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四百九十一章 狄公(六)

杨守文微微一个寒蝉,却没有说话。
太子那边的事情,你该怎么处理,是你们的事,我不掺和。
盖嘉运仍有些糊涂,不明白杨守文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请狄公训示。”
“二哥,要那么多情报作甚?”
呵呵,就算是王八也忍不了啊!
如果让我二选其一,我唯有选择太子,而不是相王。”
他没有看杨守文,而是低着头,看着茶船上的茶汤,顺着乌金石和金丝楠木的缝隙流淌出来,而后又顺着茶船下方的一个管子,流淌到了露台的下面。良久,他轻声道:“太子仁厚,非狠毒之人。只是他有的时候,耳根子会比较软……也正因此,他有时候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但究其缘由,是因为他性子柔和。
杨守文嘴角抽搐一下,没有回答。
把他留在东宫,其实是拿他当幌子,来安抚那些忠于李唐之人。
“今日出游,倒是让我心情舒爽很多。
可惜,武则天却看出了他的野心。
以前,他会用一种听八卦的想法来打探;可现在,他却知道,这段秘辛将会对他产生极大的影响。
“奴婢在。”
“相王此人,极善于隐忍,颇有勾践之风。
杨守文则微微一笑,和明秀相视一眼。
而在狄仁杰看来,李显性子柔和,可以最大限度的调和图书和李唐宗室之间的矛盾,保存李唐的力量。当然了,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李显不要犯浑,否则还是会有麻烦。
杨守文还想再请教,可是狄仁杰已经站起身来。
“狄公……”
“多谢狄公点醒,否则小子还在糊涂之中。
当初圣人登基,改唐为周之后,满朝哗然,宗室激愤,可唯有相王却表示赞成。为此,他还向圣人恳请,改姓为武。圣人很高兴,便让他住进了东宫。整整八年,相王虽无东宫之名,却有东宫之实……但也正因为此,圣人对他了若指掌。”
而杨守文则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一转,落在了明秀的身上。
见狄仁杰额头直冒虚汗,他连忙上前,搀扶狄仁杰。
杨守文和明秀并肩站在谷口,目送车仗消失在山路的转弯处。
还有一件事,你要注意。”
杨守文把狄仁杰送上了马车,临走的时候,狄仁杰掀起车帘,低声道:“青之,记得找你姑姑,多要一些西域的情报。若圣人准许,说不定会对你有一些帮助。”
“呵呵呵,你这个小滑头。”
狄仁杰摆了摆手,又返回茶船边上坐下。
“太子宽厚,加之此前受了很多苦,对身边的孩子们,总是有一些骄纵。
杨守文知道,狄仁杰要走了。
明秀愣了一和_图_书下,旋即笑道:“你已经知道了,何必问我?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事情不会小了。”
盖嘉运这时候总算清醒过来,困惑看着杨守文道。
明秀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容,“倒是没去过,有点意思。”
“十有八九……小高。”
杨守文想通之后,便向狄公躬身道谢。
当然,他的动作不似杨守文那么熟练,但是在尝试了两次之后,便掌握了一些窍门。
杨守文苦笑道:“狄公,太子也好,相王也罢,我都不熟悉,焉能知晓?”
他二人,一个柔,一个狠。
说到这里,狄仁杰仰起头,长出一口气。
“烦你走一遭洛阳,到大弥勒寺拜见住持方丈,就说我需要最近两年来,关于西域的情报。各方面的情报都可以,只要是和西域有关,便送过来,我有大用处。”
杨守文有点不愿意听下去,但又忍不住内心的好奇。
公主还好,她也就是任性些,调皮些罢了。但是其他人……你若有能力,便帮他们一下,莫要让他们在外面惹事。皆为千金之子,为些蝇头小利便坏了名声,终究是不太划算。更何况,有些事情非是他们本意,却因旁人借他们之名妄为,实在是冤枉。太子宽厚,而太子妃嘛……若有可能的www•hetushu.com话,最好是帮他们一回。
“可我知道,当时若我说了相王合适,圣人会二话不说,杀了相王。”
他连忙站起身来,轻声道:“请狄公指点。”
“我提相王,圣人必杀之;但他日若相王得势,武党便难以存留。
他先是让高力士去青牛观叫车仗,而后又陪着狄仁杰,在桃花峪游转一圈。
“二哥,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二哥,到底能不能成啊。”
杨守文再次奉上一盅热茶,他一口饮尽。
“四郎,你怎么看?”
杨守文没有理他,对明秀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我明白。”
狄公忍不住笑起来,指着杨守文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也许在你看来,会认为相王更加合适,对吗?”
“西域吗?”
青之,你要好好的,更不可以辜负了公主的情意。你想去西域的事情,我会斟酌向圣人提议。但圣人能否答应,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可以提前准备。
“青之,我知道你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你祖父的遗言……说穿了,都是造化作弄吧。这样吧,我会书信一封与弘农杨执柔,请他在族中求情,把你祖父重新列入族谱。我相信,你祖父一定会很高兴,而对于弘农杨家而言,想来也乐见其成。
但我接和_图_书下来的这些话,出我口,入你耳,再无旁人知晓……”
“小子明白。”
狄仁杰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可谓是仁至义尽。
可是作为李旦,装了八年孙子之后,眼见着大功告成,却被李显得了便宜,抢走了太子之位。
这段秘辛,杨守文还是第一次听说。
你要知道,太子现在正是积蓄名望的时候,若是被子女坏了大事,岂不得不偿失?”
若为一个闲王,他这性子倒也没什么。
“喏!”
两人来到了峪谷口等候车仗,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车马沿着山路缓缓行来……
“前年,圣人有意立下太子,曾向我询问。
他知道,他接下来听到的事情,将会是一段没有在史书中记载的秘辛。
“那你说,庐陵王和相王,谁更适合为太子呢?”
他微微一怔,轻轻摇头。
泡了一壶新茶,狄公品了一口,颇为自得。
狄仁杰是在提醒他,今天李显最大的敌人不是什么武党,而是相王李旦!
小子执拗,想来小过被夹在中间也很难过。我今天就会回复太子,表明我的态度。”
马车,吱呀吱呀的沿着山路走了。
狄仁杰话里有话,杨守文若有所思。
狄仁杰突然让杨守文让座,自己坐在了茶船后,准备沏茶。
但后来,她决意要还政李唐,却首先把相王排除出去。因hetushu.com为她明白,一旦李旦登基,武家便有灭顶之灾。
盖嘉运越发感觉糊涂,茫然看着杨守文二人。
如果他还听不出里面的奥妙的话,那他可真就变成了傻子……相王李旦在武则天跟前做了八年的孙子,甚至不惜改姓,所为的绝不是求生那么简单。也许在很早前,他就已经看出来,武则天迟早会还政李唐宗室。而他所做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入主东宫!
狄公自得其乐,满上一盅茶汤。
当时太子刚从庐陵回来,尚寄居宫外,境况甚是凄凉。圣人问我,是庐陵王合适,还是相王合适?我想了很久,本不愿参与此事,但最后还是回复:庐陵王合适。
杨守文的思绪,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
你可知道,是什么缘故?”
高力士闻听,二话不说从峪谷里牵了一匹马,便直奔洛阳城而去。
“啊?”
李显登基,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武党的力量,这是武则天的想法。
这其间,恐怕发生了很多事情,才让武则天、狄仁杰看出了端倪。
相王心思深,手段毒,绝不会念及什么亲情……青之,这种情况下,我只有选太子。”
可若为君王,由着性子做事,早晚会有大祸……而相王则坚韧,果敢,是个有担当,有心思的人。但他做事,会略显狠辣,为了达到目的,更能够不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