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二十三章 王满渡(一)

“从现在开始,给我盯死小高。”
“他每天都干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话,遇到了什么人……事无巨细,都必须一一记录呈报与我。”
杨守文回船舱后,把行囊收拾一下,便吹熄了油灯,在屋中修炼起了金蟾引导术。
这口丹田气,在金蟾引导术里名为‘大蟾气’。到了这个阶段,也代表着筑基完成,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不过,这‘大蟾气’并非是那种武侠小说里的内家真气,更类似一种形而上的存在。
“哈,你看你的样子,活脱脱偷到了鸡的狐狸,隔着十里都能闻到那股子得意的味道。”
张九龄再次出现在杨守文面前时,气色已正常许多。
是夜,月光透过窗户,洒入舱内。
归附杨守文之后,十三江湖人也就等于和过去告别。
否则传出去,说不定会给人一种他不知天高地厚的错觉。
“子寿何出此言,确是我昨日有些轻狂。
他轻手轻脚从船舱中走出来,顺着船舷过道来到船尾,招手示意一个船夫过来。
因为得了张九龄的追随,杨守文还是非常高兴,态度在不经意间,也变得有些飞扬。
住在杨守文隔壁的明秀,呼的从床上坐起来。
道德经里曾有这样一段文字描述: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恍兮惚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说完,他转身走到船尾。
“没怎么啊,能有什http://www.hetushu.com么高兴。”
“对了,明日一早咱们就可以抵达江北,你真要和我一起北上?”
而筑基之后,便是炼精化气,孕育出一口丹田之气。
昨日得杨君棒喝,幡然醒悟。一直以为,此次科考必能高中,想着到了洛阳之后多走门路,却没有想过如何来巩固自身的学识。若非杨君警示,学生定然走入歧途。所以,今日学生一来是想要向杨君感谢,更希望杨君能够帮学生一遭。”
明秀道:“大丈夫说跟着你就跟着你,绝不食言。”
“张士龙,你麻烦来了!”
在广州,已经无法让学生增长学识,故而才有了昨日递行卷的莽撞举动。幸亏杨君宽厚,点醒了学生的傲慢,更让学生真正明白了,‘以人为鉴可明得失’的含义。
杨守文身形匍匐,恍如一只吞噬日月精华的金蟾,腹部轻轻颤抖,发出一种奇异的声浪,在舱中回荡。那声息若有若无,给人一种不是非常真切的奇妙感受。
杨守文有些纠结,而张九龄看在眼中,不自觉露出了一丝失落之意。
杨道义带着两个护卫,在甲板一侧守着,以放着人靠近偷听。这杨道义就是那十三个江湖人中的一员。据说早年因一怒杀死了本地缙绅,以至于流落江湖,做了个亡命之徒。他识字,而且还读过一些书,故而在十三人之中,地位最高。
……
“明老四,你真不要脸,说的好像http://m.hetushu.com我多希望你跟着一样。”
陈子昂、李元芳、盖嘉运、阿布思吉达;再之后,郑家子,薛家人……可是与这些人交往,除了吉达之外,最让杨守文感觉舒服的,莫过于就是明秀和眼前的张九龄。
若姑姑已经离开,就去龙虎山找她。见到姑姑之后,你就告诉姑姑:金蟾现世。”
不愧是开元二张,这气度和心胸,真不同凡响。
他们的身份必须要重新办理,于是这十三个江湖人干脆舍了以前的名字,重新取名,成为杨守文的家臣。这十三个人的身份,是狄光远协助办理,并在长洲落了户籍。日后有人想要这他们身上做突破口找杨守文的麻烦,也不是一件易事。
他自言自语,旋即又嘿嘿笑出声来。
最后,见别不过杨守文,张九龄提出可以在杨府帮忙。他愿意以杨守文幕僚的身份而跟随左右,但是却不愿意那么容易就成为杨守文府上的座上客。见张九龄态度很坚决,杨守文也就没有再劝说下去。这种人,同样是那种意志坚决,不容易轻易改变的主儿。
若是换个人,说不得会因为这件事而生出恼怒之意,甚至可能会因此而怨恨杨守文。
可没想到会给张九龄带来如此巨大的打击,也让杨守文这心里,多少有些惭愧。
但是看张九龄,似乎更多是从自身上寻找原因。
“哈哈哈,说不定你就是这么想的呢。”
“子寿,你到洛阳也没有居和图书所,不如就住在我那边。
杨守文心里发慌。
张九龄道:“学生此去洛阳,是为三年后的科考做准备。
这是一种儒家弟子才具有的气质,让杨守文颇为敬佩。
张九龄连忙推辞,但杨守文主意已定。
由于第二天一早就要登陆,所以晚上大家都早早休息。
这句话人尽皆知,但知道却不一定能做到。眼前的张九龄做到了,相比之下,倒显得杨守文有些轻浮。
毕竟,他眼前的青年可不是那种无名之辈,而是在史书中留下赫赫声名的一代名臣。
杨守文自己不觉得什么,可是张九龄却知道,以杨守文如今在洛阳的名声,与他结交绝对是好处多多。他倒是没觉得杨守文看不起他,反而认为,这是杨守文在帮他。
费富贵有些不明白,杨守文是什么意思。
原本只是想要调戏一下张九龄,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认真了,还要跟随自己?
“学生自认学识过人,做事难免轻狂。
我能教他什么?
但既然阿郎如此吩咐,他自然也不会拒绝,忙躬身领命。
那船尾系着一艘小舟,他纵身跳到小舟上,自有船夫过去,把缆绳解开。
“富贵,给你一个任务。”
和明秀在一起的时候,插科打诨,总是会感到很轻松。他身上自有一种很迷人的气质,令人忍不住产生出想要亲近的心思。正如明秀所言,杨守文倒是真的很高兴明秀和他一同北上。别的不说,有这么一个人在身边,至和-图-书少不会太寂寞了。
看着张九龄那严肃的表情,杨守文有些不好意思。
杨守文给了明秀一个白眼,没有理他。
曾子说:吾日三省吾身。
可如果拒绝?
明信旋即摇动双桨,那艘小舟飞驶离,朝着官塘河河岸的方向离去。明秀站在船尾,目送小舟远去……他突然抿嘴笑了,月光照在他脸上,那笑容格外灿烂。
所以学生厚颜恳请,能跟随杨君左右增长学识。”
恐怕张九龄难免生出误会,觉得自己看不起他。
能够认识子寿,我非常高兴。子寿若需要帮忙,只管与我说,我一定会尽我所能。”
明信显然是明秀的心腹,他仔细听完了明秀的叙述,而后低声道:“金蟾现世,我知道了。”
昨日,他在张九龄的行卷上写了《望月怀远》,更多其实是一种游戏的心态。
半晌后,他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自言自语道:“杜家金蟾?他怎么会这‘大蟾气’?”
不过,指教的话请不要再说了,我年纪还没有你大,如何能指教你……你可以在我那里读书,我也可以为你引荐一些饱学之士。你我平辈而交,也许会更好一些。”
明秀的那一番话,让杨守文多了几分警醒。但另一方面,他和高力士早就认识,对于高力士的身份来历也很清楚。人呢,是没有假!可是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可就说不准了。这次李过求援,的确是有些怪异,让杨守文不得不小心起来。
“你高兴什么?和-图-书
“明信,你立刻下船,赶往江宁拜见我姑姑。
杨守文则把费富贵找来,在船头一边欣赏着沿岸夜景,一边低声吩咐。
……
第二天,又是平静的一天。
杨守文顿时懵了,心里产生了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显然,他已经从之前杨守文给他的打击中恢复过来,虽然神色间还有些羞愧,但眸光却变得坚定许多。午饭后,张九龄突然找到了杨守文,并向他深深一揖。
清醒以来,杨守文结识了形形色色的人物。
凝立许久,明秀好像下定了决心。
“这个杨青之,还真是有意思……我想这次去洛阳,一定会非常有趣,真有些期待!”
明秀为人狂放,似乎受黄老影响比较大。
“学生也知道这请求有些鲁莽,如果杨君感到为难,就当学生没有说过这件事吧。”
“这怎么可以?”
“嗯。”
“啊?”
而张九龄,虽然交往的时间不是很长,只一天光景,却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强大以及自身的气度。
费富贵忙躬身道:“请阿郎吩咐。”
晚饭时,明秀忍不住打趣道。
可杨守文可以这样说,他却不好这样答应。
他蹙眉而立,侧耳倾听。
在炼气士的术语中,这叫做‘筑基’。
夜色渐浓,明秀也回客舱休息了。
张九龄激动了,眼中流露感激之色。
这金蟾引导术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锤炼身体,打熬气力,充盈气血。
张九龄眸光清澈,流露出一丝期盼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