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五十章 决战奉先寺(五)

要知道,李显是最希望杨守文能夺魁,然后迎娶安乐的人。
可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说完,武三思还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说:“臣真的是冤枉,一定是有人在冤枉臣。”
那兄弟二人都是凉薄的人,为了同宗兄弟犯险,应该不太可能。而且,当初张昌宗要杀杨守文,是他以为武则天看上了杨守文。后来这误会解释开了,也就没了继续找麻烦的必要。再者说了,张昌宗最近生病,一直卧床不起。而张易之更是谨慎小心的人,若没有足够的好处,他是决不可能冒着杀头的危险谋害杨守文。
李旦?还是太平?
……
都摩顿露出惊讶之色,大声道:“杨君这话从何说起,我刚才看你危险,所以才想要过来救你,又怎会害你。”
武则天实在是想不出,他二人要杀死杨守文的理由。
他朝武三思看了一眼,然后和李元芳便匆匆离去。
这时候,千骑已经把考场团团包围,李元芳和薛楚玉二人策马而来,看到这场面,眉头不由得一蹙,厉声喝道:“尔等举子全部放下手中兵器,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不可能,都摩顿对杨君极为敬重,怎会害你?”
校场中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人措手不及。
武则天看了hetushu.com他一眼,淡然道:“既然知道自己该死,为何不去死呢?”
薛楚玉是好脾气,可再好的脾气,也会忍耐不住。
要不然,武家族人也有不少,何以只他能够得到武则天的重用?他眼珠子一转,便冲出人群,快步来到武则天身前,扑通一声跪下,“圣人,臣罪该万死!”
……
“臣知道自己该死,可是有些话,还是要说明白。”
很显然,薛楚玉认为是他在捣鬼……没错,他安排人在辕门外刁难杨守文,又让人在弓矢上做了手脚。之后,他还安排了王修福配合武崇训,可是在马枪决战之前,他已经吩咐王修福不要动手了啊!这件事,可真的是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李元芳还好一些,薛楚玉是真火了。
与其到时候被薛楚玉拆穿,倒不如主动认罪。
武三思知道,武则天这是真的怒了。
虽然在举重比赛中,他以七百五十斤输给了王修福,可实际上,他的气力丝毫不必王修福差。
杨守文和武崇训错马而过的刹那,内心中突然间升起一种悸动。一股寒意从尾椎骨升起,顺着后脊梁直冲头顶。说时迟,那时快,他一只脚甩镫,身体向战马的一侧便载下去。远远看去,http://www.hetushu.com就好像是被打落马下一般。
发生了什么事?
武三思心里一咯噔,暗叫一声不好。
李元芳道:“五郎不必担心,圣人心中自有分寸,咱们切看杨守文他们如何解决。”
“说。”
这也使得原本向他冲过来的都摩顿扑了个空,眼看着杨守文在马上消失,顿时一怔。
可不是他们,还会有谁呢?
武三思能爬到如今地位,可不仅仅因为他是武则天的侄子。
薛楚玉说完,扭头苦笑道:“元芳,这一次我这主考官可真是狼狈。”
好不容易得了一次主考的机会,却接连发生变故。
在杨守文从马上摔下来的一刹那,观战的文武百官都大吃一惊。
这时候,武崇训已经爬起来,仍感到头昏脑胀。
她预感到会发生变故,所以专门带了文武百官来观战,甚至还让举子们换了兵器。
仆固乙李一脸茫然,看看杨守文,又看看都摩顿。
他非常机灵,见情况不妙,立刻偷偷把手臂上的手弩取下,趁乱丢在了校场上。
王修福本来已经准备暗杀杨守文了,可没想到,居然有人抢先了一步。
她对武三思的话,倒是没有怀疑……武三思不是不知进退的人,既然薛楚玉警告了他,再加上自己之前的警告和图书,相信他也不敢再不知好歹。所以那支射向杨守文的弩箭,应该不是武三思安排。可不是武三思安排,又是谁想要杀死杨守文?
“都摩顿,你为何还害我?”
好半天他开口道:“杨君,你是说,都摩顿要害你?”
应该不是!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随后发生的事情,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不管是都摩顿伤了武崇训也好,还是杨守文重新坐在马上也罢,让人眼花缭乱,脑袋也跟着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可他愣住了,胯下的马却没有停,朝着武崇训就撞了过去。
“李元芳、薛楚玉,你二人带人进入考场,一个一个给朕查,看有什么人私藏暗器。”
弩箭的力道不小,杨守文虽然把弩箭咬住,可是牙齿却受了伤。
“都摩顿,我早就知道你不怀好意。”
李显?
杨守文却冷笑一声,手指都摩顿道:“你真以为我背对着你,就不知道你的小动作?”
“嘶!”
“梁王,你怎可如此大胆?”
也就在这时候,大金已经跑到了校场的另一边。
从杨守文入考场,到后来有人在弓矢上作手脚,乃至于刚才,竟然有人用手弩偷袭。
“传旨千骑,包围考场,所有人不得离开。”
大金同样机灵,就在杨守文甩镫的刹那http://m.hetushu.com,身形暴窜出去。
这一句话,说的是冷冰冰,丝毫不带烟火气。
当初,那张昌宗曾企图暗杀杨守文,但是被李裹儿撞破。
武则天没有理睬武三思,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
人常说,动物有一种本能,当遇到危险的时候,毛发都会耸立起来。
一旁李显等人,也都是表情各异。
他刚才看到都摩顿发疯似地冲向杨守文,但是却没有看到都摩顿发射弩箭。虽然有些怀疑,可是仆固乙李却无法相信,都摩顿是要加害杨守文。他宁愿相信,那只是一个误会。
他慢慢把弩箭从口中拿下来,看着都摩顿,眼中透出一股浓浓的杀气。
“臣,遵旨。”
“臣的确是存了私心,希望能够帮助二郎夺魁。
所以,臣在武科开始之前,命人在辕门外刁难了杨守文;后来,臣还安排人在弓矢上做了手脚,想要让杨守文出局。本来,臣是还存了后手,想要在马枪决战时,助二郎取胜。可是之前两件事接连失败,臣更得了薛大将军的警告,所以已经命人传话下去,不许再动手脚。圣人,臣是该死,但这件事,真的与臣无关。”
难道说,还有其他人想要杀死杨守文吗?她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名字,但又随即否定。
武则天脸色铁青,凤目中闪过一和-图-书抹森然之色。
李显愤怒,李旦震惊,而太平公主则显得有些茫然……
“杨守文,说好了咱们两人比试,你竟然找人害我?”
所以,武则天虽怀疑了一下,却很快把他们排除在外。
不过武则天却不认为,张昌宗会真的因此在这种场合谋杀杨守文。
武崇训的战马扑通就摔倒在地上,把武崇训摔飞出去,摔得是头昏脑胀。
反正这时候千骑已经闯进了考场,考场上乱成一团,没有人在留意王修福。
只是在他的口中,却咬着一支钢弩,鲜血顺着嘴角流淌出来。
这,应该算是一桩恩怨吧。
李裹儿气得小脸通红,指着武三思,但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是。
就见杨守文呼的从马腹下翻身出来,重又跨坐在马背上。
那都摩顿的力量,同样是无比惊人。
武崇训本来和杨守文交手一个回合,错镫之后正准备拨转马头回身再战,可是都摩顿却已经冲过来。一连串的变故,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突然到武崇训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胯下马希聿聿悲嘶,被都摩顿一棍击中了脖子。
乱了,已经完全乱了!
因为这件事,张昌宗的族兄,当时的洛阳县令张同休因此被贬西域,永世不得回转中原。
他跪在地上,以头触地,连连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