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三十二章 闭门羹

她跪坐在蒲团上,身前摆放着一卷书册。
此次返回神都,他自然要去向太平公主汇报。按照杨守文的想法,见到太平公主之后,他可以旁敲侧击的询问一下李过的情况。外面的人不清楚李过的事情,可太平公主身为宗室,甚得武则天宠爱,可谓权势熏天,应该能知道内幕。
“是啊,大家都已经收拾好,等阿郎起身后入城。”
明秀停下了脚步,笑着对杨守文道。
里面的内容,也是人工抄录,看字迹,依稀能看出是世袭许国公苏颋所书。
他说的是一脸无奈,可言语中却透着得意。
练兵?
而在她旁边端坐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子,赫然是东宫太子,李显。
李过、八角山遇伏、孙思观……
“兄长,裹儿胡闹,你怎么也跟着她胡闹起来?”
“天亮了啊。”
……
只是,当杨守文到太平禅院的时候,却被禅院的人拦住。
杨守文甩了甩头,却无法驱赶走那种眩晕的感觉。
“生病了吗?”
洛阳虽拥挤,但总会给人一种昂扬的感受。
呼啦啦,也不知是从那里跑来很多卫士,蜂拥而上就把杨守文按倒在地上。杨守文有些发懵,大声喊道:“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他几乎没有休息过,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
不能入城没关系,位于洛阳城东的金镛城可以供他歇脚。
薛楚玉虽然和他走的很近,但说实话,关系并不是很密切。
按道理说,他是回来复命,身为这次开启游仙宫的主持人,太平公主怎么也该出面才对。
瓦岗起义军曾以此为据点进逼洛阳,给洛阳造成了巨大的威胁。
杨守文长出一口气,闭上眼睛平静了一下情绪,这才复又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
当下他拱手道:和*图*书“四郎,安顿下来后,派人通个消息,免得我担心。”
她曾说过,她的夫婿要有状元之才!
杨守文道别了陈玄礼,在金镛城外的村坊里住下。
说完,太平公主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
吕程志站在床榻旁边,露出愕然之色。
洛州折冲府便坐落于此,包括洛州团结兵,也是以金镛城为大营进行征兵训练。
“青之,咱们就在这里道别吧。”
两人在天津桥畔,拱手道别。
是夜,杨守文抵达洛阳。
江南风景虽美,但还是有些冷清了。
平时,杨守文觉得明秀神烦。
他一脸无奈道:“太平,非是孤要胡闹……你也知道裹儿那性子有多烈。她做出的决定,莫说孤,就算圣人也没办法。
从在江都下船,一晃快一周时间了。
明秀催马上前,关心的询问。
如今到了洛阳,他总算是放松下来。可这一放松,身体就有些承受不住,风邪入体。
进入归义坊之后,他让杨从义带着张九龄等人回铜马陌。
不对劲,真的很不对劲!
太平禅院,静室。
幸亏吕程志把他搀扶住,伸手放在他额头上,脸色顿时一变。
“兄长,看样子你是真的很中意这个女婿。”
杨守文摇摇头,沉声道:“太平禅院是太平公主的私人道观,你跟着我也进不去。
不过,杨守文并没有因为到了洛阳城外就放松了警惕。对方既然能调动府兵伏击,能量也就可想而知。哪怕现在到了天子脚下,杨守文依旧没有感到太多安全。
杨守文想了想,摇头道:“没事,咱们先去向太平公主复命,你让杨丑儿去找一下沈庆之,让他帮忙打听一下李过公子的情况。我回去休息一下也就没事了。”
“青之,你和图书脸色很难看,是不是受了风邪?”
看着眼前宽敞的街道,以及那路上簇动的人流,杨守文不由得感到精神一振。
倒是你要多留心……记得我和你说的那些话:吉凶一念间,遇事莫要太强硬。”
“阿郎,不然咱们先回家休息?”
他伺候杨守文洗漱完毕,穿好衣服,便离开了客栈。
用这么一支还没练出来的新兵去剿匪,是不是有些儿戏?
依照律法,夜禁之后,任何人不得出入城门。
“阿郎,你生病了?”
除非有通行令牌,就比如上次上官婉儿陪杨守文深夜入城,就因为有通行令牌。
吕程志虽然不通医术,但对这种情况却很清楚。
杨守文搔搔头,把高戬的奏疏交给了太平禅院的开门人,便带着费富贵离开了。
可这一次,杨守文没那么好运气。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客房,天已经亮了。
他大声询问,可是却听不到李过的回答。
那种头重脚轻的感觉令他很难受,但是又不好表露出来。
所以,他让杨从义带人警戒,这才算是放了心。
不过咱们隔得并不算太远,我家老宅在道德坊,和你那边不过一水之隔,等我安顿下来,就去找你。”
李显笑了,轻声道:“难得裹儿如此中意一个人,而且又与她有婚约。分别十五载,却能够在神都相逢……太平,你难道不认为,这是一桩上天赐予的姻缘吗?”
高力士已经返回东宫,就算他留在身边,估计也不会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杨守文强笑一声道:“没事,咱们进城!”
良久之后,她轻声道:“事已至此,就随她们去吧……但愿得裹儿能心想事成。不过从现在开始,你我都要费心,万不可让杨青之再受伤害,耽误了裹儿和*图*书的大事。”
杨守文想了想,沉声道:“不急,咱们去拜会一下舅舅。”
《茶经》的封面,是用狂草所书。
“公主在静修,不见任何人。
不过,他还是把费富贵留下来,让他陪同杨守文前往太平禅院。
太平公主的反应,让杨守文感到有些意外。
可是,当他双脚落地,从床上站起来的一刹那,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目眩。
“阿郎醒来,阿郎醒来。”
一行人自长夏门进入洛阳,没有收到任何阻碍。
“阿郎,咱们回家?”
“小过,你说什么?”
那书册赫然是他所书写的《茶经》!杨守文在离开洛阳前,完成了《茶经》的创作,但是并没有流传出来。除了少数一些人看过之外,外面的人根本不清楚它的存在。
当初,杨守文一行人南下,是奉了太平公主的命令。
吕程志没有勉强,答应一声退下。
太平公主听罢,竟无言以对。
除了薛楚玉之外,就是张说贺知章这些人……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收获。唯一能找到,似乎只有郑灵芝。但杨守文有一种预感,找郑灵芝恐怕也没什么用处。
陈玄礼是军人,在护送杨守文到金镛城,也就算是完成了任务,所以不可能继续跟随。
……
他在洛阳,认识的人并不多。
太平公主此刻,是一脸的无奈之色,似乎有些哭笑不得。
杨守文蓦地睁开眼睛,只觉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
踏上天津桥,远远地就看到了归义坊的坊墙,那种亲切感也就越发强烈。
本来,杨承烈是要亲自来接杨守文的。可不知为什么,在临出发的时候,却接到命令,让他率刚组建成的团结兵开拔,前往三涂山剿匪。那三涂山位于洛阳西南,循伊水而上,距离陆浑不算远。m.hetushu.com昨天杨守文没多想,可现在他却发觉,那三涂山地处伊阳县和陆浑县之间,属于熊耳山支脉。熊耳山那边,似乎有一个折冲府……如果是剿匪,大可调动熊耳山的折冲府,为什么要让杨承烈前去?
如果杨守文看到这卷书册,一定会大吃一惊。
“阿郎,可要我陪你一起过去?”
太平公主忍不住笑了,摇着头道:“但这件事若是被杨守文知道了,又该怎么办?
只是上得马,杨守文仍感到很不舒服。
“我本打算去你那里凑热闹,可是族中的长者却要我整理一下老宅。
你就能保证,他会参加武科?”
上官婉儿没有出现,自然也就没办法入城。
“裹儿已经给他报过名了,而且也安排妥当。”
吕程志知晓杨守文的身体状况,遇事低声询问。
吕程志见状,也不好再劝说。
眼中,流露出一丝暖意,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忽听得半空中传来一声沉喝:“大胆杨守文,还不把他拿下。”
征事郎的奏疏小人会转交公主,只是……如果公主有召,小人自会到府上通禀。”
贞观时期,鉴于当年也曾以金镛城为据点攻击洛阳,李世民为了保障洛阳的安全,于是废除了金镛城。
可真要分别,哪怕是在一座城市,相隔距离也不远,杨守文还是觉得不舍。
这金镛城始建于三国魏明帝时期,是当时洛阳城(魏晋洛阳城)西北角上的一座小城。魏晋时期,被废的皇帝皇后都会被安置在这里。这座城,面积小但很坚固,可以作为一处要塞。而事实上,在北魏初年,金镛城就是河南四镇之一。
杨承烈才上任多久,那团结兵才训练多久?
李过似乎在和他说着什么,但杨守文却听不太真切,于是快步和_图_书向李过走了过去。
杨守文突然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很多。
但由于他们到洛阳的时候接近子时,那神都城中早已开始了夜禁,故而城门紧闭。
杨守文听罢点了点头,从床上下来。
这一路奔波,再加上鏖战和提心吊胆,杨守文的确是累了。
这家伙懒散,吊儿郎当,似乎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同时又有些唠叨、毒舌。
先回去看看吧,你那娘子和女儿也等你回去,莫让他们久侯。”
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看到了李过。
太平公主身着一件鹅黄色的道袍,更衬托出几分婀娜妩媚之色。
“对了,你去打听一下,看李林甫什么时候有空暇。”
想到这里,杨守文便联想起了之前杨从义的话。
在洗漱后,他就早早休息。
除了郑灵芝,能找的人似乎也只有李林甫了。
母亲本想着把杨守文派去江左,而后举办武科。谁料想,那家伙居然这么快找到了皇泰宝藏,而且还跑了回来。事情到了这一步,就算母亲那边也没了主意。”
明秀去道德坊,而杨守文则带着人直奔归义坊。
也许是太累的缘故,杨守文上床就酣然入睡,睡得格外香甜。
如今,这座昔日的河南重镇,已经变成了一座纯粹的兵营。
杨守文在洛阳生活的日子并不是很多,但不知为何,再次返回洛阳却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隋炀帝重修洛阳,金镛城就变成了洛阳东面的要塞。
也许吧……之前连夜赶路,后来又淋了雨,之后更一场鏖战,几乎透支了精力。
但既然是明家长者的要求,想来明秀也无法拒绝。
身子晃了晃,他险些栽倒。
“放心吧,我明家虽然不是什么豪门大户,但是在这洛阳城内,也还有些关系。
居然吃了个闭门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