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四百九十九章 密旨(上)

裹儿派人回来,说不管你和她怎么不对付,可毕竟是姐妹。她是不会看着你欺负青之,但也不会看着你被别人欺负。这件事,你要真想感谢,回头去看看裹儿吧。
从长廊的阴影中,走出一个内侍。
“好了,你莫要再说了,也不必去向青之道谢。
把宜城公主送走,李显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
她不喜欢铺张,生活也不是那种很奢靡的人。
可是,当宜城的目光在卷宗上扫过之后,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武当山下李显遭遇刺杀,钱猪儿为保护李显,瞎了一只眼睛,断了一条胳膊。
同时还偷偷养了几个小妾……他为了讨一个青楼女子的欢心,在画舫中一掷千金;他在西市强占了两处店面,所为的是给他小妾的父母增添资产……诸如此类的记录,整整记载了十几页,看得宜城公主咬牙切齿,脸色更变得铁青,不见半点血色。
李显则坐在茶船后,继续把玩着茶具。
历史上的宜城公主,被人称作‘半面修罗’,意思是说她性情多变,难以捉摸。特别是在她发怒的时候,可比之修罗。她和裴巽生活了十几年,史书中没有记载她具体的生卒日期。但根据推断,她应该是死于唐隆政变之中……和图书宜城公主死后,裴巽又娶了唐睿宗,也就是现在的相王李旦第十一女,并在开元十四年病故。
他一直在观察宜城公主,见宜城公主这个反应,便知道那卷宗上的事情绝非编造。
“父亲,这些是……”
但如果加上武延晖,那就不一样了。
“奴婢,明白。”
他沉声道:“至于今日在桃花峪发生的事情,嗣陈王和继魏王都与孤呈报了。青之在桃花峪邀请大家品茗,本为了一桩天大的好事。可谁知道,那裴巽进了桃花峪之后,却反复向青之发起挑衅。他先是要青之赋诗,而后在青之赋诗之后,又说青之的诗为旧作,算不得真本事。青之的脾气,你应该听说过,那容得裴巽如此挑衅?于是,他斥责了裴巽,并且把他赶出桃花峪,未曾说过你半句坏话。”
“父亲,过两日我要去看裹儿,然后就去长安。”
“女儿明白!”
圣历二年正月,裴巽以宜城之名,强夺万年县三千顷良田,致使数千人流离失所。
李显的眼中,露出了怜惜之色。
宜城公主气得抓起卷宗,刺啦就撕成了粉碎。
可是他的命大,最终活了下来。
若青之的这个办法真能成功,又何苦背着骂名,做那些hetushu.com事情?
宜城公主疑惑的拿起卷宗,翻开来漫不经心扫了一眼。
“你看了便知道。”
当年李显登基,他就跟随李显。后来李显被贬为庐陵王,钱猪儿也没有离开过。
同样,武延晖虽然是武元爽的孙子,但是与武延基交情一般。
他看了一眼宜城公主,突然又叹了口气,轻声道:“此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若你下了决心,为父会为你解决一切麻烦。但如果你还不舍得,只好你自己来处置。”
宜城公主低下了头,半晌没有回答。
新都公主是大姐,其人低调,有些贪财,爱好奢靡,但是和李裹儿关系一般。由于和宜城公主一样,新都公主也不是韦氏嫡出,二女有些同病相怜,关系极好。
圣历二年六月,裴巽又在长安强占了通济坊东南角近八百亩土地,并且在曲江坊建造了一座府邸。长安县曾追查此事,裴巽也是以宜城公主之命,把事情压了下来。
李显把茶盅放在茶船上,站起身来。
至于裴巽……”
“所以,你认为杨守文看不起你,所以才羞辱了裴巽,是吗?”
李显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宜城公主,冷静下来。
“好了,我明白了!”
宜城公主突然和_图_书抱住了李显那略显臃肿的腰身,脸贴在李显的肚子上,半晌不动。
可是……
当时裴巽告诉她,之所以要这两个店面,是为了安置他娘家的亲戚。宜城公主当时还称赞了裴巽,甚至在强占店面的事情上,她也出了力,派人到长安县调解。
李显的话让她陷入了沉思……
同时他给大家出了一个主意,让几位驸马联手做事,自会财源滚滚。他虽然赶走了裴巽,但却把你算了进来。改日你找个信得过的人,和继魏王他们商议一下。
“父亲……”
“乖女,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这些事情,有的她知道,有的却不知道。
闭上眼,李显深吸一口气,按耐住了内心的愤怒。
“奴婢在。”
这内侍名叫钱猪儿,也是跟随李显多年的老人。
宜城,我知道你委屈。但是你对那裴巽,却过于信任,有些时候容易被他蒙蔽。”
谁不知道,武延基对李仙蕙言听计从,而李仙蕙和李裹儿更好的好像穿一条裤子?
女儿……父亲,长安那些地产,女儿愿意物归原主。但是……”
“钱猪儿。”
估计上官姑娘那里也有记录,但为父恳请过上官姑娘,并未把这些呈递给你祖母。此前,为父一直疑惑,你知不知http://m.hetushu•com道这些事情。因为从奏疏中发现,你曾派人前往调解。可是现在看来,很多事情你并不知道,是那裴巽背着你,肆意妄为。
一会儿去梳理一下,孤的女儿不管怎样,都要打扮的漂漂亮亮才是。至于裴巽那边,孤自会安排。长安的事情,你要尽快的妥善解决,切不可留下什么话柄。
她很清楚,自己的父亲如今正处于一个极其重要的时期,所以对外一言一行还算妥当。
李显念及他的忠义,让他跟随左右,也是他的心腹。
“派人去桃花峪,告诉召机长老。
宜城公主一怔,疑惑看着李显。
他对家人的爱护,已经到了偏执的地步。这个裴巽实在太猖狂,简直是不可饶恕。
在长安,裴巽建造有两座府邸。
他走到书桌前,把一摞卷宗递给了宜城公主。
如果只是武延基,她或许不会相信。
“啊?”
说她漫不经心,倒是一点都不差。因为她并不清楚这卷宗上写的什么,也不明白和她会有什么关系。宜城心胸不宽阔,有的时候很偏执,甚至手段也残忍。从她割掉了裴巽小妾的耳鼻,就可以看出一个大概的端倪。但如果把这些抛开,宜城的人还算不错。
“父亲,裴巽虽不堪,却毕竟与女儿是夫妻。
m•hetushu•com他既然这么说了,便说明杨守文并未看不起她,而裴巽说的那些话,估计也都是假的。
宜城公主听了李显这番话,顿时愣住了。
“你不用担心,这些是为父扣押下来的奏疏。
“裴巽,欺本宫太甚。”
还有我的份儿?
最好,你亲自前去处理……另外,你安排个贴心的人,却找继魏王吧。”
原来,不是为了裴巽娘家的亲戚,而是为了他小妾的娘家。
哪怕那杨守文将来会娶李裹儿,他也不会容忍对方这么欺负自己。
在她的记忆里,父亲是一个非常护犊子的人。
就说孤不想再看到那裴巽肆意妄为,但是也不想他死……让他想办法,帮我解决。”
比如,裴巽在西市强占的店面,她知道。
李显露出了森然之色。
他起身走到了宜城公主身边,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把她的头发揉乱。
“这是什么?”
宜城公主仍念着夫妻感情,可是却不代表李显会容忍。
想到这里,李显的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另外,青之今日找大家,也是劝说大家不要太过张狂。
片刻后,她深吸一口气,松开了李显,擦去脸上的泪水。
油润的青瓷茶盅在手中把玩,李显听完了宜城公主的哭诉之后,却显得很平静。
“披头散发,成何体统。