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四百八十六章 狄公(一)

李裹儿点点头,不过仍旧是一脸不确定的表情……她是不关心朝政,可毕竟出身东宫,对一些事情也有些了解。李裹儿知道,狄公这一年来,很少露面,几乎不与任何人接触。她虽然是公主,可狄公连她老爹都不见,会不会给她这个面子?
虽说狄仁杰还有两个儿子,但他最疼爱的小儿子遭遇到这种结果,又怎能不伤心?
我又入不得洛阳,若是托人带话,未免不敬……四郎,你可有主意?”
那件事,让狄公心灰意冷,一下子病倒床上。
她在凉亭里坐下,从身上取出一个布兜,在一旁的石墩上打开。
“杨大哥,你来看我了!”
“什么?”
春季的靡靡细雨极为频繁,打湿了山中小径。
李裹儿的小脸顿时更红了!
里面放着的是一些浆果,有的杨守文能叫出名字,有的却不认得。李裹儿捻了一个浆果递给杨守文,然后晃着脚,笑嘻嘻问道:“杨大哥,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呢?”
如果他肯出面的话,自己西域之行,倒是颇有可能成功。
……
“小过,帮我个忙。”
对于狄公那出神入化的断案手段,杨守文也是敬佩至极。想当年,他考取警察学校,未尝不是受这部影视www•hetushu.com剧的影响。
那满山绽放的桃杏,被细雨打落,落在泥土中,混成了一条桃红杏白的花泥小径。
小过以前请狄公,他未必会在意。可现在,小过和你几乎已成为一体……小过这时候前来,他又怎能猜不出其中缘由。狄公或许不会给别人面子,但谪仙人的面子,还是会给一些的。”
“他可不容易见呢……我听说,新年时我父亲去拜访他,都吃了闭门羹呢。”
不过,她旋即就变身为小野猫,冲上去狠狠踢了杨守文一脚。
此后,狄仁杰便不理朝政,在家中养病,不与任何人相见。
狄公膝下三个儿子,他最宠爱这个幺儿。而且,狄光昭也很聪明,三子之中,狄公最看重的便是狄光昭。可没成想,狄光昭最后却落得个凄惨下场。说是被人陷害?但如果他自身能够把持住的话,别人想要陷害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帮我约一下狄公。”
不过,她旋即疑惑问道:“杨大哥,你找狄公做什么?”
“李真人,道德经背下来了?”
他现在虽然被圈禁,可是潜在的影响力,丝毫不比那些名士小。
他从袖中取出手帕,把她脸上的汗水擦拭去。
hetushu•com那桓真人还让你出来?”
他一生都在维护李唐宗室,但又对武则天尽忠职守。
人之常情,也算不得大事。
听到这个名字,杨守文愣住了。
其实,李裹儿未必有这个心思,可保不齐那些道观里的道士,会主动过来监视。
虽然已经知道李过是李裹儿,但杨守文还是更习惯称呼她做‘小过’。
后世一部《狄仁杰断案传奇》,令他记忆深刻。
从李裹儿决意入道,抛弃公主身份的那一天起,杨守文就知道,他和李裹儿已经无法再分割。所以,此去西域,也要和李裹儿商议才成,免得她再生什么误会。
“正是。”
也就是说,狄光昭的仕途断绝,前途渺茫。
杨守文倒是没有躲闪,因为他知道,李裹儿也不会用力。果然,这一脚踢在身上,软绵绵的一点都不疼。而李裹儿则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而后恶狠狠瞪了那两个小道姑一眼。
“你就说请他来给你讲道,看他愿不愿意过来。”
本来,大家都以为他会重新执掌朝政,但不成想……
对于自己的影响力,杨守文是真不太清楚。
“你消息倒是很灵通啊。”
别看李裹儿入道了,可身为公主该有的服侍,却和_图_书一样不少。
武则天,他已经见过了。
噗嗤!
从目前来看,能说动武则天,同时又不会引发李显不满的人,满朝文武唯有狄公。
以前的杨守文,身无牵挂,说走就走。
第二天,下起了小雨。
李裹儿得意洋洋笑道:“那是自然,整个青牛观的师兄,全都是本真人的眼线呢。”
“让小过出面?”
当然了,在杨守文的内心里,其实也有一丝丝的恐惧,担心狄仁杰会看穿一切……
狄公幼子狄光昭的事情,给狄公带来的打击,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对于能帮上杨守文,李裹儿还是非常高兴的。
两个小道姑都是她之前在宫中的随从,脸圆圆的,胖乎乎的小道姑名叫小馒头,而那个瘦瘦小小的小道姑,因为声音好听,所以叫做小铃铛。两人跟随李裹儿也很久了,所以李裹儿眼睛一瞪,她二人立刻就明白了意思,嘻嘻笑着便走了。
杨守文一身缁衣,手持油纸伞来到青牛观。
“我试试看,不过我可不敢保证,狄公会同意。”
“啊?”
身为穿越众,他又怎可能不知道狄仁杰?
他等了不到片刻功夫,就见一身杏黄道装的李裹儿,好像一只欢快的蝴蝶一样,从山上跑下来,直接冲和_图_书进了道观外的凉亭之中。也许是跑的太快,小丫头脸红扑扑的,喘息不停。
虽然在同一座城市,可由于种种原因,两人始终未得见面。
但他后来也听人说了,狄光昭因为在魏州声名狼藉,以至于魏州人把当年狄公在魏州任职时修建的生祠都给扒了。若非狄仁杰恳请,狄光昭说不定已被斩首示众。可即便如此,狄光昭被贬官为平民不说,更被武则天下旨,终生不得录用。
小道姑,是韦氏安排给李裹儿的宫女。
当时杨守文已经南下长洲,所以并不是很了解其中内幕。
杨守文搔了搔光秃秃的脑袋,沉声道:“如此,那我明日见到小过,在与她商量。”
“呵呵,青之啊,你真是当局者迷。
不过,明秀说的也没错。
“还不是你,天天找我玩耍,害得我现在都没有背下来呢。”
“可我听说,狄公现在身体不好,已经很少出门了。
狄仁杰?
杨守文并没有因为李裹儿的监视而生气,反而笑了。
李裹儿吓了一跳,睁大了眼睛道:“你想见狄仁杰吗?”
只要是杨守文提出来的事情,裹儿是不会拒绝,更不会推辞的。
可是狄仁杰,杨守文至今未曾拜会。
“嘻嘻,桓真人今天去了大弘道观,m.hetushu.com估计要到晚上才回来……对了,我听人说,你那边昨天来了客人?”
“好!”
他没有上山,而是在山下的青牛观中等候,请观里的道士前去通禀李裹儿。
可如今,他和李裹儿虽未成亲,但实质上已经成为一家人,也不可能再似从前那样洒脱。
狄仁杰身体不好,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几乎整个洛阳城都知道。前年默啜兵进河北道,狄公就是带兵出山,主持大局。后来默啜虽然战败,可狄仁杰因为受了风寒,回到洛阳便一病不起,足足卧床月余,才算是缓过来,身体有所康复。
跟在李裹儿身后的两个小道姑,听到杨守文这颇有取笑之意的话语,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来。
“狄公,能给小过这面子吗?”
“先试试看再说。”
明秀也蹙起了眉头,沉吟半晌后,轻声道:“这件事,自然要你亲自与狄公说明才好,任何人转达,我估计狄公都不会同意。狄公现在虽然闭门谢客,在家养病,可要想见他,却也不难。我听说狄公好道,你何不让小过出面,请他前来?”
看到李裹儿那灿烂的笑容,杨守文的心情也一下子好很多。
说实话,清醒过来之后,除了武则天之外,狄仁杰是他在这个时代最想见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