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满渡(三)

他想了想,低声道:“这里地处要道,距离浚仪不到三十里。
“嗯?”
杨守文一愣,连忙呼喊。
杨守文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靠在车上闭目养神。明秀则有些困倦,在马车旁边铺了一块木板,坐在上面靠着车轮打盹。就在这时候,脚步声传来。明秀睁开眼,看是高力士走来,于是又闭上了眼睛,没有去阻拦,更没有理睬他的意思。
“小人在。”
这样一个理由,若换一个人,很可能不会理财。
杨守文笑了笑,心道:当然不错!这可是曾经在昌平主持大局,抵御契丹鞑子的人物!
连狄仁杰都不敢出面调解?要知道,那狄仁杰可是一直在帮助李唐皇室,帮助李显啊!
扭头看了看正在亭子里避雨的高力士,然后又向费富贵看了一眼。就见费富贵朝他摇摇头,那意思是说:高力士没有任何奇怪的表现,他一直没有放松警惕。
可没等他声音落下,只听得有人喊道:“敌袭,敌袭……大家小心!”
“征事郎!”
“也好!”
原本有些杂乱的八角丘上,也变得安静许多。
杨守文沉声道:“小高,小过到底因为什么事,惹怒了圣人?”
另外,把那些马车横过来,万一发生什么情况,也能应对一下,免得会措手不及。”
秋雨过后,气温降低了很多。
他和明秀斗了几句嘴,然后便走出凉亭。
高力士苦笑一声,轻声道:“奴婢确实不清楚!奴婢只听上阳宫的人说,那天公子去上阳宫给圣人请安,不知怎地就和圣人发生http://www•hetushu•com了争执,而且言辞间非常激烈。
“大玉!”
杨守文轻轻梳理大玉的羽毛,站在亭子边上,目光灼灼看向夜空。
杨守文说着话,便跳到了马车上。
许多人刚才被雨水淋湿,这时候被冷风一吹,不禁瑟瑟发抖。
它站在杨守文的肩膀上,脑袋贴在杨守文的脸,似乎有些害怕。
“传我命令,让大家小心一点,不要太过松懈。”
杨守文不是小觑杨承烈的能力,而是觉得在他的位子上更要战战兢兢,容不得半点偏差。
一切都很正常,也很平静,什么状况都没有发生。
杨守文想了想,点头答应。
他说的有道理,一动不如一静,更何况他现在也不清楚,到底会有什么危险出现。
老爹曾执掌过折冲府,军事能力不需怀疑。
吕程志上前献计,杨守文和明秀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他目光盯着吕程志忙碌的身影,眼中流露出了激赏之色。
可是,杨守文的危机感,却越来越强烈。
明秀下令,让众人把马匹从扯上卸下来,然后把马车横过,以八角亭为圆心,围了个半圆。里面有三堆火,外面还有两堆火可以照明。杨丑儿纵身越到了车上,半蹲在车顶,可以眺望车外的旷野。篝火燃起,杨守文明显感到,弥漫在队伍里的紧张情绪似乎减轻了很多……
杨守文觉得,吕程志跟在他的身边,明显有些屈才了。
大玉也老实了,不再想着翱翔天际。
雨虽然停了,却起了风。
这一番话说的和_图_书有些颠三倒四,但杨守文已经听出了高力士的意思。
雨加冰雹,持续了大约十分钟。
明秀走到杨守文身边,递给他一壶酒,笑着说道。
……
雹子停止了,雨势也在慢慢变小。
他深吸一口气,正要再追问下去。
“我不知道,只是觉得有些不妥。”
一个念头,突然在脑海中闪过。
很快的,八角亭前燃起了几堆篝火。
明秀这次倒是没有和杨守文唱反调。虽然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件事情,可以从和杨守文的斗嘴中体会到一种别样的快乐。但是现在,最好还是听从杨守文的吩咐。
后来,圣人就把公子打入了天牢……奴婢去探望他的时候,他就让奴婢带上扇子来找征事郎,还说这件事非征事郎出面,否则根本无法解决。另外,太子因为这件事曾去找狄国老,想要狄国老为公子求情,但不知为何,狄国老没有答应。”
两人是老搭档,如果让吕程志过去帮助老爹,相信老爹不会拒绝。他们两个,可能会有些尴尬,但一定会配合的天衣无缝。同样的,吕程志家在洛阳,能够在衙门里找到差事,相信对他的妻女而言,也会是一件好事,不会在为他提心吊胆。
“让女眷和老弱入亭,咱们在外面守着。
“我的人守上半夜,你的人守下半夜,咱们两个今天就辛苦一些,都别再休息了。”
可这个帮手如果不是自己人,杨承烈不信任,杨守文也不放心……但如果是吕程志的话……
“怎么?”
明秀原本痞懒的神情不见了,取和-图-书而代之的是一丝凝重。
但明秀却答应了一声,招手示意明礼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两句之后,明礼便转身离去。
“四郎,你这家伙的嘴,才是真贱。”
明秀这次带来的随从里不泛女眷,躲在亭子里面仍能够感到一丝丝寒意。
杨守文实在是想不明白,李过到底怎么惹怒了武则天,最后却把自己给牵扯进来……
杨守文浓眉紧蹙,露出了疑惑之色。
但此事千真万确,奴婢前去找征事郎,是公……子的吩咐。
“你笑得这么贱,莫非想到了什么好事?”
“这个……”
杨道义虽然是江湖人,却不代表他不懂得令行禁止。流浪多年,朝不保夕……杨道义这些人其实也很想要一种稳定的生活。这也是杨思勖招降时,他们立刻就表示跟随。身后能够有一个靠山,日子会轻松很多,这一点他们非常清楚。
忽然,停在车顶上的大玉发出一声鹰唳,展翅冲天而起。
“青之,你这个军师不错啊。”
“四郎,让大家警醒些。”
高力士想了想,沉声道:“由此北上,大约四十里是酸枣。那边有一个渡口,修建的非常牢固,应该不会被山洪冲垮。只是现在道路泥泞,不是太好行进。估计咱们冒雨行军的话,也要天亮才能抵达……而且如此一来,就绕了远路,差不多要多走二百里的路程。”
“阿郎,让大家生火吧,不然会顶不住。”
想到这里,他摆了摆手,让高力士退下。
两匹驮马被雹子击中,倒在地上哀鸣。其余的马匹,则在大金的和-图-书带领下,钻进了临时搭建的棚子里躲避。
杨守文依稀记得,当初吕程志身份败露,逃离昌平后,老爹对他颇为称赞。
吕程志匆匆跑过来,对杨守文和明秀建议道:“有了火,大家也能轻松一下。要不然这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楚状况,咱们就算值守,也会凭添许多麻烦……”
高力士犹豫一下,轻声道:“奴婢知道这次的事情有些古怪,难免会让征事郎怀疑。
“喏!”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曾经做了三年县令的吕程志,在一些细节上,比之杨守文和明秀更加认真。有他帮忙,的确能拾遗补缺,免了杨守文等人很多麻烦……一旁张九龄也跟着吕程志忙碌起来。毕竟大家都在忙碌,他袖手旁观就有些不妥。
这种情况下,杨承烈需要一个帮手,一个能为他出谋划策的幕僚。
秋雨冰寒,还夹杂着细碎如米粒般的雹子,倾盆而下。
不知为什么,他有些心惊肉跳,精神世界中似乎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如果发生意外,浚仪的官军可以在一个时辰内抵达。咱们只要守住,就不会有任何危险。强行赶路,可能会生出更多变故。我的意思是,就在这里,坚持到天亮。”
他站在车顶,举目远眺,而后对车下的明秀说道。
狄仁杰解决不了的问题,找我回来又有什么用处?
“小高,有没有别的路可以渡河?”
午夜,悄然将临。
明秀走上前来,轻声道:“青之,心神不宁莫非有情况?”
他发现费富贵在监视他,或者说他感受到了杨守文对他和*图*书的猜忌。从这一点而言,高力士绝对是一个机灵的家伙。怪不得他能得到唐玄宗的青睐,果然名不虚传。
他又做过十几年的县尉,治安能力也很高明……可这是洛州,担负着神都外围的警戒。责任之重大,形式之复杂,绝非当年的均州折冲府亦或者昌平可比拟。
他如今不过是一个评事,挂了个征事郎的散阶。等回到洛阳,甚至连司刑寺评事的职务都可能保不住。吕程志如此人才,跟着他有些明珠蒙尘。老爹现如今是洛州司马,行洛州团练使的职务。这等于是洛阳外围的军事以及治安,尽在老爹的肩膀上。
明秀既然这么说了,杨守文也不好再要求什么。
自从那晚,他意外突破了金蟾引导术的‘筑基’功夫后,似乎一下子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那一口‘大蟾气’,令他的精神世界变得有些不同,对外界的变化也更加敏锐。
对于大自然的天威,哪怕骄傲有神鸟之名的大玉也感到恐惧,不复之前的威猛。
……
杨守文想到这里,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杨守文听罢,有些为难。
“道义。”
留在这里可能会很危险,但如果强行赶路,绕道而行,可能会更加危险。
杨守文手指埋入大玉那光滑的羽毛之中,轻声道:“我不知道,只感觉不太对劲。”
嗯,这件事,好像可以操作一下。
大约快到子时,雨停了。
于是,众人簇拥着,挤在篝火旁边休息。
公子说,征事郎一定会回来,而且这件事情,也只有征事郎回来了,才能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