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四百九十六章 时鸣春涧中(下)

而其他人,则明显没有想太多。
听到杨守文的话语,几位驸马都齐刷刷拱手,“久闻桃花峪被长老装扮成了一处仙境,正要前去见识一番。”
我当时心有所感,于是作了一首诗,今日正好献丑,还请诸君指教。”
故而,武延基是继魏王,而武延晖则是嗣陈王,意思大体上是一样的。
倒是杨睿交和武延晖有些微喘,裴巽则面红耳赤。
裴巽本就不是个心胸开阔之人,加上之前被李裹儿顶了一顿,早就看杨守文不顺眼。如今,又见杨守文在如此美景中居住,这心里的嫉妒之情,已经泛滥不可收拾。
“是啊,继魏王,永泰郡主与李真人姐妹情深,不如你也出家,在这里和青之作伴,也能让永泰郡主和李真人相陪啊。”
这帮子驸马,倒是没什么恶意,纯粹是凑热闹。
“那好可惜啊!”
“怎么了?”
杨守文拿这个开玩笑,倒也没有别的意思,但却和众人的关系一下子融洽许多。hetushu.com
对了,杨大哥找几位驸马有事商量,咱们不要管他们,先去游玩吧……”
武延基一旁听到,忍不住哈哈大笑。
武延基长的很俊美,不过呢,脸型有点圆,头型也比较圆。
如今,宜城公主被圈禁,而罪魁祸首,便是这个裴巽。
“青之,你把我们找来,究竟有什么事啊。”
他的情况,和武延基很相似,都不是很得武则天的喜爱。
“果然好风物!”
杨守文诗名动两京,说起来,裴巽这要求倒也不算过分。就连他们,也是心动不已。
桃花峪里也没有旁人,因为今天有事商议,所以明秀带着高力士和盖嘉运,一早就去了洛阳城。
这一路下来,杨守文神态自若,武延基也是面不改色。
众人嘻嘻哈哈,一路走进了桃花峪……
“没错没错,青之快快吟来。”
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如此景致,却因为你出家,变成了你私人之地。圣人太过偏http://m.hetushu.com心,怎地可以如此?
李仙蕙和杨守文算是比较熟悉,从杨守文身边经过的时候,她低声道:“青之,你留意裴巽。”
“我知道了!”
裴巽的面颊,一阵抽搐。
五个驸马之中,杨守文最熟悉的是李仙蕙的丈夫武延基,还有长宁公主的丈夫,观国公杨睿交。至于其他三人,裴巽他已经认识了。新都公主的丈夫名叫武延晖,是武家人,也是武延基的族弟,武元爽的孙子,嗣陈王,古羽林将军之职。
李显极为重视韦鐬,如今官拜右金吾将军,公务也很繁忙。他和裹儿以及李仙蕙的关系不错,不仅是因为他对永寿公主的情意,也因为永寿公主和李裹儿是同父同母所出。虽然名义上,永寿公主是李裹儿的四姐,可是在裹儿心里,永寿公主才是大姐。
“诸君,公主们要去游玩,咱们就不要去打搅他们的雅兴,不如到我那里饮一杯清茶吧。”
“他这个人,成事不足败事和-图-书有余,小心一点。”
杨睿交和杨守文认识的时间最久,所以便凑上去,轻声打探。
所以曾有人打趣他说,这脑袋很适合做和尚。
李裹儿露出了失望之色。
若你没有去蓄养小妾,亦或者你一碗水端平,没有冷淡了宜城公主,宜城公主都不会发怒。说一千道一万,就是这个裴巽不识好歹,才害得宜城公主被夺走封号。
山风吹拂,拂动那僧衣猎猎,恍若出尘脱俗一般。
“青之,自总仙会后,你便少有佳作问世。
裴巽有点不太乐意,可是见大家都没有拒绝,自然不好驳斥。
一进桃花峪,几位驸马便连声称赞。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不过,她很快就换了心情,一手拉着新都公主,一手拉着长宁公主,“几位姐姐,翠云峰的桃树刚开了花,正漂亮的紧。咱们先去赏花,待会儿再去杨大哥那边吃饭。
于是,杨守文在前面领路,领着几位驸马前往桃花峪。
而另一位驸马名叫王同和-图-书皎,是南朝齐国驸马都尉王宽的曾孙,算是名门之后。
“继魏王,出家别有一番滋味,有没有兴趣来与我作伴呢?”
对这种人,公主们要是有好脸色才真的是有鬼了。
今日大家聚会,面对如此美景,理当赋诗一首,留作纪念。”
杨守文一怔,旋即笑了。
李裹儿欢呼雀跃,新都公主等人自不能拒绝。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他是定安公主的驸马,同时又是云麾将军,行右卫将军职。
他想了想,沉声道:“昨夜雨后,月出惊了山中夜莺。
王同皎一派文人打扮,可是和杨守文差不多,并未露出半点疲态。
杨守文一边说着话,一边手上比划着,“继魏王的头型若是作僧人,说不得正合了佛祖之意。”
他说着,负手登上草庐露台。
心里面在狂骂不止:你这叫做清修?你这叫做出家吗?
武延基顿时一个大红脸,连连摆手。
王同皎虽然清楚裴巽的心思,但是也想聆听大作,故而笑着在里http://m.hetushu.com面起哄,喊得最响。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武延晖其实不想来,但是受武延基之邀,再加上新都公主恳请,也就没有拒绝。
看起来,几位公主对裴巽的感官都不是很好。
从观山亭到桃花峪,也需要走些山路,不过沿途的景致,倒也让人们心旷神怡。
也难怪说,公主们之间再不和睦,也毕竟是同胞姐妹。而且,她们曾经历过人生中最为灰暗的时刻,跟随李旦在庐陵受了十四年的苦,彼此间的感情终归存在。
他指着杨守文道:“青之,谁不知道你也就是三年的和尚命,怎地真打算出家吗?”
昨日一天的细雨,把峪谷中的桃杏滋润的更加娇艳。放眼望去,苍翠之中红白点缀,溪水潺潺。两幢草庐分列小溪两边,相互呼应,几位雅致。空谷里,鸟鸣声阵阵,更显得别有风情……
王同皎看了裴巽一眼,嘴角一撇,露出不屑之色。
于是快走了两步,笑道:“久闻青之文采过人,如此美景,何不赋诗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