
大约又游了快十分钟,一个洞口终于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声音很小,但足以让杨守文精神振奋。
又差不多游了十几分钟,杨守文终于看到,在前方有一点亮光。
什么修行,都是扯淡。
随着杨守文手上用力,龙头也随之转动。
杨守文想起了之前开启地宫大门时的情形,于是连忙蹲下身来,仔细检查了一下那龙头。把龙头先复位,而后向左转了三下,又向右转了两下,而后用力向下一按。
所以,作为回报,我也不让你难做……那些安南人,如今在泽山岛的鱼龙湾。相信你很容易就能找到那个地方,也算是我给你的一桩功劳,你看这样可以吗?”
“啊?”
他心中大喜,游动的速度也随之加快。
“姑姑说,你找不到暗道。
“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你?”
哪怕是我那位师公随圣人左右,也无法探知真相。”
“好了,这个距离最安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下。”
他把枪靠岩壁放好,然后一回手,从身后取出一支手弩。
“嘿嘿,果然是谪仙人,连这点细节都注意到了。”
杨守文笑了,那笑容看上去,显得格外纯真。
冰凉的感觉,从手上传来。
嗯,也许从一开始……
毕竟明家和杨家的关系,同样非常紧密。自己老爹就是明崇俨的弟子,如果真把这件事如实呈报朝廷,恐怕依着武则天的性子,到最后老爹和他也会很难受。
“明溪。”
可我后http://www.hetushu.com来又觉得,苏家在苏州或许是望族,可是要支撑这么大的一个行动,还远远不够。这些人能横行南北,更从容出入神都。他们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居然没有人觉察?还有,小鸾台的密舵素来隐秘,可是在无畏逃走的时候,竟然准确的挑了两个小鸾台的密舵……呵呵,如果对小鸾台不是很了解,恐怕也无法做到。”
“明十三,真是你姑姑?”
虽然不知道那木盒里放着什么物品,可杨守文相信,那一定对明十三非常重要。
杨守文很小心,虽然刚才明十三很可能从这里走过,但也不能保证,暗河里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生物存在。他举起手,闭上眼睛。有风,是从身后方向吹来。
咔吧!
当然,凭明家的力量,给明十三一个舒适的环境不难。
如果是在平时,这根本不可能。
杨守文则靠着一块礁石,慢慢坐下来。
明秀表情很平静,甚至看上去有些疲沓。
“既然如此,那我帮你……你看,我对你多好,还搀扶你起来呢。”
刚才他看手上的时候,没有看到太多灰尘。按道理说,这地宫六十多年没有人进来,龙头扶手上应该有很多灰尘才是。可偏偏没有,说明不久前,有人碰触过。
杨守文冷笑一声,靠着礁石有气无力说道:“也是我蠢,一直到刚才才想明白这其中的奥妙。一直以来,我都感觉着在这些安南人的背后,还有一个更为强大的势力存在。否则,单凭那一帮子蛮夷,又怎可能做出这么大的事,却无人觉察?
杨守文吃力的游到岸边,连走带爬,拖着大枪上了岸。
“其实,也算不上我们找到安南人,是安南人找到了我们。
这所谓的岸边,是一堆奇形怪状的礁石组成。
明十三这次进来,目的非常清楚,就是那几个金丝楠木盒里面的东西。
于是,他又返回丹陛,站在龙椅旁。
果然!
而后,她又沿着丹陛侧面的台阶循阶而下,在一面黄金制成的七扇屏前消失……
http://www.hetushu.com明秀,笑了!
对于这个俊朗的青年,杨守文着实生不出太多的愤怒,甚至还有那么一些欣赏。
那洞口很小,从水面到顶部,也不过三十公分左右的高度。杨守文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憋着气向前游动,待他再次浮出水面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狭窄的湖湾之中。这是一处位于两山之间的湖湾,长大约两三百米,外面就是太湖湖水。两山峭壁嶙峋,下面宽,上面窄。如果从山顶往下看,只能看到一湾湖水。而那个洞口,如果不仔细寻找,根本就无法找到踪迹。
就在杨守文感觉自己快要睡着了的时候,耳边传了一声轻响,好像是有石头滚动。
这个香料,用的人不多。而在我认识的这些人里,似乎也只有你这家伙在使用。”
不过,扭了半天,龙首虽然在转动,但地宫里却没有任何反应。
“谈什么?”
明秀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不过那口短剑,却没有挪开。
显然,这洞口的机关是有时间限制,只要超过一定的时间,洞口就会自动闭拢。
“嗯,算是吧。”
明秀一手拎着枪,一手拿着短剑,再次退后两步。
“呵呵,这说不好……防人之心不可无。”
杨守文猛然睁开眼,抬起手看了一下手掌,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这五斗米教的奇门遁甲还有机关术,还真是不同凡响。
“客气。”
“就是嘛,明溪这个名字,才符合她那冷冰冰的气质。”
“明老四!”
“你怎知是我?”
杨守文循着地上的脚印,在黄金龙椅一侧停下。
“什么意思?”
“呵呵,你心里明白……”杨守文靠在礁石上,轻声道:“其实,从一开始咱们夜探普会寺的时候起,我就被你算计了,对吗?”
水,越来越凉,也让杨守文的体力流失越来越快。
他指着明秀道:“明老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什么安南人,什么苏威,一切都在你明家的掌控之中。让我想想,我那位师公出身道门……不知道和五斗和-图-书米教有没有联系。你们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地宫存在,可惜苦于没有机会发掘。
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确是非常厉害。
“我特么要能动,你还能把剑架在我脖子上?”
明十三拿到了想要拿到的东西,然后在此驻足。
明秀点头道:“只是我没想到,他们后来又找了倭人合作,也促使我下决心,把你引来岛上。
有人在支持他,掩护他……
紧跟着,明秀收回了短剑,后退一步道:“征事郎,我们谈谈?”
杨守文站稳身形,抬头向上看去。
杨守文愣了一下,轻声道:“所以,你们找到安南人?”
水,渐渐深起来。
所以,杨守文没想过要为难明秀,更没想过要捅破这件事。
七扇屏缓缓挪动,露出了一个洞口。那洞口的下方,有流水的声响,似乎是一条地下暗河。杨守文想了想,把熟铜锏紧了紧,然后提枪纵身跃入了洞中。洞不深,大约也就是两米的高度。暗河深可及胸,但水流并不是非常的湍急,很平缓。
“我姑姑叫明溪,临溪子是她师父给她的道号。”
嗯,脚印很清晰,显然是刚留下来的。这座地宫,至少有六七十年没有人来过了吧!唯一一枚开启地宫大门的钥匙藏在铜马陌,所以也不可能会有人能进来。
明秀闻听,脸色微微一变。
非但如此,他还从杨守文手里拿走了虎吞大枪,而后轻声道:“征事郎,慢慢站起来。”
“你还给我装,到这个时候,还装什么?”
在明秀的搀扶下,杨守文慢慢从水里站起来。
从我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
湖水,顺着湖湾涌来,推动杨守文的身体。
半晌,他脸上露出了笑容,指着杨守文道:“姑姑说,肯定瞒不过你,我还不相信呢。”
他没有出声,只是看着杨守文,良久后,他长出一口气。
“当然!”
青之,我喜欢你,你是个聪明人。
“叔祖追随圣人,乃真心实意。
就见不一会儿的功夫,那洞口嘎吱吱又关闭起来。
明秀收起短剑,揉了揉鼻子,在一旁m.hetushu.com坐下。
石头湿漉漉的,甚至有不少地方,还没在湖水中。只是杨守文已经顾不得太多了,上岸以后,就躺在礁石上,翻了个身,仰面朝天的躺着。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脑袋嗡嗡直响,四肢更使不出半点力气。他看着头顶那一天空,慢慢闭上眼睛。
嘎吱吱!
杨守文闭上眼睛,陷入沉思。
半晌后,他吃力抬起手,轻轻拍掌,“明老四,我现在不得不佩服你明家,把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呵呵,可怜那些安南人,恐怕到死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根据地上的脚印,可以看出明十三的确来过这里。
把手又放在了龙头上,杨守文轻轻一用力。
“用不用这么紧张,你看我现在这模样,还能威胁到你吗?”
他在一块岩石上休息了片刻,再次纵身跃入水中。从昨晚到现在,他只吃了几块肉干充饥。之后又经过一番搏杀,说实话,到此时此刻,杨守文已经筋疲力尽。
杨守文站在龙椅旁边,观察良久后,迈步把一只脚放在了明十三留下的脚印上。她小心翼翼站稳,然后环视左右,一只手却不经意的放在龙椅扶手上,轻轻摩挲。
明秀凝视杨守文,久久不语。
也就是说,顺着身后的河道走,一定会找到出口。
不过,他心里还有一个疑问没有解开,于是在沉默片刻后,轻声道:“我很想知道,以圣人对明家的关照,你们为什么要设这么一个局呢?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
不过大家都不清楚彼此的底细,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背景,我们也不清楚,他们背后是谁。总之,他们想要得到那些黄金,而我们则想要拿到游仙宫里的一些物品。大家合作而已……可那些家伙实在是太笨了!十年,整整十年让他们经营,结果到头来还是没有找到机关钥匙,甚至还因为这个,引起了圣人的关注。”
身后,传来了一声轻笑。
杨守文围着七扇屏转了两圈,也没有找到线索。
杨守文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露出苦涩的笑容。
洞底,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