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我不想做驸马

他的脸上,同样也带着笑容……
大殿中,响起了一连串的惊呼声。
“你是……”
嗯,就是不安的感觉。
很不安!
普通人走进来,会产生莫名的恐慌,更因而敬畏……
大殿中的香炉里,点燃着名贵的龙涎香。
他不敢抬头,但是却能够感受到,有一双目光正凝视着他。
“十六年前,孤因为犯了错,被圣人责罚,前往庐陵。
寺院占地面积大约一千多平方米,可由于是位于半山腰,使得其纵深实际面积要大很多。整个寺院,共有三道台阶,卢舍那佛雕像就矗立在摩崖之上,用慈悲的目光鸟瞰伊洛大地。据说,佛像是依照武则天的样貌雕刻,自有别样意味。
武则天心情似乎不错。
“杨青之,你这次夺了武魁,朕要嘉奖你。”
她凝视着杨守文,半晌后沉声道:“杨守文,你刚才说什么?可敢再说一遍……”
“你,是李,太子?”
“杨青之,你果然得了武魁,此刻想必有些得意吧。”
有的,杨守文认识;但有的,他却陌生。比如太平公主,他是第二次见到,所以不算陌生。而太平公主上首站立的中年人,高高胖胖,看似很魁梧,但却给人一种很虚弱的感觉。那张胖乎乎的圆脸上,带着一抹和煦和图书笑容,让人感觉亲切。
“谁?”
杨守文见武则天要开口,忙大声喊道。
也是神权与君权混合在一起,所形成的独特威压。
“臣遵旨。”
其别名就源自于那尊卢舍那佛的佛像,以及一组摩崖型群雕。
“臣南下之前,与东宫皇子李过结识。
途径武当山下的时候,孤遭遇山贼伏击。当时有一位老神仙,带着一个童子路过,出手赶走了山贼。那位老神仙,名叫杨大方,是弘农杨氏族人。而那童子……”
这时候,他才看清楚这大殿里的情况。
儿臣斗胆请母亲赐婚,让安乐和杨青之早日完婚,也算是了却了儿臣一桩心事。”
他上前一步,顿首道:“启禀圣人,太子所言之事,恕臣不能从命。”
大殿位于三层台阶上,是一座空荡荡的建筑,里面也没有供奉任何佛像。
“什么事?”
当然了,到她这种地位,喜怒不形于色,又怎可能轻易表现出来她内心的想法?
武则天道:“看样子江南的风水很好,朕听说你经历了很多磨难,还亲自冒险混入贼窟……不过没见你有半点清减,倒是这精神看上去,比之离开洛阳前又好了不少。”
杨守文有些发懵,一时间也没听清楚武则天说了些什m.hetushu.com么。
她笑道:“未曾想裹儿和青之居然还有这么一段姻缘,倒真是让朕吃了一惊。”
杨守文心里一沉,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头萦绕。
他突然转身,在武则天身前顿首道:“母亲,儿臣当年曾与杨大方有过一个约定,待女儿长大之后,会嫁给杨守文为妻。为此,臣寻找他祖孙多年,未曾想在神都重逢。本来,安乐曾说过,她的夫婿要有状元之才。臣还犹豫着,该怎么劝说她,未曾想青之今日却夺取了武魁,岂不正应了安乐‘状元之才’的要求。
杨守文一开始没能反应过来,但是听对方这么一番话,顿时明白了他的身份。
大殿两边,还有其他人。
这是杨守文第二次面对武则天,心中仍旧忐忑。
武则天的表情,似有些诡异。
武则天哈哈大笑,令大殿里的气氛,似乎变得活跃了许多。
而杨守文则是一脸赧然道:“圣人休再取笑微臣了,臣那时候,也是酒壮怂人胆而已。”
两边众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把头抬起来。
朝中诸公众望所归?
“哈,酒壮怂人胆吗?”
朕知你勇武,却未想到你有如此手段。骑射满六合,也是自武科创建以来,从未有之记录。朕很http://m.hetushu.com高兴,能够为朝廷选中栋梁之才。此前,朕以为你文采过人,能吟诗作赋;但没想到,长洲你却一鸣惊人,展露出了非凡的才干。皇泰宝藏被顺利找到,有你运筹帷幄的功劳。如今,你又创下记录,所以朕钦点你为本科武魁,朝中诸公倒也无人反对,可以说是众望所归吧……你也不用妄自菲薄。”
“你这小子,休要在朕面前油嘴滑舌。
奉先寺,又名大卢舍那佛窟。
不过杨守文没能来得及观瞧,所以也不知道都有谁在。只一个武则天,就让他感受到了莫名的压迫感。这种感觉,更是他从未有过的感受,直让他紧张不已。
杨守文昂着头,看着武则天。
武则天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
这傻小子,倒现在还没弄清楚是什么状况吗?
“你说什么?”
他曾多次帮过微臣,和臣交情颇深……臣听说,李过之前得罪了圣人,被关入了天牢之中。故而臣才急急忙忙赶回神都,想要恳请圣人饶他一次,免他天牢之苦。”
慢着慢着,刚才我好像和你再说李过的事情,怎么突然间就扯到了安乐公主身上。
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好像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
武则天说完之后,大殿里陷入了沉寂。
而李http://www.hetushu.com显嘴角抽搐了一下,扭头朝太平公主看去,就见太平公主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
杨守文这时候脑袋昏沉沉的,但嘴巴上却没有停下来,依旧大声道:“太子说的那件事,微臣当时年幼,而且又浑浑噩噩,所以没有任何的印象。再者,臣并不想娶公主,更不想做那驸马。臣恳请太子能收回成命,臣绝不会迎娶安乐公主。”
太子李显,那个历史上的唐中宗。
片刻后,就听武则天道:“杨守文,抬起头来。”
“东宫皇子,李过?”
还有其他众人,不过大多数杨守文都不认识。
武则天却沉吟许久,突然对李显道:“太子,此事还是你来说吧。”
李显还记得杨守文的小名,笑着和杨守文打了个招呼。
武则天对此,显然是早有准备,所以并没有流露出吃惊之色。
“兕子,别来无恙。”
眉宇间,依稀能看出和那高胖男子有几分相似,不过给人的感觉,却是更深沉,更坚毅。
李显笑了笑,迈步走上前,在武则天身前停下脚步道:“青之,你还记得孤王吗?”
他扭头向太平公主看去,见太平公主面带笑容,正用一种很温和的目光看着他。
他说不清楚原因,但是……
这桩婚事,已经拖延的太久了。
武则天就端坐和图书在大殿中央,身后依稀可见卢舍那大佛,仿佛人与佛像已合二为一。
“你倒有自知之明。
李显本来兴高采烈,一桩困扰他多年的心事即将实现。
武则天端坐大殿中央,两边则站立了十几个人。
“啊?”
青烟袅袅,异香扑鼻。
而在太平公主下首的中年人,却是瘦瘦高高。
杨守文揉了揉鼻子,组织了一下语言,而后大声道:“臣此次之所以赶回神都参加武举,乃是为了一个人。臣不敢奢望圣人嘉奖臣,只恳请圣人,能饶那人性命。”
想当初你不是冲着朕大声喊叫,你不怕朕吗?怎地,现在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很多,要不要再吃些酒水,免得朕要费老大的力气,才能听清楚你在说些什么?”
杨守文才一走进大殿,就感受到在大殿中弥漫的无形压力。
杨守文忙顿首道:“微臣得圣人天恩,才有今日之荣耀,非臣有大才干,实圣人厚爱。”
“此多亏了圣人运筹帷幄。”
可没想到,杨守文竟然当众拒绝,让他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哦……启禀圣人,臣不要嘉奖,只有一件事想要恳请圣人答应。”
武则天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殿中回荡,与那若隐若现,似有还无的梵音相合。
“圣人且慢!”
武则天凤目微合,脸上带着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