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四百八十八章 狄公(三)

他曾听大兄吉达说过杨守文在洛阳有多厉害,但也仅止于是住上了一件大房子。吉达不擅交际,也不懂得什么诗词。而杨守文在文坛中的影响力,在那时候尚处于发酵的阶段。吉达当然不太清楚杨守文当时是什么状况,只知道他很牛逼。
人们提起瓷器,总是说元青花,钧瓷之类的瓷器,却很少人知晓唐青瓷在华夏瓷器史上所占据的意义。在后世,青瓷在华夏几乎无人知晓,但是却在韩国生根发芽。甚至,大寒冥族甚至把青瓷视为他们发明的物品,并注册了专利,成为大寒冥族的国宝。
这次狄公前来,他索性把这套青瓷茶具拿出来,准备用以款待狄公。
不过,盖嘉运却不敢在高力士面前装大。
不过,表面上他不会流露半点紧张,反而对明秀的取笑,露出了不屑于争辩的表情。
而青瓷可谓是唐代瓷器的代表,其美感、质感和光泽程度,都远非白瓷能够比拟。
“高大哥和图书,狄公是谁啊。”
都摩支白天也会过来,私下里和盖嘉运说起杨守文的事迹。
所谓初乳,时值泉水在太阳初升时刻涌出的泉水,水质清冽,饮之格外甘甜。高力士用钳子夹着茶盅,在沸水里消毒。可惜,这时代没有紫砂,所以杨守文只能用青瓷代替。
一旁盖嘉运听着两人的斗嘴,一脸的茫然。
而今他重生大唐,在茶经问世之后,就让宋氏买下了一座瓷窑,专门生产瓷器。
他手里的这套青瓷,据说是出自名匠之手。
“长老如今是戴罪之身,想要离开洛阳,必须要有圣人恩准。
盖嘉运在幽州长大,当然听说过狄仁杰。要知道,在幽州地区,狄仁杰还是很有威望的。
唐代的瓷器,分为青瓷和白瓷两种。
不过,他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让一旁的明秀感觉颇为有趣。他看得出来,杨守文在紧张。只是他想不明白,这个敢在武则天面前高喊‘我不怕你www•hetushu•com’,更敢抗旨不遵,甚至越狱的家伙,居然会紧张?而他所紧张的对象,却是一个老人家……
其他的他不是很清楚,可高力士之前是在东宫伺候太子,正八品的典直,如今却变成了杨守文的跟班?还有,那道观里漂亮到了极致的小姑娘,居然是一位公主,为了杨守文不惜出家入道,甚至愿意抛弃公主的封号……二哥,真牛逼!
他突然觉得,大哥绝对是异想天开。让二哥去给他站台?一个小小的主簿,竟然要二哥跑去西域?哈,如果二哥去了庭州,估计那北庭都护,都要笑脸相迎呢。
连带着,盖嘉运也受到了影响,看着杨守文的目光,更变得越发不同……
桃花峪草庐内,杨守文正在紧张的收整茶具。
他冷笑两声,沉声道:“拜托,我这叫敬重,你懂不懂?我是因为敬重,才会如此。”
原来,二哥在洛阳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那沈庆之据说是和*图*书洛阳城里,势力最大的团头。可是在杨守文面前,连个屁都不算。
当然了,在用料和做工上,更加精美。
在桃花峪住了三天,盖嘉运从明秀和高力士口中,才知晓了一个大概。
高力士的年纪,其实比盖嘉运要小。
只是到了后世,唐青瓷几乎在华夏失传。
一个穷乡僻壤长大的孩子,又哪里知道什么大人物?
不过,似盖嘉运也只是听说,却从未见过。
你一个土著,焉能明白穿越众的心思?
“说穿了,还不是紧张?”
当年在昌平,盖嘉运觉得王贺最大;后来到了庭州,他觉得庭州刺史很了不起。
二哥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高罗佩的大唐狄公案,影视剧的狄仁杰断案传奇……等等作品中,狄仁杰所展露的,不是他手段有多么残忍,也不是他心思有多么阴毒,而是他的智慧以及能力。
前世的杨守文,对于这种结果自然感到心痛。
高力士正在烫茶具……这些茶具,m.hetushu.com是杨守文命人打造而成。金丝楠为底,乌金石为心,还有那一套看上去颇为古怪的茶壶茶盅,都是仿造后世功夫茶茶具制成。
“狄公,就是狄仁杰,狄怀英啊。”
狄仁杰……我去,那不是之前的幽州大都督吗?
老爹和大哥的做法,估计会让二哥很不高兴!
“青之,你很紧张?”
杨守文虽然怕她,但更多是对她的不择手段以及她的残忍而畏惧。可是在知道武则天并非那传说中的可怕之后,他也就没那么恐惧了!而狄仁杰则不一样。虽然他的传说比不上武则天那么多,可那些传说,却大都是以正面以及睿智的形象出现。
但是到了洛阳他才知道,什么王贺,什么庭州刺史,在这里都不足为题。
高力士诧异看了盖嘉运一眼,面露敬重之色。
后来听那些胡商说起杨守文,盖嘉运也不是很相信。
水,是高力士带着盖嘉运和都摩支,一大早从翠云峰上取来的初乳。
都摩支说,他在洛阳hetushu•com受到了热情的招待。
沈庆之几乎是全程相伴,陪着都摩支吃喝玩乐,弄的都摩支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可他一个人,还是个残废,又有什么用处?
高力士言语中,流露出对杨守文的无限敬重。
就在这时,峪谷外传来了车马声响,紧跟着就听到有人叫声喊道:“杨长老,狄公来了。”
盖嘉运露出了崇拜的表情。
所以长老请了狄公前来,就是希望狄公能够在圣前为他求情……长老果然是有情有义,我从未见有人似长老这般重情义。之前为了公主,他不惜冒死越狱;这次为了义兄,又恳求狄公出面……不过,若非如此重情义,公主又岂能为他入道?”
即将面对此人,杨守文是真有些紧张了!
后世,对武则天的描述和形容大多有些妖魔化。
“紧张?我会紧张?”
哪怕是高舍鸡他们都表示了敬佩,盖嘉运也只是觉得,二哥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厉害。
这也使得盖嘉运,对自家这二哥有了全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