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四百九十二章 帝王之家无小事(上)

才晴了不到两天,又开始下起了小雨。
家中姐妹中,新都郡主倒是很安分,不似宜城那样开朗,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她出来说话。
圣人还没有决定如何处罚你,你这时候出去,弄不好会惹来圣人震怒。而且,我看你也不太愿意出门,既然如此,那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太子,你看如何?”
李显见此状况,顿感头疼。
李、杨两家的关系很复杂,杨大方当年救过李显,却因此而背井离乡,隐姓埋名。杨承烈秉承祖训,不太愿意和李显交集,但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和公主扯上了关系。
毕竟,几个女儿都已经开府、嫁人,很少这么整齐的回家。
其他几个女儿,除了李裹儿和李仙蕙是韦氏所出,大都是庶出之女。长女新都郡主嫁给了武延晖;此女义安郡主嫁给了裴巽;三女定安公主嫁给了王同皎;四女长宁公主,也就是那个嫁给杨墽的公主;长寿公主已经病故,所以可以不必计算。
她抽了抽鼻子,轻声道:“吃了多少酒?”
李显愕然,扭头朝韦氏看去。
李显不知如何是好,却不代表韦氏也会沉默。
可是今天,杨承烈却突然送来名剌,邀请李显吃酒。
割了小妾的耳鼻事小,你堂堂公主,竟然提剑去砍自己的夫婿,天http://www.hetushu.com家的颜面何存?
“今天这是什么日子,怎么大家都在?”
韦氏道:“你不用看我,那丫头的心思,我也猜不出来。”
李显当然不会拒绝,欣然前往……至于酒席宴上说了些什么?只有李显和杨承烈知道。
但没办法,韦氏是太子妃。
“裹儿可有说,是什么事吗?”
李显靠在榻上,从韦氏手中接过温热的冒进盖在脸上醒酒。
“呵呵,没吃多少……文宣今晚还要在西山校场值守,不可能吃很多酒,两个人也不过吃了一坛。
李显倒是很乐意看到这幕场景,家庭和睦,方能万事兴嘛。
她的确是想破坏李裹儿的这次聚会,可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被韦氏训斥,也让她倍感委屈。
公主们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宜城公主站出来,沉声道:“母亲,是这样……今日我府上收到了裹儿的名剌,说是明日邀请我们前往翠云峰赏花。女儿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所以想要与母亲商议。毕竟裹儿入道,女儿不知道是否应该去打搅她清修。”
好嘛,这裹儿的事情刚解决,你就闹这么一出来。
李显带着些醉意,走进殿内。
传扬出去的话,岂不是说太子教女无妨,我天家不懂纲常?这,岂不和*图*书是更坐实了杨守文的说法,毋宁死,不驸马吗?所以,这件事发生之后,武则天直接就把宜城的公主封号夺去,如今她应该是宜城县主才对。
宜城公主和李仙蕙的关系的确不是很好,和李裹儿也不太对付。
只是他一入大殿,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太正常,家中几个女儿,除了李裹儿之外,全都来了。
那倒是不一定!
原来,李显今天是和杨承烈一起喝酒了。
宜城公主虽然是次女,但是却极为泼辣。
李显膝下,算起来一共有八个女儿。
宜城公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你回来的正好,几个丫头找你有事。”
“永泰你住口,我能做什么亏心事……只是那杨守文的身份很敏感,这个时候突然大张旗鼓的把我们找去,一定是有事情。永泰,你和裹儿关系最好,难道不清楚吗?”
“不清楚,明日去了,不就知道了吗?”
更重要的是,去年杨守文写了半部《打金枝》。
李仙蕙文弱,确是嫡出。
她沉声喝道:“一个个的全都长大了,都翅膀硬了不成?
新都公主懦懦开口。
起因就在她那个驸马的身上。驸马裴巽有小妾,而且极为疼爱。这引起了宜城公主的愤怒,于是把那小妾的耳鼻割去,还提着剑砍裴巽,把裴巽www•hetushu•com的头发给砍断。
文宣的酒量还不如我呢,我离开的时候,看他走路都不太稳。”
这原因嘛……李显已经记不清楚了。反正记得,当初在庐陵的时候,新都性子糯,不怎么爱说话,所以宜城就变成了孩子王,在几个姐妹之中喜欢充当老大的角色。
只是,这位宜城公主现在也面临着麻烦。
“二姐,你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你们,还有谁不愿意去,现在说出来,我不会阻拦。”
听闻宜城的话语,他愣了一下,旋即笑道:“这有什么为难?裹儿入道,想来是寂寞了,所以邀请你们前往,又有什么问题?这是好事,去那边散散心也很好。”
只是两家的关系始终若即若离,一直都保持距离。
李显愣了一下,旋即点头表示赞同。
有时候,宜城欺负李仙蕙,李裹儿就站出来维护李仙蕙,慢慢的把局势给扭转过来。
这种事,做家长的怎么办?
李仙蕙道:“二姐,实在不知道你怕什么,裹儿难不成会吃了你?”
“啊?”
“不过,宜城你现在的情况,的确不适合前往太微宫。
那戏文里就表明了公主的骄横奢靡,同时也是以这个理由,拒绝和李裹儿成亲。
而她呢,不过是一个庶出女,而且刚惹了祸事。
于是在新都公http://m.hetushu•com主的带领下,几个女儿都起身道:“裹儿入道也有数月,我等也想念的紧,怎会不去呢?”
二月的洛阳,天气变幻无常。
“召机长老的意思又怎样?他也不可能害大家啊。”
圣历二年末,由义安郡主晋封宜城公主。
“可是,裹儿还邀请了我们的夫君。”
韦氏见状,有心责备两句,但想到儿女都在,这到了嘴边的话语,便又咽了回去。
宜城比李裹儿大四岁,但是八岁的裹儿,能追得宜城满院子跑。
眸光中,透着一股子森然。
“对啊,大家一起出去走走,也挺好的。”
这么一大堆女儿同时出现,着实吓了李显一跳。
宜城立刻闭上了嘴巴,低下头不敢再看韦氏。
她对宜城喜欢充大姐的派头不喜欢,从来不听宜城的吩咐,于是便产生了矛盾。在裹儿没长大前,李仙蕙被宜城带着其他姐妹孤立,甚至有时候还会被宜城欺负。但是在裹儿大了之后,局面就发生了变化。裹儿比宜城更强硬,也更霸道。
更不要说李显更宠爱李裹儿,也使得宜城对李裹儿怨念很深。
宜城公主闻听,顿时大怒,“永泰,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哪里怕了裹儿?只是裹儿现在被那个杨守文迷得发痴,万一明日的聚会是那杨守文的意思,该怎么办?”
倒是长宁公主hetushu.com显得很平静,淡定道:“管他什么事,既然是裹儿找我们,总不会是坏事。”
其中永寿公主在李显被贬去庐陵的时候就已经病故。
韦氏,这才露出了笑容。
几个女儿哪还敢再说话?
李仙蕙和宜城公主似乎不太对付,说起话来,也是针锋相对。
杨承烈对李显有很大的怨念?
除了以上几个公主、郡主之外,李仙蕙也来了,还有李显的小女儿,年仅十四岁的成安公主李季姜。
这件事,已经激怒了武则天。
“裹儿请你们去翠云峰?”
姐妹聚会,原本是好事,哪来的那么多猜忌?再说了,就算是杨青之在背后唆使,又能如何?难不成,他还会害了你们的夫君吗?宜城,你别胡思乱想,裹儿既然找你们,肯定是有事情与你们商量。都是姐妹,为何不可以齐心协力呢?”
“这个……”
韦氏苦笑,起身迎上前来,搀扶着李显坐下。
“什么事?”
“都住嘴。”
宜城公主是李显的二女儿,去年以义安郡主的身份下嫁裴巽。
“可是……”
春雨不大,却很缠绵,淅淅沥沥,断断续续,从晌午后一直下到了入夜,但仍没有止息的迹象。
“夫人所言极是,既然宜城不愿意去,那就在家里待着吧。”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非常开心。
宜城公主摇摇头,表示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