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五十四章 赐婚

原本以为此次恩科已经没了希望,没想到圣人如此圣命,竟然钦点了十七个人。
薛楚玉倒是没有勉强,反正到时候武则天发怒,自有他武崇训和他老子顶着就是。
杨守文此刻就是这种状况,他觉得,他好像被人给算计了……
唯一一个感觉不到开心的人,是王修福。
只凭这记录,就会让很多人闭嘴。
三个人随薛楚玉鱼贯而行,在经过了重重检查后,走进了奉先寺。
我会让人告诉我父亲,请我父亲向圣人说明。待会儿去觐见圣人,我就不去了。”
可是,我真感觉不太对劲啊!
唐代的科举制度,还远没有到宋明时期的规范。事实上,虽然唐太宗曾得意洋洋说‘天下人才尽入我毂中’,但实际上,唐代对科举的重视程度,并不想人们想象的那么厉害。
王修福和仆固乙李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苦涩一笑。既然如此,那就耐心等待吧!
这一点,从武崇训的反应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毕竟,如今的情况下已经不可能再继续通过马枪决战来决出武魁……
不过,寺内仍旧是守卫森严。
在奉先寺大殿外,薛楚玉让三人在外面等候。
他走进大殿,过了一会儿就见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内侍。
而其中,仆固乙李更好和*图*书像在做梦一样。
杨守文是心不在焉,王修福是魂不守舍,而仆固乙李到这会儿,仍感觉到有些发懵。
奉先寺内,已经不似早先那么热闹。
“征事郎,圣人唤你觐见。”
薛楚玉一愣,“怎么不对劲?”
武崇训是个好面的人,虽然不是很开心,但也不至于因此而抗旨不遵,和杨守文反目。
杨守文有些魂不守舍,领旨谢恩。
薛楚玉则微微一笑,拍了拍杨守文的肩膀,“青之,还要恭喜你这次夺取武魁。”
杨守文能够夺取武魁,正如武则天圣旨中所言,他创造了一个自武科开始以来,从未有过的记录。
“不是,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呢?”
至于武崇训,无悲无喜。
“只我一个人吗?”
王修福此刻是真的后悔了!
而考场中的众位举子,也一个个兴奋无比。
一路走来,那奉宸卫随处可见,显示出一种不同寻常的凝重气氛。
他接受了‘慕容玉’的手弩,等同于是背叛了武三思。
哪怕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可只要传到了武三思的耳中,就少不得被武三思猜忌。他跟随武三思也有些日子,很清楚那武三思是怎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事实上,从高宗皇帝总章三年以来至今,共举行http://m•hetushu•com过五次科举。
比如,张仁亶?
只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他温言安抚了武崇训几句,然后又命人让那些举子们下山,前往西山校场中等候接下来的章程。杨守文也不是太想去见武则天,可他没有一个名叫‘武三思’的老子,自然不可能像武崇训那样任性。所以,他吩咐杨茉莉带着大金先到山下和杨从义他们汇合,至于接下来,就走一步看一步,不晓得还会有什么状况。
“待会儿你和王修福、武崇训以及仆固乙李前去奉先寺谢恩,圣人要召见你。”
王修福这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若是武崇训为武魁,说不定就会有人站出来反对。毕竟,李唐集团的大臣们和武党代表武三思可以说是泾渭分明。你支持的我一定反对,更何况这武魁人选。
不止如此,杨守文似乎也知道了一些状况。这岂不是说,他被两个人捏住了把柄?如果杨守文到时候找他麻烦,凭他杨守文的身份和地位,他王修福哪有什么反抗的余力?三姓家奴,弄个不好,他就要变成三姓家奴,到时候定不得好死。
受魏晋以来九品中正制度的影响,这入仕的途径主要还是以门荫和举荐为主。
嗯,反正http://m•hetushu•com杨守文就是觉得,这个武状元,恐怕没那么容易得到。
“薛大将军,我刚才受了一点伤,感觉很不舒服,此次觐见就免了吧。
……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看王修福和仆固乙李一眼,也让两人渐渐冷静下来,恢复了神智。
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自己好像中了什么圈套。这武魁的身份,本来应该是一件很让人开心的事情,但是他却开心不起来。扭头,朝武崇训看了一眼。武崇训这次被钦点武探花,也算是一桩喜事。但是从武崇训的表情中,杨守文只看到了一种发自于内心的失落感。他在失落什么?难道这武状元,对他很重要吗?
但是有资格觐见武则天的,也只有那寥寥几人而已。
唐代,科举并非入仕的主要途径和手段。
“阿郎,你是武状元了!”
杨守文疑惑问道。
也许对普通人而言,武状元是一个了不得的头衔。
这倒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换句话说,他等于有了一个把柄,落在慕容玉手中。
可是,对于那些勋贵子弟,亦或者好像武崇训这样的人而言,所谓的武状元就如同是一个鸡肋,对他们不会有太多的帮助。特别是武崇训,他为什么要参加武科?完全没有必要嘛!他已经有了左卫中郎将的和-图-书官位,虽然是个散官,可是这起点要比许多人高。相信他愿意,大可以得到一个实缺,甚至统帅一府兵马。
事实上,在姚崇等人的眼中,把杨守文点为武魁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今天……杨守文最大的阻挠者武三思已经认怂了,李显对钦点杨守文为武魁则是乐见其成。太平公主和李旦都没有表示反对的意见,而三省六部的大佬们,也没有理由反对。
杨茉莉兴奋的跑过来,大声喊叫。
“薛大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武崇训没来,只杨守文一个人……
特别是那些出身贫寒,又没有什么文采,没有什么靠山和门路的武人,一定会很开心。
他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但总体而言,是苦涩大过于喜悦的感受吧。
杨守文有些发懵!
本次恩科,武则天共钦点十七名武举人。
这有些事情不能往深里想,想的越多,就越觉得是个坑。
杨守文在文坛上声名响亮,若能成为武魁,倒也可以是一段佳话。
杨守文刚才两次救他性命,他如果再闹事,未免给人一种忘恩负义的感觉。
说真的,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被点为榜眼,仅位列杨守文之下。
事实上,武则天钦点武魁,如果换做平常,肯定会有很大的阻力。
高延福点了点头,hetushu.com笑着道:“征事郎,请随我来。”
“不对劲?”
“哈哈哈,青之,你想多了!”薛楚玉有些怪异的看了杨守文一眼,轻声道:“待会儿见到圣人,你可不要胡言乱语。这次是圣人钦点,你莫让圣人失了脸面。”
这是几个意思?竟然钦点我为武魁?
“我说不上来,总觉得有点不正常。”
凭这个身份,王修福知道自己至少也能在折冲府校尉的军衔,统领一团问题不大。而他之前,还跟随过武三思。到时候运作一下,一个果毅都尉怕是逃不脱。
武崇训显得情绪很低落,低声向薛楚玉告罪。
文武百官大都离去,从某种程度上,也反应了这个时期,大家对武状元的态度。
如果武崇训也来了,那他二人就是杨、武二人的陪衬。
可现在……
原以为已经没了希望,却不想自己还被钦点为第四名。
身为武则天钦点的武魁,自然要前去谢恩。
而武科若不是迫不得已,也不可能频繁开科,至这一届一共开了四次科举……
那内侍,杨守文倒也不算陌生,就是之前曾见过两次的高延福。
他应该会高兴,因为他原本只是一个苦力。
但他却跑来参加这劳什子武科,了不起就是个果毅,对他有什么好处?
杨守文忍不住走上前,低声询问薛楚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