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六十章 越人歌(下)

就在这时候,院门打开。
除了最开始那一句话之外,他再也没有说任何话语,更没有给杨守文做出任何暗示。
山有木兮木有枝,
狄仁杰的气色不是很好,脸上更显出几分病态。
……
狄光昭一愣,旋即低下头,“能够在父亲膝下尽孝,孩儿怎能不愿。”
“父亲,杨文宣走了。”
自住进这东城狱以来,每日来送饭的内侍,从没有和杨守文说过一句话。而且,这内侍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耳熟,让杨守文不禁心中一愣,蓦地便抬起头来。
“父亲的意思是说……”
狄光昭一怔,旋即露出恍然之色。
“如果杨守文脱困,那今日你说的那些话,就是一桩人情。
杨承烈不笨,立刻就听出了这话语中隐藏的意思。
杨守文万万没想到,送饭的人,竟然是高力士。
他当然不甘心一辈子如此,可不甘心,又能如何?之前,他在魏州惹得天怒人怨,若非老爹舍了脸面向武则天求情,他现在早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武则天已经下旨,贬黜他为庶民,此生不得入仕……这也就是说,他的仕途已经断绝。
你大哥,我不担心;你二哥,虽然资质不好,但做事勤勉,如今也算是有些悟了。倒是你……如果我一去,你该如何?我生前能照www.hetushu.com拂你,难不成死后也要费心吗?”
狄光昭低下头,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显现出,他正是这么想的。
纸条上写着字,不过字体有些难看。
正午,阳光明媚。
狄光昭露出了恍然之色,他连连点头,轻声道:“父亲,孩儿懂了!”
只见他把手指放在唇边,示意杨守文不要说话,然后把食盒放在了门廊上。
“父亲,都是孩儿不孝。”
“我今已七旬,身子一日比一日差,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他疑惑看着狄仁杰,有些不太明白狄仁杰的意思。
说完,狄仁杰又戳了戳狄光昭的心口。
有狄仁杰这一句话,他总算是松了口气,向狄光昭拱了拱手,也没说什么便告辞离去。
他思李过,回忆和李过在洛阳相识的点点滴滴。
可他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也就说明……我有一种预感,这件事最后还会出现转机。这恐怕也是杨守文和安乐公主之间的交锋,圣人现在不说话,也是在等最后的结果。”
“你是奇怪,我为什么要示好杨文宣吗?”
这是一首《越人歌》,源于楚辞,成于春秋,是江南吴越之地的一首民歌。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李过用这首诗在问他:我可以什么和图书都不要,我只要你知道,我喜欢你,爱你……在你的面前,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安乐公主,我只是你的‘小过’,而你是我的王子。
他把纸条取出,打开来。
这也难怪,小儿女之间的事情,莫说是他狄仁杰一个局外人,恐怕连武则天在内,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至于杨承烈一家,做什么都没有用,也只有静观其变。
入秋之后,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狄仁杰早已经不去上朝,除非有重要的事情,武则天会派人送来府上,一般他都不怎么出门。听到狄光昭的问话,狄仁杰点点头,把书放下。
狄仁杰笑了,迈步走出凉亭。狄光昭连忙上前搀扶住狄仁杰,陪着他走进了花园。
“这是你没有用心啊……只知道一些小聪明。
一个内侍拎着食盒走进来,躬身向杨守文一揖,轻声道:“奴婢见过征事郎。”
这些字,依旧有些难看,可是比之之前,却有明显的进步。
杨守文一遍一遍的读着,脑海中却不自觉的浮现出,李过那张梨花带雨的盈盈笑靥……
很显然,狄仁杰看出了一些端倪,却无法明说。
“小高?”
杨守文倒是知道,李过不擅书法,为此他还嘲笑过李过,气得李过很长时间没有理他。
圣人自执政以来,遇事从和-图-书来都是杀戈果决,不拖泥带水。可杨守文这件事情……你以为圣人真的是舍不得杀杨守文吗?你想想章怀太子,生前何等受圣人宠爱,可结果呢?圣人对敌人,从来不会心慈手软。之所以没动杨守文,是因为她并没有把杨守文视为敌人。若她真想杀杨守文,只需把他丢进司刑狱足矣……”
他和狄仁杰没有任何的交情,但是对狄仁杰,却极为敬重。
“你啊!”
“父亲……”
杨守文有点错愕,但转念一想,目光立刻又落在了食盒之上。
“静下心,好好想想,你我静观事态发展就好。”
他径自到后花园,就见狄仁杰披着一件厚厚的棉袍,正坐在亭中翻看一本书籍。
狄光昭的目光在书上扫了一眼,便认出那本书,正是杨守文所著的《茶经》。
杨守文在东城狱已经有二十天光阴。一开始,他还能耐得住性子,可时间长了,那种难以形容的寂寞,便涌上了心头。这二十天里,除了看书,练功之外,他有更多的时间,去回忆过往。从昌平的虎谷山下,到洛阳的天津桥上,总是会有许多美好的回忆涌来。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夕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这是一首跨越了阶层的求爱民歌。
“我要示好的,是那个杨青之。http://www.hetushu.com
狄光昭送走了杨承烈,返回府中。
“这是圣人的家事,你我不要掺和进去。
如果安乐公主对他真死了心,他早就死了。
说到这里,狄仁杰压低了声音。
狄光昭闻听,顿时懵了。
狄仁杰停下脚步,看着花园中凋零的萧瑟,发出一声轻叹。
“啊?”
杨守文坐在院子里,心不在焉的翻着一本楚辞。
史书毁人,也是他自己的刻板偏见。今日的结果,对他而言倒也不算什么,只是每每想起他那天在奉先寺说的话语,这内心之中,对李过的愧疚也就加深几分。
与之年初,还略有些肥胖相比,他而今可真是称得上骨立形销了。
什么意思?
很显然李过是用了心,下过功夫。
杨守文看罢,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因为这样一首诗,而变得情绪低落。
“三郎,你想一辈子就这样了吗?”
然后,他躬身向杨守文行了一礼,便往外走。
他犹豫一下,轻声道:“父亲,如今杨家外强中干,杨守文若没有出这件事,可能还有一些前途。而今,杨守文被收付诏狱,杨家只凭那杨承烈,又有什么前途?”
“一个杨文宣,还不值得我示好。”
他指了指狄光昭的心口,低声道:“三郎,论资质,比远胜你二哥;论才学,你也www.hetushu.com比你大哥强许多。可是,你却不会用心……你若如此,我又怎能放得下心来?”
而如果杨守文不得脱困……呵呵,我想那杨文宣一家也不会长久,早晚必有大祸。”
“三郎,明日让人仿照这书中所述,为我打造一副茶具来。”
他坐起来,把食盒拉到身边,打开了盖子。里面的食物,倒是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和往常的食物一样。杨守文正要盒子搜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当下,他蹙眉看着眼前的食盒,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把那盖子翻过来,就见那盖子里面,有一卷纸条。
不知不觉,已进入了深秋。
虽说这里面也有太子和梁王之间的博弈,但杨守文的生生死死,只在安乐一句话里。
心悦君兮君不知。”
一个公主,能够用这种谦卑的言语来向他求爱,可以想象是付出了多少的勇气!
天气越来越冷,特别是到了晚上,已经能够感受到寒冬的气息。
民歌的意思是说,今天晚上是怎样的一个晚上,乘船在河中漫游;今天又是一个怎样的好日子,能够与王子同在一艘船上。承蒙你的错爱,不以我的鄙陋为耻,而我的心绪纷乱不止,只因为能够与你相识……山上有树木,树木有丫枝,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是你却不知道。
他想幼娘,不知道幼娘今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