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六十四章 从此世上无安乐(四)

“这个……”
天色,已晚。
“那你可知道,公主要在哪里出家?”
沈庆之没有去反抗,而是顺从的点头。
就好像那杨守文,得了一个武状元又能怎样?现如今,他还不是被关在东城狱,无人问津?
“小高,公主待你如何?”
不知道,不清楚,没去过!
“这,就非是奴婢能够知道的。”
可出家也不成啊!
此时,坊外已经开始夜禁,路上到处可看到巡兵。
今天跑来和南市的团头吃酒,酒席宴上,他又从南市的团头口中又听到了些许消息。
“兄台,要是为了钱,好说,你说个数就是。
嗯,这件事,还真有蹊跷……
小过要出家吗?
沈庆之想着,不知不觉便走到了一个巷口。
口中哼着小曲,他摇摇晃晃走着。
他压低声音,不敢大声叫喊。
身为团头,这种事情他也干过,知道一旦大声叫喊,没等武侯赶来,他怕就要死了。
……
“兄台……”
曾几何时,沈庆之想过要去走杨守文的路子。
可就在这时,从小巷中窜出一道黑影,来到他跟前,一把就扣住了他的手腕。
紧跟着,有人用口袋套住了他的脑袋,一把匕首随之抵在了他的后背。
高力士想了想,低声道:“这个奴婢倒是知道,似乎是在翠云峰上的太微宫。”
所以,他并不打算犯禁,返回北市。
万一呢?
一阵尿意涌来,他停下脚步,见左右无人,便钻进箱子里,解开了腰带…http://www•hetushu.com…口中,哼着小曲,耳边响着水声。他打了个寒蝉,正要提起大袴,系上腰带,却听到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心中,顿时有一种莫名的惊悸!沈庆之身为北市团头,虽然不擅拳脚,但是那警觉性可一点都不比练过武的人低,甚至更高一些。
可沈庆之却记在了心中!
身边男子,突然压低声音喝道。
他闭上眼睛,脑海中却不知为何,浮现出那纸条上的七个字:从此世上无安乐!
如果杨守文真是得罪了圣人,那肯定是完了。
如果是兄弟之前有得罪和冒犯之处,兄弟愿意赔罪。我沈庆之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却喜欢结交朋友。真要是有为难处,兄弟只管说就是,沈某绝无推辞。”
我只是告诉她,我不想做一个窝窝囊囊的驸马,她怎么就要出家了?
若真的出家,他就算是死了也难以心安。
不过,他倒是没那么紧张了,蹙眉道:“出家?这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想到出家?”
豆蔻年华,却要守着古佛青灯,也有悖于他的初衷。
坐在屋中,他打开那包袱,从里面取出了一件白狐狸皮制成的大袍。袍子的针脚,说实话很粗糙,一看就知道是个新手。东宫里面缺少绣女吗?杨守文很轻松就猜到是谁制作了这件大袍……这傻丫头,何苦呢?为了我,真的值得吗?
……
他有心去铜马陌走动一下,但是又有些犹豫。和_图_书
午饭,他一筷子都没有动。
高力士心里狂吐槽,可是脸上,却流露出了无奈之色。
他连忙摆手道:“杨君,且听奴婢说来……公主没事,只是在三日前突然决定入道出家。”
“啊?”
“没有大碍,会说什么‘世上从此无安乐’吗?”
“小高,你要帮我!”
路上,他还遇到了在坊内巡逻的武侯,不过那些武侯也大都认得沈庆之,没有上前阻拦。
杨守文闭上眼睛,沉吟许久后,一把攫住了高力士的手臂。
在电光火石间,杨守文的心里可说是翻江倒海,脑海中更接连不断产生出许多念头。
“啊?”
面对这段感情,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这封信还有这包袱,是永泰郡主晌午派人送给奴婢,让奴婢转交给杨君。其他的事情,奴婢一概不知,还请杨君莫要为难奴婢……奴婢还有事情,就先行告退了!杨君食罢后,只管把餐具放在这里,奴婢晚上送饭时,一起收拾了就是。”
“我听人说,他这次可不是得罪了别人,是薄了圣人的脸面。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这消息却千真万确。如果是这样的话,杨青之这辈子别想有出头之日。”
人生得意,莫过如此!
“闭嘴,再废话要你的狗命。”
“花季年华,却要古佛青灯常伴……那跳出红尘的生活,可并不美好。况且,公主的出身也注定了,有些事情她躲避不来。你,真就忍心看着她就那和图书样凋零?”
“杨君息怒,公主并无大碍。”
亦或者要做什么傻事?还是……
他一边转身,顺势想要从腰间拔出匕首。
没有人回答,可沈庆之却能够感觉得出来,身边似乎不止一个人坐着。
斜阳夕照,把这小小的庭院,笼罩在一片血红的暮色之中。高力士发现,杨守文好像已经恢复过来,不再像中午那样激动。他不由得松了口气,提着食盒走过来。
那丫头不会犯傻自杀了吧?
沈庆之不能打,也没有特别雄厚的背景。
出家啊!
说完,高力士朝杨守文一揖,便躬身退走。
在这南市里,他想要找一个歇脚的地方,实在是太容易了!
“那你真愿意,眼睁睁看着公主出家吗?”
沈庆之心里一哆嗦,那到了嘴边的话语,又生生咽了回去。
高力士从未见过脸色如此吓人的杨守文,一时间竟期期艾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高力士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杨守文可能是误会了。
沈庆之在南市的飘香坊吃了一顿花酒,乘着几分酒意,摇摇晃晃行走在坊内长街上。
杨守文的手,放在皮袍上摩挲,轻轻叹了口气。
做人一心往上爬,须知地位越高,风险越大。
他轻声喊叫了一声,却见杨守文坐在门廊上,目光直勾勾盯着他。
“这是公主的决定,奴婢又怎能让她改变?
杨守文松开了手,那提在嗓子眼的心,也随之放回了肚子里。
杨守文想了想,又问道:“那你可知m.hetushu.com道,她何时入道?”
也正是这个原因,沈庆之在洛阳是如鱼得水。各坊团头,都会敬他三分,更不会轻易和他发生冲突。而在官面上,他则有商人的身份,按时交纳各种费用,并且和官府里上上下下的关系密切。所以,在洛阳提起沈庆之,很多人会评价一个‘醒目人’。
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结识于微末之中,日后方能得到最大的回报。奇货可居的道理,他当然清楚。只是,就在他准备好生经营这段关系的时候,却传来了杨守文被关入东城狱的消息。收付东城狱,可不是一般的小事,杨守文恐怕是完了!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圣人为何还没有动作?按道理说,把他丢进那司刑狱就好,何必收付在东城狱内?
也难怪,在杨守文的潜意识里,大唐是一个气象万千的豪放年代。这个时代的女性,也应该如后世影视剧里所表现的那样,一个个奔放开朗。原以为李裹儿会改变主意,但是却没想到她改变到想要出家的地步,让杨守文有一些措手不及。
不行,不能让她出家。
该死,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翠云峰,太微宫。
那黑影的个头很小,沈庆之完全没有地方。
可是内心中,杨守文并不想让李裹儿受到半点的伤害。
高力士一脸苦涩,轻声道:“杨君当知,奴婢现在已经不在内坊局,自然无法知晓太多事情。事实上,奴婢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公主了,也不知道她如今什么和图书情况。
“晌午时奴婢听郡主府的人说,好像是后天。
高力士愣了一下,旋即回答道:“公主待我亲若家人,虽然有时候会有些任性,但是对奴婢却好得很。”
太微宫?
不过,沈庆之心里又有些期盼。
高力士拎着食盒再次出现在小院门口的时候,已经日头偏西。
他会去遵守官家的规矩;同样,他的手下,也必须遵守他的规矩。
耳边传来了车轱辘的声响,他觉得自己被推进了一辆车上,而后随着那车辆颠簸起来。
这几日,圣人、太子好像都在忙碌这件事情,不过公主在七天之前,已经进入太微宫了。”
“沈老爷,随我们走一遭吧。”
这也让杨守文心里更加紧张,“小高,你快说啊,小过到底怎么了?”
杨君可能还不了解公主,她有时候虽然很任性,但却极有主见。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很难改变,甚至连太子都没有办法。奴婢现在身在掖庭,又如何去劝说?”
明明是你的缘故好吗?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偏偏混的是风生水起,若说没有几分眼力价,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作为一个老洛阳,沈庆之执掌北市的地下世界,能活到现在,最重要的一个法则便是:守规矩。
“杨君……”
“杨青之,这次怕是要完了。”
“杨君,该吃饭了。”
真是如此吗?
那只是酒席宴上的闲谈,谁都没有放在心里。
杨守文呆坐在墩子上,眼睛似看着那食盒里的饭菜,可是瞳孔放大,目光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