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七十章 从此世上无安乐(十)

他一边说,一边把匕首贴在头皮上,用力一刮。
不仅如此,院子里那些内侍和宫女,一开始被杨守文吓了一跳。
李显说着,朝武则天躬身一揖。
杨守文朝那内侍看了一眼,却见那内侍冲他笑了笑,而后一摆手。
而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问题,总不成告诉李裹儿,那是他从历史书里看来的吧。
那意思是说:你继续!
杨守文想了想道:“我当然不想小过出家……不过,你是谁?
说着话,他手一样,就见一缕黑发从头上飘落下来。
他今日敢冒如此风险,也算是有情有义……儿臣斗胆请圣人恕他死罪。”
这时候,李仙蕙走上来,低声道:“裹儿出家,都是为了你这个家伙……你不愿意做驸马,不想守那些规矩。裹儿也是没办法,只好选择了入道。她入道三年之后,可以还俗,也就没有了公主的身份。到那个时候,看你还敢不敢再拒绝。”
他一急之下,反手从腰间拔出一口羊角匕首。
李裹儿m.hetushu.com看着杨守文那阴阳头,一张哭成小花猫似地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杨守文没有注意到,原本在禅房两边的宫女,突然间向他逼近了几步。
灯火照映下,这些人的表情都有些古怪。
只是他先前没有感觉到,被李裹儿这么一抓,顿时疼痛起来。
“杨大哥,你干什么?”
“我若是不出家,难不成你还想要做驸马吗?”
而李仙蕙身边的那个道装少女,捂着嘴,泪水正扑簌簌的流淌。
“啊?”
“我……”
就在这时,那禅房的门开了。
杨守文感觉自己嘴皮子都快要磨破了,但是那禅房里却始终不见李裹儿出来。
闯进去?
杨守文愕然,已经彻底蒙圈。
与此同时,旁边的几间禅房也打开了们,就见李显、李旦、太平公主还有其他几人鱼贯而出。
太平公主带着笑容,那双美目中,更闪过了一抹柔色。
但随着杨守文自报家门,这些内侍和宫女都愣住了,一个个站在原http://m.hetushu.com处,露出古怪的表情。
院子里的其他禅房里,也毫无动静。
武则天却没有开口,那双凤目微合,盯着杨守文,一言不发。
杨守文愣了一下,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这时候,却见一个内侍上前,厉声喝道:“谁让你们进来的?全都给我出去……”
他忙转过身,就见在院门外站着两个女人。
“圣人,杨青之之前不过是受人蒙蔽,再加上祖训所制,才说出了那等话语……细思下来,此事也有儿臣的过错。当年若非儿臣,他一家也不至于流落幽州,隐姓埋名。
屋子里,又是一阵沉默。
李裹儿既然身在这道观里,想必出家的事情不会有假,杨守文也就顾不得那许多了。
难道说,李裹儿知道我会来找她?
卫士冲入院子之后,看到杨守文大声喊叫,拔刀就要冲过来。
他沉声道:“小过,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伤了你的心……但是,你不应该出家,这不是你应该选择的道路。小过m•hetushu•com,你才十五,正是豆蔻花季,若从此古佛青灯,你娘亲怎么办?你父亲又怎么想?你想想看,他们平日里对你何等疼爱,你又怎舍得让他们难过?”
李裹儿挣脱了李仙蕙的手,跑到了杨守文身边。
“圣,圣,圣人……”
不知为什么,杨守文生出了一种‘又上当了’的感觉。
屋中,仍旧是寂静无声。
那匕首是明礼所赠,锋利无比。随着杨守文这手上用劲,就见一缕缕头发飘然落地。
一个是李仙蕙,他之前才见过,所以并不陌生。
那屋子里的身影,旋即消失了!
杨守文急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的眼眉,依稀有李过的模样,但是换了女装打扮之后,却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原本在禅房外看热闹的内侍见此情况,顿时急了眼,厉声喝道:“杨守文,你要干什么?”
别看那内侍刚才拦住了卫士,可如果他真要硬闯的话,这院子里的内侍和宫女,恐怕都不会袖手旁观。
杨守文这时候,和图书半边脑袋是光着的,另外半边则是长发飘扬,俨然就是个阴阳头。
杨守文从那窗纸上,看到了有人影晃动。
如果你执意要出家的话……”
他深吸一口气,大声道:“小过,你出来,我有话与你说。
那禅房中走出的人,赫然是武则天。
小过呢?让小过出来和我说话。”
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呼。
这内侍的地位似乎不低,卫士们听到他的呵斥,先愣了一下,旋即退出了院子。
所以,在犹豫了片刻后,杨守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从里面走出几个女人,簇拥着一个年过古稀,却犹如四旬美妇的女人从屋中走出来。
“小过,我知道你恨我,但请你不要做这种傻事。
“你的胳膊……”
紧接着,窗户上再次出现了那个身影,沉声道:“那你呢?你也不想公主出家吗?”
杨守文在攀爬悬崖的时候,身上留下了好几处划伤。
不过不管怎样,他今天来,是要阻止李裹儿出家。
“你要出家,我便伴你古佛青灯就是。”
杨守文手一颤和*图*书,匕首立刻在脑袋上留下了一道血口子,鲜血顺着脸颊就流淌下来。
片刻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屋中传出来,“杨守文,你那些诋毁的言语,究竟是从何处听来?”
“小过,你不要出家,好不好?”
“我?”
“小过,你若是执意出家,我便陪你就是。”
……好吧,你就算不出来,我也要把话说清楚。我很抱歉,之前说了那些诋毁你的话语,是我不对。不过,那时候我真不知道你就是公主,我一直把你当做了小过,当成了我的朋友。但是,我还是不想做驸马!因为我祖父临终的时候曾留有遗言,让我不要和你家有联系……我这个人没大志向,喜欢自由自在。
李裹儿为什么不说话?
杨守文张大了嘴巴,用手指了指那少女,又回身向禅房看去。
正对着院门的禅房里,寂静无声。
如果我做了驸马,会受不得那些破规矩,到时候,我害怕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她伸手,一把抓住了杨守文的胳膊,令杨守文忍不住呲牙,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