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六十八章 从此世上无安乐(八)

早在隋朝时期,人们就已经在翠云峰上建立道观,纪念老子。
那两人点点头,“公子保重。”
他对船夫连声喊喝,那船夫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虽然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可还是顺从的划桨倒船,朝洛阳方向驶去。站在船首,沈庆之看着漆黑的夜色,不知为何,心里冰寒。必须要马上回去做出安排,否则可能真的要有大麻烦了!
“回去,立刻回去!”
杨守文坐在船上,就见沈庆之指挥着船只混入军船的队伍之后,神不知鬼不觉来到水门下。沈庆之朝看守水门的卫士打了一个手势,那卫士便立刻开闸放行。
杨守文脱了袍子之后,迎面吹来的山风,让他禁不住激灵灵一个寒蝉,打了个哆嗦。
过了戌时之后,又下起了小雨。
个头不大,但是重心很稳,耐力也很好。
为了今晚的行动,高力士专门打探了太微宫中的情况。
远远的,就看到了一座山。
后来,老子悟道,决意西出函谷。
如果真hetushu.com的是那个人的话……沈庆之顿时有一种快要‘大祸临头’的感觉,脸色变得煞白。
被雨水打湿,那袍子沉甸甸的。
唐高宗追尊老子李耳为玄元皇帝,已彰显其血统高贵,于是命人修建改造了道观,并敕命‘上清宫’,也叫做老君庙。为表示对老子的尊崇,高宗皇帝还派遣当时洛阳大弘道观的住持法师郭行真真人前往毫州,也就是后世的河南鹿邑,向老子致祭。郭行真返回洛阳之后,高宗皇帝又一次下旨,该上清宫为‘太微宫’。
加之那靡靡细雨,才走了一半路,杨守文就不得不把身上的袍子脱下来,丢在路旁。
这里山虽然不高,但地势险峻。
哪怕是武则天登基之后,对太微宫的供奉也没有降低过,甚至尤胜从前。
这些船会运送辎重等各种物品出入洛阳,而且不受时间限制。白天,洛水主要是商用为多,但是到了晚上,基本上就被左右金吾卫所属的船只所控制。
和图书下有道观,名为下清宫,也叫青牛观。要上山,需穿过青牛观,自青牛观后门出,沿山路而行,约三百六十五阶台阶,便可看到太微宫山门所在。不过,太微宫山门守卫森严,会有道士看守……所以,杨君想入太微宫,需要绕过太微宫山门,自侧门进入……那里的守卫,并不是很严格,想来进入宫中容易一些。”
这再拖下去,恐怕洛阳那边会有变数。
而其中洛水水门属于军方专用的水门,不受雒阳令所辖,归属于左右金吾卫看守。
杨守文认得那两人,正是他从长洲到来的江湖人。
他翻身下马,然后把那匹突厥马赶走。
沈庆之想到这里,顿时脸色大变。
山脚下是一座道观,看上去规模不小。
那恼人的秋雨绵绵,虽不大,却让人感到有些烦躁。
“入山之后,步行三里,可见一峰,便是翠云峰。
岸边,有两个黑衣人牵马等候,见杨守文上岸,忙快步迎上前来。
山上树木郁www.hetushu.com郁葱葱,苍翠若云,故而有‘翠云’之名。
“靠岸,靠岸!”
杨守文纵马在雨夜中疾驰,抵达北邙山外时,已经全身湿透。
不仅如此,他们还在翠云峰下建了一座道观,说是当年老子拴牛的地方……
那就是青牛观,也叫下清宫。
太微宫又叫上清宫,始建于乾封元年,也就是公元666年。
杨守文又把高力士的话,默念了一遍,然后沿着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山路行走。
青牛眼见要离开翠云谷,心生不舍,便冲着西方吼叫了三声,于是演变成为‘青牛吼峪’的典故。
这道路泥泞,走起来非常吃力。
……
于是,他就来到翠云谷,把正在吃草的青牛牵上。
他好像想到了那个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是谁……可是,又感觉着有些不太可能。按道理说,他应该被关在东城狱!那可是东城狱啊!正经的皇家诏狱,守卫森严。可如果不是他?为什么我会有如此熟悉的感觉?绝对就是那个人和-图-书
相传,道教始祖老子是东周守藏室的负责人,一直居住在洛阳城中。公元前520年,周王朝内外交困,守藏室的图书典籍更被王子朝偷偷运送到了楚国。诸侯国实力越来越大,周王朝早已风雨飘摇。老子见周王朝衰落,而守藏室里的图书也都没有了,他这守藏官便等于失业了……于是,便搬出洛阳,在北邙山的翠云峰上结庐炼丹,从此不再去过问朝堂上的事情,一心求道,寻找那长生之术。
这翠云峰,位于神都西北十里左右,坐落在北邙山中,也是神都北郊的制高点。
杨守文胯下这匹马不是大金,只是一匹突厥马。
杨守文心中不禁惊讶,但并没有开口。
由于这场雨已经下了一整天的时间,所以道路显得有些泥泞,在黑夜里也变得更加难行。
杨守文没有再废话,牵过马来搬鞍认镫,跨坐马上,而后拨转马头,便扬长而去。
神都洛阳,共有六道水门,是连接城内外河渠的必经之所。
由于李唐皇室把老子李耳和*图*书尊为先祖,所以太微宫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就是皇家道观。
双方甚至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一切都在那手势之中。
可是,在船上的沈庆之却没由来心里一咯噔。
杨守文点点头,起身跃上了河岸。
他坐在船上,循着洛水驶出了洛阳城,又行进了大约三五里之后,就见岸边有人举着火把晃动。
“你们回去吧,告诉老爹,不用挂念我。”
高力士的话语,在杨守文耳边回响。
想到这里,杨守文不敢再有片刻耽搁,在山路上飞奔起来。也亏得他大蟾气练成,虽然还不能做到虚室生白的境界,但却身体灵活,所以虽然道路漆黑,却未给他带来太大的麻烦。
他算了算时间,已经过了亥时。
八角山一战,十三个江湖人只活下来四个,不过都跟随着杨守文,进入了铜马陌。
两个江湖人也没有逗留,纷纷上马离去。
沈庆之连忙让船夫靠岸,然后扭头道:“公子,咱们到了。”
每天,会有船只自洛水水门进出,但全部是军方的船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