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四十三章 西山校场(六)

否则到了最后,你我争锋之时,我不会留半点情面,到那时候你在想退,就会颜面无存。”
他在族中没有任何力量,就算将来有机会回去,也未必能斗得过他兄长的子嗣。
可就在这时,人群突然分开。
杨守文和仆固乙李都被点到,两人当下迈步而行,杨茉莉和仆固乙李的随从则牵着马,紧随两人身后。
杨守文摇摇头,轻声道:“不太清楚,没有和此人照过面,所以也不知道他的深浅。”
高台上众人,同时停止了交谈,纷纷站起身,走到高台的边缘观看。
所以,仆固乙李一直都在算计。
正如杨守文所猜测的那样,仆固乙李参加这次恩科,绝不是想要走个过场,或者来凑热闹。他也有野心,也想出人头地,而不是一辈子在洛阳做该死的人质。
“啊,是左卫中郎将!武中郎,还未恭喜你过关呢。”
而这时候,仆固乙李也带着一个随从过来。他看到大金,顿时眼睛一亮,赞叹道:“杨君,好马!”
大金立刻把脑袋塞进杨守文的怀中,摇头摆尾。
当年,仆固乙李的老子仆固乙突过世,仆固乙李虽是嫡子,可由于年幼,最终未能夺得金微都督的职务,而是被他的兄长拿走。之后,他和和图书母亲就被送来洛阳,当上了质子。一晃过去了有十五年,仆固乙李想要回家的心,从未动摇过。
脑海中,闪过一道光……杨守文隐隐约约觉得,他好像捕捉到了什么,却又有些模糊。
仆固乙李的眼中,透出一丝暖意。
还有武崇训,他有没有藏拙?
他看着杨守文,轻声道:“多谢杨君点醒,若不然,乙李恐怕真要丢脸了!”
武崇训居然也参加了这次恩科?
真是一匹好马啊!
一个个靶子列在河滩上,一群卫士正在进行整理,准备下一轮的考试。
“茉莉等的累了?”
一个将军打扮的人,突然开口。
河滩上,旌旗招展。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打铁还需自身硬,还没有见到他,就先生恐惧,如何能够夺魁?”
“别让我失望。”
薛楚玉带着众位考官坐在高台上,正交头接耳的讨论刚才的考试,一个个颇有兴致。
武崇训纵马来到杨守文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沉声道:“杨青之,咱们又见面了。”
“仆固家的子孙,从没有懦夫。”
他和杨茉莉站在人群外,准备好好看一下乙李的本事。m.hetushu•com
河滩校场外,杨茉莉牵着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累到是不累,就是很无聊,只好吃东西。”
“是吗?”
“呵呵,在你我争锋之前,咱们还是朋友。”
上次和武崇训见面,还是年初,杨守文奉旨到洛阳。
但是只要通过了第一关,举子们就必须要进行马战。所以,可以有一个随从牵马在河滩等候。
看到杨守文,杨茉莉咧嘴笑了。
仆固乙李感觉到,他想要夺魁,这对手还真是不少。
有聪明的人立刻醒悟过来,这场恩科,莫非与武崇训和杨守文有关?
此前王修福举重八百斤,已经是占居鳌头。
杨守文笑了,“乙李,对自己没信心了?”
“我在马枪等你,我希望最后与我争锋的人,会是你杨守文,而不是别的什么土鸡瓦狗!”
在校验了两人的身份后,他们走进了河滩。
这份心胸,让他不禁发自内心的敬佩。
好在杨从义早有准备,给他准备了不少吃的,才让他在漫长等待中,有了消磨时间的乐趣。
“有的吃就好!”
他如何认不得大金的来历,比之他那匹月氏马,血统更加纯正。
“杨青之来了。”
“仆固乙李,准备应试!”
可他知道,他和_图_书离开金微山太久了,族人恐怕都把他忘记了。
杨守文说罢,拍了拍乙李的胳膊,迈步朝前走去。
要知道,他兄长的儿子,如今也只比他小两三岁而已。
仆固乙李先行应试,杨守文则排在了后面。
而在另一边,则有一座高台。
“没错,之后依旧是朋友。”
想要回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得到朝廷的支持。只要有朝廷的支持,哪怕族中的敌人再多,仆固乙李都有信心,夺回金微都督之位。而希望,就在这次恩科中。
就在这时,河滩外的校尉高声叫喊名字。
王修福?
仆固乙李脸色微微一变,看向杨守文的目光,也有些不同。
“杨君,那王修福是何来历?”
仆固乙李听罢杨守文这番话,猛然挺起了胸膛。
他找了都摩顿合作,又去拜见了薛楚玉。
他牵着马快步跑到杨守文跟前,“阿郎,你怎么那么久。”
乙李,你若是现在就怕了,还是早些退出为好。
什么王修福、都摩顿,都没有武崇训这个名字给杨守文带来的冲击大。
一个被流放洛阳,一个从小居住在金微山,谁更能获得族人的认可?
仆固乙李看着他的背影,突然一笑,紧走两步跟上了杨守文。
“嗯?”
上次是武崇训应试,和*图*书引起了众人的关注。除此之外,哪怕是王修福连连夺魁,都没能引起大家的兴致。
薛楚玉请他帮忙关照杨守文,仆固乙李同意了。
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在他追上杨守文的一刹那,却突然放慢了脚步,身体落后了杨守文半个身子……
“那怎么办?”
在第一轮比试中,仆固乙李故意藏拙,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在马上,武崇训凝视杨守文,杨守文则面带笑容,迎着武崇训的目光,丝毫不惧。
当时那武崇训神经兮兮的派人在香山伏击杨守文,结果被武则天降旨命他闭门思过。
杨守文自言自语,旁边的仆固乙李,却有些脸色难看。
这也是今次恩科,第二次出现这种情况。
在那之后,杨守文和武崇训就再无交集。
他倒不似杨守文想的那么多,而是感到了巨大的压力。都摩顿的射术他非常清楚,比他尤胜一筹。可即便是如此,都摩顿仍被人压了一头,实在出乎他的预料。
现在骑射又排名第一,可见他实力不容小觑……
“啊?”
仆固乙李闻听,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大金。
他从未见过杨守文这样的人,明知道自己最终要和他争夺武魁,却仍旧出言开导。
武崇训看上去,比上次见面时沉稳很多。
和_图_书他瘦了,但精气神却给人一种强横的感受。
碍于规定,每个举子不得带随从进入西山校场。
杨守文抚摸着大金的脖子,沉声道:“大金是我的好兄弟,可惜跟我之后,就少了驰骋的机会。这次恩科,正要它来帮我夺魁!乙李,你可要小心,大金这时候虽然很温和,真要是到了疆场上,它的脾气之暴烈,连我看着都觉得害怕呢。”
“自前朝隋炀帝创立科举,从来都是千军万马独木桥,唯有勇者方可夺魁。大家来参加恩科,都有各自的目的。我有我的目的,你也有你的目的,但最终都是为了那武魁之名。
“走吧,该咱们出场了。”
仆固家对薛家素来敬重,当年薛仁贵曾大败铁勒大军,虽坑杀不少铁勒人,但依旧无法改变铁勒人对强者的尊重。薛仁贵是强者,他们必须要给予尊重的态度。
……
“未曾想,左卫中郎将也来了。”
至于都摩顿,仆固乙李知道,他的确是有这种本领。但如果两人马枪交战,仆固乙李有九成把握战胜都摩顿。可现在,他有些紧张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王修福,显然是劲敌;杨守文深浅难测,仆固乙李也没有把握一定能获胜。
杨守文笑着拍了拍杨茉莉的胳膊,从他手中接过了缰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