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五十七章 李过是李裹儿!

不过,除了司刑狱之外,洛阳还有一座监狱能够被换做诏狱。
东城狱,坐落在皇城以东的东城内,位于宣仁门旁边。
从这一点而言,武则天并不想害杨守文的性命,但是又不愿意轻易的把他放走。
再联想武则天的态度,她原本是想要武崇训和安乐成亲,加强东宫和武党的联系。可由于自己的出现,破坏了她的计划。虽然不清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争斗,最终武则天选择了把杨守文派往江南,寻找皇泰宝藏,以避开这次恩科。
李过,就是李裹,也就是安乐公主。
只不过,这天底下又有几人能让皇帝心慈手软?
他摸着黑,跑到了房门外,伸手推开了房门。
回到洛阳之后,太子李显的情况并不乐观。
安乐公主说:她的夫君要有状元之才!
为什么要在宣仁门一侧?
除了不能走出庭院,自由受到限制之外,这天牢堪可比拟一些豪华的酒店。
环视四周,屋子里空荡荡的,也没有什么家具。
杨守文本来以为天牢是多么的阴森可怖,但是被关进来才知道,完全不是那影视剧中的样子。环境很清幽,房间也挺宽敞,甚至还有一个可以自由行走的院落。
杨守文也不知道自己在雨中打和图书了多久的拳脚,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
那张小脸沉下来,露出不快之色。
那首先就要说明一下,洛阳狱和司刑狱的情况。
如果这么一想,此前李过在他面前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不正常的举止,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油灯的光线昏暗,但总好过黑乎乎,什么都看不到。
提起诏狱,人们很容易就联想起那阴森可怖,弥漫着血腥气味的明代锦衣卫诏狱。
杨守文站起身,走到了房门口。
那门是虚掩的,屋子里带着一股子霉味。
杨守文在院子里站立许久,忽然感到脸上一凉,紧跟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便落下来。
金刚八大式打完了,就是太极拳;太极拳打完了,又是金刚八大式……到了最后,他已经完全乱了,一会儿是太极拳的招数,一会儿又变成了金刚八大式的招数。
“我叫李过!”
押解杨守文的奉宸卫倒是很客气,把他送进了庭院。
哪怕是被立为太子,也是战战兢兢。
他把火折子擦亮,点燃了桌上的油灯。
洛阳北市里,她一身男装,笑眯眯的自报家门。
这一路上,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杨守文迈步走进去,凭借着感觉,找到了房间里的桌子,然后从桌和_图_书子上摸到了一根火折子。
那雨水敲打着地面,把干涸的地面打湿。
从和李过的接触里可以看出,她有点刁蛮,有点任性,但都只是小女儿家的小脾气而已。
我,冤枉她了?
原因很简单,就是要以此向世人昭示帝王家的仁德。故而,东城狱建在地上,是一座东西宽四十米,南北长五十米的建筑。里面大约八十间房舍,并配有独立的庭院。
他突然仰天,发出一声长啸,而后冲入雨幕中,练起了拳脚。
“征事郎,只有先委屈你在这里了。”
李过笑得好像一只小狐狸,而他就像是一个傻子,还絮絮叨叨的,要为她报仇。
仔细想想,李裹儿此前一直是住在庐陵,随太子李显幽居。
想到这里,杨守文觉得自己思绪很乱。
于是,武崇训参加了这次恩科。
院门,随即关闭。
杨守文把火折子熄灭,然后走到床边推开窗户,只听得外面噼噼啪啪,雨水敲打房顶,窗栏,以及窗外的一小块花圃。夹带着潮湿之气的风吹进了房间,把霉气卷走。
说穿了,此次恩科,其实是为武崇训准备……
在那种环境里,她又如何骄横跋扈?她老子,乃至一家都处于朝不保夕的状态之中,随和-图-书时都可能被武则天下旨斩杀。她或许调皮,但要说霸道,却没有资格。
原本,他已经置身事外,和此事没有半点关系。
雨,越来越大。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任凭冰凉的雨水落在身上而全无感觉。他大口的喘着气,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下来,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亦或者是后悔的泪水?
诚如后世影视剧中所展现的那样,洛阳狱也好,司刑狱也罢,阴森潮湿,光线昏暗,环境极为恶劣。可是天牢却不一样,其最大的分别就是,天牢建在地上。
被关入东城狱的人大都是勋贵子弟,亦或者是王公大臣。皇帝要惩罚你,但是又不想做的太过分,因为还要用你……把你丢进司刑狱,少不得要脱一层皮。所以,对于那些皇帝不忍心下手,但是又犯了不可原谅罪行的人,会被关在这里。
秋雨冰寒,淅淅沥沥。
……
史书里所记载的她‘骄横跋扈,任性霸道,贪奢无度,野心勃勃’似乎并没有表露出来。亦或者说,她如今还只是个被父母娇惯的小女儿,虽然有点调皮,但绝非是历史上那个杀君弑父,野心勃勃的皇太女……该死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其实,诏狱一词,自两汉有之。
史书,和-图-书不可信!
他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在门廊上坐下。
为什么武崇训要参加这如同鸡肋一样的武举恩科?答案很简单,安乐公主!其实,早在那次香山寺伏击时,杨守文就知道,武崇训喜欢安乐,甚至喜欢到了骨子里。
似狄仁杰那样的人物,被诬陷之时,还不是丢进了司刑狱之中?
“对啊,车里面的人就是我姐姐,不过你不用想了,她已经许配了人家。”
其中,洛阳狱归属洛阳县以及河南尹所有,属于比较普通的牢狱。
想到这里,杨守文突然抬手,啪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事实上,也只有这座监狱才有资格被称之为诏狱,同时也就是老百姓常说的天牢。
杨守文不禁苦笑,轻轻摇头。
……
洛阳狱和司刑狱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全都建在地下,所以洛阳狱和司刑狱又叫地牢。
天牢是什么样子?
她是女儿身,言谈举止间自然会有脂粉气……
比如在武则天执政时期,洛阳共存在三座牢狱,分别是洛阳狱、司刑狱以及东城狱。
杨守文站在漆黑的庭院里,突然间自嘲似地苦笑一声道:“当天夺了武魁,当天被送入诏狱……古往今来,我可能就是那个最倒霉的武状元,还真是吉凶一念间。”和-图-书
她费尽心思,把我从长洲骗回洛阳,所为者竟只是为了那一纸婚约?
李过为什么要让回来?
如果他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话,那他就不叫杨守文,叫傻子得了。
庭院里更是漆黑如墨。
“我真特么的是个蠢猪。”
或许,李显很宠爱李裹儿,但是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她应该还没有那种骄横的脾气。
李过,李裹?
过往种种,在杨守文的脑海中闪现,让他一时间也陷入了迷茫之中。
从屋檐上流淌下来的雨水,滴落在台阶上,水花四溅。
杨守文这才又回到桌旁,在墩子上坐下来。
“谁告诉你安乐骄横霸道的?”
一张低矮的榻床在房间的一隅,除此之外,也就是这一张桌子,还有一个墩子。
唐代同样存在诏狱,不过又有多种解释。
而司刑狱,顾名思义,隶属于司刑寺所辖。这在汉朝时期,又叫做廷尉狱。其关押的犯人,基本上是那种重刑犯以及朝中的官员。比如当年来俊臣执掌司刑寺的时候,就把狄仁杰关押在这座牢狱之中。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司刑狱也可以称之为诏狱。
可没想到,李过的一封求援信,让他赶回洛阳,最终又参与到了这场莫名其妙的博弈之中。
夜空中,乌云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