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四十一章 西山校场(四)

仆固乙李见杨守文答应,长出了一口气。
“我的确是和杨公子素昧平生,但我却知道,杨公子勇武过人。”
希望能够在马枪混战中与你们汇合,你们多保重。”
杨守文心里一动,看仆固乙李的目光,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在半山腰又有一处校场,也是马枪混战的考场。
“好奇?”
当他抬头仰天时,周围的观众里,传来一阵惊呼。
就在这时,棚子外传来一声呼喊:“九号棚举子出来应试。”
杨守文走出蓬庐后,仰天闭上眼睛,任由那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
校场中不知一个蓬庐,每个蓬庐里,可容纳三十人。
“倒也不是不利于杨公子,而是我看到不少人在私下里相互结盟,意欲在混战中渔利。乙李平日里也没什么朋友,这次参加恩科武举,也是一时冲动。可既然参加了,自然是希望有所收获。所以,见公子孤身一人,特来与公子结盟。”
但根据我刚才的观察,发现这场恩科,似乎有人在针对杨公子,难道杨公子就没有一些想法吗?”
仆固乙李估计举起八百斤石锁也不难,但是他却没有去逞强,而是游刃有余的举起六百斤石锁。即能保存实力,也不会被人看轻。不管怎http://www.hetushu.com样,这都是个聪明的选择。
九号蓬庐,共三十人。
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不慌不忙,漫步走出。
仆固乙李忙解释道:“都摩顿姓拔野古,和我一样,被族人留在洛阳。”
杨守文听到仆固乙李提到薛大将军四个字的时候,立刻就放了心。
“是薛将军向我举荐的杨公子。
“既然是薛将军举荐,我自当从命。”
杨守文眉毛一挑,露出疑惑之色。
骑射过后,则是往山上走。
“那我也恭祝公子,可以顺利过关。”
“可以开始了吗?”
“哦?”
举重一项便淘汰了十一个人……
杨守文所在的蓬庐就是九号蓬庐,听闻外面的呼喊,他冲仆固乙李点点头,站起身来。
伴随着场边主考喊出杨守文腰牌序号以及名字,校场周围的欢呼声突然间消失。
不过我有一个疑问,你我素昧平生,为何会选我合作?据我所知,这次参加恩科的举子中,有不少厉害的角色。你们想有所成绩的话,似乎应该去找那些人。”
随着一众举子从蓬庐内走出,就听到校场外,传来一阵阵山呼海啸般的喊叫声。
“是啊,难道杨公子不知道,今次恩科hetushu.com规则发生了变化?”
“杨守文?”
“开始!”
薛大将军还说,杨公子曾与薛都督的樊娘子交过手,可说是不分伯仲。杨公子应该知道,我铁勒人谁都不服气,惟独敬佩薛将军一家。既然是薛将军举荐,我自然相信杨公子有过人之处。”
仆固乙李道:“见杨公子气定神闲,所以有些好奇。”
已经过了辰时,阳光明媚。
这家伙,倒是一个聪明人。
“杨公子艺高人胆大,想来不会惧怕。
“是啊,就是那个在总仙会上醉酒诗百篇,名动两京的谪仙人,杨青之。”
“我和都摩顿已经说话,混战时彼此相助。
校场内,将会是试力之地,只要通过了这场考试,则从校场后门出,来到龙门山脚下。
但是,却从没有人把他和武人联系在一起。
而过关的举子把石锁放下后,兴奋的大吼大叫,跳跃不停。
“不太清楚。”
原来,这校场四周设立了警戒线,而警戒线外,则是赶来看热闹的观众。
“能否结盟,还要看接下来的比试。
要说薛楚玉害他?他不太相信……那薛家,也是杨守文在洛阳为数不多的盟友之一。
观众里,再次发出一阵惊呼。
在那里,所有的举子和_图_书都会在圣人的关注下进行考试……换句话说,从进入西山校场辕门开始,举子们就如同踏上了一条登天路,一步一步往上走,最终夺取武魁头衔。
他本就生的俊秀,个头也不低。
杨守文眸光一凝,沉声道:“刚听人说过。”
一般到了最后,留下的人都不简单。到时候如果有人联手合作对付他的话,他想要夺魁的确困难。如果有人合作的话,可以分担不少压力,夺魁的把握会更大。
不过即便如此,杨守文也不会就这么容易相信了仆固乙李。
“那个人是谁?”
这名字听上去,好像有点怪异。
若杨公子愿意,可以和我们一起。咱们三个人的人数虽然不多,但相信足以应对。”
杨守文相信,仆固乙李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和他套近乎,一定是有其他的想法。
马枪混战……
他微微一笑,沉声道:“乙李公子看得起我,我当然高兴。
如果举重未能合格,就会被当场淘汰,无法参加下一轮的考试。
“咦,那个人好像是杨守文啊。”
“怎么结盟?”
薛楚玉!
杨守文特意关注了仆固乙李,就见他把一个重达六百斤的石锁举起,十息之后扔在了地上。面色略显潮红,但杨守文能够感http://m.hetushu.com觉得出来,他似乎并没有施展全力。
校场前后门洞开,出现了一条通道。
“是啊,好像说是被临时从苏州召回,就是为的参加这次恩科。”
那龙门山的山脚下,有一块空旷的场地,用来演示骑射。
杨守文在队伍中,看到有两个魁梧的举子走到石锁前,光着膀子,脸憋得通红,把那沉甸甸的石锁举起。那石锁举起之后,并不代表就能过关。还需要坚持十息,才算是合格。其中一个举子举了大约八息左右,再也支持不住,胳膊一软,那石锁就砸在身上,当场被砸的骨断筋折,倒在地上翻滚不停,痛苦嚎叫……
不仅是他,还有不少举子都留下来,想要看看这位名动两京的杨青之,会有什么表现。
在许多人的心目中,杨守文是个诗人,一位品德高尚的名士。
杨守文揉了揉鼻子,走到那考官身前。
正如仆固乙李所言,杨守文不惧举重和骑射,但马枪混战确有些危险。
与周围那些五大三粗的举子相比,杨守文更有一种儒雅的书卷气,让他有些鹤立鸡群。
仿佛整个校场都安静下来,只有那隆隆鼓声在空中回荡。
众人议论纷纷,不过总体上,没有人看好杨守文的胜出。
“他来做什么?”
他和薛http://m•hetushu•com家关系不错,更有生意上的来往。
“他这模样,怎可能获胜?”
太让人尴尬了……别的人出场都是山呼海啸,结果到他出场的时候,却是鸦雀无声。
“乙李公子,有什么指教吗?”
仆固乙李合格之后,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另一边观看。
杨守文忍不住笑了,轻轻摇摇头。
“乙李公子莫非听到了什么不利于杨某的事情吗?”
“都摩顿?”
为了展示自己的力气,许多举子上去就尝试那八百斤石锁。
“第三三三号举子,杨守文试力。”
对此,举子们自然要大展拳脚,施展出自己全身的本领。
也难怪,自杨守文来到洛阳之后,很少展现他的武力,更多是以诗词文章而传世。
仆固乙李也在九号蓬庐,不过他腰牌上的号码,要比杨守文靠前。
杨守文有点明白了,那拔野古也是铁勒九大姓之一,倒是容易和仆固乙李合作。
几个卫士上来,把那举子抬走。
仆固乙李面带笑容,看着杨守文轻声道:“那举重和骑射,想必是难不倒杨公子。但是马枪混战……你们中原有一句老话,叫做寡不敌众。杨公子本领高强,若是马枪斗将,想来胜券在握。可若是马枪混战,只凭公子一人,怕也难获胜。”
仆固乙李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