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四百八十四章 人心难测

杨守文情商不算很高,但是并非不知道好歹的人……
“你怎么知道?”
“二哥,大兄真的失踪了!”
“二哥,那怎生是好?”
说完,他便不再理睬明秀,而是向盖嘉运看去。
盖嘉运吞了口唾沫,轻声道:“大哥听说,信任的郭都督很喜欢二兄的诗词文章,所以想借此机会,请二哥去一遭西域……因为,大哥有心争取都护府主簿之职。”
它始建于贞观十四年,管辖着后世的西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东部、阿富汗大部、伊朗东北部、土库曼斯坦东半部,乌兹别克斯坦大部地区。
对啊,我对西域一点也不了解,就算是过去,用处也未必比盖老军一家的大。
杨守文不说话,他就慌了手脚。
想到这里,杨守文叹了口气。
当然这个前提是,武则天能放他走。就算武则天不放他走,他也可以写一篇文章过去。不管怎样,盖老军当年和老爹一起并肩作战,一起抵御静难军的攻击,也算是战友。杨守文对盖老军印象不错,盖嘉行真要是找他帮忙,他一定会帮的。
他现在有名了,可是却依旧不算自在。甚至比之当初在昌平,受到的拘束要更多。
“是郭虔m.hetushu.com瓘。”
“二哥,我真的不赞成……可是,可是……老爹如今已经变了,变得让我有些陌生。”
特别是《永徽律疏》,可谓是总结了汉魏以来的立法和注律的经验,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
盖嘉运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低下了头。
盖嘉行却让这一段友谊变了味道。
杨守文已经明白了状况,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叹,轻轻摇了摇头。
想当初,那个昌平县拓落不羁的大团头,才不过一年光景,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看样子,太子的一番苦心是白搭了。”
杨守文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瘦削的青年身影。
杨守文立刻闭上了嘴巴,没有再去和明秀争辩。
他开始钻营了,甚至学会了算计!
盖嘉运道:“去年底,朝廷下旨,开设北庭都护府,并且认命了北庭都护。”
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让杨守文不得不念着武则天的人情。才老实了几个月,他若是再惹出是非的话,估计武则天绝对会立刻暴走,到时候老爹也会跟着倒霉的。
看得出,李显对他还是很关照的。
事实上,唐帝国在安西有无数敌人,而其中最大的敌人,莫过于hetushu.com那曾经与唐和亲的吐蕃。
盖嘉运见杨守文脸色不好,忙开口道:“二哥,其实我不赞成大哥的主意。”
对啊,我现在还是戴罪之身呢!
杨守文一愣,向明秀看去。
只可惜,杨守文没那个兴趣。
他更喜欢,也更怀念那个在昌平县和他吃酒杀人,并肩作战的江湖豪客。
盖嘉运见杨守文不说话,心情一下子变得糟糕起来。
提起安西都护府,其实杨守文的概念也非常模糊。
盖嘉行是盖老军的长子,也是盖嘉运的哥哥。他读书很多,之前在昌平的时候,就曾作为盖老军的帮手,为盖老军处理一些琐事。在杨守文的印象里,盖嘉行这个人有能力,但是心思很深。也正是这样,杨守文当初和他走的并不是很近。
说实话,如果盖嘉行真需要他站台的话,杨守文倒也不会拒绝。
盖嘉运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盖嘉行吗?
这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看到,李显这样做,培养杨守文的意图也非常明显。
“有这事?”
盖嘉运听说杨守文走不了,似乎有些急了。
此后,双方征战不断,其治所更经历多次迁移。直到长寿元年,王孝杰收复安西四镇,并且在龟www.hetushu•com兹开府,这安西都护府的府衙才算是稳固下来。可是,府衙稳固,并不代表冲突止息。吐蕃依旧不断骚扰犯境,更有西边大寔崛起,屡屡威胁安西的那些附属国。如此一来,整个安西表面上虽然很平静,可实际上却是冲突不止。
如此广袤疆域,各民族混居,自然少不得各种冲突。
龙朔二年,吐蕃与唐争夺安西四镇,甚至一度陷落。
就是让我去给他站台喽?
“呃……”
杨守文不禁感到疑惑,看着明秀问道。
明秀则冷笑一声,“你当时忙着和你家的裹儿腻歪,根本不关心外面的事情……没错,去年年底,也就是腊月初七,圣人有感西域局势混乱,所以下旨在庭州开设北庭都护府,归属安西都护府所辖。”
“废话,每十天太子府都会送来邸报,你难道不看吗?”
盖嘉运红着脸,赧然道:“老爹他们也还在追查……这次想请二哥去西域,其实是大哥的主意。”
可是现在……
被圈禁之后,却十分关注,并且经常派人送来朝廷的邸报。
“老三,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也不理杨守文一脸赧然,对盖嘉运道:“老三,你接着说。”
“这个……”
这仕途功名,最容易改变http://m.hetushu.com一个人。
明秀对此,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但如此,武则天还升了老爹的职务,更委以重任。
这样的盖老军,杨守文不喜欢。
他眼圈微微发红,声音也哽咽起来,低声道:“我和小娘都不赞成,可是却劝不得他们。”
在盖嘉运说完了情况之后,杨守文第一反应就是去西域。
明秀一边开口道:此人是齐州历城人,得狄公举荐,被委任北庭都护。”
“但是,老军心动了?”
如今武则天所推行的载初律,其实也就是在永徽律疏的基础上做出的进一步发展。
可杨守文却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还拜托了杨承烈、张说等人,为他搜集资料。
武则天待他不错!
倒是明秀在一旁看着,突然道:“盖老三……我也叫你老三吧。要说起来,西域那边你们家地头更熟,人脉更广。连你们也找不到阿布思吉达的踪迹,青之去了恐怕也没什么用处吧。亦或者说,你这次来是受别人所托,所以才想青之前往?”
这也就等于说,武则天把他给圈禁了!
这小子还是当年的盖嘉运,虽然沉稳了许多,却还保持赤子之心。
杨守文刚才是心系吉达的安危,所以并没有考虑太多。如今明秀一句话,却提醒了他,也和-图-书让他感到有些不太对劲。目光微微一冷,他看着盖嘉运,没有说什么话。
明秀见此,不禁苦笑摇头。
“老三,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本身对朝堂上的争斗一点参与的意思都没有,所以对于那些邸报,更是从不关心。相反,他更喜欢翻看一些律令,以及唐代律法的发展和演变过程。从武德年间指定的《武德律》到后来唐太宗指定的《贞观律》,以及由长孙无忌等人修订的《永徽律疏》,也就是后世为众人所熟悉的《唐律疏议》,他都翻阅过无数次。
“去年年底的时候,朝廷正是在庭州开设北庭都护府。”
杨守文听罢,顿时老脸一红。
“你休要胡说八道,我哪有和小过腻歪。”
如此一来,他想走出洛州都麻烦,更不要说去西域了……
不过随着明秀的提醒,他又闭上了嘴巴。他现在是太子的替身和尚,是戴罪之身。圣人亲口下旨,让他在桃花峪出家三载,甚至这三年之间,不能进入洛阳城。
可是听盖嘉运的意思,似乎是希望我能前往西域!
他惹了那么多的麻烦,甚至打了李唐皇室的脸面,可是依旧悠闲自在的活着。
杨守文顿感头疼,心里好生纠结。
身份越高,名声越大,欠的人情就越多。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