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二十八章 擒贼先擒王

可是,杨守文心里很清楚。
那口斩马刀,长约六尺,逾180公分。
武则天革命,诛杀宗室,唯有他进奉独存,甚至还奏疏恳请以武则天为母。后来,她被赐武姓,为武则天引荐了薛怀义,所以甚得武则天宠信。郑克义作为安定公主之子,后来又娶了武承嗣之女,所以年纪轻轻便做了一个上府的折冲都尉。
马车后,吕程志立刻大声喝道:“杨茉莉,参战。”
明秀依旧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但是从他的声音里,杨守文却听出了一丝凝重。
“你能撑得住吗?”
眨眼间,大金已经到了山脚下,孙先生只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机,将他锁住。
明秀厉声呼喊,便冲进了人群。
“看到那堆篝火了吗?”
“青之!”
孙先生一刀劈出,快如闪电。
孙先生心中疑虑,却催马迎着大金冲去。
杨守文不是很了解这军中的事务,所以一早让明秀指挥,就是让他找出对方首领。
杀了杨守文,真会那么简单的结束吗?
大玉腾空而起,在夜空中盘旋……可这一刀劈出之后,孙先生就意识到不好。这一刀,令他原本圆满的精气神顿时出现了一丝破绽,不再似之前那般的圆满。
二十八宿紧随在明秀身后,好像一群下山的猛虎。明秀冲在最前面,眨眼间就和对方的前锋人马接触。只见他双手舞刀,划出一轮诡异的弧光,围绕在他身外。
凭借百人,抵挡一府兵马。
www.hetushu.com一只海东青从天而降,亮出利爪俯冲下来。
为首两个贼人举刀相迎,却被明秀以非常诡异的步伐闪开,刀光掠过,那两个贼人在瞬间被他开膛破肚。
明秀到这时候,仍不忘了挖苦杨守文两句。
“公子!”
杨守文贴在马背上,虎吞大枪紧握手中。
青年才不相信会是这种结果,但现在的情况,却是骑虎难下。
当山下停止放箭,明秀大喊一声,纵身越过了马车。
这时候,他无法后退,因为他知道,只要他敢退缩,就必死无疑。
其父郑敬玄,属郑氏北祖大房。而郑克义的母亲则更有名望,就是那唐高宗李渊之女,千金公主。这位公主,在武则天时期被改封安定公主,先嫁给了温挺,后又嫁给了郑敬玄,并生下郑克义。
明秀睁开眼睛,探出头向外张望。
“公子所言,也是明礼所想。”
明秀道:“接下来,贼人一定会倾巢出动,到时候必然会有一场恶战。青之,我知你枪马纯熟,武艺高强,所以我给你一个任务。待会儿你不要动手,等我信号。
明秀带着众人,在马车后藏身,一个个表情严肃。
在亭子前坐下,把大枪横在身前,杨守文便闭上了眼睛,对外面的事情再也不理睬。
明礼沉声呼唤。
他似乎已经和大金融为一体,在马上随着大金的奔跑,做出各种奇异的动作。那些卫士上前阻拦,却见大金好像成精了一样和-图-书,在狭小的空间中腾挪躲闪,冲出了一条血路。
他靠着马车的轮子,不停的深呼吸,脸色也略显苍白。
以两人战死,三人受伤的代价,换来对方四十多条人命,怎么算都算是赚了。
浚仪地处汴州,毗邻京畿,所以其折冲府的规模为上府规模,府中卫士大约在一千二百至一千五百之间。如果山下的匪人是汴州所属折冲府的话,杨守文区区百人,根本无法抵挡住对方的攻击。所以,从一开始,明秀就在寻找对方的首领。
“嗯!”
第一波攻击结束了,杨守文取得了辉煌战果。
有唐以来,兵制以折冲府计,分为上府、中府和下府。
可孙先生无无法躲闪,只能舞动大刀,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以壮自己的声势。
山下,孙先生见状不禁大吃一惊。
对方先前的攻击不过是一次试探,真正的进攻尚未展开。
与此同时,杨守文猛然长身而起,手中大枪呼的一下子脱手飞出,向孙先生扑去。
“杨茉莉!”
……
咱们务必要一举拿下那贼酋,若不然今晚凶多吉少。”
青年强笑一声,却没有觉得轻松。
山下的鼓声响起,紧跟着如雨点般的箭矢扑落山顶。
他从亭子后面牵出了大金,而后又嘬口发出信号,把大玉从天上召唤下来。
明礼也大吼一声,纵身跃出。
唐军战力惊人,杨守文非常清楚。
忽然,头顶传来一声鹰唳。
那明礼说着话,和-图-书唰的把手中大刀上的丝帛扯下来,露出犹如一汪清泉般闪烁冷意的刀身。
但愿得老娘能保我周全,否则的话,就算是圣人不追究,家族里也不会轻易放过我。
“畜生,找死!”
哪怕对方只出动了八百人,也不是杨守文可以抵御。
伴随着明秀这一声喊叫,山顶上传来一声如同龙吟虎啸般的马嘶……一匹龙马腾空越过了马车,从山上向山下冲去。如果从山下看,那只是一匹马,看不到马上的人。
孙先生一怔,心里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连忙纵马向前,到了山脚下,厉声呼喊道:“给我冲上去。”
杨茉莉大吼一声,拖槌而走。
可是想要找出对方的首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咚,咚,咚咚咚咚!
大金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那些卫士根本拦不住他的脚步。
“明礼,与我出击。”
安定公主虽然是李唐宗室女,但却极为巧媚。
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莫说杨守文,就连费富贵和杨丑儿也明白。
早在匪人进攻之前,吕程志就已经推测出,山下的匪人有一府之多。
那口刀,宽约有一巴掌,长约五尺。
杨守文一愣,看向明秀。
一匹马从上而下,一匹马从下而上,气势自然完全不同。
那张颇为俊美的脸上,依旧是带着一抹慵懒笑容。
这就是大唐府兵,虽然已经不必当年精锐,可依旧有着可怕的威慑力。
刀头是平的,刀背上扣着九枚金环。http://m.hetushu.com伴随着明礼扬起大刀,金环乱响,华棱棱带着一股摄人心魄的魔力。
山坡上,厮杀惨烈。
想到这里,明溪再次深呼吸,双手握刀沉声道:“吕先生,待会儿你带着青之的手下守住车队,千万不要贸然出击。明礼,听我的号令,咱们今天定要杀个痛快。”
原本以为这孙先生只是想留住杨守文,可没想到这家伙,亦或者说他背后之人,竟然意图谋害杨守文。这也让郑克义感到了后悔,更把指挥权交给了孙先生。
郑克义胆小怕事,但却不傻。
他冲进了战场,一对铁槌翻飞,犹如一尊杀神。随着杨茉莉和那八名江湖人加入,官军竟有些抵挡不住,开始后退。
明秀看到了孙先生,反手一刀把身前的卫士砍倒,再次嘶声大吼。
眼看己方暂时稳住阵脚,明秀一刀砍翻了一个卫士后,高声呼喊。
这青年名叫郑克义,荥阳郑氏的郑。
刀柄长六十公分,必须用双手才能舞动。
“废话,别以为你在昌平打过靺鞨人就了不起,我在江南也曾在刀口上讨生活,杀过的水贼和山贼不见得比你少。你到时候可别失败了,否则我们可就完了。”
“杀!”
是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他心里一咯噔,反手抽出大刀。
就见贼人列队行进,刀盾手在前,向山顶逼近。
他扭头对青年将军笑道:“这么快就短兵相接,还以为那杨守文能坚持一下,现在看来……将军不必担心,很快就可以结www.hetushu.com束战斗。到时候,自有王上为你做主,你不用太过担心。”
是谁?
但在这笑容背后,杨守文却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明秀等于把他当作了底牌,做最后一击。到时候如果杨守文一击失败,则八角山上的人,全都要死……
这不比当初在昌平,对手以靺鞨人为主,静难军其时并未真正动手,否则昌平的结局,胜负尚在两说。
不过这一次杨守文没有去反驳,而是看着他,半晌后突然笑了,提枪便转身离去。
那整齐的步伐,以及在行进中,刀盾交击所发出的金铁声,让明秀不禁呲牙笑了。
山下,孙先生露出不屑之色。
明秀一改懒散的态度,斩马刀饱饮鲜血,死在他刀下的官军,已不知有多少人。
吕程志和张九龄都拔出了宝剑,准备随时参战。而明秀则拿了一口斩马刀,横在身前。
相反,明秀不到三十人,却因为地势的优势,一时间竟占居了上风。
“这是个知兵的人,刚才那一轮试探,几乎把咱们的底牌都露出了。”
刚才他是和杨守文吹牛逼,从小到大,他并未真正上过战场,倒是参加过几次地下世界的博弈。可那种搏杀,又怎比得眼前这种场面。山下,传来脚步声,踏踏踏踏,整齐如一。那脚步声似乎带有魔力,让素来胆大的明秀,也心惊肉跳。
官军人数虽众,可由于地势狭窄,无法展开。
“方才对方所有的命令,都是由那里最先做出反应,所以我估计那贼酋当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