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四十五章 神臂之威

大金早就等的不耐烦了,长嘶一声,飞驰而来。
薛楚玉脸色阴沉,可眼中却闪过一抹喜色。
不过,最开心的人,却不是他们,而是在人群之中的一个青年。
“待会儿该怎么办?”
不管这武状元的含金量如何,能够脱颖而出,都是一桩荣耀的事情。
他之前把神臂弓交给杨守文,更多是为了挽回颜面。
“你确定,他是那个名动两京的谪仙人吗?”
两千贯很多吗?
你别得意,咱们奉先寺见!
代他射完了身上的最后一支箭矢后,大金正好来到河滩尽头。
“这箭好大的力道。”
围观百姓,顿时沸腾起来。
好半天,其中一人用干涩的声音道:“杨守文,骑射两回,六中六,记两合;步射两回,二十中二十,记四合。
这是薛仁贵生前说过的话!
明秀没有和杨守文汇合,而是带着明礼偷偷混在人群里观战。此时此刻,他已经乐得合不拢嘴,扭头对明礼道:“我就知道这家伙能行,单凭这骑射一轮,我至少可以赚两千贯……直娘贼的,早知道我应该下的再狠一点,一赔二十啊,我怎么就下了一百贯?”
就在这一顿的电光火石间,杨守文已经翻身上马,反手抽出一支长箭,而后在马上一个犀牛望月和-图-书,翻身唰的一箭射出。
那乌木箭靶一个个从河滩上拔地而出,摔落在地面。
“五郎,此弓可在三百步外,贯穿铁甲,非神臂不可用。”
薛讷神力惊人,可是想要弓开满月,也颇为吃力。
嘿嘿,早知道就该多下一点!
现在,两轮战罢,杨守文脱颖而出。
咕隆隆,战鼓声响起。
它从杨守文身边掠过,脚下微微一顿。
什么阿郎就有什么仆从!
如果这么算起来,两千贯,还真是一笔不小的资产呢。
六合,那就是满分喽!
围观之人,已经被杨守文这惊人射术所震撼。
当成绩报出,校场中鼓声隆隆,号角长鸣的时候,武崇训的脸色变得铁青。
“我不知道。”
“发了,这下子要发达了!”
与此同时,号角长鸣,似乎也是在为今次恩科第一个出现六合的成绩而发出喝彩。
“呵呵,从义,咱们是同喜,同喜。”
看着这个已经乐得没有正行的阿郎,明礼颇感无奈。
“我不和他打,打死我,我都不和他打。”
二十六矢二十六中……这可能是自首科武举以来,第一次出现的成绩。如果以后还是依照今次武科的规矩,不晓得要多久才能有人达到这记录。杨青之,也算是和图书开创了武举以来的最强记录!以后有人想破他这成绩,便只有改变规则一途。
又一个靶子被射飞起来,落在了河滩上。
“我的个老天,怎么回事?”
命中会有贵人相助,难道说这杨守文,就是那个贵人吗?
这种情况之下,就连那些豹韬卫的卫士,也是发自内心的称赞。
当年,为了制造这副神臂弓,薛仁贵用了近三年光阴。那传说中的三箭定天山,所用的正是这副神臂弓。只是,在薛仁贵之后,他和几个兄长,却无人能使用。
薛楚玉突然有一种感觉:神臂弓,似乎找到了主人!
还能怎么看?
箭靶会插在地下约二十公分,就算是让士兵上去拔出来,都要费上一些力气才行。
“好射!”
那杨守文看上去文文弱弱,却有如此本事,他这仆从又岂是好相与的?
……
“那他这骑射为何如此高明?”
而此时,大金飞驰,杨守文则在马背上箭发连珠,五箭在瞬间射出。
薛楚玉看到那二十六支插在箭靶上的长箭,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不得不说,杨守文这一手太漂亮了。二十六支箭不但渐渐中靶,而且全部都是正中要害。
武崇训,在挑衅了杨守文之后,并没有离开。
“第三三三号举子杨守文和_图_书,骑射两回,六中六,记两合;步射两回,二十中二十,记四合。共计六合,过关!”
怪不得族长说,四郎的能力在族中子弟里,或许不是最强。但他的运势却无人可比。
战鼓声,在这时候突然止息。
“我怎么知道?”
“八郎,恭喜。”
……
吕程志、杨从义和张九龄到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长出一口气,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下来。
杨从义和吕程志而今是杨守文的门下,而张九龄也准备跟随杨守文,历练一下。
可是杨茉莉却毫无顾忌的大声欢呼,在场外跳跃。
高台下,小校高声呼喊。
共计六合,过关!”
此次恩科所用箭靶,都是用密度很大的乌木所做,每一个重约二十斤。
薛楚玉嘴角微微一翘,勾勒出一抹古怪的笑容。
身边的那些考官,也都面面相觑。
怪不得薛仁贵生前说,想要用这副弓,两膀若无万钧神力,根本无法使用。薛仁贵过世后,神臂弓就明珠蒙尘!薛楚玉一直把它带在身边,更多是为了纪念。
同时,他也不禁感慨:这果然是打铁还需自身硬……若杨守文没有真本事,谁能保他?
杨守文一手执弓,一手勒马,只听大金希聿聿长嘶一声,猛然仰蹄直立而起……
见到如此和*图*书神威,一些举子心里已经有了退缩之意。
他看着那信马由缰,在河滩上行走的杨守文,眼中也闪过了一丝难言的复杂之色。
武崇训相信杨守文一定会过关,但是却没有想到,会是以如此拉风的方式过关。
他带着随从,在山脚下观战。
杨守文已经很给他面子了,那弓矢上被人做了手脚,传扬出去,人们肯定只会说是他薛楚玉做的手脚。可是,被杨守文当众那么说,他心里又有一些不太舒服。所以让窦一郎把神臂弓拿过去,也是为了给杨守文一个好看,并无其他意思。
“好射!”
开玩笑,若说这家伙只能举起四百斤的石锁,谁会相信?就凭这手射术,若没个千八百斤的力气,根本做不到。这家伙之前在藏拙,谁要对上了,定会遭殃。
不过对杨守文而言,杨茉莉的欢呼声,以及场外的议论声,好像都没有听到一样。他的精神,已经进入到了一个非常奇妙的境地中,在射出第二十箭后,他甚至没有去看是否射中,而是嘬口吹响口哨。
那些人在想动手脚,怕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是祝贺的鼓声!
“废话。”
“阿郎,好射!”
这若是敢徇私舞弊,不用武则天下旨,恐怕就会被围观的百姓给骂死。
“…http://www.hetushu.com…”
二十六支箭,全都穿透了箭靶。
明礼的目光,旋即又落在了场中的杨守文身上。
“诸公,怎么看?”
可是现在……
从第一场开始,虽然他们对杨守文都是信心满满,可成绩不出来,终究不放心。因为这考场上,有太多可以做手脚的地方。万一被人暗算,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这份荣耀,对他们来说,也显得格外珍贵。
薛楚玉见状,心中暗自发笑。
几个卫士飞奔到河滩上,把那二十六个靶子抱起来,跑到了高台下。
那一副场面,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是啊,你们难道没有发现,杨守文是在差不多三百步外射箭,而且箭箭中靶吗?”
难度太大了!
其实,我也买了十贯……虽然当时是友情下注,可算下来,骑射一轮,我能赚一百贯。
当初,四郎要与之交好,果然不是没有道理。
有一些人对他的举动感到不满,可是当他们看到杨茉莉那巨大的身形,一丝不满立刻烟消云散。
咱明家名下的产业,加起来少说也有千万贯,何至于如此癫狂?不过,他旋即也就想通了。千万家产,与明秀关系不大。别看明家家大业大,可族中子弟,从十四岁开始,便要靠自己去赚钱。那千万贯的家业,是族产,而非个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