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三十八章 西山校场(一)

“之前他护送咱们回来,进退得法,指挥得当,是个人才。
这件事,他总觉得有些不太正常,可是又由不得他退缩。
还不到寅时,一扇扇房门已经开启。从各地赶来参加武科的举子们陆陆续续从坊市中走出。
杨青奴则坐在一旁的锦墩上看着杨守文,眼中充满了好奇。
孙思邈的医术有多高超?杨守文只闻其名,却未见真容。可韦慈藏的医术,他的确是领教了!在为他号脉确诊之后,又要了那位医工开的方子,看了几眼后刷刷刷改了几味药的用量,然后又增加两味中药,可谓是信手拈来,丝毫不犹豫。
杨守文答应一声,翻身上马,然后从杨茉莉手中接过虎吞大枪。
“阿郎,咱们出发吧。”
杨守文吃了药之后,很快就睡了。
这三轮考试内容,杨守文都不是很担心。
一方面是为了补充人才,另一方面,武则天也希望能够借此扭转她数次对外战事失败的影响。
“若是昨日,我可能会有些顾虑。”
出了很多汗,但精神却极为旺盛。在洗了一个澡之后,按照韦慈藏的吩咐,喝了一碗药粥,那种脚踩棉花,浑身乏力的感觉也就消失无踪,整个人都变得精神了。
挺精神的小伙儿!
他们在大街上汇聚一起,自安喜门m.hetushu.com鱼贯而出,直奔西山。
所以他显得很放松,随着队伍一路行来,远远就看到那夜幕之中,那灯火通明的西山校场。
“嗯!”
就见他举起手中的长枪,算是对杨守文的祝福。
大家争夺武状元,更多是为了寻求一个能够在朝堂上露面的机会。所以,从这一点而言,如果不是因为李过的事情,杨守文打死也不会参加这劳什子的武举。
所以,武状元听上去很美好,实际上没太大用处。
在她看来,杨守文已经有了谪仙人的名号,又何必和一群武夫在校场之上比试?
他如今是崔玄暐手下的录事参军,职位并不是很高。如果托郑灵芝出面,崔玄暐绝不会阻拦。陈玄礼则更简单了!他隶属金镛城折冲府,杨承烈真要调他过去,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校尉好做,都尉难当……别看陈玄礼现在执掌了一团兵马,可要想做到果毅,甚至折冲,除了需要能力之外,还要有足够的运气。
这一觉,他睡了差不多四个多时辰,醒来已经快到丑时。
不过洛阳城外,通往西山校场的大路上,灯火通明。
而二科武魁孙思观,更是因为种种原因,遭受到了武承嗣的迫害,最终成为武三思门下的鹰犬hetushu.com。相比之下,三科武状元张仁亶的发展可能最好,因为他选择了军功起家,几乎一直都在边塞,而不是混迹于京师。亦或者说,他运气很好。
……
天色,依旧黑漆漆的。
杨氏准备好了一件衣袍,为杨守文穿上。
武则天设立武科,主要是为了弥补武周革命以来,那些折损在外的将领。她执政以来,可谓是遇到了许多波折,更发生过很多叛乱。死在她手中的猛将不计其数,而那些元勋之后,又大多不是真心为她效力,所以才有了这武举的开设。
射术分为骑射与步射两种,其中骑射九中三,步射九中五,而后两者相加,进行评判。至于马枪考试,就是马战。双方以布巾包裹枪头,沾上石灰然后进行搏杀。
“兄长,你真要去参加武科吗?”
比之杀死孙思观的那天晚上,杨守文还未达到巅峰状态。
快寅时了。
“兕子,你可以小心一些。”
“你去作甚,老老实实在家呆着。
“这个陈玄礼不错。”
若三场考试都能过关夺魁,就是今科武魁……
参与者大多是一群目不识丁的武夫,想要在朝堂上站稳脚跟,绝对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可即便如此,毫无背景,贫民起家的张仁亶仍旧是步履维艰。许多时候他出http://www•hetushu.com于公心而献上的奏疏,最终都会被朝堂上的官员们反对,很少能够完整的推行。
所以,首科武状元员半千在考中武状元后,拼命想要向文人发展。
如果没有当年孙万荣李尽忠的造反,可能张仁亶也就没了成长的机会……
宋氏对此并不是很赞成。
可即便如此,他也是自信满满。
杨守文沉声道:“不过现在用了韦先生的药,感觉身体至少可以恢复了八成。
陈玄礼没有和杨守文打招呼,只是远远朝他点点头。
洛阳城内各坊市的大门,开得比往日要早。
唐代的武科,内容简单,分为举重、骑射、步射、马枪四项内容。
“嗯?”
这武科又不是那么复杂,不需要耗费太多心神。拼一把,我想应该能够夺魁吧。”
杨守文看到了陈玄礼,他带着本团兵马,沿路巡查,以防止发生什么意外。这帮武举们,是各地举荐而来的举子,都有些真本事。他们的年纪大都不是很大,正处于血气方刚之时。最近一段时间,这些举子们在城里闹得乌烟瘴气,彼此间难免会有龌龊。万一再打起来,天晓得会引发出什么样的乱子……这可是武则天开设的恩科,如果真发生了意外,所有人,包括哪些官员都要受到责罚。
赖杨瑞那www.hetushu.com张大嘴巴的宣传,整个杨府的人,都知道杨守文一会儿就要去参加武科。
但是,她无法劝阻杨守文。
吕程志张九龄等人也纷纷上马,紧随在杨守文的身后。
在过了举重一关后,便是射术。
由于这武科还处于尝试的阶段,考试的内容也就相对简单许多。
说完,他催马就走。
这个时期的武举,没有后来的‘副之策略’,应试举子也不需要被考问兵法,更不用进行笔试。唐代的武科,以技艺为主,重点是搏杀的技能,而并不注重谋略。
举重以三百斤为合格线,分为三百五,四百,四百五和五百几个等级。大刀五百则为优秀。
铜马陌的院子里,灯火通明。
韦慈藏不愧是在后世有‘药王’之名!
等这件事结束后,他一定要找李过好好谈谈。他这样子闹腾,自己着实有些受不起。
八月十五,西山校场开科。
王海宾没有随同杨守文北上,在送他离开苏州之后,便返回吴县。
也正是因为这样,武举虽然也有武状元的叫法,可实际上地位并不是很高。
吕程志点点头,笑着道:“看样子阿郎是胜券在握,居然还有精神考虑这些。”
除非遇到杨茉莉这样的怪胎,普通的对手,他都有信心取胜。
杨守文看了看天色,再次叹息一声。
和图书行人才走到铜马陌巷口,身后就传来一阵脚步声。杨瑞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大声道:“兄长,我也去。”
杨守文也颔首示意,朝那陈玄礼微微一笑,便带着众人,和陈玄礼所部擦肩而过。
他对着铜镜里的自己,在心里暗赞一声后,转身抄起鸦九剑,迈步向外面走去。
大金早已在府门外等候,见到杨守文出来,它摇头摆尾,显得非常兴奋。而杨茉莉则牵着马,手里扛着大枪。杨从义带着费富贵和杨丑儿两人,在一旁等候。
八郎,有机会向我父亲举荐一下此人……他现如今执掌团结兵,手底下也没什么可用的人才。一个陈玄礼,还有一个王海宾,我觉得都是人才,而且也容易调动。”
杨守文点点头,正了正头上的纶巾,而后长出一口气。
搏杀分为三轮,最后以双方身上的石灰点多少来判定胜负。
宋氏和杨氏走到了门口,千叮咛万嘱咐。
他撅着嘴,目送杨守文一行人远去,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沿着原路返回家中……
吕程志也换上了一件新衣,走到杨守文的面前。
虽然不太情愿,可杨守文积威甚重,杨瑞也不敢拒绝。
最近洛阳城里有些混乱,你帮我看好家……如果有什么状况,就去找明秀帮忙。”
“阿娘,婶娘,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