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四百七十四章 风雪青石渡

记住,除了你哥哥之外,绝不可以把那六诏乘象书告诉任何人,否则会有杀身之祸。”
紧跟着有人敲响房门,梅氏忙示意幼娘不要说话,让她躲在桌子下,而后起身道:“谁?”
“可是幼娘为什么想不起来了?”
而远在西南的遂州,同样也迎来了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暴雪。
梅氏把身上的雪披解下,挂在门口。
“去找人,找你的哥哥。”
“西游?”
梅氏接过了食盘,与那伙计道了声谢,又关上房门。
这也是这个时代的身份证明,出门在外若无过所,难免会有很多麻烦。
不过,每次做梦梦到那个身影的时候,她总会梦到,那个人对她诵读诗篇,而且还会给她讲故事。可醒来后,依旧想不起他的模样,也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应该是她最亲近的人。
梅氏小心翼翼打开房门,就见那伙计捧着一个食盘站在外面。
这场暴雪太大,不晓得何时停息。若今晚能够停息的话,明日应该会开放渡口。若是今晚停不下来,只怕渡口会继续封闭。最怕的是这暴风雪不停,若持续几日下来,只怕渡口会长久封闭……娘子先好好休息,若有消息,我自会通知你。”
若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不该hetushu.com给她吃下那些迷药,以至于她的记忆有些模糊不清。
都是自己造的孽啊!
那雪披,使用珍贵的白狼皮制成,穿在身上不但可以抵御严寒,雪花溶化后,也不会打湿衣裳。她坐在少女身边,看着那张天真无邪的面庞,微笑道:“幼娘,咱们去洛阳。”
这是一份非常工整的格式化过所,上面的新都县大印也非常清晰。
梅氏眼中,闪过一丝后悔。
在那印章后面,还有从新都一路经过关卡时留下的印章,足以证明这母亲身家清白。
天色,已晚。
“嗯嗯!”
店家验了过所之后,也就放下心来。
“躲坏人。”
那身影时常会在她脑海中出现,但是却看不清楚面孔,甚至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店家摇摇头,微笑回答道:“娘子问我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门外,传来了伙计的声音。
“那是自然……师父走南闯北,什么地方的方言都能学。
幼娘还做过一个梦,梦到有人给幼娘讲故事……他讲的比那些说书人好听,可是幼娘却不知道他是谁。师父师父,那个人会不会就是幼娘的哥哥,你说是不是?”
“幼娘,可以说话了!”
“娘子,你要的和图书酒食做好了。”
女孩儿在进屋后,便睁开了眼睛。
她哀叹了一声,轻轻点点头,而后柔声道:“是啊,他就是你的哥哥,叫杨守文。”
他登记了梅氏母女的身份之后,便让店中的伙计带母女去房间。
“嗯,那我教你的口诀,都记下了?”
她怀中的女孩儿似乎睡着了,趴在她的怀中一声不响。
他面带歉意道:“娘子,今天下大雪,伙上的厨娘一早就回家了,所以有些简陋,还请娘子见谅。”
屋子里,点着火盆。
以后幼娘也要学,若能够把各地方言都掌握好,将来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吃亏。”
“给我一间清静的上房,另外准备一些酒食,我们都饿了。”
女孩儿瞪大了眼睛,欢声道:“师父,幼娘知道西游。
“对了,请问那青石渡,明日可会开放?”
遂州地处巴蜀之交,涪江水从遂州大地纵行穿过,汇入嘉陵江。
“如此,烦劳店家。”
房门一开,一股暖意迎面扑来。
不知为何,梅氏心里一阵发酸。
梅氏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今天似乎有些啰唆。
“因为……幼娘生过一场病,所以把以前的事情都忘了。
可她就是想说话,把她所会的,所知道的,都一股脑的告www.hetushu•com诉幼娘。
听女孩儿询问,她微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轻声道:“幼娘,记住师父的话……除了你哥哥之外,以后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黄师伯。老陆去巴县接应咱们了,过两天你就能见到。”
“都记下了。”
女孩儿说着,又埋头吃起来。
女孩儿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只是那时候,她又怎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和那些人翻脸呢?
她一边吃,一边好奇问道:“师父,什么坏人?为什么咱们不告诉黄师伯呢?还有,已经有好多天没有见到老陆了,他去哪里了?”
梅氏拿着一个饭团,细嚼慢咽。
“洛阳?”
梅娘子把食盘放在桌上,然后取出银针,试了一下之后,确定这饭菜没问题,才让女孩儿开动。
一盘米团,还有一碟肉饼,以及几个小菜,和一大碗粥。
“师父放心,幼娘在内衣上缝了一个兜兜,你给我的东西,我放在兜兜里面,不会丢掉。”
女孩儿眼中,露出了一丝迷茫。
不过女孩儿是真的饿了,坐在桌边狼吞虎咽。
女孩儿疑惑问道:“去洛阳做什么?”
等以后幼娘见到了那个杨守文之后,一定会想起以前的事情!幼娘不要害怕……”
“师父,我们在躲谁啊。”和-图-书
她站起身,轻轻拍了拍幼娘的脑袋道:“吃饱了早点睡觉,如果雪停了,咱们明日一早动身。”
她眼中露出慈爱之色,轻声对女孩儿说道。
“哦,幼娘知道了。”
脑海中,同时浮现出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听到梅氏的话语,她立刻道:“师父,你的益州话说的真好。”
“啊,娘子放心,小店里还有两间上房空着。”
“是啊,去洛阳。”
说到这里,屋外传来脚步声。
店中的伙计把她们领到了一间客房门外,打开了房门。
看着幼娘吃的开心,梅氏有一种满足感。
“嗯,幼娘记下了。”
梅氏向那伙计道了一声谢,抱着女儿进屋之后,随手把房门关上。她站在门口,侧耳倾听。伙计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她总算是松了口气,把怀中的女孩儿放下来。
“幼娘,我给你的东西,你都藏好了吗?”
灯光下,那年长的母亲身高大约有五尺七寸左右,虽穿着略显臃肿,却依旧可以看出她婀娜的身段。脸上蒙着风巾,在走入客栈后,取了下来,露出一张肌肤白皙的面容。她颧骨略高,脸颊瘦削,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给人以强硬气概。
“幼娘,那东西将来交给你哥哥。
饭菜,的确是很简单。
位于青石县城http://m•hetushu.com外的青石渡口客栈前,迎来了一双母女模样的客人。这一双母女,显然是经过长途跋涉,都显得很疲惫。当店家打开门,把这一双母女迎入店中的时候,母亲怀抱着小丫头,用一口流利的蜀地方言问道:“店家,可有干净的上房?”
女人在柜台上登记了过所,就见那过所上写着今有新都人梅氏,年三十有九,肤色白皙,面容娇俏,携女儿公孙氏离境,欲往渝州巴县投亲……特持此过所,以证身份。
圣历二年腊月,正是隆冬时节。
梅氏也知道,这种天气下,渡口能否开放,不是店家能够知晓。
她的发式颇为奇特,并非这时代常见的发式,而是把长发编成许多根小辫,看上去颇有几分胡风。小辫盘绕在一起,然后挽成了双环垂髻,更增添了几分俏皮。
她当下道了谢,抱着女儿直奔二楼。
想到这里,梅氏不由得叹了口气,温言道:“那是自然!幼娘的哥哥名叫杨守文!幼娘,你要牢记住这个名字。他表字杨青之,在洛阳很有名气,还写过一部《西游》。”
不过,她旋即又问道:“师父,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啊。”
北方大地已经被皑皑白雪所覆盖,千里冰封,成就了一番新气象,素裹银装……
“幼娘有哥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