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七十三章 惊变(下)

夜半时分,忽听得峪谷外人喊马嘶。
他轻声道:“放心,我已经让人打探她的下落……之前,她一直没有音讯,是因为她没有露头,所以不知道如何查找。可现在,她既然露头了,我一定能找到她的行踪。”
明秀知道,那岁寒三君的梅娘子,劫持了杨守文最心爱的小妹。
高力士见状,忙退出草庐,去另外一座草庐收拾。
好在,李裹儿入道出家的事情解决了,他总算是可以放下心来。
桃花峪,位于北邙山口,是通完翠云峰的必经之路。
朝堂上不会有人反对,圣人也不会产生猜忌,而明家出海则会变得格外方便!
姑母让我告诉你,说洛阳刚传来了消息,从长洲押运而来的第二批黄金,约十万金,在途径朗山的时候遭遇山贼伏击。押运黄金的官兵几乎全军覆没,山贼劫走了那些黄金后,便逃匿无踪,如今下落不明……据说,是那梅娘子所为!”
杨守文只知道广州有市舶使,却没听说过泉州有什么市舶副使。
明家hetushu.com在准备远赴海外,少不得需要一些官面上的手段。而市舶使在广州,与他们关系不大。他们的根基在泉州,所以想要在泉州设立市舶副使的职务,以方便他们向海外发展。说实话,如果明家求别的职务,肯定不会很容易。但若只是为市舶使而来,而且还是个副职的话,武则天断然不会薄了和明家的这份情面。
明秀本来还想和他打趣两句,可是看到杨守文如此表情,顿时熄了那打趣的心思。
“你要办什么事?”
想到这里,杨守文顿时头皮发麻,脸色也变得格外难看。
“四郎,你要帮我。”
“可是要找梅娘子?”
泉州市舶副使,便等于是把泉州作为明家的私人港口……
……
杨睿交说完,便翻身上马。
山贼?
明秀和高力士也都醒了,三人结伴来到峪谷口,就见一队车架,正浩浩荡荡从山里往外走。
高力士没有跟上来,因为他知道,虽然他们三个人现在已经成为一体,但有些事http://m.hetushu.com情,最好还是不要知道。
明秀看了一眼屋中的摆设,扭头对杨守文道:“我和小高一间,你住这间,如何?”
他感到有些困惑,却见一匹快马飞驰而来。
“有什么好不好,左右都是圣人安排,咱们哪有得什么选择?
在到达桃花峪之后,他收拾了一下房间,便准备睡觉。
这个消息让他感到无比惊讶!
杨守文听到‘梅娘子’三个字的时候,激灵灵一个寒蝉。
杨守文则站在原处,看出山路上浩浩荡荡的鸾驾向洛阳行去。
他看着明秀,轻声道:“四郎可知道慕容玄崱?”
她现在突然做了这么大的事情,想必是她背后的人主使。我担心,她会有危险。”
在草庐中,杨守文坐下,让自己平静下来。
还有你的度牒,过两日会让人送来。姑母还要我提醒你,最近千万不要生事,洛阳会有动荡。”
可是除此之外,他对当初发生在昌平的事情一无所知,更不知道关于慕容玄崱的事情。
劫持黄金和-图-书
这一趟折腾,杨守文着实累了。
杨守文认出,那青年正是长宁公主驸马,杨墽杨睿交。他连忙迎上去,和杨睿交拱手见礼,“观国公,发生了什么事?圣人何以半夜摆驾回宫?”
杨守文从睡梦中被惊醒,披衣而起,从草庐里走出。
明秀则轻声道:“我这次来神都,只为泉州市舶副使而来。”
杨守文忍不住向明秀道歉。
还好,武则天说是让他们在这里受罪,但还算是有一些关照。峪谷中有两间茅庐,看得出来,才建成不久。茅庐离地有三尺高,迈步走进草庐,点上了油灯,发现里面已经备好了被褥和床铺。
“我知道啊……不过听说他后来被人杀了,凶手下落不明。慢着慢着……难道说……”
杨守文一眼认出,那正是武则天的鸾驾,心里不由得一惊。
你以为梅娘子只是一个独行独行大盗吗?
“四郎,对不起。”
只不过,现在是深秋。
“这不好吧。”
“什么意思?”
杨守文听罢,却连连摇头。
按道理说,www.hetushu.com武则天既然到了太微宫,应该看完明日李裹儿入道才会离开,怎么这会儿就走了?
好了好了,随你折腾了这么久,担惊受怕,我也是累死了。我要去睡觉,你一个人在这里参野狐禅吧。直娘贼,若我阿娘知道我在洛阳做了和尚,该会何等难过?”
“泉州,市舶副使?”
“姑母说,你在这里好好陪着裹儿便是,其他事情自有朝廷来解决。
杨守文在明秀和高力士的带领下,很快就找到了桃花峪。
“不是不是!”
想通了这其中的玄机,杨守文忍不住向明秀竖起了大拇指……
杨守文点了点头,“慕容玄崱死前曾说过,梅娘子身后另有主使之人。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而后回身一把攫住了明秀的手臂。
从去年末到现在,他一直在寻找梅娘子的下落,可是没想到她居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
杨守文回身往草庐里走,明秀则紧随在他身后。
杨守文不由得蹙起眉头。
明秀却展颜笑了,沉声道:“什么道不和图书道歉的,大难之后必有后福,也许经此一难,我这次来神都要办的事情,会非常顺利。”
据说那桃花峪到春天,满山谷的桃花盛开,是洛阳周边极为著名的一处风物。
“什么?”
凄风冷雨的,也没有什么风景。
杨睿交说完,便催马离去。
不过,当他看到明秀脸上的笑容,却顿时恍然。
马上是一个青年,在峪谷口停下马,甩镫离鞍。
梅娘子,出现了?
“青之,你怎么了?”
“青之,我来也正是要告诉你这件事。
“一共两间草庐,该怎么分配?”
从昨天开始就未能好好休息,又奔波了这么一场,提心吊胆,可谓是心力交瘁。
他隐隐有一种直觉,这件事……绝不会如杨睿交说的那么简单!梅娘子为何要劫持这些黄金?她是个谨慎的人!在昌平之后,便悄无声息,为何突然跑出来冒如此风险劫持黄金?不知为何,杨守文脑海中回响起慕容玄崱临死前的那番话。
“四郎,我不是要你查找她的下落,而是要你找到她之后,尽量保护她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