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六十三章 从此世上无安乐(三)

原来,那信上只写了七个字:从此世上无安乐。
比如上官婉儿,比如薛楚玉……甚至包括李元芳在内,他离开时专门叮咛了一番。
“杨思勖从苏州回来了?”
杨守文听到这个消息,着实大吃一惊。
那奉宸卫闻听,不由得一咧嘴,忙缩回头来。
打金枝这部剧,其实有好几个版本的结局。
薛都督已经出兵,占领了逐鹿山,抵御默啜。
他声音有点大,以至于门口值守的奉宸卫也听到了。
“这个……”
武延基说完,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李仙蕙。
“马上要入冬了,那粟末靺鞨人,还有边塞的契丹人、突厥人又开始猖獗起来。
“小高,这是什么?”
“啊?”
原本,他以为食盒里只有食物,可没想到,把盖子拿开来后,却发现里面有一个鱼符。
她一边往外走,一边道。
杨守文只觉脑袋嗡的一声响,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杨守文愣了一下,旋即笑了笑,从高力士手中接过了包袱。
幽州,又打仗了?
“这是公主要奴婢带给杨君的信。”
……
“哼,还说我想多了,看你这模样,就知道那戏文说到了你心坎上。”
事情到了这一步,似乎只有等死了!
他这才冷静下来,可心中犹自紧张万分,压低声音问道:“快说,小过他怎么了?”
李仙蕙苦笑道:“那我该怎么去和裹儿说呢?”
薛楚玉暂领奉宸卫?
一个奉宸卫探头向里面观望,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状况。不过,没等他看清楚,和-图-书就听旁边的奉宸卫道:“好好守着,别东张西望。”
比如后世耳熟能详的版本:郭暖和公主矛盾很大,为了化解他们的矛盾,皇帝就设计,假称要杀了郭家全家,使得公主回心转意,于是两人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当然,武延基肯定不会这么说出来,否则可就要倒霉了。
“杨君,公主说天冷了,要你多加件衣服。”
“李将军去了哪里?”
“那现在呢,看守不严了?”
杨守文点了点头,把食盒打开。
杨守文的身份的确是很尴尬,武则天虽然不闻不问,但是暗地里却有不少人关照。
天,是越来越冷了!
“杨君恕罪则个,非是奴婢不说话,而是外面看守的严,实在是不方便与杨君说话。”
有的人视公主如宝贝,可有的人却畏之如蛇蝎。
“啊?”
他期期艾艾,好半天才轻声道:“那只是戏文而已,做不得真,郡主未免想多了。”
李仙蕙脸颊飞起两抹殷红,低下头轻声道:“继魏王,如果我以前做的有什么不对之处,请你原谅。以后有什么事情,还请你告诉我,咱们商量着来会比较好。”
如果上天真要我死,死便死了吧。
不过在杨守文看来,这样一个故事,并不是为了宣扬郭暖和升平公主的爱情,而是彰显两位老人的政治智慧。说穿了,打金枝的主角,应该是郭子仪和唐代宗。
无尊严,毋宁死。
圣人下旨,命大将军为安东都护府大都护,行营州和_图_书刺史之职,抵御靺鞨人的进犯。”
他咳嗽了一声,轻声道:“杨守文写这个故事,其实……郡主难道真就看不出来吗?”
以后杨守文会怎样?
杨守文连忙拆开了鱼符,取出里面的信瓤。
这算算日子,距离上次李裹儿给他送信,已经过去了十多天了。十多天音讯全无,突然间又送来一个鱼符?
“杨君,你轻点,奴婢的胳膊快断了。”
还有一个版本,应该说是最原始的版本。
而李仙蕙则无言以对,只能轻轻叹了口气。
其实,公主不一定都坏,就比如打金枝里面的那位公主,其实也不坏。可是她的身份,以及周围的人,让她在不知不觉中会产生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更不会向普通人低头。李仙蕙也沉默了!她其实也有这样的感觉……成亲之后,她有的时候的确就像那戏文里的公主一样,对武延基是召之即来,挥之则去。而身边的那些内侍和随从,也会反反复复提醒她,要她小心,不要坠了皇家的脸面。
但真要是换做了自己,但凡有点本事的人,都会感觉不太舒服。试想一下,连上床,行周公之礼都要听从公主的吩咐,最基本的人伦都无法保障,又有什么意思?
“打金枝里那样的感受?”
“算了,我不和你废话了,还要去安抚裹儿。”
“此话怎讲?”
这个局,谁都解不开,哪怕如武则天,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说完,她似乎再也待不住了,便飞一样跑出了房间。
杨守文想了想,和-图-书倒是随即释然。
杨思勖本就是小鸾台的人,算是武则天亲信。
那傻丫头,那傻丫头不会是真的想不开,犯了糊涂吧……
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突然停下脚步,回过身来,看着武延基,欲言又止。
不管哪个结局,杨守文都不想写出来。
这倒是在情理之中……
而是她不得不去遵从一些所谓的皇家规矩。
毫无疑问,杨守文就是第二种。
杨守文的手劲儿何等惊人,疼的高力士直咧嘴。
李仙蕙突然道:“继魏王,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呢?”
这一天,杨守文正坐在屋中练字,高力士从外面进来,手里除了一个食盒之外,还拎着一个包袱。
只觉一股热血直冲头顶,杨守文一把就抓住了高力士的手臂,厉声喝问起来。
这是他和安乐公主之间的事情,是他和‘小过’的事情,外人根本掺和不进来。
武延基同样无言以对。
“可是里面……”
“如今奉宸卫,已经又薛大将军代领。
他表达的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意思。
武延基怔怔站在原地,半晌后,突然呵呵,呵呵的傻笑两声。
“对了!”
《因话录》里有记载这个故事:郭子仪绑子上殿,皇帝召来了郭子仪,安慰他说:不痴不聋,不作阿家阿翁。于是,在后世便有了阿家阿翁这么一个成语。
武延基吓了一跳,抬头向李仙蕙看去。
他从桌上拿起了戏文,又坐下来,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眼睛一亮,似乎有了主张。
“如此,倒是hetushu.com要恭喜他了。”
前些日子,薛都督派人送来奏疏,言大祚荣和默啜联手出兵,大祚荣攻破南苏州,进犯延津州。默啜则与契丹人合兵一处,兵进云州,意图与大祚荣联手进犯幽州。
伴随着又一场秋雨过去,气温陡降。
所以奴婢说话也就方便了许多,没了此前那些顾虑。”
虽然每天依旧是高力士给他送饭,但是李裹儿却再也没有给他写信。想来,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亦或者她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就此断了念想。杨守文并没有责怪李裹儿的意思,反而认为,这是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法。难不成,他真的让裹儿和太子断绝了父女关系?就算裹儿这么做,他也绝不能答应……因为,那有悖人伦,裹儿会承受很大的压力,就算他们在一起,她也不会开心。
武则天手中可用、可信的将领不多,薛楚玉是她今年提拔起来,倒也算是亲信。
两个结局,在后世的流传都很广泛。
是她傲慢吗?
“严还是很严,但没了那许多的顾虑。”
成亲也有数月,可她和武延基在一起的日子,确是屈指可数。
公主和驸马的故事!
“里面怎么了?咱们的任务是看守犯人……现在犯人在里面,又没跑出去,里面不管发生什么状况,都和你我无关。你忘了,这院子里关押的,是什么人吗?”
他打开来,眼睛在上面扫了一眼,刹那间脸色大变,整个人都好像痴呆了似地,信纸飘然落地。
他把食盒放在桌上,然后把包袱递给和*图*书杨守文。
杨守文听罢一怔,诧异看着高力士。
“是啊,那边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所以圣人特招杨寺人返回神都。不过,现在杨寺人已经不是寺人了!此次他在长洲以身犯险,深入贼窟,功劳卓著。故而这次回来,已经被圣人任命为内谒者监,正经的正六品职位,如今可风光的紧。”
李仙蕙说完,站起身来。
心中一愣,他伸手把鱼符拿起来。
“李大将军被调走了。”
严冬的脚步,越来越近。
杨守文反而放轻松下来,每日读书写字,练功习武,不知不觉,又过去了十天。
杨守文没有把《打金枝》写完,并不是他不会写,而是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去写。
“裹儿对杨守文情根深种,难以自拔。她生在皇家,注定了便是这种命运,难不成让她和父亲断了关系?唉,你们男人啊,总是想自己,何曾想过我们的苦楚。”
这是高力士开始给他送饭后,和他说的第二句话。
这在普通人眼里,会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故事。
“小高,终于开口了吗?”
“郡主,依我之见,公主不可能看不出来,只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罢了。”
没人知道,但至少现在,没有人愿意招惹。
若是薛楚玉领奉宸卫,倒是的确能轻松一些。
之后的事情,似乎也印证了他的这个想法。
这次又立下了这种功劳,做个内谒者监,倒是在情理之中。
“小高,小过他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郡主,有事吗?”
高力士又道:“另外,杨寺人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