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三十七章 暗流

一轮皎月当空,为后花园平添几分诗意。
“什么?”
王修福靠在酒楼的窗栏上,饮了一口酒,看着夜空中那一轮皎月,呆呆的发愣。
甚至,连李仙蕙在她身边坐下,她也没能觉察。
……
在王家,他拿着最少的月例,默默无闻。
可我就是想要他参加,就是想要他夺魁!娘亲总在我面前说那个笨蛋的坏话,我就想让娘亲知道,那个笨蛋很厉害的……他能作出最好的诗,还是最厉害的人。
李裹儿呲牙瞪眼的看着武延基,活脱脱一只要发怒的小野猫。
这次武科,王修福本打算要夺取武魁,一鸣惊人。
有一个强大的靠山,绝对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王修福从小就明白这样的道理。
“我对他很好奇,所以就总是找借口和他一起。
武延基手舞足蹈的说笑着,只是没等他说完,一个果子就飞过来,砸在了他头上。
李裹儿的眼中,突然浮出一抹水色。
七姊姊,你还记得总仙会那天,我们在路上相遇吗?”
李仙蕙见状,忍不住叹了口气,轻声道:“闹到这一步,杨守文最后肯定会知道真相。
“他哪里呆傻了!”
至于结果……
“你们不知道,当时他问我的时候,我真是懵了!
“裹儿。”
一个青年从hetushu.com外面走进来,他径自来到酒桌旁,而后撩衣跪坐,面带笑容看着王修福。
“我……”
王修福眸光一凝,看着那青年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有时候他甚至在想,他那老爹到底知不知道他的存在?
他出身世家大族,但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可是我和他接触的越久,就越害怕,如果他知道我就是李裹儿的话,会是什么样子?
七姊姊,我真的不知道。
后花园的凉亭里,一群青年男女聚在一处。
“其实我也知道,那个笨蛋如果知道了真相,一定会生我气的。
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若真要我嫁给武二郎……七姊姊,我肯定会阉了那个家伙。”
李仙蕙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才好,于是上前把李裹儿搂在了怀中。
距离恩科还有几个时辰,但王修福已经做好了准备。
皇城,东宫后花园。
此时的李裹儿,全无往日的刁蛮之态,一副小女儿家的模样,令人不禁心生怜惜。
李裹儿的目光有些迷离,似乎魂不守舍。
他老爹,虽然在王家有些地位。可他的母亲,却是一个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婢女。他的出生,其实是一个偶然。老爹吃醉了酒,于是和他的母亲发生关系,和图书生下了他。
“我是王公子的朋友,有一桩富贵,特送与公子,只是不知道王公子敢不敢要。”
我从没有见过他那样的人……别人见到上官婉儿,都是恭恭敬敬。偏他那么狂傲,居然让上官婉儿为他磨墨,而且还作出了那样的好诗。再后来,他又在总仙会斗酒诗百篇!那天真的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祖母和普通人一样的斗气。”
听到武延基这么说,李裹儿顿时放下心来。
我骂他时,他也不生气,还问我是不是被你欺负了……七姊姊,你不知道他有多可笑。居然以为把你当做是我,说如果你欺负了我的话,他一定帮我出气。
到了洛阳不久,就遇到了同乡,更得了梁王看重。
李裹儿看着李仙蕙,一脸苦恼之色。
皎月,当空。
如果他知道了真相,会不会真的不再理我了呢?”
可是现在……
那凄婉的容颜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似乎很开心。
我虽然不认识他,也没有和他接触过……但从你们的言语中,我可以听得出来,他的性子很烈,而且很骄傲。这种人,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但如果被他发现你欺骗了他,他的反应也会非常强烈。我实在不明白,你好端端为何要闹这一出呢?”
心中有些不太情愿,和图书但又知道,他没有别的选择。
“嗯?”
七姊姊,我又不傻……祖母一心想我嫁给武崇训。武二郎人倒是不错,不似他那老爹一样,满肚子的算计,而且对我也挺好,什么事情都顺着我的意,可我偏不喜欢。”
到那时候,你怎么办?
这一场闹剧,结果会是什么样子?她真不知道!
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说的,居然说我骄纵蛮横,而且很不规矩……我当时听了好生气的。
她轻声道:“我害怕!”
洛阳城已经进入夜禁,大街上行人变得行人稀少。
送走了长宁公主等人之后,李裹儿一个人坐在凉亭里,手托着香腮呆呆发愣……
“嗯!”李裹儿点点头,目光更显迷离。
她沉默许久,才轻声道:“其实一开始,我不喜欢他的……这个人,有些无趣,也不懂得讨人家的欢心,甚至就好像武延基说的那样,有些呆傻。我和他认识那么久,他始终没有看出我是女孩子,而且还搂搂抱抱,总是贤弟来贤弟去的。
身边十几个兄弟姐妹,他一无显赫家世,二无强大背景,更没有那超凡的文采……他有的,不过是一身天生的力气,已经从小跟随族中武师练就的枪马功夫。
王修福声音未落,就听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
hetushu.com仙蕙不知道那武崇训如果听到这番话会是什么反应,可她是实在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不过,他后来在南天门赋诗,真的很有气概。
“王公子,马上就要前去参加武科,怎地还在这里吃酒?”
“害怕?”
“你打算怎么收场!”
一群男女又说笑了一阵,武延基见天色渐晚,便和杨墽起身告辞。
武延基也知道李裹儿那性子,虽有些尴尬,但是却没有生气。
我特别担心他会让我带他来探望裹儿……那家伙倒是个重情义的人,就是有点呆傻。你们不知道,他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裹儿的身份,还以为他真的出事了。”
“裹儿,继魏王只是说笑,你还当真啊。”
“呵呵,你不认识我,可我却认识你……我知道,王公子一身武艺高明至极,枪马纯熟,少有人能敌。但是这一届恩科,注定你无法夺魁,只能当做个陪衬。”
最终,他在太原无法找到机会,只能拿着少量的钱财来洛阳碰运气。
那天,我真觉得他很傻!”
王修福心里一咯噔,脱口而出道:“你是什么人?”
就在这时,房门敲响。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更何况那个人是梁王,就连他老子见到,也要退避三舍。
让你天天装!老娘请你吃酒都不来……这东宫hetushu.com里谁不知道,别再李裹儿面前说杨守文的坏话。那绝对是一个禁忌的话题,就算是太子妃,她也敢当面顶撞起来。
李仙蕙露出回忆之色,片刻后点了点头。
“娘亲也想我嫁给武二郎,以为我不知道?
总体而言,他运气不错。
李裹儿就是这样的脾气,说话很冲,毫无顾虑。
他笑了笑,沉声道:“和观国公说的情况差不多,精气损耗有些严重,以至于风寒侵体,并无大碍。不过,韦先生给他开了一副药,说是服后休息,明日起来能恢复八成以上。杨守文的体质很强悍,就连韦先生都说,没那副药,最多三天即可康复。”
他在梁王府里衣食无忧,更被人看重。
他离开洛阳,祖母便开了恩科。
“还有啊,你不知道他有多笨。
“谁?”
我不知道!
长宁公主一旁笑了,看着武延基那手足无措的模样,就觉得特别开心。
“七姊姊,你说我该怎么办?”
可她明白,如果杨守文真不理睬李裹儿,裹儿一定会非常伤心,非常难过吧……
李裹儿说到这里,嘴角勾勒出一抹俏美的弧度。
李仙蕙忙拦住了裹儿,然后又瞪了武延基一眼,柔声道:“对了,韦先生怎么说?”
“那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当时他看我好像有点不开心,就和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