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四百八十一章 兄弟重逢(三)

“对了,我刚才回来的时候,遇到太微宫的人。
一股浓浓的肉香在峪谷中弥漫,原本栖息在枝头的大玉,也飞落下来,站在杨守文的肩膀上。
慧能的修行法门,其实属于佛陀嫡传‘以心印心,不立文字’的宗法。其已经脱离了如来的经教,还原禅宗本色。南顿北渐,孰高孰低很难说明白。如果从救苦救难的方面来说,渐修更适合与广大百姓。只是后来慧能所代表的顿悟宗法取得了胜利,最终使得禅宗佛法越来越限制于少数人,而大多数人无法碰触。
顿悟何其难?
一旁,高力士已经把那两只兔子收拾妥当。
那处理下来的内脏,则丢给了稀有四兄弟。
有人在峪谷外高声喊叫道:“这里是桃花峪吗?二哥在不在?我是盖嘉运……”
“你懂个屁!”
少年时博览群书,隋末出家为僧,后拜弘忍为师。
神秀和尚,本姓李,汴州人氏。
杨守文也走上前,讽刺道:“你一个神棍,却变成了酒肉和尚。
紧跟着,一阵马蹄声传来。
对于杨守文那穿越者的心态,明秀全然不懂。
在这个时期,慧能法师的顿悟宗法并非这个时代的主流。
杨守文一开始听说,让他拜神秀和尚为师的时候,还有些和图书不太情愿。
“对了,你还没和我说过,这大蟾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守文听了,顿时哈哈大笑。
……
特么的,日后史书中留下这样的文字:杨守文,自青之,幽州昌平人。圣历二年从神秀和尚,法号召机?
所以,从佛学上而言,真正的禅宗东山法门传人是神秀,而非慧能。
这时候,那兔子被烤的表皮焦黄,滋滋冒油。
“呸,贫僧是酒肉穿肠过,佛在心头坐。
不过也好,练成一手烹饪的好本事。
“小高,你这手烤肉的功夫可越来越厉害了,将来回到宫中,肯定不愁差事。”
明秀从草庐里拎了一坛子鹿门春出来,在篝火边上坐下来,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青之……不对,召机法师,我这次出家可全是因为你,到时候你可要为我求情才是。”
不过,他显然对杨守文很有兴趣,得知玄硕推荐他为杨守文的师父之后,他立刻命他的弟子,也就是如今在嵩山少林寺为住持法师的普寂法师送来了度牒,以及神秀和尚亲自翻译并编撰的《楞伽经》。神秀和尚还传了口信:东山法门根本,尽在《楞伽经》和《文殊般若经》两部经教之中。其中,文殊般若经他正在修订,而楞m.hetushu.com伽经则是经由四祖道信和五祖弘忍修订,已经完整无误,是东山法门的根本经。
高力士正想要说笑两句,却忽听得稀有四兄弟一阵狂吠。
呸呸呸,神秀师父给贫僧这法号实在是难听死了。”
六祖慧能便是其中代表,他也曾说过:我此法门,乃接引上上根人。
这就好像后世修仙小说里的灵根,天灵根是上等资质。
杨守文晒然道:“我帮你求情?那也要有用才成。”
佛教三藏十二部大小乘经教,归纳起来有两条修行之路,一曰顿悟,二曰渐修。
再加上一个已经习惯了锦衣玉食的李裹儿,这每天的饮食,着实让他头痛了很久。
他在草庐前的空地上点起了篝火,熟练地把兔子穿好,家在了篝火上。
神秀和尚所代表的是渐修法门,起源于四祖道信,完成于五祖弘忍,俗称‘念佛禅’。其修行的根本就在于,把不立文字的禅宗法门,通过佛经文字进行推广,让所有有心求佛的人都可以踏上修行之路。不问资质,不问佛性,只要你有心求佛。
原因无他,后世对神秀和尚的妖魔化,实在是太厉害了……不过在经过玄硕法师的解释之后,他倒是认为,神秀和尚的法门比那和-图-书劳什子顿悟法门更好。他也不是什么有‘佛性’的人,所以像神秀和尚所代表渐修法门,似乎对他更加适合。
只是杨守文不好和明秀说的太清楚,所以只哼了一声,没有再和他辩论下去……
“虽说出家清苦,但也还算自在。”
在常人看来,慧能只是一个不识字的南方獠子,到东山不过几年,干的是厨房打杂的事情,虽抢走了佛陀衣钵,却算不得正宗。而神秀法师不同,他精通儒道大义,饱学老庄玄学。弘忍法师生前就感叹说:东山之法,尽在秀矣。这个秀,就是神秀。
他撇撇嘴道:“召机这名字甚好,实在不明白,你为何如此不满。”
……
明秀却毫不在意,冷笑一声道:“说的你好像每次都少吃了似地。”
禅宗的南北之争,最终已南宗取胜,于是慧能成就了六祖的地位,而神秀则变成了反面角色。
那些联想丰富的后世人,不知道要编成怎样的段子。
没错,就是那个神秀。
历史上,这就是代表北宗禅学的‘渐修’法门。
一清道长今日被罚背诵道德经,故而不能出门。我听那宫里的道士说,桓道彦真人快被一清气疯了。一部道德经,不过五千字,背了三个月还是没能够背下和图书来。”
杨守文看了明秀两眼,只是见他神色自若,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那个作出‘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和六祖慧能争夺五祖弘忍法衣的神秀和尚。
甚至慧能法师在后世虽然号称六祖,可是在武则天时期乃至玄宗时期,并不被人认可。
但也许他是真没有佛性吧,每次读不得几句,就会昏昏欲睡。
倒是如果被姑姑知道,恐怕是少不得一顿胖揍。
这峪谷里,杨守文还好一些,明秀却是个老饕。
但是顿悟的修行,哪怕是天灵根都未必能成,比天灵根更牛逼的存在才可以修行。
就凭你那一口大蟾气,相信姑姑也会手下留情。”
神秀和尚如今尚在报恩寺编撰《文殊般若经》,所以暂时无法前来神都。
这两天,他每天都会诵读两页经文。
杨守文感觉压力山大……
还有,以后不要叫我的表字……贫僧现在是出家人,神秀师父赐我法号释召机……
不过,根据杨守文的了解,这个时候的神秀已有94岁高龄,而且民间也没有关于他迫害、追杀六祖慧能的传说。根据《中岳沙门释法如禅师行状》记载,神秀是弘忍正统传人。而后世六组坛经所记载的弘忍传慧能法衣的故事和图书,很可能是慧能的土地神会和尚,为和禅宗北宗争夺皇室供养,所编造出来的一个谎话。
“哎呀,你别管了,到时候自然明白。”
不过,内心里对神秀颇为敬重。所以对明秀整日里找借口,打牙祭,也颇为鄙视。
它们冲着谷口吠叫,露出警惕之色。大玉而扑啦啦冲天而起,在山谷上空盘旋。
明秀爆了一句粗口,而后恶狠狠灌了一口酒。
待神秀把文殊般若经修订完毕之后,会亲自前来神都洛阳,向杨守文传授佛法。
杨守文既然要拜神秀为师,就必须熟读楞伽经。
“成的,一定没问题。
所以,这种修行也就只适应于极少数人而已。
李裹儿本就是那种兔脱的性子,你让她嘻嘻哈哈,舞刀弄枪没关系,让她背书,可真是难为了她。想想也是,入道三个月,结果连一部根本经都背不下来。身为李裹儿的师父,也着实是颜面无光。这一下,裹儿的日子要难过了,估计要老实几天。
高力士闻听,顿时咧嘴笑了。
“老大人们如今得了泉州市舶副使的职务,那还会在意我是道士,还是和尚?
一清,便是李裹儿的道号,又名玄机道人。
也不知道你家那些老大人们怎么想的……换做是我,一定把你抓回去,痛揍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