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一十九章 小高=高力士?

伴随着游仙宫的开启,秘藏深宫达百年之久的黄金,以及五斗米教自隆安元年起,数百年积攒的宝藏,被源源不断从深宫里取出,而后自三山岛送至太湖畔。
虽然那人低着头,可杨守文还是一眼认出了他的身份,“你不在神都,怎么跑来长洲?”
李过一个锦衣玉食的贵公子,又怎能受得那种苦楚?
至少在杨守文几次有麻烦的时候,李过都仗义出手相助。
他是钦差,如果没有圣命,按道理是不能随便返回洛阳。
如今,这折扇的扇面上写着四个大字:快来救我!
他态度非常亲切,爽朗大笑,全无往日那阴沉的感觉。
那是历史上唐玄宗李隆基的心腹,对李隆基可谓是忠心耿耿。
“县尊,烦劳为我准备一间静室。”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还有十天!
正好我这里有一份奏疏,还请青之带去神都,交由圣人决断。”
是啊,天牢当然不是什么好地方。
有了这个鱼符,也就等于有了借口。
想到这里,杨守文也不再纠结高力士为什么会在东宫。
而且,人家也不愿意让他知道,他自然不会腆着脸去凑热闹,于是找了个借口就走了。
高戬等人则在岸上清点宝藏的数量,整日里也忙碌不停……听闻杨守文要回洛阳,高戬就愣住了。
他的视线越过狄光远,落在了紧随狄光远身后的一个黑衣人身上。
“那小过现在如何?”
想必他在里面很不好受,否则也不会让小高向他求援……
“青之,小高是五天前来到长洲,说有要事找和*图*书你。
不过,他旋即又把那一丝怀疑抛在了脑后,当务之急是赶回洛阳,想办法救出李过。
……
“青之,你总算回来了!”
杨守文一愣,疑惑道:“六郎这话从何说起,好端端我为何要怨你?”
看到这四个字,杨守文顿时愣住了,诧异道:“小过出事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鱼符上的红漆尚未干涸,说明才封好不久。杨守文接过鱼符,便放进了随身的挎包里。
如今的太湖畔,已经扎下了一座兵营。
“什么事?”
杨守文想了想,立刻站起身来。
杨守文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叫做‘小高’。他出现在长洲,莫非洛阳发生了变故?
才一走进县衙,就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
他看上去红光满面,一扫初临长洲时的晦涩之气,给人一种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感觉。
这的确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杨守文朝狄光远看去,却见狄光远一耸肩膀,冲他摇摇头,示意并不清楚内情。
小高忙越过狄光远,躬身一揖,“奴婢见过征事郎。”
大金在原地马打盘旋,而后停下来。
他二话不说,上前把杨思勖拉到了一旁,见左右无人,便低声问道:“老杨,有个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看到杨守文,杨思勖顿时露出了笑容,远远拱手道:“青之,这几日我们快忙死了,你却逍遥自在,让我好生羡慕。”
那是关押重刑犯的场所!杨守文虽然没有进去过,但也能猜到,那里面是何等的恶劣。
狄光远知道,小高这么着急和图书来找杨守文,一定有重要的事情。
“你告诉吕先生,就说我们准备回洛阳,让他收拾一下。”
入宫之后,因拜了高司宫为义父,便随了义父的姓,改名作高力士。”
虽然游仙宫已经开启,正在陆续起出其中的宝藏,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但如果要返回洛阳,还需要告知高戬。毕竟,他如今在名义上,还是高戬高六郎的手下。
“好。”
杨守文一路小跑,从县衙的后门出去,就见杨茉莉牵着大金,也气喘吁吁跑来。
杨守文的脑海中,在电光火石间闪过了一个念头。
他打马扬鞭,直奔湖畔而去……
走出大营辕门的时候,迎面就见杨思勖正满身风尘匆匆而来。
“小高?”
他曾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传说,而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是那个‘李太白醉酒戏高力士’的故事。按道理说,他不是应该在李隆基身边吗?怎么会在太子府?
小高忙躬身道:“好教征事郎知道,过公子日前在上阳宫顶撞了圣人,令圣人雷霆震怒,打入天牢。太子虽几次为公子求情,但都被圣人拒绝。圣人有旨,八月十五要处置公子……公子也有些害怕,故而命奴婢星夜赶来,请征事郎相救。”
“回禀征事郎,今天已经是八月初五。”
只是,他现在身负皇命。
杨守文带着小高,来到后花园书房。
说完,高戬从长案上拿起一个鱼符,递给了杨守文。
这是高戬向他释放的一个善意,此次返回神都洛阳非是为私事,而是奉命而行。
如今,李重润还活和-图-书的好好的,难不成换做了李过?
这也是个老狐狸!
他再次向高戬道谢,而后便匆匆告辞。
“茉莉,收拾行李,给我备马。”
虽然杨守文和李过认识的时间不算长,可是对这个热心的小伙伴还是非常喜欢。
“今日是几号?”
也难怪,李过遇险,他肯定很着急。从洛阳一路赶来长洲,想必也是心急如焚吧。
狄光远也得到了杨守文回来的消息,兴冲冲迎出来。
杨守文接过折扇,啪的一声把折扇打开。
大营里,有数十座巨大的牛皮帐篷,周围守卫森严。
走到门口,他又突然停下来,扭头问道:“小高,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看样子李过惹得祸不小,否则断然不至于让武则天如此生气。
“青之不怪我就好……嗯,这边宝藏已经开启,接下来还需着手安排,送往神都。
我问他,他也不说是什么事,只说有要事……但当时你不知跑去了何处,无奈之下,我只好向各县发送公函找你。你若是再不回来,小高说不得就要去找你了。”
难道……
虽然杨守文并不想和太子李显有什么瓜葛,可这与李过无干。
杨思勖一怔,点头道:“那是高延福的义子,如今在东宫做事……怎么,他招惹你了?”
杨守文翻身上马,催马便冲出了小巷,来到县衙前的大街上。
而这开启游仙宫,更是你一人之力……”
小高连忙又低下身子,“奴婢本来唤作冯元一。
不管李过最后有没有帮上忙,他都帮了……在杨守文需要帮助和-图-书的时候,没有推辞。
“青之,莫非还在怨我?”
听了杨守文这番解释,高戬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这一路上,我对你诸多不信任。
杨守文在马上怔坐良久,看着远处的长洲县城呆愣,口中喃喃自语道:“小高,是高力士?”
狄光远笑道:“这段日子虽然青之不在,但你在花园的那间书房我一直都让人打扫。那里比较安静,也没有什么人出入。青之不如去那里,反正你也知道怎么走,我就不陪你了!我这边还有事情,先告辞……晚上我在府中摆酒,为你洗尘。”
这把折扇,是他亲手所制,后来被李过抢走。
杨守文听罢,也是大吃一惊。
高力士是什么人?
吕程志让杨茉莉等人在外面守着,以免被人打搅。
说着话,他从袖袋里取出一把折扇,双手呈到杨守文的面前。
“嗯,你很不错。”
看到杨思勖,杨守文心头一动。
那黑衣人,正是当初总跟随李过左右的小太监。
之前的合作,也让杨思勖和杨守文之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友谊。
小高如释重负般长出了一口气,似乎轻松不少。
我勒个去!
杨守文颇为理解小高的心境,迈步往外走。
“小高,到底出了什么事?可是我父亲发生了意外?”
不等高戬说完,杨守文就忍不住哈哈大笑,打断了他的话语。
不过,杨守文的目光并没有在狄光远身上停留太久。
他高声喊道,那边杨茉莉立刻答应一声,就匆匆离开。
“小高,你在这里收拾一下,我即可去三山岛向高舍人请辞,和*图*书而后便随你赶回洛阳。”
在杨守文的记忆中,那老娘们儿若发起火来,绝对是六亲不认。李过算是他的孙子吧,如果不是惹了大祸,老娘们儿不至于如此。要知道,武则天可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记得历史上,李显的嫡长子,也就是武则天的嫡长孙,如今的皇太孙李重润,就因为和人私下里议论武则天的私生活,结果被武则天活活打死。
“六郎这话说得……好像我心胸狭窄一样。我年岁不大,又无甚资历,六郎不信我,也在情理之中。至于这开启地宫,非我一人之能。当日若非诸公兵发三山岛的话,我恐怕已经死在匪人之手……我回洛阳,是因为有一件私事要处理。”
杨守文眯起了眼睛,目光再次落在了小高身上。
杨守文说完,便匆匆走出书房。
“你可知一个叫高力士的人?”
小高低着头,颤声道:“不是太好……奴婢离开洛阳前曾去探望公子,公子都瘦了!虽然圣人并未刑罚公子,可征事郎当知道,那天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这个善意,杨守文领了。
杨守文大笑道:“招惹倒没有,只是我想知道,他的具体来历!”
小高连忙摇头道:“征事郎不必担心,杨司马一切安好。奴婢这次赶来长洲,是奉过公子差遣。”
他心急如焚,直奔城门而去。好在最近一段时间这长洲县城处于戒严,街上的人不是很多。在城门口,杨守文校验了出城的腰牌之后,就飞奔离去。不过,在跑出去大约两三里后,他突然间一提缰绳,口中发出一声悠长的‘吁’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