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二十章 归途

“明老四?”
明秀则本能的想要拒绝,可是未等他开口,却见杨守文突然转过身来,看着那青年,沉声道:“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家阿郎听说征事郎要回洛阳,担心征事郎在这里耽搁了行程,故而备好船只,在渡口等待。”
从品级和职能上而言,这并非一个实权职务。因为从职权而言,寺人负责皇后出入平安,执御刀冗从。但杨思勖这个寺人,与传统的寺人还是有着很大区别。
杨茉莉上前,抓住了大金的辔头。
“那你找我作甚?”
虽说杨守文从来没有讨要过,但正常的人情来往,加起来也是价值不菲。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青年在少女的陪伴下走过来,向杨守文拱手一揖,“学生韶州张九龄,拜见征事郎。”
到时候你左右都要等候,还不如乘船来的方便。如果顺利的话,后日一早咱们就能到达江北。”
明秀口中的‘涨海’,也就是后世的南海。
明秀翻了个白眼道:“怎可能那么快……此事必须要谨慎,一个疏忽就会惹来灭顶之灾。我们要先弄清楚从勃泥到狮子国的海路,这至少需要一两年的光阴。
自隋唐以来,南海就被华夏所掌控。特别是随着广州市舶使的设立,大唐对南海的控制,可谓达到了空前。只可惜,这时候的华夏人,还没有意识到南海的重要性。
“我等渡船。”
吕程志沉声道:“不行的话就强行过去,抢船渡河。”
一行人趁着夜色www.hetushu.com疾驰,在天亮时分,已经经过吴县,抵达一处名为泰伯渎的地方。在这里,他们要乘船渡河,而后再继续北上,如果顺利,天黑前可抵达芙蓉湖。
杨守文没有再拒绝狄光远,向他道谢之后,就带着人匆匆离开,驶出了长洲县城。
明秀笑嘻嘻,从船上下来,走到杨守文面前道:“你这家伙,回洛阳也不告诉我一声?”
杨守文其实挺恼火明秀,因为这家伙把他当猴子耍,换做谁,心里面都不会痛快。
杨守文看清楚了船上的人之后,顿时拉下脸来。
听闻杨守文要回洛阳,狄光远倒是没有挽留,只说晚上在县衙设宴,为杨守文送行。
青年一怔,旋即笑着摇头道:“并不认得。”
只是,这泰伯渎一大早,就排起了长长队伍。
毕竟,杨守文可不是孤身返回洛阳,除了他原有的四名随从之外,如今还增加了十三个江湖人跟随。除此之外,还有一应行李,也满满当当堆放了两大车。
“你特么真不要脸。”
“士子?”
“阿郎,怎么办?”
“你认得我?”
他隶属小鸾台,只这一点而言,就比其他寺人的权力大。
但杨守文还是谢绝了狄光远的美意,准备连夜动身。
青年脸上,露出了一抹赧然,搔搔头道:“学生排队等候渡河,已经等了很久,却始终不见渡船。方才见征事郎要渡河,所以厚颜恳请,能否带我等一起渡河?”
明秀这话还真和*图*书不是吹牛,别看八仙客栈被烧毁了,可他明家在长洲地下世界的统治地位,恐怕不会有任何动摇。毕竟,这可是一个执掌江左地下世界数百年的庞大家族。
“我堂堂明家四公子,犯得着这样讨要人情吗?
他准备了二十匹快马,以供杨守文使用。
那人一身船夫打扮,远远的就高声喊道:“前面可是洛阳来的征事郎?”
明秀道:“你不用看我,你昨晚连夜离开长洲,如果不是有要事在身,怎可能如此匆忙。说真的,这里是江左,河道纵横,走陆路的话,你少说要浪费一天光阴。
这些行李,大都是本地缙绅所赠礼物。
“你不留在长洲,跑来这里作甚?”
“你怎么知道我要回洛阳?”
杨守文眉头微微一蹙,向明秀看去。
此去洛阳,时间非常紧张。
“青之,你这就要回洛阳吗?”
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高力士是东宫内坊局典直,千里迢迢从洛阳赶来长洲找杨守文,一定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这种情况下,狄光远又怎能挽留?
杨守文见状,不禁有些愕然。他在苏州不认识什么人,那又是谁在前面等他?
因为他知道,那相王府……呵呵,里面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以后不会再留在长洲……那屁大的地方,怎容得下我这种高人?”
杨守文愕然看向明秀……
杨守文从沉思中清醒,不免感到诧异。
对此,狄光远也没有再挽留杨守文http://www.hetushu.com
走吧,上船再说。”明秀说着,拉着杨守文往画舫上走。他一边走,又一边道:“咱们直接从泰伯渎转道官塘河,然后再经练湖北上,可以直接抵达丹徒渡江。
杨守文可以很笃定的说,他不认得这五个人。
再后面,则是两个随从,体格健壮,一看就知道不太好惹。
好半天,他竖起了大拇指,恶狠狠道:“算你狠……不过我先说明,别以为我上了你的船,就还了我的人情。林銮这笔帐咱们以后算,之前你戏弄我的事情,也要好好清算才是。”
“走吧,咱们上船再说。”
但看那青年读书人的模样,也让杨守文不敢轻易怠慢。
走吧,我这次真不是戏弄你,是想帮你而已。”
杨守文忍不住骂道,不过骂完后,又忍不住笑了。
人群中有一个青年,见此不由得心头一动,然后叫上了身边的随从,快步走来。
他这一喊,自然就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明秀闻听,露出一脸的嫌弃模样。
辞别杨思勖,杨守文返回长洲。
做人,原来还可以这么无耻吗?
……
说起来,虽然杨守文现在已有官身,可这骨子里,却依旧保留着前世的一些习惯。
由于上游山洪暴发,北上的几个渡口,都是人满为患。
“咱们,交情一般吧。”
杨守文想了想,翻身下马。
“这个……征事郎过去就知。”
“嘿嘿,看你说的,我可是明秀。”
杨守文之所以调查高力士,是因为感到奇怪。
怎么突和_图_书然间,自己就变成了名人?
青年一怔,忙开口道:“张九龄,韶州张九龄。”
杨思勖官拜司宫台寺人,从七品。
他要在八月十五之前赶到洛阳,然后还要想办法,救出李过……十天时间,就算是日夜兼程,也未必能及时赶到。所以这时间是片刻耽误不得,必须马上启程。
他喜欢明秀那种很懒散,似乎什么都不在意的生活态度,感觉着悠闲自得,非常快活。
就在他感到为难的时候,从渡口方向跑来一人。
杨守文瞪大了眼睛,看着明秀。
“前面带路。”
杨守文低头不语,若有所思。
哦,是个蹭船的!
好在现在到勃泥的海路已经打通,加之广州市舶使的设置,整个涨海都在我大唐掌控之下。我们先慢慢向勃泥转移,待海路确定之后,再一举夺取狮子国。”
杨守文跨坐马上,看了一眼渡口前那长长的人龙,不由得有些心动。
也罢,权且再信你一次!
而他在宫中虽然很低调,却能得到上官婉儿的重视。真要调查一个人,非常简单。
“嘿嘿,看你说的,好歹咱们也曾并肩作战过不是?”
吕程志过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是因为这条河流的上游渡口被山洪冲毁,以至于原本从其他渡口渡河的旅人,纷纷转到来泰伯渎渡河。这样一来,渡口自然也就变得拥堵起来。
等他抵达长洲县城的时候,天色将晚,已经昏暗下来。
大玉则从空中落下,问问停在了马鞍之上。
“让他们过来。”
杨守文想http://www.hetushu.com到这里,当下点头,摆手示意身后众人上船。
而在这时,吕程志匆匆走上前来,轻声道:“阿郎,那边有一个士子,说要求见。”
明秀闻听,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会如此。”
明秀说笑两句,一指身后的画舫。
看起来,那位‘阿郎’就在前面的渡口。
他和明秀站在码头上,轻声道:“怎样,你明家这次得到了海图,什么时候行动?”
杨守文来到码头上,正打算开口,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顺着吕程志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在不远处,有五个人站在那里。
可说句心里话,他对明秀并不讨厌。
为首的是一个青年,看上去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大。在他身后两侧,站着一男一女,一老一少。那老者显然是管家之类的身份,而那少女却明眸皓齿,颇有姿色。
“你家阿郎是谁?”
这个历史上李隆基的心腹内侍,在玄宗一朝可谓是权势熏天。为什么会出现在东宫之中?是一个巧合,亦或者另有蹊跷?杨守文觉得,最好还是调查清楚。
一行人来到渡口,就见一艘中型画舫停靠在渡口码头。码头上,站着几十个身穿黑衣,形容彪悍的家仆。他们霸占着渡口,旅人虽然不满,却不敢表达出来。
明秀一脸真诚之色,让杨守文也有些弄不清楚他说的是真还是假。
说着,他压低声音道:“昨夜我让人把渡船给弄坏了,估计修好要一整天……难不成,你要在这里等一整天吗?”
杨守文道:“我是杨守文,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