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四百八十九章 狄公(四)

“听闻狄公身体不适,还累得狄公远足,实小子之过。”
谷内,桃杏争纷,蜿蜒曲折的溪水从山间流淌而来,自峪谷中穿过……
盖嘉运深吸两口气,总算是让自己平静下来。虽然身体还是很僵,但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走路一顺边,惹人笑话。
原来,盖嘉运刚才竟然走起路来一顺边。
杨守文说着话,便开始了一道道程序。
狄仁杰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我记得庭州不是已设立北庭都护府吗?那郭虔瓘,据说对你的诗文和字帖颇为喜好,曾多次称赞你诗书双绝呢。不过,郭虔瓘此人算计太多,可以与之结交,但不可与之深交。他既然是你的结义兄弟,不如我书信一封给凉州都督唐睿。唐休璟那边事务繁多,你这兄弟也能多一些历练。”
“啊?”
看着眼前这小小的茶盅,狄仁杰真的是来了兴致,端起茶盅,先学着杨守文在鼻端闻了闻茶香,而后一口饮入口中。闭上眼,任由那黄芽清香在口中萦绕,他吞下茶汤,用力呼出一口气息,只觉那口鼻之中,都萦绕着满满的黄芽清茶的芬芳。
这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饮茶方式,绝对是所有读书人的最爱。饶是狄仁杰见多识广,也被这一盅清茶所折服,更赞不绝口。
狄仁杰来了!
狄公,请茶。”
杨守文听得一怔,旋即反应过来,狄仁杰怕是误会了。
“放轻松,放轻松……你可是征事郎的兄弟,千万不要失了礼数http://www.hetushu.com,令征事郎脸上无光。”
“狄公,当日我三兄弟在昌平结义,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现在我那义兄下落不明,我非常担心,所以想前往西域一遭,查看一个究竟。”
“狄公,此我在昌平的结义兄弟,名叫盖嘉运,而今居住在庭州。”
杨守文侧身请狄仁杰先行,而后他和明秀跟在他身后。
他连忙客气,又向狄仁杰引介了身边的明秀。
“杨大哥,狄公也不是外人,你们就不要这样客套了。
杨守文连连点头,表示理解。
高力士也连忙把手中的活计放下,扯了盖嘉运一下,示意他跟着杨守文一同前往。
凉州都督,那可是兼着安西都护府都护之职。那唐休璟更是持节陇右诸军州大使,就类似乎后世的西北战区总司令。若是能跟随他,日后的造化绝对不会小了。
“青之,你今日把我找来,不会只是为请我饮茶吧。”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人谓百花好,我称茶独王。一杯清肺腑,入梦亦留香。
这时候,明秀开口了,“狄公,青之今日所求,并非此事。”
我还有一位兄长……”
“我这茶,有两种饮法。
狄仁杰哈哈大笑,可是不知怎地,心里却有一种古怪的感觉。
杨守文把狄仁杰请上了草庐的露台上,那里早已点燃了炭火。一副长约两米的茶船摆放在露台之上,金丝楠为底,乌金石为和-图-书心。茶船上,还放着各式茶具,初乳泉水已经煮开,咕嘟咕嘟冒着水汽,弥漫在空中。方一走上这露台,狄仁杰顿感心旷神怡。
杨守文在水罐里加了一些泉水,笑道:“知我者,狄公也。”
“哈,不过是举手之劳,有甚烦劳呢?
是啊,我是二哥的兄弟,我要放松,放松!
杨守文说着,双手合十,稽首一礼。
“你想去西域?”
杨守文当下把吉达在西域失踪的事情和狄仁杰说了一遍,旁边还有盖嘉运不断补充。
“没想到,这北邙山中竟然还有如此风物秀美之地……我原本以为,圣人让你在桃花峪修行,免不了受风餐露宿之苦。可现在看来,能够在此修行,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不过,我会找机会与圣人提及此事,只要圣人能够答应,自然不会有人阻止你去西域。”
伴随着茶香吐出,似乎体内的病气也减弱几分。
说实话,杨守文也不想让盖嘉运留在庭州,因为盖老军和盖嘉行的算计让他很不高兴。
他也看到了杨守文,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狄公,请。”
盖嘉运原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他站起来之后,却发现身体僵硬的好像木偶一样,甚至连路都不会走了。走了两步之后,高力士就把盖嘉运给拦了下来。
茶经中所记载的方法,颇为繁琐,我不甚欢喜。
“青之究竟求我何事?若是不说清楚,老夫这茶怕也品不得滋味。”
三面山峦起伏和_图_书延绵,把峪谷合抱怀中。
盖嘉运这时候,仍有些发懵,不过却非常麻利道:“多谢狄公提携。”
“阿布思吉达,狄公好记性。”
狄仁杰一口气吐出,整个人都感觉舒服许多。
二月初,春回大地。
盖嘉运脑袋嗡的一声响,竟有些懵了。
一旁狄仁杰饶有兴致的看着,代杨守文把沸水充入壶中,而后茶汤自壶中流出,一股淡雅清香便萦绕在鼻端。明秀也是第一次看杨守文沏茶,更露出了好奇之色。
话已出口,他自然不好再收回。只是被杨守文这顺杆爬的举动给闹得,有点哭笑不得。
不过,如果盖嘉运能够到唐休璟麾下听令,对他而言绝对是一个造化。
“老三,还不谢过狄公提携。”
狄仁杰笑声戛然而止,疑惑朝杨守文看去。
凉州都督唐睿?
小丫头挺细心,杨守文赞赏的看了她一眼,点头表示明白。
而这时候,狄仁杰突然脸色一变,沉声道:“青之,我有些话,要与你单独说……”
“如此,那就烦劳狄公则个。”
杨守文和明秀相视一眼,同时起身向外走。
“庭州?”
本来好好的啊,为什么突然间不会走路了?
“好吧好吧,你今日请我吃得如此好茶,欣赏到如此风物,有什么事情便说无妨。”
连饮三杯之后,狄仁杰感觉体内发热,有虚汗冒出。
杨守文道:“当年小子在昌平与两人结义,盖嘉运是我三弟。
峪谷外,李裹儿陪着一位老人,正缓和*图*书缓走来。
他在露台上坐下,待杨守文明秀,还有那个看上去很拘谨的少年坐下来后,便开口道:“我曾拜读过青之所著《茶经》,端地是大开眼界。今日闻听青之邀我品茗,虽身体不适,也一定要前来一叙。来来来,还请青之为我一展这茶道之妙。”
那老人正是狄仁杰。
杨守文把茶汤分好之后,把一个茶盅摆放在狄仁杰面前。
看到杨守文,她眼睛一亮,指着杨守文道:“狄公,杨大哥来了。”
杨守文笑着点点头,让高力士把早就准备好的茶叶取来。
“啊,征事郎请。”
欣赏着秀美山色,在这里品茗畅谈,的确是人生一大享受!
“好茶,好饮!”
对了,青之回头为我准备一套这种茶具吧,顺便把这黄芽也送我一些。今日饮了这清茶,往日那些茶水,便有些不堪入口了。但我还是那句话,圣人答应与否,全凭圣人决断,我只能把话带到……若是圣人不同意,青之到时候不要怪我。”
三杯清茶,令他精神为之一振。
“哦,你是说你那个胡人兄长吗?他叫什么来着……吉达,对不对,我记得是叫吉达。”
今日请狄公来,则是用另一种方法饮茶,也许别有滋味。这茶叶,是蜀州峨嵋山去岁秋后黄芽。我命人将之炒纸,而后以这翠云峰上的初乳泉水为汤,请狄公品鉴。”
狄仁杰愣了一下,眼中旋即流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此事,我不敢保证。
杨守文也不矫情,招手示意http://www.hetushu.com盖嘉运过来。
只是杨守文并未觉察到,因为泉水煮沸,他正忙着为狄仁杰沏茶。
然则之前几场小雨,却使得山里的气温比之山外要低许多。狄仁杰轻车简行,一袭青衫,身外披着一件红狐狸皮制成领子的大氅,头戴纶巾,一部美髯用须囊固定。
这倒不是杨守文的茶里有什么药物,所有好吃茶的人都知道,这热茶入口,若体虚之人,就很容易出汗。狄仁杰自去年一场大病后,身体实际上一直都很虚弱。
能够被狄仁杰称赞,杨守文这心里还是蛮开心的。
狄仁杰则上下打量杨守文几眼,半晌后才开口道:“久闻谪仙人之名,老夫早就想与征事郎一会。只是征事郎却琐事繁多,以至于这么久,咱们才见面……不过今日一见,征事郎果然名不虚传。只这份风采,偌大洛阳城里,便少有人能及。”
郭虔瓘在他眼中,已经是很大的人物了,可是在狄仁杰的眼里,却不足为题。
狄仁杰反对魏晋的清谈之风,但对于享受,却从不会拒绝。
二月的桃花峪,已经满目苍翠。
我也想留下吃茶,可是桓真人回来了,说是要我回去修行,若是晚了,便要罚写经文……山里风凉,你照顾好狄公。别太晚了,走的时候派人去青牛观,我已经安排好了车马。”
杨守文顶着一个光秃秃的脑袋,一身月白色的缁衣在身上,走起路来衣袂飘杨。明秀则落后杨守文半步,但也显出不凡风姿。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狄仁杰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