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四百七十六章 小丐

说到这里,青年话锋一转,“老陆,那小丫头很厉害吗?怎见你如此紧张。”
若非他家里已经有了五个孩子,说不定会把这小丐收养在身边。
小乞丐手里拿着一根棍状物,沿着官路走的很慢,踉跄着好像随时要跌倒一样。
从腰间的挎包里掏出几枚铜钱,他塞进小丐的手中,“小娃娃,去买点吃的……要想在这里讨生活,记得去城西的城隍庙里拜会这里的团头。梁九郎虽然脾气暴躁了一点,可人还算不错。你见到他,就说是我让你去的……忘了,你是个哑巴。”
不知不觉,寒冬已经过去,春天随之到来。
他个头不高,大约在五尺四寸左右,160公分出头。
一队仆从走出来,在府门口摆上了长桌,然后端上来了一个个热气腾腾的蒸笼。
这个民壮的年纪比较大,不过心还不错。
说到这里,老陆突然话锋一转。
他脸上脏兮兮的,可那双乌溜溜,好像会说话一眼的眼睛,却让人不禁心生喜爱。
幼娘抹了一把眼泪,弯下腰,把白狼皮雪披抱起来,一手提剑,纵身跃下。
师父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响起。
一身脏兮兮的衣服,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洗过。除了领口隐隐能看出一抹白色之外,基本上已经看不出,这衣服真正的色彩。他披散着头发,还扎着十几个根小辫。每一根辫子上,系着绳子,绳子的一段,则垂着什么东西,反正让人一眼看过去,第一个感觉就是脏,第二个感觉就是丑,和图书第三个感觉就是一种厌恶。
时间,在悄然中流逝。
身下,是那块高耸的巨石。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直奔县城的百味坊而去。
别看老乞丐年纪不小,可是这身手却敏捷的很。那么多的乞丐挤在一起,却被他一阵挤撞,便冲到了最前面。而黄府的人则站在一旁大声呼喊,努力维持秩序。
可是小乞丐却咿咿呀呀,手上还比划着什么。
斩草除根,如果能够早日找到她,也可以免去一块心病……现在最担心的,是那小丫头会跑去洛阳。如果她找到了那个人,到时候恐怕连黄员外都会难做吧。”
“对了,那小丫头可有消息?”
他轻声道:“叔父已经着人寻找,整个遂州,北起方义、南至赤水,东到青石涧,西往婆娑山。几乎所有的官道路卡都派了人去寻找,但是到现在也没有消息。”
“厉害?”
就在这时候,从黄府的侧门里走出了两个人。
身后,留下了一个个小小的足印,一阵风掠过,雪尘便把她的足印抹去,再无任何痕迹!
两人停下脚步,朝大门口看了一眼,那老人微微一笑道:“黄员外可真是菩萨心肠,这么多白面蒸饼,就这么给出去了?”
虽然一开始,他对老林把一个小乞丐送过来有些不满。但日子久了,也就不再计较。
……
老乞丐连忙叮嘱了一声道:“小哑巴,你等着啊,别乱跑……今天咱们吃白面蒸饼。”
他头发灰白,身上的衣服也很朴素http://www.hetushu.com
那小乞丐露出茫然之色,伸手指了指涪江,然后朝北面又指了指。
走吧,让这些家伙抢蒸饼吧……叔父让人在百味坊准备了酒菜。老陆,这次咱们可要吃个痛快才是。”
“你是哪里人,把过所拿来勘验!”
青年摇摇头,露出了苦恼之色。
“老林,你这又是何苦?天底下的可怜人多不胜数,你本事再大,又能帮衬几人?”
那股子机灵劲,让民壮不禁有些喜爱。
那民壮上前想要把小乞丐推开,却被身边的一个民壮拦住。
大雪已经掩盖了地上的脚印,什么都没有。
“真是个可怜的娃娃……你要进城可以,不过进城之后,可不许偷鸡摸狗,否则被我抓到了,一定不会饶你。”
蹲在他旁边的老乞丐,笑呵呵说道:“这个冬天,若不是黄员外救济,城里说不定会死多少乞丐。今天是元宵节!待会儿黄府肯定会出来发吃的,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小哑巴,待会儿你就在这里等着,我过去帮你领一份,咱们可以开开心心过个元宵。”
那张略显有些刻薄的脸上,总带着一抹慈祥的笑容看着她,而后慢慢的走远。
对于他这举动,也有乞丐想要找他麻烦,可是被梁九郎拦住。
“我早就听人说,那百味坊的牛肉是射洪一绝。
小乞丐连连点头,向民壮拱手作揖,算是道谢,然后就走进了县城。
圣历三年正月初五,位于梓州的射洪县城里,张灯结彩。
“幼娘和图书,你在哪儿,快来帮我。”
老林笑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娃娃那么可怜,难不成看着不管吗?”
说完,他就把这件事给抛在了脑后,拦住了一个准备进城的壮汉。
可如果有一个小乞丐在眼前晃悠,这心情终归不是很好。
……
幼娘凄声呼喊,呼的一下子坐起来。
“放心吧,给出去多少,就能翻倍收回。
小乞丐心底不错,还懂得尊老。
这一天,小乞丐蹲在射洪黄府大门外的角落里,怀里抱着那根短棍,眼睛直勾勾盯着黄府的大门。
“幼娘,醒醒,快跑啊!”
那意思是说,我是从涪江上游而来。
可惜上次来,被那小丫头片子给缠住,一直不得有机会品尝。这一次,我可要好好品尝一下。”
白面蒸饼啊!
乞丐们你争我夺,抢的是不亦乐乎。
说着,他抄起了身边的打狗棍,便跑了过去。
“黄员外可是咱们射洪有数的大善人。”
在历经了一个严寒之后,人们开始走出家门,迎接春天的到来。
虽然姓梅的婆娘传授了她真传,但毕竟也才一年。而且,她从未杀过人,能有多厉害?只是那小丫头片子毕竟得了真传,若是被她苦练几年,说不定能成气候。
射洪县城外,出现了一个小乞丐。
小乞丐闻听,顿时露出了笑容。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吃到的东西。
老者闻听,顿时大笑。
“是个哑巴!”
只是,那角落里冷冷清清,却不见了小哑巴的踪迹……
不过阴沉沉的,飘着m.hetushu.com雪花。
他连忙点头,表示明白。
民壮想了想,从口袋里又掏了一块木牌,递给小乞丐。
师父的身影,越来越淡,似乎距离越来越远。
在城门口,有民壮把他拦住。
老乞丐抢了十个蒸饼,兴冲冲跑到了角落里。
就在这时,那黄府的大门开了。
“没有!”
幼娘哭了,她站在巨石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格老子的,还是个青钩子娃娃,你欺负他做啥子?”
……
没有师父的踪迹,只有漫天飘扬的雪花,孩儿一阵阵呼啸而过的寒风。
谁不想开开心心的?
新年啊!
“师父!”
黄员外今天给大家吃白面蒸饼,来来来,想吃几个就吃几个,黄员外说了,管饱哦!”
他很老实,也很有眼色,每天都能讨来不少食物,并且会分发给城隍庙里的那些老人。
跟随师父这么久,她早已经练成了一身轻身功夫。也许在普通人眼里,两米多高的高度不算很低,但是在幼娘看来,却不足为虑。她跳下了巨石,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陌生,但又有些熟悉。
和青年一起走出侧门,就听到了旁边的喊叫声。
天,亮了!
就这样,射洪县城里,多了一个哑巴小乞丐。
话音未落,也不知从什么地方,呼啦啦跑出来一群乞丐。
元宵节,越来越近。
小乞丐的眼睛很好看,水汪汪的。
“小哑巴,快来吃蒸饼!”
到那时候,她如果找上门来,黄员外或许不怕她,可也难免麻烦不是?
寒风呼啸,http://www•hetushu•com幼娘站在雪地上呆愣许久之后,眼见着手脚有些僵硬,她才反应过来,把那件雪披裹在了身上,漫无目的的在雪原上行进。
那巨石虽高,但却难不住幼娘。
叔父说了,顶着善人的名头,谁又会怀疑他的身份?这满城的乞丐,哪个不对我黄家感恩戴德?呵呵,所以如果有人想对我家不利,只要有风吹草动,我家就能收到消息。
“把腰牌给他,让他还给我就是。”
“幼娘,要照顾好自己!师父以后不能再陪着你了,但是你还有哥哥,去找到他吧。”
很多事情她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在她的记忆里,一直有师父陪伴,何曾有过眼前这种孤单。她哭了一阵,慢慢冷静下来。昨夜师父临别时的话语,在她耳边回响。
“刚出来的白面蒸饼,想吃的快来。
幼娘把身上的白狼皮雪披掀起来,站在巨石之上。天虽然很冷,但雪披却很温暖,也使得幼娘没有在一夜的寒风中冻僵。怀中抱着那只黑鞘宝剑,她举目四望。
这白茫茫的雪原里,她究竟该去哪里?
一个老人,一个青年……那老人说老,也不算太老,看年纪大约也就是五十上下。
他把另一个民壮赶走,然后蹲下身来,对那小丐说:“小娃娃,你这是从哪里来?”
青年闻听,连连点头。
“幼娘,快去找你哥哥,让他来救你……”
白茫茫的旷野中,冷冷清清,不见人迹。幼娘下意识蜷起身子,呆愣愣看着眼前的这片世界。
老陆晒然笑道:“十三岁的小丫头片子能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