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一十五章 有缘还会再见

从床上下来,杨守文点燃了油灯。
这段时间以来,他身上的压力巨大。算起来,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宝藏已经被发现,他也算是完成了任务,这心里顿时一阵莫名的轻松……
宝藏,已经找到了。
而在帐篷里,李隆基突然开口道:“此次征事郎找到皇泰宝藏,实乃大功一件。
吕程志把一个酒葫芦递给了杨守文,在门廊上坐下。
姚三郎被拆穿身份的时候,杨守文已经离开了长洲。
想她作甚?
“先前看屋里亮了灯,所以就过来查看……阿郎,睡得可好?”
“正好,我觉得现在能吃掉一头牛。”
别看崔玄暐并非主事之人,可身为苏州刺史,在他任上有如此一笔财富,他心里也难免感到紧张。更不要说这三山岛属于湖州治下,高伯元也露出激动之色。
这等于是要把功劳分润一部分出去。
他赧然而笑,复又坐下。不过,看着杨守文的眼神,却有些炽烈,显得格外明亮。
笃笃笃!
历史上,倭人在唐朝时期数次派出遣唐使学习,这只是明面上的学习。
杨守文可以去休息,但杨思勖和裴旻却不能清闲。
一开始,我以为是朝中有人在暗中相助。
他发现,自己其实并不适合做这主事之人。
“神慧藏身灵宝寺,我本以为那智济和尚是受苏家所托,才把他收留。
“那我让十七郎送你过去,这样也能安全一些。”
费富贵和杨丑儿忙躬身领命,匆匆离去。
“对方如此熟知内情,会不会有诈?”
他还有些昏沉,只是肚子里饥火中烧,有些难以忍耐。虽然不太想起床,但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
那姚三郎的身份,杨守文并不是很清楚。
杨守文有些累了,更不想再进入地宫之中。于是他把hetushu.com那机关钥匙的使用方法告诉了高戬等人,就告辞离去。
吕程志笑了,似乎一点都不奇怪。
大唐的包容,使得倭人逐渐拜托了野蛮人的习性,并由此逐渐强大……
里面除了皇泰宝藏之外,还有自孙恩以来,历代五斗米教信徒积累的物品……呵呵,具体有什么东西,我也不是很清楚,到时候打开地宫,请诸公来清查。”
杨守文站起身,带着杨茉莉走出帐篷。
从一开始怀疑,到后来打压,乃至于最后的排斥。
崔玄暐也点头笑道:“六郎所言极是,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打开地宫,起出宝藏。”
可是,当我发现这些安南人居然和倭人勾结,就感觉不妙。
李隆基话出口,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甚至有些失礼。
这是一个极其善于学习的民族。
至于高戬,则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
虽然这一次,他们窥探的只是五牙舰船的图纸。
可是,在他的印象中,那倭人在唐宋时期,对华夏还是非常恭敬,好像孙子一样的前来拜见。没想到……这倭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就开始了对华夏的窥探?
高伯元看了李隆基一眼,突然开口道:“世子,征事郎乃圣人钦点,且与上官姑娘亲近,并尊她作‘姑姑’。上官姑娘或许暗中相助,所以征事郎才能够成功。
“如此,我们只等地宫烟气散掉,就立刻开启!”
杨守文也笑了,迈步走出了房间。
“怎么,你不奇怪吗?”
明家没什么好人,从明秀到明十三,似乎所有人都变得模糊起来。杨守文觉得,自己好像牵线木偶一样的被这些人操纵,细想起来,实在是令人心中不快。
崔玄暐向高伯元看去,就见高伯元点了点头。
那鉴真和尚是律宗hetushu.com南山宗的弟子,也是日本南山律宗的创始人。
“喏!”
当他们学会造船,能够掌握大型舰船的工艺之后,谁又能保证不会生出其他的想法?
厥妃观不大,只有一座建筑。
如今清醒过来,他仔细看了两眼,脑海中却不经意的,浮现出了明十三那张冷艳的面容。
“好了,不要再说了!”
四千万贯的黄金!
这,也让高戬心里有些愧疚。
前面是厥妃殿,后面就是禅房,应该就是明十三平日里居住的地方……屋子里,黑漆漆的。隔着窗户,可以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但那声音并不是很清晰,杨守文也听不太清楚。不过他能够听得出来,那说话的人是费富贵和杨丑儿。
屋子里的家具挺简陋,但还是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女儿家的房间。
吕程志连忙答应,便匆匆离去……
倭人狼子野心,杨守文自然知道。
循着过道,两人来到了后院。
杨守文想了想,沉声道:“不如送我去厥山岛,距离这边也很近,而且又很清静。”
“嗯?”
当时佛教在华夏尤为兴盛,可以说大乘佛教也好,小乘佛教也罢,其根本都在华夏。可是这位鉴真和尚,却异想天开的要去日本留学。先后六次请求东渡,甚至最后不惜偷渡东瀛……弘扬佛法?对这个解释,杨守文并不是非常的认同。
杨守文走过去,把门打开来,就见吕程志站在门外。
崔玄暐和高伯元相视一眼,随后微笑答应。
房门,被人敲响。
良久,他拿起了钥匙,扭头对崔玄暐和高伯元道:“两位府尊,还有世子殿下,不如过一会儿咱们一同前去,清查地宫?另外,从现在开始,还需要向三山岛抽调兵马,加以护卫。三山岛地处苏州和湖州和*图*书之交,还请两位府尊多多费心。”
这也就让我有了一种猜测,让智济和尚收留神慧的,另有其人”
杨守文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眯起了眼睛。
杨守文开心的笑了,拍了拍大玉。
可如果……
他笑了笑,“高府尊莫误会,我也是好奇……既然这样做不好,那我就如实呈报朝廷。”
想到这里,杨守文突然产生出一丝警惕。
可要知道,他们之所以想要得到造船图纸,是因为他们在白江口之战的失败……
杨守文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李隆基脸色微微一变,但旋即又恢复正常。
杨守文实在是不想再继续掺和在里面。
可不管怎么说,征事郎最早发现了‘苏威’的古怪,而且孤身涉险,深入贼窟。其忠勇之心,日月可鉴。有些事他不想说,想必也是不得已。如果再盘根问底,只怕会让他心生芥蒂,到时候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反而会不太好……”
高戬眉头一蹙,“世子的意思是……”
杨守文突然打断了吕程志的话语。
对此,崔玄暐等人也能够理解。
……
“倭人?”
“这有什么奇怪……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问,那些安南人是如何在苏州藏匿了踪迹?
“哈哈哈,就知阿郎醒来会饥饿……十七郎在山上猎了些野味,还用这太湖的鱼,熬了一锅鱼汤。如今滋味正好,阿郎倒是有口福,要不要给你取来食用?”
不过,山谷里乱哄哄的,并不适合休息。
不过,之前听杨思勖说,征事郎之所以能找到宝藏,是有人暗中相助。”
虽然他兄弟高仲舒如今在相王府做幕僚,但高仲舒是高仲舒,和他并没有关系。
历史上那个号称传播了华夏文明的鉴真和尚,杨守文前世就觉得他的行为非常古怪。
“下官的确在地宫中和图书发现了皇泰宝藏。”
“青之,你暂时还不能离开,毕竟开启地宫之后,说不定还需要你帮忙。
即便是出身帝王家的李隆基,也无法淡定。
“方才大玉可威风的紧,在空中扑杀了贼人的鹞鹰。”
杨守文想了想,点头应下。
杨守文见众人都平静下来,才开口道:“它原本是五斗米教天师孙恩建造,而后历经五斗米教历代信徒,耗费两百年光阴才算完成。那左游仙是五斗米教的教徒,应该是地宫的守护者。在收到了李密送来的黄金之后,他就把黄金藏在这地宫之中。
自龙朔三年,白江口之战以后,虽然倭人向朝廷请罪,朝廷也原谅了对方,可是说实话,朝廷对倭人始终存有提防。这也是自总章二年以后,倭人不再派遣使团的原因。如果是朝中人帮助安南人,绝不会让倭人牵扯进来,而是会加以防范。”
从前日到现在,几乎两天未合眼。再加上地宫内的搏杀和暗河中的探索,杨守文早就筋疲力尽。
这是一间很干净,整洁的禅房。
日间进来的时候,他并没有仔细打量过这房间。
高戬从没有相信过杨守文能找到宝藏,所以也难免会对他有些不太友好。如今细思起来,杨守文一路上所做的一切,似乎没什么私心杂念。事实上,从头到尾,这皇泰宝藏都是杨守文一手主持,和他这个主事之人,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多谢府尊。”
“还成,只是肚子有些饥饿。”
杨守文吃了一口酒,也坐下来,轻声道:“咱们忙过来忙过去,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明家在暗中操纵。”
杨守文点点头,有些疲惫道:“八郎,咱们一会儿去厥山岛休息,你去通知杨寺人和小裴一下。”
话音刚落,帐篷里立刻响起一阵强行抑制的欢呼声。
地宫之中www.hetushu.com,以奇门遁甲之数建造,设有许多鬼斧神工的机关。
看杨守文的目光,也变得有些不太一样。
“哦,我并无恶意,只是觉得,把事情弄清楚一些为好。”
“厥山岛?”
杨丑儿和费富贵连忙上前行礼,杨守文摆摆手,“去前面那些吃食来,我在这里和八郎说话,待会儿在外面守着,不许任何人靠近。还有,不要在观内开荤,免得惊扰了神灵。”
不如就近找个地方休息,这样有什么事情,我们也方便找你,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看着这枚机关钥匙,高戬的脸色阴晴不定。
高戬见气氛有些尴尬,连忙起身打圆场道。
“此地宫,非是左游仙所建。”
这本来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可联想到无畏禅师的事情,让杨守文有了一种猜测。
高伯元嘴角抽动两下,算是回答。
但是,苏家随后撤离,让我也产生了一丝疑虑。苏家撤离,也就代表着他们已经暴露了身份。按道理说,智济和尚应该坦承才是,可到最后,他都是一言不发。
准确说起来,高伯元算是武党的人。
一出帐篷,就见大玉迎面飞来,轻飘飘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并用它的鹰喙轻轻碰触杨守文的面颊。
一旁周利贞起身,走上前把钥匙拿起来,转身又放在了高戬面前。
厥山岛,厥妃观。
历史上的鉴真,似乎是自幼出家。
吕程志当下,把姚三郎的口供向杨守文详细复述了一遍,令杨守文不禁大吃一惊。
他站起身,轻声道:“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明家!呵呵,我相信总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杨守文沉声说道。
高伯元说的很客气,可实际上就一句话:你不要节外生枝!
杨守文这一觉睡得是天昏地暗,醒来时已是月满厥山。
说完,杨守文把机关钥匙放在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