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五十三章 夺魁

王修福只看到坐在蓬庐外面,呆呆发愣的杨茉莉,而杨守文已经不见了踪影?这,没有让他感到安心,反而更加恐惧。因为他不知道,杨守文要怎么对付他。
如今,只剩下十七个人,而考场上的仆从们,也大都被赶走,使得考场格外冷清。
金微都督之弟仆固乙李,力试与骑射皆有出众表现,故钦点为本科第四……”
忍不住笑将起来,他轻声道:“茉莉别着急,再等等,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王修福的脸色顿时惨白,心脏都好像到了嗓子眼里,随时都可能跳出来一样。
小过,你可别怪我……我已经尽力了!
杨守文是真不知道。
“嗯?”
看他的模样,杨守文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饿了。
王修福站在那里,似乎也有些魂不守舍。
曾经雄霸漠北塞上的大鲜卑种,到了武则天时期,已经很少有人再提及。
而杨守文则站起身,迈步走出了蓬庐。
他沉吟片刻道:“武中郎不必着急,相信圣人很快会有决断,到时候自有分晓。”
说到这里,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已经知道了……
杨守文听罢后也觉得有些棘手,这就如同大海捞针,让他从什么方向去追查呢?
“阿郎,咱们什么时候可以走啊。”
杨守文不知道,接下来朝廷会用怎样的方式收场hetushu•com
此时,已近酉时,夕阳斜照。
就在王修福心神不定,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薛楚玉率领一队卫士,从奉先寺内走来。
嗯,他说话的时候,好像还夹杂了一些突厥人的口音……嗯,不是突厥种,就是鲜卑种。只是我当时很困,所以并未留意。不过,如果再让我听到那声音,我一定能分辨出来。”
可是,杨守文已经不在蓬庐前。
“你和都摩顿的关系很好吗?”
武三思或许恨他入骨,耍些小手段不足为奇。可要说他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算计,恐怕武则天第一个不会放过他。哪怕他是武则天的侄子,也不可能如此胆大。
之前略显拥挤的蓬庐,如今一下子变得宽敞了许多。杨守文和武崇训再没有任何交流,两人相视一眼之后,便各自返回蓬庐之中。仆固乙李跟在杨守文身后,有些失魂落魄。他在蓬庐中坐下,目光有些呆滞,看着外面的考场,呆呆发愣。
想到这里,杨守文搔搔头,目光从一个又一个蓬庐扫过,最终落在了角落里一个蓬庐门前。
可他明白,这件事还没有结束。一场恩科背后的较量,似乎才刚刚拉开了序幕!
而杨守文接下来的动作,更让他感到心惊肉跳。只见杨守文指了指他,然后抬起左臂,手指做了一个hetushu.com扣动机括的动作,而后口型一变,那双眼睛蓦地张开。
但是,他却没有说出来,他什么意思?
可是现在,他真不再认为,这件事和武三思有干连。
三十八个举子,有的带了随从,有的是孤身前来。
……
除却现场发现了三副手弩和两具尸体之外,薛楚玉等人还从先前那些被淘汰的举子身上,搜出了一副手弩。只不过,这举子有些倒霉,还没等他射出弩箭,就被淘汰出局。他的伤势非常严重,整个人已经陷入昏迷中,无法回答任何问题。
仆固乙李道:“是很怪,有些不太纯正。
武崇训在一旁,开口询问薛楚玉。
身为主考官,薛楚玉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是现在……
杨守文倒是能够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原因嘛,很简单……直觉!
我不太喜欢热闹,喜欢读书习武。
可就在这时候,他又心里一动:他知道我有参与,可是为什么没有呈报上去?就算是没有证据,相信他杨守文只要开口,在这种情况下,朝廷都不会放过他。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还可以继续吗?
“薛大将军,现在该怎么办?”
在之前,杨守文会认为武三思的疑点最多。
“乙李?”
在蓬庐内的举子们纷纷走出来,紧张看着薛楚玉。
鲜卑自隋唐以来,大部m.hetushu.com分都已经汉化。
杨守文眼睛一亮,轻声道:“那你知道,他认识的那个人是谁吗?”
这次恩科,其实我最初并不想参加。是都摩顿有一天突然找我,说眼前有一个好机会。对了,他说他认识了一个很厉害的人,并说只要我们能夺取武魁,就可以想办法让我们回去。我也因此而动了心,才会答应都摩顿,和他一起参加恩科。”
杨茉莉点了点头,很乖的在蓬庐外坐下。
“圣人有旨,各举子出来接旨。”
杨守文嘴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这么想。
想到这里,王修福激灵灵打了个寒蝉,呼的一下子转过身,朝杨守文看过去。
仆固乙李说过,他今次是希望能够夺取武魁。
结果会怎样?
都摩顿性子活泼一些,喜欢结交朋友,不管三教九流,他都来者不拒……我知道,他希望多认识一些人,多结交一些朋友,期盼有朝一日,可以重返羯丹山。
莫名其妙的参加这场恩科;莫名其妙的在八角山被围攻;莫名其妙的遭遇刁难,算计;莫名其妙的被人暗算……这场恩科里发生的事情,有太多诡异之处,诡异到让杨守文有些害怕。他从来不是打掉门牙往肚里咽的主儿,这笔帐必须算清楚才行。当然了,当务之急,还是要夺取武魁,想办法先救下李过的性命。
这件事恐和_图_书怕有些复杂,并非似你我想的那么简单……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否则你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
左卫中郎将武崇训,力试过关,骑射优秀,故钦点为本科第三。
草原上的鲜卑种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慢慢和突厥人,亦或者契丹、靺鞨人融为一体。
武三思?
“对了,都摩顿和我住在一起,有一次我已经睡了,听到他从外面回来,还带了一个人。那个人的声音……听上去应该不大,说的是铁勒话,不过口音很怪。”
杨守文眸光一闪,眼睛不自觉眯成了一条线。他看着王修福,突然间呲牙笑了。
千骑卫士仍旧一丝不苟的守候在考场周围,而奉先寺原本在观战的人们,也都纷纷退入奉先寺内。幸亏这是在奉先寺,普通人根本无法前来观战。若不然,情况可能会更加复杂,到时候的局面,不晓得会乱成什么样子。杨守文想到这里,也不禁暗自庆幸。对方没有在西山校场与河滩动手,否则他可能真就危险了。
他知道了!
李元芳和薛楚玉已经前往奉先寺,向武则天汇报结果。
杨守文有些后怕,他究竟得罪了什么人,竟然如此处心积虑的想要取走他性命?
好像觉察到了什么,他抬起头看过来,正好撞上了杨守文的目光。
他忙转过身,做出准备走进蓬庐的样子。
武崇训http://m•hetushu•com点点头,也就没有再询问。
仆固乙李愣了一下,旋即苦笑道:“要说关系很好倒不至于,我们同为铁勒九大姓,同是一个祖先。而我们现在,处境也非常相似,难免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仆固乙李此刻已经彻底失了冷静,听杨守文说完,他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很怪?”
“乙李,此事你不要再和任何人说起。
只是他有时候……所以,他手头很拮据,甚至经常找我借钱。
而薛楚玉则没有赘言,把圣旨展开,沉声道:“朕特设此次恩科,所为者是要选拔栋梁。然今次武科发生诸多变故,故而实不宜继续进行。朕三思之后,与诸公商议决定:征事郎杨守文骑射满六合,创下自武举开科以来,最佳记录,故钦点杨守文为本科魁首;太原人王修福,力举八百斤,骑射计五合,故为本科第二。
举子们重新穿戴完毕,但却没有一个人感到轻松。
仆固乙李摇摇头道:“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想法没有都摩顿那么多,只希望可以靠此次恩科,得到圣人的关注。至于其他,我不是很了解,都摩顿也没说过。”
不深究?
杨茉莉看到杨守文出来,忍不住上前询问。
王修福被杨守文这突如其来的笑容吓了一跳,心脏砰砰直跳。
十七名举子,只能各回蓬庐,等待武则天的最后裁决。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